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苏明张健评论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2009-02-22

   

   在中国大陆地区已经发生的金融和经济的大危机,虽然说已经开始了一年多的时间了,但是这仅仅是刚开始。三十年所谓的改革开放所积攒下来的种种弊端、弊病,现在到了总爆发的时候了。当然了,共党匪帮们历来擅于掩盖事实真相、擅于宣传大好的形势,近几年与时俱进地发展到善于拿着丧事当喜事办的层次上了。

   

   共党当政快六十年了,我只想提一个问题:那就是无论党内还是党外的平民百姓们,究竟有没有一个人、或者一个家庭,是共党统治这六十年的受益者呢?也就是说,有没有一个家庭是平安的度过了这六十年,而没有一个亲人死于共党的翻手云、复手雨的政治斗争?没有祖产或者财产被共党抢劫、霸占过?没有受到过共党整肃、打击、冤枉过?

   

   至于失业上不起学、看不起病,没有劳保和福利等等,我们暂且不提,中国人是需要反思了。现在是反思的最好时机。因为这场大危机至今,不过是刚刚显露出了表象。但是在中国大陆地区,已经到处可以见到一派颓废、败落的凄凉景象了。

   

   众所周知,共党所有的仅仅是祸国殃民之术,而从来没有的,那就是治国安邦之心。大危机现在越演越烈,但是掩藏在大危机背后的,比这场大危机更可怕的,就是大粮荒。而大粮荒的直接后果,就是全民的大饥荒。

   

   今年正好是1959年开始的那场大饥荒的五十周年祭。那场持续了三年的大饥荒,夺走了五、六千万条无辜的生命。俗话说,前事之师,后世之师。2008年,是北粮南调,救济长江以南的鱼米之乡的百姓们吃粮。但是对于东北、华北、西北三大地区的十多个省来说,今年是进入了持续第九年个干旱之年了。一亿四千六百多万亩小麦干枯而死,很可能是颗粒无收,

   

   尽管年初共党中央又发出了一个一号文件,许愿提高农民的收入。但是大旱之年,人、畜饮水都成了问题,地里的产量,连农民的口粮恐怕都不够,提高收入那就成了空话、假话和大话。共党做事,从来是躲不过去了,才出来虚晃一枪。直到今年过完年,才大张旗鼓地喊起了抗旱。天不下雨,河水断流,池塘、湖泊干涸,又怎么抗旱呢?

   

   据说河南省登封地区,一下子放了四万多个催雨弹,还真下了一场雨。但是据当地农民说,落地的雨水仅有一毫米,至地表以下十厘米都是干土。这一毫米的雨水量不过是湿湿地皮而已,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看来抗旱的高调只不过是在做戏而已。河北省的农民们都在说,2008为了北京的奥运,共党不顾连续地大旱了八年的事实,连白洋淀都干了,但是却仍然从河北省抽调了十七亿立方米的水去清除北京的污水、污染和污垢。让喷泉喷水,制造假繁荣,让外国人看。

   

   更有人说,在2008年8月8日的当晚,北京地区原本有一场大暴雨。但是共党为了奥运开幕式如期举行,就发射了一千一百多颗除雨弹,生生地把人们企盼的一场大雨给炸没了。天要下雨,你不让下。那么现在你盼雨、盼雪,天偏不下。天是能得罪的吗?还有人说,别着急。等到五、六月份收割夏粮的时候,报纸电视台会异口同声地说,今年的夏粮取得了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大丰收,比去年增产了百分之多少——这就是中国的特色。

   

   中国所有的历来是中国的文化和传统,唯独没有“特色”。这个所谓的“特色”,是共党这伙匪帮们制造出来的,并且强加在中国民众的头上的“特色”。现在中国大陆六十多岁的人都能记得,1959年到1961年的三年间,满耳朵充斥的是共党多么的“伟、光、正”,农业连续的取得了多少年的大丰收,人民丰衣足食,幸福得不得了了。而实际生活却是一场物资凭票、凭证限量供应。人民忍饥挨饿,断粮、缺粮,甚至易子而食,活人吃死人的尸体。仅仅一个四川省,在1959年一年内,活活饿死了将近一千万人。这就是共党一手造成的中国特色。

   

   我有一位朋友,今年六十五岁,安徽人。1959年,他正在北京上大学。半年多时间里他没有接到老家父母的来信,便在寒假的时候赶回老家去探视。到家后才发现,父亲、母亲和妹妹已经在几个月前活活饿死了。同村中的大部份乡邻们也都饿死了。

   

   对于那场三年的大饥荒,共党至今绝口不提。活活饿死多少人,他们也绝口不提。究竟是因为什么,中国人要被活活饿死?是为了中国进入共产主义的天堂,用死尸去铺路?还是为了子虚乌有的阶级斗争的伟大胜利而慷慨就义?或者是死于共党为了解放全人类而做出的伟大战略部署?中国人民百思不得其解,而共党至今只字不提。

   

   五、六千万人民死得莫名其妙,这就是共党制造出来的特色。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初,被中国共党奉为考妣的苏共斯大林也制造出了苏联的大饥荒。苏共垮台,档案解密:二千多万人,也就是当时苏联人口的十分之一,被活活饿死。

   

   三年前在莫斯科发生了一起愤青、愤老们走上街头游行示威,拥护共产党重新上台当政的运动。此一行为,立时招来了俄罗斯、乌克兰等国家的许多七、八十岁的老人们的指责。他们指着这帮愤青、愤老说,“回家去问问你们的父辈或者是祖辈,凡是经历了那场大饥荒活下来的人,有几个人没有吃过死人肉?”

