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这个会开得好]
苏明张健评论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个会开得好

2009-04-04

   

   我荣幸地收到邀请,参加今年3月27日至3月31日,由国际学者基金会、中国自由运动主办的第二届《中国自由运动年会》和第二届《中国文化自由奖》颁奖典礼。这次的会议由台北市的国立台湾大学召开。同时主办这届大会的还有台湾国家发展研究所、国立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台湾文化基金会、台湾发展与文化交流协会。

   

   这届大会的题目定为是:<重建中国自由文化精神国际研讨会>。也就是说,是台湾经验与中国苦难的对话。这是一个令人感到沉重,但同时又充满希望与奋斗的题目。

   

   几天的会议期间,包括了如下的几个研讨内容:第一,就是要向十几位对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做出杰出贡献的学者们颁发奖状和奖金。第二,就是主题的讨论,提到的是断裂与承继,中文现代诗的精神性和形式美学。第三,是对谈,中国文化的命运--- 一个哲学的话题。第四,是主题讨论:中共阴影下的西藏文化的命运。第五、主题讨论:台湾多元文化与中国文化自由的前景。第六、主题讨论:重建中国文化的精神。第七,主题讨论:宪政法治与中国的文化精神。

   

   从这些内容和研究的课题上来看,我想各位都不难发现,这届大会对中国的文化、中国文化的精神和重建中国自由文化的精神的讨论,层面之广泛和精深,以及其现实性,都是当务之急和极其重要的。

   

   与会的文化界名人们和学者们畅所欲言地发表了各自的观点和看法。同时,大会上由二十二位著名的作家、诗人、学者和教授,宣读了他们的论文。其中,不少论文提出的观点和结论,不仅仅是精僻地论述出中国大陆地区的人伦道德丧失的真正原因,甚至可以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但是,在这样一个纯学术的研讨会中,共党的阴影也侵入进来。事情是这样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一共设立了十个大奖。在本届大会的颁奖仪式上,宣布了如下的十项获奖者。他们是:中国自由文化哲学奖的得主是史作柽教授;中国自由文化诗奖的得主是郭路生先生;中国自由文化小说奖得主康赫先生;中国自由文化史学奖得主杨继绳先生;中国自由文化法学奖得主郑恩宠律师;中国自由文化经济学奖得主何清莲女士;中国自由文化时事评论奖得主周志远先生;中国自由文化人权奖得主张林先生;中国自由文化新闻自由奖得主Bill Xia和Alan Huang二位;中国由文化文化成就奖得主是四川成都读书会的全体成员。颁奖仪式是本届大会的第一项内容。

   

   可是,由于共党的阻挠,上台领奖者只有台湾的哲学家史作柽教授一位。除去在美国的经济学奖得主何清莲女士,因病不能来台领奖以外,其余的十几位受奖者,全部是中国大陆地区的人士。大会已经为他们办好了入台签证。但是由于共匪的国安警察们对他们的约谈、拘禁、威胁和搔挠等等的下流作法,使他们无法应邀参加大会领奖。但是,他们都向大会发来了贺词,并且讲明了他们所受到的阻挠,并且委托了其他与会者们代他们领奖。

   

   尽管如此,至今深陷共党凌辱的人权奖得主张林先生,在没有委托人的情况下,只好由他人代为领奖了。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发起人、主任委员法学家袁红冰教授,当即在发奖典礼中,宣读了一篇题为<铁幕关不住自由的心>的开幕词。他说:“创设中因文化自由奖目,既在恢复中华语言之美,希望知识分子中,正直和严谨治学的精英们,脱颖而出。尽管共匪打压,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颁奖典礼,依旧如期的举行。”

   

   袁红冰教授还说,“在铁血、强权与自由心灵的博战之中,最后的凯旋者必定是心灵与自由。不过,自由心灵的凯旋,是要以无尽的血泪和苦难的命运为祭品。我们愿意做献祭者。”

   

   在这届大会中出现了几个热点。第一个热点,就是西藏流亡政府议会的前议会的会长噶玛群沛先生,从印度的德兰萨拉几经周折,终于准时地出席了大会。并且,在3月28日上午的《中共阴影下西藏文化命运》的主题研讨中,发表了他的论述,引起了与会者们热烈的反响。

   

   就这个议题发表论文研讨的,有台湾的<吐蕃之友协会>的会长周美里女士,西藏流亡政府驻台湾办事处主任达瓦才仁先生,西藏人民议会议员凯度顿珠先生,台湾西藏交流基金会的秘书长翁仕杰先生,都对这个主题在研究当中发表了他们的论文和看法,观点得到了与会者的共识。

   

   第一个观点就是,当佛教在印度已经消亡了以后,藏传佛教是目前世界上保留了佛教精华的宗教。在汉传的佛教,被共党威胁、利诱、腐败以后,己经失去了佛家真谛的情况下,藏传佛教已经成为世界宗教的遗产,必须给予保护,使其发扬光大。

   

   第二个观点就是,藏语是世界财富中的一部份,是组成这个多元文化世界中的重要一部份,必须给予保护。没有任何一种主义或者是政权,可以肆无忌地灭绝一个种族的语言文化,去达到同化和统治的目的。

   

   第三,由于达赖喇嘛出走和不被共党允许他回到西藏,己经使西藏的藏传佛教失去了法脉,不成其为宗教了。这就是藏人拼命外逃的原因,同时,也是藏传佛教在世界弘传的原因。

   

