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的九号文件,究竟是什么内容
·中国人民不该允许共党苟延它的政权
·三中全会仍将使人绝望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2009-05-14

   

   希特勒纳粹政权的宣传部长曾经说出了一句警世的名言:谎言说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

   凡是授权管理国家的人,就必然遵循着一个叫做国统、一个叫做法统的两个最高原则去做。例如中华民国的国统是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法统则是五权宪法,一切按照宪政法治去做。谎言无藏身之处,真理也并不存在于现实社会之中。

   各国朝野所讨论和追求的,只不过是更好一点的政治制度。六十多年前,英国首相丘吉尔先生说:“民主是最不坏的政治制度。”这句话精辟,而且现实。谁能说民主政制是最好的,就是真理?那就等于是在说,人类的历史已经走到尽头了。其实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人类的思想、意志和精神,永远不会停止探索,永远都将是一步一步地走在追求完美境界的路途中。谎言就是谎言,真理旗帜就是由谎言编织成的。谎言被揭穿,这面真理的旗子就落到了尘埃中。法西斯主义就完蛋了,共产主义也完蛋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也堕落成了恐怖主义的团伙。人民被骗一时,但绝不会被骗永远。受骗上当时会帮着唱赞歌。但是赞歌唱完了,人民就要辩论个是非对错。

   想让人民忘记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忘记冤死的生命,不考虑被抢走的财产,则是任何集权暴虐的政权都绝对做不到的事情。被剥夺了所有权利的人民,至少在私下里还有思想的自由,反思的自由。暴政封杀了人民的话语权,但却永远无法去控制和封杀人的思想,和人们对事物的是非对错的判断。

   人民是永远不会按照统治者的意愿去思考和行事的,那是因为人民永远不会相信政府。即便有了人权至上精神的宪法,有了三权分立的权力的制衡,有了媒体、舆论对政府的监督,人民还是不放心。于是,民间组织了各种各样的行会社团,去参与和监督政府日常运作的一举一动,把政府的权力只限制在为民造福,为国服务之中。这样的政治制度应该让人民满意了吧?其实不然。

   前面提到了,这也仅仅是个最不坏的政治制度。还有没有好的、或比较好的政治制度呢?肯定有!只是我们人类社会走到了今天,还只能发现了民主这个最不坏的制度。我们仍在追求、探索和发展中。所以我们会发明比最不坏的要好一些的政治制度。但是,这一切对于生活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中国人来讲,都还只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

   那个叫做共党的兽性团伙,不但野蛮地霸占着公权力,而且还一再地恬不知耻地宣称,绝不照搬西方的民主。同时,还否认和诋毁普世价值。那么,什么是共党的价值观呢?是兽性的物欲。为了一己之私欲,可以丧尽天良,干出最野蛮、最下流、最不齿于人的任何事情。

   中国人的大不幸,就是不幸在被这样的一个团伙统治了六十年。人民的言论权被共党扼杀了,并不等于共党可以扼杀掉人们的思想。1976年4月5日的天安门事件,就是人民自发地以悼念周恩来为借口,矛头直接针对毛泽东的群众运动。一场十年的文革,毛泽东从人变成了神。可这个神搅合得国破家亡,一片惨败之象。爹娘的颂歌唱到此,人民就要讨个是非对错的说法了。

   这场翻天覆地的文革,究竟为的是什么?图的又是什么?民众百姓得到的又是什么?这就是反思,发起于民间的反思。而且这种静悄悄展开的反思波及的面非常之广,程度也越来越深。从对文革的反思,到对文革前十七年的反思,进而反思到1949年之前的民国时期。自然而然地,就对国民党和共党进行了比较,对蒋介石和毛泽东进行了比较。对中华民国和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了比较。对台湾和大陆进行了比较,特别是对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和共党的马克思主义进行了比较。于是,使得许许多多的人开始明白了,原来共党的革命,其实就是以革命的名义,颠覆了民主,复辟了极权专制的制度。

   民间的反思,终于形成了民间的思想解放运动。这个运动的特点是:第一,这是人民自身的思想解放运动,是共党绝对控制或扼杀不了的;第二,就是人民自身的思想解放的程度。其实其思想解放的程度,远远地比表现出来的思想解放程度要深刻得多。也就是说,广大民众已经达到的思想解放的深刻程度,不是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由于共党的钳制,所以根本不能公开表达出来。

   1986年的学生运动,共党的动作很快,迅速地平息下去了。但仅仅三年不到的1989年,北京学生又发动了另一场更大的民主运动。运动一开始,学生提出的口号是“反贪污、反官倒”的民生问题,迅速地得到了民众的支持。继而运动升级到了要民主、要自由的民权的高度上,也迅速得到了全大陆地区绝大多数民间百姓的认同和支持。这就说明,人民觉醒的程度,已经不是看到共党贪污和官倒的表象而心怀痛恨,而是已经认识到改革专制制度,才能国泰民安的深层次。是人民在经历文革前十七年,文革十年的专制暴政以后,对专制政体由衷地感到绝望、甚至憎恨。

   但是人民又是善良的,对共党的改革开放充满了希望。但是仅十年,人民的希望破灭了,共党兽性的嘴脸彻底暴露了,才迫使得人民又一次从希望走向了绝望。绝望了的人民反抗专制暴政,当然是理所当然的了。

   共党以野蛮的大屠杀镇压了这场举世瞩目的民主运动,固然苟延了这个兽性政权。然而仍然是共党永远办不到的事情,就是这场大屠杀的性质,只会唤起更加广泛和更深层的民间反思,更加促进了人民思想解放运动。兽性极权体制内,也悄悄地出现了思想解放运动。

