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魏紫丹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岳校长肯定是共产党员。但是,他为什么要糊弄我们呢?”周远鸿接着就给申镇说出自己的新论证。
   申镇说:“说是,说不是,全让你一人说了。好! 请你说出你的新见地来,给我听听。”
   周远鸿说:“校长说他曾在军队担任过指导员、教导员。那天来的司法科又称呼他岳政委。这不就真相大白了吗?军队是党的军队,要接受党的绝对领导。教导员是营的党代表,连里叫指导员,营以上如团、旅、师、军等等,都叫政委。这些常识都是刚解放那一阵儿,一位解放军小青年告诉我的。他的名子叫郝蓬有,南下走后无消息。”他不解的是:“岳校长一口否认自己是党员,这难道是他谦虚的表现吗?”
   申镇摇头,不以为然地说:“也用不着这样谦虚呀!”
   “如果他真的不是共产党员,那就是说,党外人士可以当指导员、教导员,可以当政委。这不明显的是在跟常识开玩笑吗?申镇你也说说,我真闹不明白这搞的算什么名堂了。”

   “我也闹不明白,但我能够觉得出,这里面肯定是有名堂。”
   的确是有名堂。这也说明他们的常识有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其二就是,虽然共产党已夺得了天下,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无产阶级政权,即党天下,但中国共产党与生俱来、与日俱增的特性就是搞破坏,搞暴力革命,打进敌人内部搞间谍活动,搞阴谋,所以党的组织一直处于秘密状态,惯于做地下工作,隐瞒自己的真面目,至今党组织也仍未正式公开。据知情的人说,共产党马上就会一规二正、光明磊落地,举行一个庄重的仪式,宣布“共产党公开” 。申镇、周远鸿,他们怎么会想到这个名堂呢?这就是为什么岳校长明知自己的做法是掩耳盗铃,也还要撒这个谎的缘故。申镇、周远鸿他们在事后也才明白,原来校长个人的党员身分是党的组织秘密。
   很明显的,这样做是为了躲避国民党的镇压。至于在共产党宣布公开后,也仍然还有不部分党员躲在阴暗的角落,不在地上却钻到地下去工作,比如在民主党派内部就隐藏着很多共产党员。这又是什么鬼名堂?那就只有天晓得了。
   有一个脱党的老布尔什维克,私下跟朋友说过:“共产党伟大的地方,是有一个解放全人类的伟大纲领。它卑鄙黑暗的一面,比任何黑社会组织都黑得铁。我所以脱党跑到香港,是看到了毛泽东的阴险凶狠,是任何黑老大所望尘莫及的。我倒是服章伯钧的一句话:‘毛泽东是历史上最大的流氓’。哎,往事如烟,不去说它了。”
   当下,北蒙市委学校党委会正在隆重地举行着宣布共产党公开的大会。这才使周远鸿、申镇的疑团消释,才知道共产党还有个“公开”和“尚未公开”的问题。
   在这个仪式上,党委领导大讲特讲党的光荣的奋斗历程、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中国要“一边倒”、走俄国人的路,等等。另外,还安排了党外群众在大会上自由发言,孟先觉就是被指定的自由发言人之一。
   他说他跟随共产党整整十年,对党的伟大、英明、光荣、正确、大公无私。。。。。。有切身的体验。因为他过去认准了“党_——尚黑”,所以他一向主张不参加任何党派。但,自从他接触了共产党,令他耳目焕然一新。这才认识到,无产阶级政党绝然与资产阶级政党不同,她是一心一意为人民,为国家民族,为全人类的解放而奋斗,毫不利已、专门利人,是一个心胸坦荡,光明磊落的党。他歌颂罢党,接着谈自身的思想改造过程, 谈他怎样摆脱与揭破旧知识分子个人主义意识的枷锁与伪装——高举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的招牌,贩卖着“人不自私、天诛地灭”的货色;又,怎样洗刷“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剥削阶级思想烙印;扭转立场,向鲁迅先生“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精神学习。
   他引用毛主席的话,说:“知识分子最无知识,应该跟群众当小学生。”又说:“革命的,反革命的最后界线,就是看他是否与工农相结合。”在旧社会,群众说:“邻家中个举,不如邻家买个驴。”这就指出了我们这些自命清高、把尾巴翘到天上去的知识分子身上存在着严重脱离人民,甚至反对人民的剥削阶级劣根性,是很不得人心的。群众认为你中个举、还不如买个驴。党对我们耐心的思想改造,就是要把我们改造成对人民有益,为人民所欢迎的知识分子。这是对我们的最大关怀。我们投入党的怀抱,成为人民的知识分子,就是我们最光荣、最幸福的归宿。
   由于他那个三青团的历史问题,曾让他跳到群众运动的大民主海洋中去试水温,当即给吓得稀屎窜了一裤裆,休克了过去。从此才体会到、党的可爱到了什么样程度! 从此也感受到杯弓蛇影,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也才在每逢大会发言时,开口就是党“伟大”,闭口就是他“幸福” 。
