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苏明张健评论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2009-07-19

   

   共党在中国大陆地区立了一个叫做共和的国家,但却没有任何共和共治的实质意义在内。共和前边有加上了人民两个字,实际上是对人民两个字的强奸。在又是人民,又是共和的所谓国家里屠杀,几乎是这个所谓的国家里的日常新闻。

   屠杀,是共党经常干的事情,被屠杀的都是人民。由于共党无缘无故地总是那么伟大,那么光荣,又是那么正确,所以人民就莫名其妙地变得总是那么渺小,那么下贱,又是那么需要不时地被屠杀,被镇压,被暴打,被教训。

   去年3月,藏民被屠杀了五、六百人,枪伤三千多人。今年7月5日,维吾尔族人又被屠杀了几百人,枪伤了几千人。大屠杀的元凶胡锦涛,随后就大摇大摆,清白得如同一只羔羊般地跑去意大利,充当八个工业国首脑会议的旁听者。

   土匪们从来不把屠杀人命当做个事。杀人对共产匪类来讲,就是统治的日常手段。这次乌鲁木齐的大屠杀,完全是共党匪徒预谋的。事因的起端,是6月25日的广东韶关维族和汉族人打群架。共匪说在群殴中,打死了两个维族人。那么,这场打群架的事件,又是因为什么引起的呢?据说是韶关玩具厂的一位前职工在网络上发布了一条消息,说有六名维族男孩子强奸了两名汉族女孩子,立时引发了五千多名汉族人冲进了维族员工的宿舍,见人就打。厂方和警方既没有劝告,也没有阻止。于是导致至少有18个维族人被当场打死。共匪的报道最后说:双方的冲突升级。于是便没有了下文。

   我就要怀疑并且提出问题了。首先的问题是:在韶关这座城市,发生了五千人打群架的事,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大事件。当天或者第二天,地方当局是如何解决这次群殴事件的?十八个维族人被打死了,又伤了多少人?死伤者是如何处理的?通知了家属没有?打死人的凶手抓到了没有?那六个被指控强奸的男孩子在什么地方?是逃跑了?还是被打死了?或者是被警方拘留,正在调查有没有强奸事实或者是犯罪过程?两个被强奸的汉族女孩子是否提出控告?

   令我最怀疑的一点是:那位在网络上发布六个维族男孩子是强奸犯的前该厂职工,是个什么人?为什么不直接向警方报告?无论如何,轮奸是个大案、重案。为了保护被强奸的女孩子的名誉起见,也绝对不应该如此不顾后果地在网络上公布此事。尤其警方对如此大案、重案,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或者是警方失职,或者是根本就没有轮奸这回事的发生。那么,这位前职工在网上发布轮奸信息,就是别有用心,是受人指使。或者是这个人有背景,授意制造了这起事件,意在挑动民族矛盾,给共匪政权以借口发动大屠杀,意在更进一步控制和压制维吾尔族人民。整件事件的根子就在这位玩具厂前职工的身上。

   从6月25日到7月5日,整整十天的时间,无论是共匪中央,还是广东省或是韶关地方当局,对6月25日五千人冲进玩具厂维族人宿舍,打死18个维族人的事件,看起来是没做任何事。更没有澄清究竟轮奸的事情,是真是假,有没有发生,更没有对发布轮奸信息的这位前职工做任何事。造成五千人上街打架,打死18个人的大事件,至少也要拘捕、或者传讯这位前职工,问他如何知道轮奸这件事的。消息的来源何在?为什么不马上报案?如果他报了案,而警方不作为,那么责任在警方;如果他没报案,就在网上发布轮奸信息,责任就在这个人身上。

   十天的时间,事件没下文,官方没有给出个说法。换了谁,也要走上街头,对政府表示抗议。温和一些的做法,也要向政府请愿。不管是抗议,还是请愿,其实就是向政府讨个说法。

   7月5日,讨说法的主要是新疆大学的维族学生。他们原本在乌鲁木齐的人民广场和南门一带,抗议共匪政权处理韶关维族人被打死18个人的事件的不满,同时抗议维族人在大陆地区普遍受到的种族歧视的问题。这种以抗议的形式去讨说法的行动无可非议。18个人被打死,十天了不给个说法。不给个说法,难免让人认为维族人是不是二等公民,受到政府的歧视。