   

   这就是共党团伙们所公有的特色。也就是人吃人、活人吃死人的特色。如果有人不相信这些事实的话,可以现在就去北朝鲜看看。大饥荒持续了十年之久,二千三百万人口中,已经有接近三百万人活活饿死了。

   

   2007年12月份,英国的专家们向全世界呼吁,全球大粮荒已经到来,正在威胁着人类的生存。这个警告,立时引起了全球几乎所有国家政府的高度关注,除了中国大陆的共党政权以外。

   

   2008年初,由于粮食的短缺,非洲饥民的数量庞大,而且继续大增。南美洲的一些国家发生了内乱。而中东地区国家实行了平价粮和异价粮的价格双轨制。世界粮食的价格也大幅攀升,小麦由原来的370美元一吨,上升到2008年底的1,070美元一吨;大米由原来的575美元一吨,上升到了1,000美元一吨。

   

   即便是像加拿大和美国这样的粮食出口大国,国内的粮价也增长了百分之四十左右。世界的粮食署也发出了警告,指出了全世界的粮食储备量仅够八个星期的消费。这就更让人感到担心。可以预料,各国的粮食储备量肯定是及不平衡的。例如美国政府,我丝毫不怀疑他们已经为美国人民储备了一到两年的粮食,甚至是更多。

   

   而菲律宾国土面积不大,却有一亿多的庞大人口。菲律宾的女总统说,他们只有两个星期的粮食储备量。他们刚刚买的几十万吨粮食正在运输途中。当这批粮食到达以后,菲律宾的粮食储备量将达到四个星期。

   

   二千五百年前中国的孟子曾经说过,两年的储备是穷国,四年的储备是中等国家,而六年的储备才是富国。那么现今中国大陆地区的粮食储备量是多少呢?共党不说,人民不知道,共党只是说连年大丰收,耕地面积达到了十七亿亩。即便这十七亿耕地面积是真的,平均到了十五亿人的头上,人均不过一点一亩的耕地。除非像1958年那样,亩产过万斤的那样大放卫星。否则再怎么样的丰收,中国也是个粮食贫困国。

   

   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由于共党长期对农业的破坏和对农民的贪婪的敲诈,三农问题已经成为了一个迫在眉睫的重大问题了。但是十多年后直到今天,共党并没有对“农村真苦、农民真穷、农业真危险”做任何事情。

   

   早在2004年,中国大陆的人均耕地仅仅有十三亿亩,人均耕地面积只有零点八亩。而现有的人均耕地面积也不是共党说的那样有十七亿亩,而只有十三亿亩,比1949年减少了三亿亩,而人口却是1949年的几乎四倍。去年的年底,共党公开告诉人民,2008年的人均粮食总产量达到了人均六百公斤的水平。听上去,中国的粮食是富足的,但是我怀疑,零点八亩的土地上能否收获一千二百斤粮食?在一年能种三季的地区或许可以。但是在中国大多数的地区,只能种一季或者两季。

   

   尤其2008年的气候,对农业来说不是个好年头。年初在南方地区的大雨雪,还造成了大半个中国的交通瘫痪;而东北、华北和西北三大地区经历了第八个大旱之年。在这种自然条件之下,零点八亩土地上生产出六百公斤粮食,我只能说这是痴人说梦话根本不可相信。

   

   同时,在国际社会上,中国大陆始终是石油、矿石、钢材、水泥、化工原料的购买大户,更是粮食的长期购买大户,而且购买量一年比一年大。以2007年为例,中国在国际上购买了五千五百万吨粮食,计划是要买三千万吨的小麦,二千五百万吨的大米。但是由于全世界可供给贸易流通的大米总量才总共二千五百万吨,不可能只满足了中国的需要,而不考虑其他的国家。所以中国只买到了二千万吨的大米,多买了五百万吨的小麦,以补上不足的数量。

   

   从这件事情上给我们提供了两点信息:

   

   第一点,五千五百万吨粮食可以供给四、五亿人口一年口粮的大数字。也就是说,几乎三分之一的国民们吃粮是要靠国际上买的。如此庞大的人口要靠买粮食吃,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第二点,整个世界的人口都在增长,但是陆地的面积却不会增加。2008年,全球人口总数为六十七亿;但是到了2030年,世界人口将达到九十亿的顶峰期。随着人口的增长,可供在国际贸易市场上出售的粮食将越来越少,而中国大陆的人口也将在2030年前达到高峰期的十八点九亿。也就是说,新增出来的三点四亿人口将完全依靠买粮吃饭。届时,中国大陆将有一半的人口将完全依靠买粮吃饭。问题是全球农业的产量,能否提供足够的粮食去喂饱这十亿人口。

   

   让我们看一看长期依赖国际社会的非洲人民,便不难想像全球粮荒中的中国人了。更何况中国人经历过三年大饥荒,其结果并不是共党匪帮们所宣传的那样“我们没有饿死一个人”,而是活活饿死了五、六千万人。

   

   这次世界的粮荒,中国又是连续了多年的天灾,粮食歉收。去年10月份的十七届三中会议上,共党又提出了农业、土地流转的馊主义,使得大量有用的耕地从会种地的农民的手中,流转到了不会种田的贪官和奸商们的手中去赚钱。这就意味着耕地面积将加速减少。

   

   截止到2008年,中国的城镇的人口已经达到六亿多。这就是说,亿万失去了土地的农民转入了城镇的户口,这本来是件好事,说明大陆城镇化的水平有所提高。但是无论共党宣传经济有多么迅猛的发展,居高不下、年年增长的失业率,就已经告诉我们了真相。加上大危机已经来了,转入了城镇户口的农民将更苦。失去了土地便无用武之地,更难在城镇的就业中获胜。共党的户口制度不但造成了城乡人口的不平等,更是极大的限制和阻碍了每个人的创造性和进取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