   作为一个人,追求心灵和精神上的完美的幸福,寻找自我的认同,这就是文化,这就是文化精神。绝对不是那些把自己降等为物,祟信唯物论的人,可以以物求物,物恣横流,以求取物欲满足者流们可以比的。前者就是一个完整的人,后者又和猪狗何异呢?达赖喇嘛的流亡政府,五十年来,被共党恣意地诋毁、造谣、中伤,丑化,矮化,甚至是妖魔化,但却在国际上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和欢迎。而且,是越来越受到重视和尊敬。

   

   例如1989年,共党在拉萨和北京,制造了两场大屠杀,恶名昭著于世。同年,达赖喇嘛荣获诺贝尔的和平奖。这就是当今世界对于文明的价值观。五十年前,西藏流亡政府走上民主、宪政、法治之路。更为可贵的是,藏传佛教里的各教派的教意,也在五十年的流亡之中,得到了承传和发展。

   

   文化、传统和语言,都是在这五十年中得到完整的保存和承传,这才是真正的流亡的意义。而在共党治下的西藏,所残留的那仅仅就是佛教信徒和戒律而已。寻求生命的真谛,就是藏人的价值取向。每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藏人和孩子们,翻越喜马拉雅山,出逃到印度的萨兰德拉。他们被冻残了手脚,甚至死亡,也要走上这条路的唯一原因,那就是想成为一个文明人。

   

   想要懂得善恶的取舍,因果报应的道理,以此为价值观,那就是文明人。否则就是野蛮人。共党要消灭藏传佛教,消灭藏族的文化和语言,抱持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狭隘心态,去强制藏人接受马列毛的主义,使藏人成为有藏人血统的汉人。这当然是藏人坚决不能接受的。

   

   许多人至今不明白的是,共党打出的爱国主义,实质上是爱党主义;共党提倡的民族主义,实质就是大汉族主义,这才是令人真正担忧的。藏族文化仍然存在,并且仍在发扬光大之中。可我们的汉文化,巳经被共党灭绝了。

   

   袁红冰教授说,中国在文化上,已经亡国了。中国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没有言论、信仰的自由,那是因为共党暴政不是中华的儿女,它们是马列的子孙。在会议的时候,我接受了记者们的采访。我说,生活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人民,已经明白国家、民族、共党是三个不同的概念了。毁灭国家、破坏文化的就是共党。

   

   2008年,已经在好几起的民众抗暴事件当中,人们公开地喊出“打倒共党”,“共党滚回西伯利亚去”的口号。这是令人振奋的。世界上已经有三分之二的国家实施政党轮替的选举制度了。人们有权利去拥护一个政党,更有权利去颠覆反对另一个政党的政权。反党,可以说是几乎人人都在做的事情。你好,人们选你;你不好,人们就不投你的票,你就要交出权力下台。这是再正常不过的。

   

   共党把“四个坚持”写进宪法,其实质就是共党的恐惧。恐惧的原因,那就是因为共党在历史与现行上罪孽太深重了,恐惧人民对它们的大清算。共党积重难还。越是企图苟延其政权,它被清算的一天就会越早地来到。共党已经失去了掌握国家,掌控人民的能力了。甚至连共党内部的事务,共党都没有了掌控的能力。加上恶行累累,又面对着五大危机。共党究竟还能把这个政权撑几天呢?

   

   我们作为一个人,来到了这个世界上。究竟什么是应该我们所敬畏、所顺从,所努力的呢?是大自然?还是共党这个政权?是心灵与精神?还是物欲?在这届大会上,主题为《中国文化的命运 ---- 一个哲学的话题》研讨会上,由哲学与宗教学教授叶海湮先生,著名的哲学家史作柽先生和法学家袁红冰先生,宣读了三篇哲学的论文,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哲学,是一个听上去既高深又神秘的人文科学。既然与人有关,那就不是什么高不可攀,必须束立高阁的东西了。说白了,哲学就是研究人与大自然、人与自然界关系的学问。中国人常说的天、地、人三才,也就是说天才、地才和人才,组成这个自然界。那么究竟什么是天才和地才呢?袁红冰教授是一语点破。他说:“天才就是天启,是天对人的启示。”

   

   所谓的天命有归,天意难违,就是要人们去理解天意,也就是天对人类究竟有什么要求。

   

   而地才,说的是地戒。万物生长于大地之上,供人们去使用。但万物是有限的,巧取豪夺,终有资源用完的那一天。所以这就叫地戒,也是戒律的意思。天启,就是告诉我们,人对于心灵与精神上的完美的追求,那是无限的。在达到了极致以后,再去突破极致,便又进入了无限。这正符合了人是生命体的定论。心灵与精神是高于一切的,否则人就与猪狗无异了。

   

   地戒,是我们的科学,是我们的工业。究竟是应该符合自然界的万物有限的定律,还是仅仅只是去满足人类物欲的欲望,而不惜去人为地破坏大自然、破坏生态环境、破坏自然的资源,断绝后代儿孙们的生存之路。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水和土壤都是不能再生的资源,但是地球上的人口却还在不断的增长之中。这个地球上的资源究竟还能不能够让我们的子孙万代生存下去,这就是个人才的问题了。

   

   国父孙中山先生在百年前就说出了这样一段话,他说“凡是应有巨大的聪明和才力的人,当服千万人之务,造千万人之福;聪明与才力略小者,当服十百人之务,造十百人之福;全无聪明与才力者,当服一人之务,造一人之福”。这段话对于什么是人才,做出了详尽的解释。即便一个人不是个人才,也要去服务一个人,为一个人去造福。这就是人,也是人格。当然人性是有善恶之分的,所以我们就要用道德的造化以扬善念,用法律的强制力去制止恶。如果不这样做的话,社会只会崇拜权利而不相信精神、人格和人性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