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魏紫丹
·弄清事实再讲战斗
·六十年点滴之一:妻子来看我
·从《华彩》学写小说
·关于发动反右与毛泽东个人原因之探析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周远鸿看到杨茂森在常笃真面前装得人五人六的,俨然一副真君子相,于作呕之余,真想向常笃真揭穿他的画皮,别让她上了他的当。但是,他在知识青年训练班学到的理论告诉他:一个人在解放前的罪恶,不能完全看成他个人的责任,应该认为社会也是有责任的。所以不要过分强调个人责任,而要全力以赴,去消灭旧社会这个万恶之源。
   
   这就把共产党对有恶迹的个人实行“宽大政策”置于唯物史观的理论基石上,而和资产阶级虚伪的人道主义划清了界限。
   

   周远鸿觉得共产党讲的道理,实在对得很,入情入理,不由得你不信。就以北蒙市来说吧!现在才是成了清明世界,朗朗乾坤。在解放前夕,即便是号称清水衙门的学校,也是闹得乌烟瘴气,昏天地黑。周远鸿,杨茂森他们这个初中班,大多是刚十几岁的孩子,许多学生不好好学习,流里流气,寻欢堕落,蹉跎青春年华,其中之甚者,如小流氓然的杨茂森,竟然专以玩弄女生为乐事,为能事。这就是前面提到过的那个,当时叫做“把Miss”的鬼名堂。这伙人比着坏,看谁把的Miss多!他们以“又跟XXX逮了个血屁股,”互报战功。这和当时身处孤城,危在旦夕的大环境有关。即便不像他们这样坏的一般学生,也是灵魂孤独,空虚,没有什么理想呀,前途呀什么的,所以,什么坏的东西都容易乘虚而入,势如破竹。
   
   在解放前最后的一个中秋之夜,如司空见惯的所作所为没有两样,杨茂森邀周远鸿到破汽车里去闲唠嗑。这种缺胳膊短腿,少心肝没五脏的破汽车,全是为解放军的砲火所报废了的战争牺牲品。在学校的大操场上,堆积得到处都是,比美国的汽车停车场上的排列还显得壮观,远远近近,真的成了汽车的海洋。学生把每辆汽车看作是一个僻静的“单间”,当作排遣孤独,填充空虚,交谈的好去处。在月考、期考的时候,嫌教室里吵嚷不够宁静的同学,就到这里面背书,复习,准备应试,也还有些男女生在此钻旮旯儿谈情说爱的,最糟的情况是在这里,理智失控或受诱上当的,发展到一失足而成终身遗憾。这类事件,多发生在此一空间的最幽深处,为一般嗑闲话的人所深入不到的地方。
   
   周远鸿心里纳闷,这个杨茂森在玩什么鬼把戏?为什么一直领着他往汽车阵的深处进?到了最里层,马上就要碰到学校的围墙时,他俩才钻进一辆大十轮卡的驾驶棚里 。
   
   杨茂森在朗朗月光下,跟周远鸿讲着低级趣味的故事。说的是,从前有个学生与师母产生了婚外情。“那时候还没有这玩艺儿”――表,他说着挽起了袖子,露出他15钻的瑞士英拿哥名表,在周远鸿面前炫耀。这种手表在这时候,是属于特别稀罕的高贵奢侈品。
   
   这位塾师每天清早起床,不是听鸡鸣报晓,而是听房后那棵高大的杨树上的乌鸦叫。有一天半夜,该生思恋师母,心里狂躁,再难入睡,竟然色令智昏,三更半夜跑到师母窗下。不用说,他来了也是白来,老师正伴着师母在睡觉。急中生智,他临树一脚,震得杨树上的乌鸦呱呱乱叫。
   
   老师果然中计,急忙起床走到私塾去。可他坐在太师椅上打盹了老长一会儿,天仍是很黑,仍然没有一个学生到来,照往常早该是学生三五成群地涌进。他觉得不对头,到户外看三星,估摸也就是四更天。他嘟囔着今天乌鸦叫早了,还是回去睡一会儿再回来。他回到家,于寂静中听到屋里窍窍私语,佇立窗下,耳贴窗纸,听得分外分明:
   
   “你身上触摸得软绵绵的,像是棉花穰儿一样。”
   
   “你身上触摸得细腻腻的,像是面团儿一样。”
   
   后来,老师跟该生吟诗答对时,往事重提,对这位学生吟咏道:
   
