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苏明张健评论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十月一日是血淋淋的国殇日
·中国拿什么去崛起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共党的政治是害死多少人也不算个事的政治
·自己的大脑凭什么被共党洗
·最大的骗子就是共党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2009-04-21

   

   今年的4月15日是共党的前老板胡耀邦二十周年的死祭。至于胡耀邦是何许人也,人品与道德如何,又是怎么坐上总老板的,我们作草民的,是无法知道内情和细节的。中国大陆地区的百姓可怜,六十年了,从来是只知道党让知道的鸡毛蒜皮,而更多的是不知道党不让知道旳全貌细节和事实。

   

   现在好了,外国人发明了电脑,又发明了互联网。嚎叫了六十年要领导一切的共党,却领导不了互联纲,一下子就把共党集权专制的能力打退到五千年前。在同是治水的鲧和禹,这父子之间进行选择。就是说,在人民的执行权和言论自由上,究竟采取淹的办法,还是采用导的办法?

   

   天下的人都知道,大禹先生是用疏导的方法治水成功。但是,愚蠢的共党却是毫不含糊地使用了大禹父亲鲧先生失败的淹堵办法。鲧先生是要负责任的,于是被尧先生杀了。这也预示了共党也必将死于人民的汪洋大海之中。

   

   可是,在二十多年前,情形是大不同的。电脑普及了全球,可是对于大陆地区是刚刚引进的新玩意。所以对于胡耀邦,人们所能感受到的,那就是他在太上皇邓小平的监控下,多少改变了一点共党野蛮无人性的统治,加进了一点点的人情味,距离政通人和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对于长期被压抑的百们来说,总算是可以喘口气了。

   

   看起来,让老百姓喘口气,肯定是犯了马列毛的大忌,违背了共党一贯的宗旨。于是,共党内部火拼,搞掉了胡耀邦。可怜的中国人因为能喘了口气,便感激起胡耀邦了。他死后,就为他喊冤叫屈抱不平,由此引出了八九年春末夏初的学生的民主运动。在那震憾人心的五十天里,大学生们以请愿、下跪、绝食等等方式方法,无非就是要求与共党高层对话,共商对政治体制的改革。

   

   从来是与人民为敌的共党,崇尚的就是暴力镇压。对于坐下来平心静气地对话,实事求是地协商问题,不但不会,而且是吓得要命,不知所措,一概回避。北京的市民们,农、工、商界的人士们,加入到学生们的行列中来了,三次民间自发地支持学运的大游行,参加的人数高达六百万。

   

   同时,迅速地波及到全大陆地区,引起了广泛的同情和支持,更是吸引了世界的关注。越来越处于被动地位的共党,毫不含糊地暴露出它们的土匪、强盗、痞子、流氓的嘴脸,调动了三十多万的家丁、打手、狗腿子们进京,发动了震惊世界的六四大屠杀。民主运动被野蛮地镇压下去了,邓小平“借二十万人头,保二十年江山”的计划得逞了,共党当政和存在的合法性也彻底地丧尽了。

   

   世界对中国大陆地区的制裁,至今仍然在继续着。至于有多少人死于六四的大屠杀?共党说: 一个没死。共党的喉舌袁木和二十七军政治部主任张工少将说: 伤了23人。可是后来又说全付武装的家丁、狗腿子们反而被打死了不少。于是,大张旗鼓地把家丁、狗腿子们封成了共和国的英雄。

   

   到了9月的中旬,大屠杀一百天祭。北京市政府里的良知人士们透露,在这一百天里,北京市区各地下污水道里,总共找出150具共党打手、狗腿子们的尸首,不知这些人是否被追封为党国英雄了。还有一个未经证实但许多人深信不疑的消息,那就是6月3日夜,执行大屠杀的两千多党的家丁、狗腿子们,6月4日的清晨被送到西山去吃庆功宴,结果是全部中毒身亡。共党在杀人灭口。

   

