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党老板一届比一届昏庸
·腐败就是罪恶
·中国人该知道“强国”的真相
·共党连存在的合法性也丧失了
·在国际社会中,共党政权没地位
·人民决定国家的前途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设
·习近平的九号文件,究竟是什么内容
·中国人民不该允许共党苟延它的政权
·三中全会仍将使人绝望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2014-11-03

   

   记不清在哪本书里看到了这样的一句话:“没本事的人才做官。”在翻阅过的古代笔籍小说中,同样意思的话最早出现在明朝。虽然说在两、三千年前,就已经有了“民从四业,士农工商”的话。也就是说,走仕途之路去做官,早就成为了老百姓选择的四大行业之一了。

   既然要走仕途之路,那就先要经历十年寒窗的读书之苦。四书、五经、八坟、九典的刻苦钻研,还要经过乡考、县考、省考和进京赴试的几道考关。都通过了,就会被发放到天涯海角去做七品官、八品官。通不过的则回家继续读书,几年以后再考。考了一辈子不得官的是大多数。

   但无论是考上官的,还是考不上官的人,从人之初开始,正、性、德的教育是饱满的,知与识、学与问、修与行的功底是坚实的。尽管一肚子学问,仍被人们认为他们是肩不能挑担,手不能提篮的废物。不做官,就只能饿死。

   更有一大批的学子在读书明理后,开始寻找自己的个性解放和人格的独立。于是放弃了考官,转向了民众的启蒙教育工作,以实际行动打破了“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千年做法。读书不是为了自己,更不是去为世俗权力服务,读书是为了社会的发展和为民谋福利。这些人在人格独立上迈出的第一步,就是脱离权力,不去想权力所想,更不去做权力想要他做的事。只做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

   这种被现代人称作是独立知识分子或公共知识分子的人,在晋朝就已出现,唐朝时已经很普遍了。两千两百多年来,世俗的权力都是为一家一姓服务的,所以这种权力多少都有着罪恶性和肮脏性。懂得了洁身自好的读书人,为了保持自身的神圣和高贵,不少的读书人不愿意投身浑浊的官场,以免沾污了自己的清白和道德底线。

   所以从唐、宋以来,凡是做官的人,在见到一位不去考官的读书人时,通常都是打一躬,然后说:“实在高明得很。”而一个做官的人,除去利欲熏心的狂妄者以外,没有一个人说自己当官、为官多少年的,反而说自己是待罪多少年。言外之意,就是他很明白,他所服务的这个政权是一家一姓的政权。天晓得什么事让皇上不高兴了,丢官罢职事小,满门抄斩也没处喊冤。

   武则天要杀哪个大臣,这个大臣在死前,还要上“谢死表”,感谢皇上的圣恩。所以说,做官固然是个身份,但这个身份中的人性、公义、和道德的水准,就不得不大大地打个折扣了。所以每当全民大起义发生后,攻城掠地,大杀官僚。但在史书中,却从来没有为这些被杀的官吏们喊冤鸣不平的文字。

   其实这是很公正的。一个卖身投靠政权的人,无论获利或多或少,一旦政权灭亡,他们去殉身也是理所当然的。这既可以说是成全他们保持了全始全终,又做成了他们对灭亡政权的“成仁”或“取义”。

   通常的看法是:行善是一个人就能做的事,但作恶却不是一个恶人就能做成的。恶人哪都有,于是就有恶人天才地继承和发展了恶。原本仅是祸害家庭和邻里的恶,继而到祸害地区,祸国殃民,乃至祸害世界。

   反思共党这六十五年,从毛邓到江胡习,不正是按照这个规律走到今天吗?香港人要真普选,习近平在四中全会上说:“香港是我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必须接受中央管辖。这一点不可能有丝毫动摇。有人想在那儿翻天,想借政制发展使香港脱离中央管辖,那是我们绝对不能答应的,也是绝对不能得逞的。”

   这话听上去大义凛然,其实是缺乏起码的常识。美国、加拿大的州和省、市的普选,都是独立的大选。哪一个选出来的州长、省长、市长,既不打算脱离联邦政府的管辖,更不打算翻天,也没有独立出去自己建国的想法。符合民意的大选,反而使美国人、加拿大人更爱国,更为自己的国家自豪、骄傲。如果习的这番话是共党的原则,那么被共党出卖了的四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和领海,又是共党的什么原则呢?

   看起来,习近平在港人要求真普选问题上,除了说几句毫无原则的原则话以外,其实是束手无策。既无办法,又无能力去解决。可习又喜欢揽权,两年内一口气当上了十多个小组长,倒不如把香港行政长官的乌纱帽也戴在自己的头上。可必须要考虑的是,香港毕竟不是大陆。在戴上这顶纱帽前,也要问问香港人民是否同意。如果屈尊去做市长,香港人都不同意的话,共党的面子也就丢到家了。

   记得十多年前,伊拉克的萨达姆在国内搞了一次全民投票,结果是萨达姆当伊拉克总统获得了民众百分之百的投票赞成。无独有偶,在号称民主主义共和国的朝鲜,金三胖子也搞了一次一模一样的全民公投。结果金三胖子也获得了百分之百的全票拥护。共党搞极权统治,比这两个搞个人独裁统治的手法更毒更恶,但共党绝对没有胆量在大陆搞这样的全民公投。

   原因很简单,所谓的改革开放,其实是共党认错,证明了前三十年共党的主义破产,共党永远正确的说法破产。再加上共党当政毫无民意的基础,这就无形中等于开放了国民的话语权。前三十年人们不敢想的事可以想了,不敢说的话可以说了。由偷偷地想,小声地说,到逐渐大声说,公开说了。这其中最大的原因是,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初,共党的动作更快,由前三十年的争特权,占小便宜,多吃多占,迅猛发展到了官倒、贪污,把赃款转到国外。

   本人至今仍清楚地记得两个数字:1978年喊出的改革开放,到1989年的十年间,共引进外资两千亿美元;与此同时,中国大陆流向海外的资金是两千两百亿美元,而且都是私人储蓄。而国民们被逼要勒紧裤腰带买了六千亿的国库券,可是这六千亿却在中国银行总行的账目上没有记录。国民不高兴了,要求反官倒,反贪污、要民主。可得到的是坦克、冲锋枪的大屠杀。四十年里,被共党公开地和暗地里杀死的人和整死的人还少吗?