   八月十五月正东
   乌鸦不叫有人惊
   花穰搂着面团睡
   老师窗下听得清
   
   这学生一听,就知道他和师母那一夜的事情败露,应曰:
   
   八月十五月正南
   你说这话有半年
   大人不记小人过
   宰相肚里行舟船
   
   八月十五月正西
   年老不娶年少妻
   叫你妻来你不妻
   人家妻了你不依
   
   杨茂森有“淫语癖”,不把话说得腥臊烂臭的,就觉得不过瘾。最后两句,经他的嘴说成:“让浪得一冒一股水儿的嫩屄,任她空着生锈你不肏;人家年轻人得其所哉地肏了,你又不愿意”。自己说着把自己那话儿给逗硬了,接下去,那张臭嘴就越是没有把门儿的了,屙屎放屁的话裹着脓血,一泻千里。他大肆吹嘘道:
   
   “昨晚就在这时候,就在这个地方,我又给柳茹意逮了个血屁股!”
   
   人得了便宜宗儿总想宣扬出去,好让别人羡慕得眼睛发红。别说“贼不打,三年自招”,他这是三天不到,就要自招。
   
   他陶醉地说:“这可能是她迷上我了,太想高攀我了!”
   
   这一天的下午,在夕阳残照中,他正在用军乐小号吹奏《我是一只小鸟》的时候,柳茹意蹦着跳着凑到他身旁,唱和上歌词:
   
   我是一只小鸟
   终日快乐逍遥
   不知有烦恼
   。。。。。。
   
   一个鼓劲吹奏得铿锵嘹亮,清脆悦耳,一个气出丹田,他歌唱得欢畅甜美,撩人心脾。他就乘兴向她提出今晚来这里,月光下约会。
   
   “我来得太了,好等了她一阵,才看着她,我是说柳茹意,像只快乐逍遥的小鸟,轻快地展翅飞来了,飞呀飞,一直飞到这汽车阵的最深处,也就是这里,飞进车棚,飞进我的怀抱里。我们拥抱着说,笑,亲,摸了一会儿,我说,已经12点了!她拉出我的手腕,对着刚从云彩里钻出来的月光,看罢手表说,是12点了,该回家了。她不知道咱们男生的暗语,说12点是说阴茎勃起指向肚脐眼的形象;此刻时间上的12点,只是一种巧合。
   
   “我把她的灯芯绒裤——你见过的,就是白天她穿的那条紫色的灯芯绒裤,褪到腿弯,让她来个马趴式。我看到她翘起的圆兜兜的、丰满的白屁股,真是心花怒放,那话是足斤足两的12点了。两个敏感的部位一接触,她便嘿啲、嘿啲,乐滋滋地笑出了声,尽情享受我把她逗得痒痒地,天真地说:‘真好玩!’随后我真的要来真的,她就觉得不好玩了,甚至竟要我把插进去的阴茎立即把出去!你想的倒便宜,有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既请来神就由不得你了,我只管尽情地抽插。她捏着嗓子嚎叫,像我是在杀她一样。我早知道她会有这套反应,早就为防止半途而废,花费了足够的未雨绸缪工夫,把龟头摩蹭得她的阴蒂抖擞起来,用唾沫在阴茎上膏足了滑润剂,冷不防地猛然长驱直入,让你去狼哭鬼嚎吧!她越觉得疼,你越觉得美,真轮到她不疼了,你也就尽兴了!远鸿!这妮儿比咱低两班,是一年级新生,你说,小妞儿的模样逗人鸡巴梗吗?可惜她人太嫩、太毛嫩、骨头太嫩,我保证她是初出茅庐的黄花姑娘,自然啦,她哪能应付得了我这逮血屁股老手的招数!”
   
   周远鸿听了,虽然大多是听而不闻,但“又给柳茹意逮了个血屁股“,还是清清楚楚听到了的。他恼火,他懊丧,“今晚是怎么神使鬼差,让我跟这个小色鬼陪上了?”也可以反过来设问,杨茂森怎么瞎了眼睛,又怎么心血来潮,跟他谈这些流氓无赖,卑鄙龌龊,乌龟王八蛋的事,而不去找自己臭味相投的同道去比赛寡廉鲜耻,“功夫深长”,心狠手辣,“丰功伟绩”呢?其实这是个伪问题。他们同道之间,同气相求,同声相应,谈得更拢,更荤,更不顾羞耻,更眉飞色舞,甚而至于还结合自己的心得体会,交流黄色书刋上的淫秽招数、进行经验分享哩!
   