   例如搞党史研究的人,就不得不承认中国没有共产党。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初,中国只有苏俄的远东支部,后来又改称中国支部。这个支部拿着苏俄的钱,受苏俄的指挥,秉承苏俄的宗旨,在中国搞叛乱,搞分裂,搞国中之国,所行的是保卫工人阶级的祖国苏维埃,武装保卫苏维埃的勾当。

   1935年溃逃到遵义、在遵义会议上确立的是张闻天,而不是毛泽东。所谓的北上抗日,两万五千里长征,根本上就是子虚乌有。实际上是往中蒙边界逃窜,指望斯大林出兵,保护它们逃往苏俄。后因发现刘志丹在陕北落草,才改道去的延安。更令搞党史的人感到无地自容的是,在1941年,中华民国政府正式对日宣战以后,延安苏维埃政权竟然派人与在南京的日本侵华最高司令部联系,领取日军的二十万元津贴,出卖国军抗战的军事情报。共党从此以后,从武装叛乱变成了武装叛国的汉奸团伙。

   历史上,国民党从来也没有与共党有过什么两次国共合作的事情。孙中山先生提出过联俄容共的策略,为的是消灭满清复辟势力和军阀割据,容许共党成员加入国民党,而没有合作。第二次是1936年底和1937年初,共党向国民政府输诚,并提出了四项保证。输诚就是投诚,是弃暗投明。所以国民政府用第八路军和新四军两个番号,收编了共党残余,为的是抗战。

   研究共党军队历史的人,也是羞愧得无以复加。所谓的红一方面军、红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原来都是民国政府军的番号,根本不是共党自创的军队。至于邓小平的红七军,更是李宗仁的地方杂牌军的番号。共党军队的历史,无一不追述到湖南痞子运动和井冈山山寨的土匪和强盗们。新四军更是对日寇没放一枪,最后被国军剿灭。

   在北伐战争中,对军阀吴佩孚关键的町泗桥战役中,根本就没有共党说的独立团、叶挺等等。八年全面抗战的四万多场战役和战斗中,共党仅打了一场平型关伏击战和一场全面抢占敌后的所谓百团大战,打死打伤日军一、两百人。

   在共党发动的复辟专制的内战中,许多历史资料证明,共党在攻城掠地中,常用的战术就是让赤手空拳的老百姓夹在两军之间,替共军打头阵。更有甚者,让女人们裸体夹在两军之间,替共军打冲锋。

   共党建政后的六十年,无论是对汉族、回族、蒙族、彝族、藏族、维吾尔族的大屠杀的执行者,都是这支叫做解放军的军队。几年前,认识一位解放军退休的大校。这位大校说:“真不知道这支军队还要解放谁?其实真正需要解放的,就是这支军队自己。”

   胡耀邦、赵紫阳之流,也是体制内的反思者,力图解放思想者。但是他们反思的程度和思想解放的层次,远不如民间的草民们。所谓的改革开放,民间的读书人和史学家们早就知道,这是共党套用一百多年前的满清的改良和洋务运动。

   从实际效果上看,共党的这一套,远不如慈禧的那一套。洋务运动至少引进了当时的现代工业,填补了当时中国工业的空白;共党的改革开放,却是把已经有了的民族工业、自主工业毁掉了,改成了由外国消费者控制的出口贸易加工型工业。慈禧的那一套,增加了财政储备;共党的这一套,积下了足以使国家破产的巨额债务。慈禧的那一套,可以使粮食自给自足;共党的这一套,是每年不大量从国际上买粮食,中国人就随时面临着大饥荒。慈禧还同意了君主立宪的宪政改良,并且给出了改良的时间表,把四个不准改成减少到了三个;共党却依然恬不知耻地高叫四个坚持,坚决霸占公权力。慈禧搞了个经济开发区,上海成为了西方冒险家的乐园;共党搞了个深圳特区,成为了共党狗官和太子党们腐败、腐烂和大肆贪污的天堂。

   前清的遗老遗少们看到复辟无望,于是纷纷回家去做中华民国的公民了;共党的大大小小的贪官赃官们,却是早早地就把脏钱和家小偷运到国外,自己也准备随时外逃,早就打算不做中国人了。

   满清王朝丧权辱国,腐败无能,签订了一系列出让主权的租界地的不平等条约。抗战胜利后,中华民国政府还可以以战胜国的身份撕毁这些条约,收回各国占领的租界地,保持了国家领土的完整。共党当政六十年,却是大肆地整百万、几十万平方公里地卖绝了国家领土和领海。

   许多中国人对周边的国家和种族有偏见,有看法。例如:痛恨日本人;东北人尤其恨俄国人;不少人不喜欢印度人、越南人、马来西亚人、印度尼西亚人;也有人看不起缅甸、不丹这样的小国寡民。共党正是把国土卖给了这些国家。从两万多平方公里,到九万多平方公里,到十几万,甚至到了一百万平方公里地卖。强大的嘶叫声震耳欲聋,我也巴不得是真的。但是,出卖国土,丧权辱国,无论如何,与强大是丝毫不沾边的。

   记得在二战开始不久,拥有六十万陆军的法国,在与入侵的德国交战不过两、三个小时,便全线投降了。在被德军占领的几年间,法国竟然出现了一个文艺繁荣的时期。似乎中国人也在学法兰西民族:国土被频频出卖,军队一声不响地往后撤,人民在欢呼强大、繁荣和昌盛。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华民族竟然和法兰西民族结成了一对阿Q式的难兄难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