   如果确有其事的话,这两千多家丁的死,我们该怎么评价呢?是死于罪有应得,还是死得冤枉?我看,至少是糊里胡涂死于不明不白,做可怜的反面教材。这对于那些出卖人格,甘愿做极权政体恭顺的奴才们来说,应当是个前车之鉴。死于六四大屠杀的英烈们的数字共党是最清楚的。共党不说,道义人士们在做着艰苦的调查。

   

   六四大屠杀发生不久后,有人说死人至少三、四百。同年的年底,数字便上升到七百多了。随着调查的深入,数字也在不断的攀升,由一千多到两千多左右。到了2004年、2005年,英烈的数字就上升到四千左右。大家可以回想一下,1989年,共党给民主运动定的调子那是反革命暴乱,共党调党军进京是平暴。以后共党采取淡化大屠杀的手法,妄图人民最终忘掉大屠杀。

   

   但是六四大屠杀是共党永远也过不去的一个坎。压制住国内的声音却压制不住国际上的声音,共党便把反革命暴乱的说法淡化为了政治动乱,后又淡化为动乱,再又淡化为事件,近两年更是把大屠杀说成是风波。但是共党解释不通的是,一场静如水淡如风的风波,为什么会调动三十万党军,屠杀了四千学生和平民呢?

   

   我们不能不承认,近十几年,共党采取的抛洒残汤剩饭、扔出鱼刺和肉骨头的收买政策。不需要共党说话,马上就跳出一批党徒、党棍、党痞子、党奴们。且不论他们在组织上是在帮或不在帮,他们是一块替党说话。但是奴才就是奴才,奴才的思维和话语,永远是在主子划定的界限之内的。

   

   记得去年4月初,我应邀到台湾参加中国自由文化的年会。 同时,由于我的拙作《血色中国》出版了,所以与其它几部新书的作者们举办了一个小小的新书发布会。 在中间休息的时候,一位五十多岁、身材壮大的先生,拿着我的新书,走到我的面前,一本正经地对我说:“你怎么可以造这么一个谣,撒这么大一个谎。共党没有杀人,大屠杀是没有的事。”我当时就问他:“你为什么说六四没有大屠杀?根据的是什么?”,他理直气壮地说:“当然没有大屠杀,那是侯德建说的。他没有看到死人,当时他就在北京。”

   

   至于这个侯德建是何许人也,他如此旳信任,我就不知道了!我只能对他说:“那好吧。如果你愿意的话,请你看看我的书,得到一点不同的看法。”,这位先生没有说话,扔下我的书,转身走了。可是他扔下我的书的行为却激怒了我,我对着他的背影说:“为什么惧怕事实?六四大屠杀的元凶应该不是你。”

   

   对于这种人,用共党的话去说,就是没能紧跟形势,没能与时俱进,仍然在唱着共党二十年前“没有死一个人”的老调子。今年,是对六四英烈的二十周年祭。又是在4月中旬,这次是在多伦多唐人街上,一个四十多岁的男性同胞拦住了我,一定要发表一下他对六四大屠杀的看法。

   

   首先,我应该承认一点,这位先生是与时俱进了,因为他承认了六四大屠杀是确有其事。接下来便是愚昧的、党味十足的论证大屠杀的必要性。他说:“如果你是邓小平,你又能怎么办呢?你也会下令大屠杀的。”我当即对他说:“对不起,拿邓小平与我相提并论,是对我的污辱。邓小平无人性,而我是有人性的。所以这个如果的假设是根本不成立的。”

   

   看来,这位先生爱说话,他说:“好吧!让我们这样比方:一个家庭有十个孩子,在吃饭的时候,其中一个孩子总是把饭桌掀翻,让大家都吃不成。你是做家长的,你该怎么办?”,我笑着看着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这位先生马上替我做了回答:那就是把这个孩子拉过来,在屁股上打几下。这又是共党把自已比作人民的父母的恶心的陈词烂调。我对他说: “恐怕不是打几下屁股,而是打死了他吧!”他说:“那是没办法。中国不小,但是人太多了。人人都要利益,人人都要吃饭。所以你争我斗,打得个乱七八糟。地方又只有那么大,吃饭的人又太多。”

   

   对于这种人的这种思维方式,已经使得这场谈话就无法继续了。我说了一句,“那就告诉共产党,以后再也不要出卖国家的领土和领海给外国人了,那么我们的地方就大了。”然后,我就准备转身离开。那位先生追上来对我说:“怎么办?人家要,咱们不给,行吗?人家厉害,咱们打不过。所以我说政治肮脏,最好是远离它一点!”