   相对于他们,周远鸿是太少见多怪了。周远鸿从此以后,再也不把他当成是一个人来看待了,对这种衣冠禽兽,避之唯恐不及,不远。杨茂森是直觉到有必要跟周远鸿套套近乎,甚至想把他拉到身边,最好能使他臣服于他,成为他的追随者、崇拜者。他没有预料到他是如此不开窍,如此不识抬举!因为,不论男女,杨茂森只遇到过巴结他的,还没遇到过冷绝他的人。因此他就在交往上具有一种自视甚高的傲慢心态。他的傲慢是由于缺乏“来之不易”的体验。别人“把Miss”,往往是个“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的艰难过程。而他却是手到擒来,“得来全不费工夫”。要说也怪,那些女孩子明知他心花,是玩弄女性的高手,却一见到他就像发情的女猫,见到儿猫那样地、乖乖地葡蔔在地,喵喵地摇着尾巴叫春、发贱地企盼着他来上身。你准以为他定然是一表人材,你错了。他的长相才真是貌不惊人哩!黧黑的脸膛,得到一个“黑油罐子”的绰号,脸上还嵌着一些一眼看不出的浅浅的麻子,人家说他“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两道稀疏浅淡的眉毛下面,两只母狗眼闪着贼亮的光,短下巴上,笑嘴露着两排雪白、雪白的牙齿,黑脸配白牙,就又得到另一个绰号“黑人头牙膏”――这个商标的牙膏,充斥当时的市场,还有1.60m的身高搭配50kg的体重。就凭着这一堆儿,就在学校满能吃得一响二开,在女生面前搔首弄姿,敬献殷勤,俘掳了许多浅薄女生求爱的欲望。他是公认的、情场的“光儿。”
   
   什么是“光儿”?“光儿”和“眼子”是一对范畴。前者的基本涵义是“沾光”,后者的基本涵义是“吃亏”。如果后者不服劲,也仍然改变不了吃亏的结局,这种人被称为“犟头眼子”,如果能识时顺势、逆来顺受的话,就叫做“顺当眼子”。乡村传过一个《顺当眼子和犟头眼子》的故事:――
   
   大清年代,有一次,县城的班长衙役下乡,看到张三门前挂着鸟笼,笼中俊鸟喈喈作鸣,相中了,夸赞道:“这玩艺儿挺有意思。”然后瞅着张三旁敲侧击:“要是碰上个有眼色的,肯把这鸟送给老爷,今后用着老爷的时候,老爷还有亏待他之说吗?”张三冷冷地对他翻了翻白眼,没有吱声。“喂!我说你这主儿,我拿去玩几天,玩厌了就给你送回。可成?”
   
   “你想得倒美!这是我心爱之物,你拿走我玩啥?”
   
   “我叫你留着玩儿!”伸手就掴耳光,“你想吃罚酒还不容易?”恫吓要带人,“看你是活腻味儿了,走!带走!叫你认认县衙的门朝哪儿开!”
   
   村里有头脸的人物们出面和稀泥,班长的怒气方休。就这样,农民张三挨了打,丢了鸟,落了个“犟头眼子”。这事要是碰上顺当眼子李四,他会陪上笑脸,自认倒楣,双手捧着鸟笼奉上,然后挥着手说:“请拿去,快请!就甭往回送了。老想孝敬您老人家,正苦于找不到茬儿呢!”
   
   光儿不是现打的,眼子也不是现挖的。杨茂森当光儿可不是一时半会儿了。解放前他任学校军乐队的队长,在校长跟前很得脸儿,红得发紫。学生们都说他是方殿英的干儿子。直到现在他仍是军乐队队长。说到这里,有一个能把人吓呆的小插曲,这就非先说说不可了。
   
   在前几天,他吹奏小号时,竟然稀里糊涂地吹起房立伦老师写的反动歌曲,《戡乱建国进行曲》:“共匪无故动刀兵。。。。。。”的乐谱。他一警觉,不对!差乎了!遂戛然而止,环顾左右,没有发现什么异动,突突激跳的、七上八下的一颗心,才掉到肚子里。光儿的地位是需要小心翼翼才能加以维持的,不仅要警惕大意失荆州,而且要机警灵活,得进就进,得退就退,得咋就咋,不能硬充光儿,谁也没有铁箍着头,光儿也不是终身制。俗话说:“光儿老了变眼子。”这个“老”,不是指年龄,而是指程度。老者,过分也。他抱定了这个宗旨,并付诸行动,所以,一直能当光儿。现在,他是高中班班长,全校学生会副主席(注1)。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