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苏明张健评论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十月一日是血淋淋的国殇日
·中国拿什么去崛起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共党的政治是害死多少人也不算个事的政治
·自己的大脑凭什么被共党洗
·最大的骗子就是共党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2014-11-03

   

   记不清在哪本书里看到了这样的一句话:“没本事的人才做官。”在翻阅过的古代笔籍小说中,同样意思的话最早出现在明朝。虽然说在两、三千年前,就已经有了“民从四业,士农工商”的话。也就是说,走仕途之路去做官,早就成为了老百姓选择的四大行业之一了。

   既然要走仕途之路,那就先要经历十年寒窗的读书之苦。四书、五经、八坟、九典的刻苦钻研,还要经过乡考、县考、省考和进京赴试的几道考关。都通过了,就会被发放到天涯海角去做七品官、八品官。通不过的则回家继续读书,几年以后再考。考了一辈子不得官的是大多数。

   但无论是考上官的,还是考不上官的人,从人之初开始,正、性、德的教育是饱满的,知与识、学与问、修与行的功底是坚实的。尽管一肚子学问,仍被人们认为他们是肩不能挑担,手不能提篮的废物。不做官,就只能饿死。

   更有一大批的学子在读书明理后,开始寻找自己的个性解放和人格的独立。于是放弃了考官,转向了民众的启蒙教育工作,以实际行动打破了“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千年做法。读书不是为了自己,更不是去为世俗权力服务,读书是为了社会的发展和为民谋福利。这些人在人格独立上迈出的第一步,就是脱离权力,不去想权力所想,更不去做权力想要他做的事。只做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

   这种被现代人称作是独立知识分子或公共知识分子的人,在晋朝就已出现,唐朝时已经很普遍了。两千两百多年来,世俗的权力都是为一家一姓服务的,所以这种权力多少都有着罪恶性和肮脏性。懂得了洁身自好的读书人,为了保持自身的神圣和高贵,不少的读书人不愿意投身浑浊的官场,以免沾污了自己的清白和道德底线。

   所以从唐、宋以来,凡是做官的人,在见到一位不去考官的读书人时,通常都是打一躬,然后说:“实在高明得很。”而一个做官的人,除去利欲熏心的狂妄者以外,没有一个人说自己当官、为官多少年的,反而说自己是待罪多少年。言外之意,就是他很明白,他所服务的这个政权是一家一姓的政权。天晓得什么事让皇上不高兴了,丢官罢职事小,满门抄斩也没处喊冤。

   武则天要杀哪个大臣,这个大臣在死前,还要上“谢死表”,感谢皇上的圣恩。所以说,做官固然是个身份,但这个身份中的人性、公义、和道德的水准,就不得不大大地打个折扣了。所以每当全民大起义发生后,攻城掠地,大杀官僚。但在史书中,却从来没有为这些被杀的官吏们喊冤鸣不平的文字。

   其实这是很公正的。一个卖身投靠政权的人,无论获利或多或少,一旦政权灭亡,他们去殉身也是理所当然的。这既可以说是成全他们保持了全始全终,又做成了他们对灭亡政权的“成仁”或“取义”。

   通常的看法是:行善是一个人就能做的事,但作恶却不是一个恶人就能做成的。恶人哪都有,于是就有恶人天才地继承和发展了恶。原本仅是祸害家庭和邻里的恶,继而到祸害地区,祸国殃民,乃至祸害世界。

   反思共党这六十五年,从毛邓到江胡习,不正是按照这个规律走到今天吗?香港人要真普选,习近平在四中全会上说:“香港是我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必须接受中央管辖。这一点不可能有丝毫动摇。有人想在那儿翻天,想借政制发展使香港脱离中央管辖,那是我们绝对不能答应的,也是绝对不能得逞的。”

   这话听上去大义凛然,其实是缺乏起码的常识。美国、加拿大的州和省、市的普选,都是独立的大选。哪一个选出来的州长、省长、市长,既不打算脱离联邦政府的管辖,更不打算翻天,也没有独立出去自己建国的想法。符合民意的大选,反而使美国人、加拿大人更爱国,更为自己的国家自豪、骄傲。如果习的这番话是共党的原则,那么被共党出卖了的四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和领海,又是共党的什么原则呢?

   看起来,习近平在港人要求真普选问题上,除了说几句毫无原则的原则话以外,其实是束手无策。既无办法,又无能力去解决。可习又喜欢揽权,两年内一口气当上了十多个小组长,倒不如把香港行政长官的乌纱帽也戴在自己的头上。可必须要考虑的是,香港毕竟不是大陆。在戴上这顶纱帽前,也要问问香港人民是否同意。如果屈尊去做市长,香港人都不同意的话,共党的面子也就丢到家了。

   记得十多年前,伊拉克的萨达姆在国内搞了一次全民投票,结果是萨达姆当伊拉克总统获得了民众百分之百的投票赞成。无独有偶,在号称民主主义共和国的朝鲜,金三胖子也搞了一次一模一样的全民公投。结果金三胖子也获得了百分之百的全票拥护。共党搞极权统治,比这两个搞个人独裁统治的手法更毒更恶,但共党绝对没有胆量在大陆搞这样的全民公投。

   原因很简单,所谓的改革开放,其实是共党认错,证明了前三十年共党的主义破产,共党永远正确的说法破产。再加上共党当政毫无民意的基础,这就无形中等于开放了国民的话语权。前三十年人们不敢想的事可以想了,不敢说的话可以说了。由偷偷地想,小声地说,到逐渐大声说,公开说了。这其中最大的原因是,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初,共党的动作更快,由前三十年的争特权,占小便宜,多吃多占,迅猛发展到了官倒、贪污,把赃款转到国外。

   本人至今仍清楚地记得两个数字:1978年喊出的改革开放,到1989年的十年间,共引进外资两千亿美元;与此同时,中国大陆流向海外的资金是两千两百亿美元,而且都是私人储蓄。而国民们被逼要勒紧裤腰带买了六千亿的国库券,可是这六千亿却在中国银行总行的账目上没有记录。国民不高兴了,要求反官倒,反贪污、要民主。可得到的是坦克、冲锋枪的大屠杀。四十年里,被共党公开地和暗地里杀死的人和整死的人还少吗?