   但是抗议的维族人仍然手持共匪政权的国旗,要求人权和公正执法。举着国旗去抗议,就表明这次的抗议活动与共匪们整天提心吊胆的分裂活动无关。这是和平的诉求和讨说法。有的喊口号,有的在打手机电话,有互相聊天的,也有的在喝着瓶装水。这里丝毫看不出任何暴力的倾向。和1989年春北京的学生民主运动一样,只是要求和政府对话,没有任何推翻共匪政权的意思在内。

   但是,突然二十多万大军进城了,大屠杀开始了。新疆和乌鲁木齐的共匪政权也效仿共匪中央的做法,突然,数万军警、军车、坦克出现了;枪响了,屠杀开始了。六四大屠杀,军队、坦克从市民、学生的身体上碾过。这次在新疆大学附近,就也有学生、市民被装甲车撞死的。机关枪、冲锋枪、催泪弹、瓦斯,导致几百人死亡,几千人受枪伤。又一批共和国英雄出现了。

   任何一个文明、法治的政府,在对待民众的示威、请愿、抗议的活动时,政府的负责人都会走到民众中间,听取民众的意见和要求。接受请愿书或抗议书,然后发表讲话,向民众保证将会尽快地开会商讨,解决民众的要求。然后负责人回办公室,人群自动散去。任何事情都是从谈话、协商、妥协、让步,最后达到和解,在双方都比较满意的程度上结束。

   那是因为政府的权力来自于民众的授予。政府有透明度,有公信力。公民是政府的衣食父母。公民绝对不会授权给政府,让政府调来军队屠杀公民。假如政府命令了军队驱散或者屠杀抗议的民众的话,军队是不会服从这种违反宪法的命令的。同时,这个政府会立刻宣布解散,重新大选,选出另一个新政府来;下令调军队的人还会被法律起诉。这是人性社会的做法。共党既不懂,也不会,更理解不了。因为共党是兽性匪类的政权,所以共匪新疆自治区主席努尔百克力马上指责热比娅领导的世界维吾尔大会,煽动群众上街抗议,所以要调兵。

   对这位主席的说法,我本人就有不同的看法。18个维族人在韶关被打死了,共匪政权不给个说法,难道还不许人们讨个说法?维护人权是每个公民的责任和义务。维族人起来维权、讨说法,难道还需要有人去煽动吗?再者,如果远在美国的热比娅女士不煽动抗议的话,难道维族人就会愚蠢到知道了18个维族人被打死了,反而欢欣鼓舞地载歌载舞上街摇旗大喊强大吗?

   死了18个人,十天不给个说法,居然还不许民众讨个说法。民众讨个说法,又指责是海外反华势力的煽动和指使,于是就屠杀。这种手法和去年3月制造拉萨大屠杀的手法完全一样。既然共匪认为一切的祸乱都是达赖喇嘛和热比娅煽动的,为什么不调军队去屠杀达赖喇嘛和热比娅呢?也省得他们总在煽动。

   由此,又使人不得不联想到,达赖喇嘛为什么出走了50年,而仍不能回来。热比娅在去美国之前,是被共党政权判了重刑的人。刑期还没有服满,共党为什么又放她出来呢?共党办事从来是颠三倒四,莫名其妙。放就放了,又为什么把她放到美国去了?且无论共党是奉承美国,还是害怕美国,人人都知道,美国是拒绝一切有犯罪记录的人入境的。可热比娅女士不但能够入境美国,而且还可以长期居住在美国。

   仅此两件事,我也要向共党匪类们讨个说法。在韶关18条人命和轮奸迷案尚未弄清了断之际,共匪们又在乌鲁木齐开了杀戒,又调动了三万军人进驻了喀什、伊犁,和田、阿克苏四个城市。会不会在这四个城市也开杀戒?

