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2009-04-14

   

   共党在政治上的合法性,已经由共党自己的因素完全丧失殆尽了。共党自己比谁都更清楚这一点。共党的权威性和公信力已经降到了零度,共党的号召再也伟大不起来了,首领们的重要讲话,再也没有人把它当成个事了。再想在思想领域发动个专制的政治运动,其结果也只能是共党内部几个首领们自拉自唱的独角戏了。

   

   今年共党要高调的庆祝自己建政六十年,去年就开始计划如何在六十年大典时折腾,喉舌们马上跟进鼓噪。可民间不但没有任何的反应,反而发出了“打到共党”,“共党滚回西伯利亚去”,“驱逐共匪”的怒吼声。做人做到了像老鼠一样,人人喊打的地步,那就只剩下一条自杀的路可走了。

   

   一个志在要领导一切的政权,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所剩的时日就无多了。共党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也怪可怜的,可这又能怪谁呢?只能怪共党自己前三十年的残酷打击的阶级斗争;后三十年的公开抢劫、贪腐的改革开放,差不多给每一个家庭都造成了生命或者是财产上的血泪之仇。

   

   用上一句共党常说的官话,那就是共党六十年的所作所为,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所以说,不管它几个代表,反正共党是代表不了任何人,终于成了只代表它们自己的孤家寡人。政治上的不正确,就不可能有经济政策的正确和经济的发展。政治的破产,带给经济的那就是经济破产的政策。

   

   中国制造的商品、产品,已经成了假、冒、伪、劣、毒的代名词。而四个橱窗城市、政绩工程、面子工程、形象工程、长官意志工程,造就了一片虚假的繁荣景象。谁又敢说这些工程不是豆腐渣工程呢?谁又敢保证这些工程没有偷工减料呢?

   

   前三十年残酷打击的阶级斗争,没有内外债务。而后三十年公开抢劫似的经济建设,竟然欠下了高达三十多万亿的巨大的债务。前三十年疯狂的神经分裂症似的虚无的政治斗争所取得的伟大的胜利,由于无辜死人亿万,已被共党自己否定掉了。后三十年经济取得的巨大成就,也被风起云涌的民间大规模的抗暴维权运动化作了子虚乌有。

   

   失去了合法性的共党,究竟还有什么资格继续厚颜无耻地当政呢。到了今天共党似乎又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作出了一副怨妇、弃妇、受气小媳妇的嘴脸,哭天抹泪地到处诉说着,由于什么国际金融风暴影响,中国大陆地区的经济受到严重的冲击的怨苦。极力地表白自己本来是过着挺好的日子,全让西方的金融风暴给搅坏了。

   

   接下来又做出一副巧妇能为无米之炊的表情,絮絮叨叨地说什么,虽然如此,但是仍能够保持百分之八的经济增长率。然后转过脸去又做出一副羞羞答答的样子,含混不清地说什么拿出钱去救西方的资本主义。立时喉舌们、犬儒们跟进,吹喇叭的、唱高调地大肆渲染,把一个谎言表演得似乎天衣无缝。但到头来,也只能是骗骗那些愤青、愤老、白痴们了。

   

   稍微肯动一下大脑的人,谁不知道极权专制下的经济,是共党政权苟延的经济,是政绩经济、面子经济、形象经济、浮夸经济、虚假经济,是钱权经济、抢劫经济和贪腐经济,最终造成了泡沫经济。这个泡沫越吹越大,掩盖住几乎所有经济的真实状况。

   

   于是共党再鼓动一些头脑发育不正常的人,鹦鹉学舌般地跟着共党的喉舌们狂叫着什么“强大了”、“加油”,似乎中国大陆地区真的强大了,可以傲视世界了。自欺欺人的共党也自以为自己是众望所归,马上摆出了一副要与台湾开战的架势,又指使一个叫朱成虎的将军向世界放话,不惜毁掉半个大陆、死十亿民众,也要与美国打一场核战争。

   