   

   我希望这位先生的话只代表他自已,更巴望他千万不要把他的这番见解讲给外国人听。否则,中华民族的整体人格就会被污辱到极致。当然,这位先生很可能是共党六十年毒化、奴化、愚化人民的一个杰出的产品,也可能是拿着贫苦纳税人工资的驻外间谍或者是特务。如果是这样的话,共党可就惨了。

   

   政党当政,最大的资源那就是需要大多数民众的支持和认可。可共党在中国大陆地区,却是处在民间一片打倒、消灭、驱逐和滚出去的怒吼之中。共党现有的民政基础,仅仅就是那些愤青、愤老、暴徒、白痴和糊涂蛋们,而且要花钱去收买或雇用他们。 否则的话,即使是这群民族的败类,人类的渣子们,也不会供共党驱使的。

   

   共党己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上了。可就是有人不相信,跟着共党喊强大。殊不知,凡是极权专制主义所推崇的终极目标所追求的价值观,无一不是虚无的、虚假的、虚伪的,更是人为吹起的幻影和泡沫去欺骗大众。但是,幻影和泡沫缺乏的是真实性,根本不反映也不代表实际的状况。吹大了,幻影便消失,泡沫就破灭。每消失一个幻影,每破裂一个泡沫,就会使一部份的民众产生迷惑、产生怀疑,感到上了当,被骗了,被愚弄了。于是就要反思,然后就会觉醒。破灭的次数多了,于是民众的觉醒也就多了。民众上当受骗的次数多了,那就不仅仅是觉醒,而是要象杨佳先生那样要讨个说法了。

   

   讨不来个说法,那就要反感、憎恨,要推翻、要打倒。而共党继续装聋作哑不理不睬,人民就会拿起正义之剑报仇雪恨,给共党一个说法。这不就是官逼民反吗?罪不在民,而在官。两千两百多年的专制主义,改朝换代了多少次,那一次不是官逼民反才改朝换代的呢?!

   

   共党前三十年推崇的终极目标,那是西方马列主义的共产天堂。为此,亿万生命惨死在这虚无的幻影之中。这笔亿万的人命债,不记在共党身上还能记在谁的身上呢?人命关天,妄图把亿万条人命淡化为父母打孩子,就是个天生的白痴也不会认可这种说法的。

   

   1989年6月4日,早上八点多钟,我在北医三院停尸房,见到的那十七具被开花弹打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的尸体,其中一个小男孩的头颅被开花弹炸掉了半个,胸前被炸出一个黑洞。普天之下,有那个父母会这样打孩子?医院大楼的门口,贴着两张信纸,上面写着一百零四个名字,以供他们的家属来寻找。这一百零四人都是枪伤者,正在等待着抢救。

   

   到了上午十点左右,北京航空学院东门口,群众用身体阻住了七辆由北开来的军车。僵持了一段时问以后,一个小军官吹响了哨子,一百多个军人跳下车,排队向北走去了。十几个军人,打开了油箱,点燃了这七部军车,跑步去追他们的队伍。这个场景,是被当时在场几百上千人所目睹。

   

   天晓得,三天以后宣传的口径,就变成了北京发生了反革命暴乱,暴徒们截堵军车,烧毁军车,甚至还杀了不少军人。于是,军人们才开着坦克来平暴,但却一个人也没打死。那么用父母打孩子的说法就不合适了。应该改成孩子不听话,党妈妈舍不得打,反而被调皮的孩子杀死了不少党妈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