   那场屠杀并没有起到震慑真正的中国人的作用,反而使中国人公开与共党决裂,更多的人从那以后走向了反共之路。这二十五年来,民间的抗暴维权活动,从每年零星几起发展到现在的平均每几分钟就发生一起。冤民数量由两、三万人,增加到现在的上亿冤民大军。

   1989年没有听到的“打倒共党”、“铲除共匪”的声音,现在已是响遍了全国。当初自以为是神的毛泽东,都没有这个胆量去搞一场全民公投,去检验一下他的支持度。现时的共党,明知所以然,所以就更没这个胆量去自讨没趣了。

   习近平要依法治国,面对着上亿的冤民们,为什么不先依法为他们伸冤昭雪?当一国民众平均十五、六个人中,就有一个冤沉海底的人时,这个国家反倒强大、辉煌了?既如此,又何必再去提什么依法、违法呢?更何况毛泽东曾骄傲地自称是“无法无天”。

   1927年的湖南暴动,就曾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痞子运动。而毛写的文章是为痞子运动叫好。1966年红卫兵暴徒无恶不作,十几岁的青少年打死人后扬长而去,毛不但大赞好得很,而且当上了暴徒们的红司令,打算指望着这群暴徒去登上世界太阳的宝座。

   共党所能搜罗到的就是这些地痞、流氓、无赖、盗匪和暴徒们。由他们组成了共党的干部队伍,去统治人民。正是这群干部,多次被宣传成是党的宝贵财富。实事求是地说,共党的这群宝贵财富们,正是必须依法严惩的对象。现在的形势很清楚地摆在每个中国人的面前,究竟是这群地痞、匪类、暴徒治民,还是人民把这群地痞、匪类、暴徒绳之以法?

   古人说:“正邪不两立。”为什么中华民国的太阳花运动,香港的雨伞运动都得到世界的支持和赞扬,其实就是正气所在。共党承认自己是魔,唱了十年的样板戏《红灯记》中,李玉和的一句台词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是正不敌邪的意思。可古圣先贤的说法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是邪恶永远无法战胜正义。一出戏唱了十年,一天不知听多少遍。共党以为人民麻木了,正邪不分,好坏不明了。这正是共党愚蠢之处。

   一个由败类、人渣子组成的团伙,竟然要给全体国民洗脑,还要以它们卑鄙肮脏思想去统一全体国民的思想。这虽说是痴人妄想,但也收到了甚微的成效。一群愤青、愤老、帮闲、篾片们应运而生。估计也正是由于这群东西的起哄,使垂危的共党增添了点底气。有了底气,就要折腾。

   以中国大陆目前的金融、社会全面大崩溃的局面,加上阴霾天气的因素,以及人权、自由打压、钳制空前严厉的现状,却非要把个APEC会议搬到北京去开。劳民伤财不说,即便会议内容再好,也无法在一个极权统治下的国家去实行。共党无非是要借此机会给自己长脸,但同时也为共党招致来更大的民怨和民愤。

   为了开个会,要工厂停工、学校停课、居民们要呆在家里不要上街;汽车也要分单号、双号行驶;中、小商业关门;非北京居民一律轰走;几十万军警上街巡察。这个场景既像是大难当头,又像是战争状况。宁可不开这个会,也不可以鸡飞狗跳地如此扰民。

   刚发出要依法治国的口号才一个星期,但共党并没有解释这一连串的扰民做法,依的是什么法?显然是无法可依。但确实是就这么做了,这么做的主意当然是出自于共党。其实就是在明明白白地告诉国人和世界:党比法大。共党根据自己的需要,说句话就是法。也就是说,共党是依自己的需要治国。

   至于全市职工十天不上班,是否有工资?共党没说。如果十天没有工资的话,职工和他们的家人吃什么,共党也没说。但根据11月3日的新闻报道说,上海市的冤民如果能从11月的1号到11月的11号期间,不去北京告状的话,每人每天可获两百元。不知道又是依的什么法?

   一份调查报告说,每年中国人死于污染空气的人数为39万,自杀的28.7万,工伤事故死亡是13万,非正常死亡人数每年超过320万;肝炎和艾滋病死亡人数39万,五岁以下儿童每年死亡100万。同时,每年有近30万肉眼可见的残疾儿童出生,后天残疾儿童每年平均有80万至120万,占出生人口的百分之四到百分之六。更有每年失踪儿童20万,但能找回来的仅仅是0.1%。

   这些都是依法可以避免发生,并依法可以减少发生的事情,却在共党那里无法可依。有法不遵,或无法可依,更多的是共党拍拍脑袋就是法。如此的依法治国,不如说是昏蛋治国。如果说昏蛋能治国的话,那倒是古今中外从没听说过的事。

(2014/1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