   他明知党不会批准他成为共产党员,但仍提出申请,并且一次比一次诚恳。最后,又诚恳地向党暴露自己屡遭不被批准,在思想上产生的错误想法,他说:“我曾想像鲁迅、邹韬奋那样,做一个合格的党外布尔什维克。”他这次在会上痛心疾首地指责自己:“这起码是政治上糊涂得不可救药。鲁迅、邹韬奋处的是什么样的社会背景呀?他们怎么能会有我们这样幸运呢?我们在党的怀抱中,有幸接受党的‘匪面命之,言提其耳‘。如果我们还不能创造条件加入党,别人不怨、只怨自己真是朽木不可彫也。现在,我的许多学生都入党了,我要向我的学生们学习! 弟子故然不必不如师,但老师要在正视与承认自己落伍之后,不自甘落伍而急起直追才行啊!”梁乖真从孟先觉的泪光里看到了自己的映象。
   由于邻近的白塔小学、全校只有霍校长一个党员,她就被安排到胡峰中学党支部、过组织生活。这个支部张榜公布的党员名单有:支部书记岳中谷;组织委员梁乖真;宣传委员霍亭芬;还有老党员李林;和刚满候补期的新党员常笃真。
   人们对岳校长、梁乖真是党员,全在意料之中;对李林是党员,认为他来自老区,参加革命早,故也不感诧异;霍亭芬是白塔小学校长,与胡峰中学的教职员工干系不大,不在关切中心。唯独“常笃真是党员”——这一公布,给人们一个不小的惊奇! 甚而至于引起震撼,自然她本班就成为了震中地带。特别是班长杨茂森,过去曾向班主任韩剑魂汇报过常笃真带来十里洋场——上海的酸臭味;平常还好在她面前支起进步分子的架式训导她,自鸣得意地胡诌一些高谈阔论;还指手画脚教示她如何争取入党,尤其令人感到不堪的是,对她的“屁股”这了、那了地说三道四,横加指责,好像那里是出问题的大本营。现在想起他自己过去那种装葱、装蒜、装大蜡的场面,实在富于喜剧性——不,是富于闹剧性,酷似在上演假李逵碰上真李逵。使他后悔不迭的是,假李逵曾动手动脚地向真李逵曾经有过发起火力侦探,以便探明对她可否施展“把Miss“的那套故技。而令他噬脐莫及的是:“太性急! 我太狂躁了! 老天如果长眼,这将会给予怎样的惩罚报应呢?”
   常笃真的班主任韩剑魂也懊恼不已,怎么竟能把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共产党员当成落后分子,明里暗里、旁敲侧击地批她的资产阶级小姐作风呢?真不该! 真不该! 既怪自己眼瞎,有眼不识泰山,又怪杨茂森谎报军情,打击别人,抬高自己”。随之,又自我安慰道:“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共产党员脸上又没有刻着字。共产党的保密工作做得太成功了,当年国民党费尽心机,撒下天罗地网,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别说一般的人与人的关系,据说还有更好玩的呢,床上夫妻了大半辈子,膝下子女成群,要不是这次宣布‘党公开’,两口子曾经山盟海誓地爱死爱活过,还不知道自己的对象是党员哩!上不传父母、下不传妻女嘛!“
   与常笃真的情况正相反,孟先觉却从另一极,也给人们带来同样的大吃一惊!
   “出人意料!”祖兴周拍疼贺恩广的肩膀,大惊小怪地连连吧嗒嘴,喊着:“真邪门了! 孟主任是多么像一个共产党员呀! 从哪儿看都像。”
   “不好说,不好说,太不好说!”贺恩广苦笑着摇头:“到底共产党员是个啥模样?毕竟没有一个模特儿。”
   “孟主任在人们心目中,就是一个共产党员的模特儿。你看他那一身艰苦朴素、端庄大方的穿戴,你看他烟酒不沾的良好生活习惯,你看。。。。。。”
   “我看,你这里可没有说对。”贺恩广打断他,说:“听说毛主席的烟瘾大得很! 长征途中,还得生法给他弄到烟。董必老更是有名的‘一根火儿’。每天只用划一根火柴,然后就是一根烟接一根烟吸到底。这些我们没有看见。摆在我们面前,咱的岳校长,每天吹起的烟灰飘落满屋满地,却是眼见为实。由此可见,是否党员?单看生活小节是不足为凭的。”
   “就以工作大节来说。他也是一个革命的老黄牛,没明没夜地干,不骄、不躁、不张扬! 要不是眼角膜上的血丝,你是不会知道他把加班熬夜当成是家常便饭的。”祖兴周偑服孟先觉之情,油然而生、溢于言表。
   “我都担心会把他累垮!”贺恩广说:“我当过中小学的教导主任,我知道那一滩儿工作的重量,更何况他还兼了班主任和两班的数学哩! 一天28个小时也是不够他用的。”
   “他对已严、对人宽,平易近人,温文儒雅,从不摆领导架子,无论先进的、落后的,都偎贴他。我曾几次在背后发议论时说他,真是一个模范共产党员呀! ”祖兴周带着愤愤不平,好像孟先觉不是共产党员,给他一种不堪承受的打击似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贺恩广好像也有失落感。
   韩剑魂说:“孟先觉是我们的好领导,是知识分子的贴心人。”他到教导处说事,不像别人喊“孟主任”,而是亲切地口口声声喊“先觉”,表明他与党的关系更近乎,感情更是血浓于水。现在知道了他居然不是党员,而和自己一样是个普通人,是个党外知识分子,不是“特殊材料”造成的。他感到,好像“客观”在奚落他的“主观”。这时他在主观上又感到“烧香没有烧到香炉里”。聊以自慰的是,“缘木求鱼,虽不得鱼,无后患。”但是,对常笃真就要使他咯血了。。。。。。他拿出入班时的登记表,又查了查:
   姓名:常笃真;性别:女;家庭成分:革干;年龄:18;婚否:未;政治面貌:群众。。。。。。在这个表的各栏目中,能引起韩老师对她加以思虑的,就是他的成分问题。她这种填法就表明家庭成分不好,如果成分是贫农、工人一类的好成分,她爸爸即便是市委书记,也不填“革干”,而会填上红光闪闪的“贫农”或 “工人” 。许多教师子弟,家庭成分填“教师”的,不是地主就是富农。韩剑魂对她的第一印像就偏向负面一些,因而也就具有了接受杨茂森对她负面评价的内心呼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