   那场屠杀并没有起到震慑真正的中国人的作用,反而使中国人公开与共党决裂,更多的人从那以后走向了反共之路。这二十五年来,民间的抗暴维权活动,从每年零星几起发展到现在的平均每几分钟就发生一起。冤民数量由两、三万人,增加到现在的上亿冤民大军。

   1989年没有听到的“打倒共党”、“铲除共匪”的声音,现在已是响遍了全国。当初自以为是神的毛泽东,都没有这个胆量去搞一场全民公投,去检验一下他的支持度。现时的共党,明知所以然,所以就更没这个胆量去自讨没趣了。

   习近平要依法治国,面对着上亿的冤民们,为什么不先依法为他们伸冤昭雪?当一国民众平均十五、六个人中,就有一个冤沉海底的人时,这个国家反倒强大、辉煌了?既如此,又何必再去提什么依法、违法呢?更何况毛泽东曾骄傲地自称是“无法无天”。

   1927年的湖南暴动,就曾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痞子运动。而毛写的文章是为痞子运动叫好。1966年红卫兵暴徒无恶不作,十几岁的青少年打死人后扬长而去,毛不但大赞好得很,而且当上了暴徒们的红司令,打算指望着这群暴徒去登上世界太阳的宝座。

   共党所能搜罗到的就是这些地痞、流氓、无赖、盗匪和暴徒们。由他们组成了共党的干部队伍,去统治人民。正是这群干部,多次被宣传成是党的宝贵财富。实事求是地说,共党的这群宝贵财富们,正是必须依法严惩的对象。现在的形势很清楚地摆在每个中国人的面前,究竟是这群地痞、匪类、暴徒治民,还是人民把这群地痞、匪类、暴徒绳之以法?

   古人说:“正邪不两立。”为什么中华民国的太阳花运动,香港的雨伞运动都得到世界的支持和赞扬,其实就是正气所在。共党承认自己是魔,唱了十年的样板戏《红灯记》中,李玉和的一句台词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是正不敌邪的意思。可古圣先贤的说法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是邪恶永远无法战胜正义。一出戏唱了十年,一天不知听多少遍。共党以为人民麻木了,正邪不分,好坏不明了。这正是共党愚蠢之处。

   一个由败类、人渣子组成的团伙,竟然要给全体国民洗脑,还要以它们卑鄙肮脏思想去统一全体国民的思想。这虽说是痴人妄想,但也收到了甚微的成效。一群愤青、愤老、帮闲、篾片们应运而生。估计也正是由于这群东西的起哄,使垂危的共党增添了点底气。有了底气,就要折腾。

   以中国大陆目前的金融、社会全面大崩溃的局面,加上阴霾天气的因素,以及人权、自由打压、钳制空前严厉的现状,却非要把个APEC会议搬到北京去开。劳民伤财不说,即便会议内容再好,也无法在一个极权统治下的国家去实行。共党无非是要借此机会给自己长脸,但同时也为共党招致来更大的民怨和民愤。

   为了开个会,要工厂停工、学校停课、居民们要呆在家里不要上街;汽车也要分单号、双号行驶;中、小商业关门;非北京居民一律轰走;几十万军警上街巡察。这个场景既像是大难当头,又像是战争状况。宁可不开这个会,也不可以鸡飞狗跳地如此扰民。

   刚发出要依法治国的口号才一个星期,但共党并没有解释这一连串的扰民做法,依的是什么法?显然是无法可依。但确实是就这么做了,这么做的主意当然是出自于共党。其实就是在明明白白地告诉国人和世界:党比法大。共党根据自己的需要,说句话就是法。也就是说,共党是依自己的需要治国。

   至于全市职工十天不上班,是否有工资?共党没说。如果十天没有工资的话,职工和他们的家人吃什么,共党也没说。但根据11月3日的新闻报道说,上海市的冤民如果能从11月的1号到11月的11号期间,不去北京告状的话,每人每天可获两百元。不知道又是依的什么法?

   一份调查报告说,每年中国人死于污染空气的人数为39万,自杀的28.7万,工伤事故死亡是13万,非正常死亡人数每年超过320万;肝炎和艾滋病死亡人数39万,五岁以下儿童每年死亡100万。同时,每年有近30万肉眼可见的残疾儿童出生,后天残疾儿童每年平均有80万至120万,占出生人口的百分之四到百分之六。更有每年失踪儿童20万,但能找回来的仅仅是0.1%。

   这些都是依法可以避免发生,并依法可以减少发生的事情,却在共党那里无法可依。有法不遵,或无法可依,更多的是共党拍拍脑袋就是法。如此的依法治国,不如说是昏蛋治国。如果说昏蛋能治国的话,那倒是古今中外从没听说过的事。

(2014/1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