   据了解,这次的大屠杀,也是在断电后开始的,和六四大屠杀一样。所不同的是,近代搞大屠杀,还要关闭所有的互联网、手机、网站和电话。这就证明了共匪心虚,也让人知道,对民众的大屠杀不是个人可以干出来的事。据说在上海、北京,人们上网,甚至连“乌鲁木齐”、“维吾尔”这些字眼都被屏蔽掉了。

   根据共匪一贯卖国和屠杀人民的政策,人们可不可以认为乌鲁木齐被共党出卖了,维吾尔族人民被共党灭族了?这并不是我在危言耸听。1950你,刘伯承下令炮轰四川大小凉山,几乎造成居住在那里的彝族人灭种。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凡是当时上山下乡去了云南建设兵团的学生都知道,云南塔山大屠杀事件。共匪派了一个团的兵力,对居住在塔山县的伊斯兰教的回族民众,进行了一场犁庭扫穴式的杀光、烧光和炸光的灭绝屠杀。事后当地回民所剩无几。从五十年代初到文化大革命期间的近三十年中,同样的灭绝式的屠杀也发生在宁夏回族自治区的几个县里。

   少数民族的问题,原本就从来都不是个问题,而且也没有问题。即使在皇权专制的时代,历朝历代都采取各族高度自治、抚慰、和亲的政策。朝廷从不往少数民族地区派遣官员和军队,更没有试图去改变少数民族人民的信仰和生活方式。对各少数民族,只是要求他们每隔三、五年,进京朝拜一次,并且多少进贡一些贡品。对于贡品的品种、数量,也从来没有过规定。只要少数民族的头领来朝拜,多少有些贡品,就表达了臣服的意思。于是,彼此相安。

   在近代,少数民族成为了问题的事情,都是发生在共党国家。原因也很简单,共产政权不仅仅是个专制、独裁的政权,它其实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极权主义的政权,与欧洲中世纪前的基督教和世俗权力相结合的政教合一的极权主义统治完全一样。共党是以马列主义为宗教真理,把马列主义和世俗权力相结合的政教合一的极权主义统治,证据就是共匪宪法开篇上的四项坚持。这种极权主义的统治,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强迫全民信奉统治者所规定的国教。用这种国教去给全民灌输、洗脑。独尊一教而灭百家。对凡是不信奉国教的人,统统斥责为异教徒,并处以极刑。

   回顾六十年来,百万千万的中国人被以反党、反革命、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异教徒帽子之下,被判刑处死。甚至对儒释道三大学说,也是大批特批,歪曲篡改。对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这世界三大宗教,共匪都是充满仇恨,认为都是邪教,而唯有马列毛才是终极的真理。为此,汉族人民饱受涂炭,死人无数。由此就不难理解,少数民族人民所遭受的政教合一政权涂毒更甚于汉族人民。

   各少数民族在千百年的历史进程中,形成了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宗教,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自己的习俗。为了自我保护,得以生存,通常少数民族的人民都生活在深山密林,或边远地区,很少与外界来往,过着乐天安命的日子。在文化层面上比汉人落后,但在学术界、知识界,和文明社会,是绝对不会使用“落后”这个词去形容少数民族的,而是用“后进”。

   因为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任何当代所谓的先进民族和国家,也都曾经历过后进,或者说落后的历史过程。六十年共党的宣传,永远是由于它的领导,改变了某民族、某地区的落后面貌。这虽然证明了兽性共党根本不懂文明的人性语言,但同时也直接造成了民族矛盾和地区矛盾。一种在汉人中的普遍现象,也可以证明这一点:大城市的人看不起中、小城市的人;城镇人看不起农村人;沿海地区的人看不起内地的人,南方人看不起北方人;口袋里有了几个钱的人看不起穷人;刚吃了两天饱饭的人看不起挨饿的人;汉人看不起少数民族的人 、、、、、、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