   做个共党治下的中国人确实苦。过了三十年半饥半饱的日子,随时可能被饿死,可能被莫名其妙的主义、或者是路线整死。接下来,又过了三十年的一支独秀的强大日子。强大得民房被扒,土地被圈,人民失业、无业、被迫提前退休,看不起病且又是上不起学。强大得毁坏了生态自然环境,污染了空气、土壤和水;强大得共党的狗官们、奸商们和犬儒们卷巨额的公款外逃,而留下来的债务由人民来偿还。更是强大得出卖了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领土给俄罗斯,出卖了三十平方公里的领海给日本。 南海海域,已经被五、六个东南亚的小国占领和拥有了。在这三十年强大的日子里,共党对人民的大屠杀,那更是时常的发生。根据现在的统计,每年仍然有近八百万无辜的生命死于非正常的情况下。

   

   泡沫就是泡沫,家底腾光了,泡沫就自动破灭了。2007年10月中旬以后,所谓“强大”的这层窗户纸被捅破了,真实的经济败相彻底地暴露出来。种种事实摆在了我们面前,告诉了我们一个严酷的事实,那就是从今年开始和明年、后年的三年的时间里,生活在大陆地区的民众们,要面对着的一个政治的大危机,也就是政治的大动荡的事实。说的更明白一点,那就是共党政权的最终的大崩溃。这个政治危机是由于中国大陆的金融崩溃、经济崩溃和粮食危机、社会危机而引发的。这一切的崩溃和危机的亲手缔造者,正是中国的这个共党团伙。

   

   由于共党坚持一党专政,造成了地产和产权的不明确,不受约束的权利是极端的腐败,早已连续不断地暴露出了大量的问题。我们现在可以把问题归纳为高能耗、高污染、高浪费、高外贸,低内需、低专利,再加上共党公开的抢劫和贪腐,分配不公、贫富悬殊,道德的沦丧,社会分裂、对抗等等。才造成上面提到的两个崩溃和三个危机的现实,现在就让我们逐一的分析这些问题。

   

   第一个高能耗的问题。中国大陆地区是一个资源贫瘠的地区。但是根据中国能源研究中心的数据表示,中国大陆地区每创造一百万美元的国内生产总额,所耗费的能源是美国的二点五倍;是欧盟的五倍;是日本的九倍。每发一度电,就要比任何一个国家多消耗百分之二十的能源。掌握能源的公司和工厂,又都是在计划经济年代建立的,而至今仍然是属于垄断。所以几乎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去激励它们提高工作的效率。同时各级政府的政绩、面子和形象等等工程,都是浪费能源的大户。

   

   能源是人类基本的需求之一,缺乏能源就不可能发展经济。2008年当世界原油价格猛涨到一百四十六美元一桶的高价时,共党向世界购买了一亿吨的原油。之后,世界原油的价格就一路猛跌到了三、四十美元一桶。全球的能源是有限的,现有的能源是有用完的一天的。能源的价格在全球经济发展中,将是越来越贵。依中国大陆地区这种高能耗的发展经济的方法,将耗费全世界百分之六十的能源,这就直接造成了两个大问题:第一,全世界不可能出售百分之六十的能源给中国大陆;第二,中国大陆地区仍然是个贫穷落后、花不起这么多的钱去买日益昂贵的巨量的能源。连续几年的不断停电和限电的现象,正是对这种问题的反映。

   

   第二个是高污染的问题。恐怕很少有人会否认,大陆地区的经济发展,是以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的。土地公有和权力的腐败,导致经济发展是杀鸡取卵式的。森林是被大规模的破坏;气候是恶劣的循环;或者是暴雨成灾,或者是久旱无雨;农地是过度使用化肥和农药;草原是过度放牧;荒漠化日益的严重,沙尘暴越来越频繁,甚至飘洋过海影响到了日本和美国。

   

   在工业方面更是无视环保,随意排放废气、废水、废渣,造成了没有新鲜空气可以呼吸,没有干净的水可以喝,没有卫生的食品可以吃。生态的破坏,又造成了严重的缺水的后果。河流断流,又过度地抽取地下水,使许多城市下陷,沿海地区的海水倒灌。而出口的商品的卖价远远的低于环境保护的费用,这种为发展而发展的蛮干,不仅危害了当代的中国人,更是威胁到了子孙后代的生存。经济要有所发展,但发展经济绝非是特别重要的事情。对于一个国家和人们来说,重要的是官场的廉洁,社会公正,生活环境优美,国民们安居乐业、自由幸福。

   

   第三个是高浪费。据共党说2007年,GDP的总值达到了三万亿美元,排名世界第四,听上去很了不起。有人根据十三亿人口推算出,人均GDP是两千二百美元,世界排名第一百零四位。但是中国大陆地区在2007年的6月份,就已经达到了十五亿两千万人口。按照这个人口数字去推算,人均GDP则只有不到一千八百美元,世界的排名变成了第一百四十四位,仍旧是个不折不扣的穷国。

   

   真正让世界是瞠目结舌的,那就是共党政权的高浪费。一党专政,就是说共党的权利是不受制约,可以为所欲为。于是滥权贪污,极端的浪费,就成了普通的正常现象了。投资是胡乱花钱,把纳税人的钱投资在政绩,面子、形象工程上,投资在橱窗城市里,投资在重复的建设中。煤炭、电力上的浪费是更大,公共财产、公共场所上的浪费巨大。实际所需要的钱,通常都是少于投资的数额。这就是为了共党狗官们的贪污而留有充分的余地。

   

   生产浪费、生活上也浪费。中国式的浪费并不是在昭示商品的丰裕和过剩,而是中国人的精神的贫乏。以奢侈摆阔气为荣,是中华民族的病根。据统计,中国人每年餐桌上倒掉的饭菜,价值就高达至少六百亿元。另外,一党专制的腐朽,用人观念的陈旧,人才浪费的情况是惊人。每年大约有三千万人,没有能够尽其才而被无端的消耗,损失极大。

   

   第四个高外贸。中国大陆地区的经济对国际市场上的依赖程度过高,外贸的依存度从2004年开始,始终保持在GDP总量的百分之七十上下,大大地高于世界平均的外贸依存度的百分之五十。外贸增长的速度是明显地高于国内的总值的增长率。于是人民币的汇率低估,对外商投资企业依赖程度过大,这就带来了巨大的负面影响。

   

   外贸的磨擦加剧,大陆出口频频遭到国际上反倾销和保障措施的调查。尤其是假、冒、伪、劣、毒产品,更是使国际憎恶。同时,能源、矿产资源、关键设备和零部件的进口越来越高,使中国大陆地区经济命脉控制在外国人的手里。大陆生产的服装、鞋类和玩具等劳动密集型的产品,早已经是供大于求,造成了自己内部的恶性的竞争,完全不利于产业结构的升级和换代。

   

   而出口密集型的产业,进口资本和技术密集型的产品,以及能源和资源性的产品,导致了中国大陆地区对进口产品的依赖度是过大,甚至高出了出口国家对大陆地区的供给能力。而由此造成的结果,就是压低出口产品的价格,抬高进口产品的价格,恶化了贸易的条件,损失了中国大陆地区的整个的经济利益。

   

   第五个低内需的问题。共党腐败,权贵们公开巧取豪夺,造成了贫富的悬殊。百分之零点四的家庭是霸占了百分之七十的国民财产,两千万人的储蓄占了全部银行储蓄的百分之九十,使总人口百分之八十的普通民众的收入低下,购买力非常有限。以2007年为例:十五亿多的中国人口的消费额是一点二万亿美元,而美国三亿人口的消费额是高达九点七万亿美元。美国的人均消费是中国人的八倍。所以,共党妄图以扩大内需,去挽救破败的经济是纯属幻想。教育、医疗是产业化,又没有失业、伤残、养老的福利和保险,穷人必须存钱以防万一。所以低收入的中国人反而存款率很高,就是这个原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