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審視越南第一共和]
悠悠南山下
·對胡錦濤訪越之評析
·胡錦濤訪越在越南人中之反響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 續 )
·對越中、越美關係之分析與評價
·處於中國戰略中的越南
·中美在越南的競爭
·中越關係破裂十八年大事記 ( 1972 – 1990 )
·越南學者楊名易談越中關係
·十九世紀清越外交關係之演變
·越美中三角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中國可怕嗎 ?
·中越美關係析評及中越兩國文化發展的比較
·越南人谈越中关系
·越中關係之敵視和友好
·對不起﹐越南並非是中國
·河內反對中國網文攻擊越南計劃
·越南與“中華世界”
·越中兩國互建信心
·六十年中國對越南的影響
·中國永遠都是對的?
·越南應該學和不學中國的甚麼
·越南努力抵制中國的擴張
·越南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
·為免受中國之危害,越南與多國交好
·越中邊界談判(1974-1978)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中國外交反攻:習近平訪越之行與其意義
·越南與中國的軟實力
·越裔教授武國促談中越關係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平吳大誥
·越南和中國的軌道
·關於越中領導人會晤評論的審查
·越中關係裡的美國角色
·金庸、馬援、二徵王、胡志明
·越軍前高官眼中的解放軍,越戰和中越衝突
·越中貿易:愈增加就愈失平衡?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毛主義對越南和越南華人的影響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前越南駐華大使談已故中共領袖鄧小平
·俄中聯盟之間的越南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中國和越南還會是「同志」嗎?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審視越南第一共和


   作者:阮進興( Nguyễn Tiến Hưng )

   
   2014年10月31日
   

   
審視越南第一共和

   圖1、1957年吳廷琰訪美在華盛頓受美國國防部次長當勞-哥利斯( Donald Quarles )歡迎
   
   
   
   會議室內的氣氛極其沉重。 會議參與者皆清晰的意識到將會發生極其激烈的討論。

   
   “ 吳廷琰先生不是一個好的解決辦法。法國和美國曾努力證明此說相反,但我們已失敗。
   趁( 美國大使 )哥林斯( Collins )外出不在, 他曾下令開槍和已取勝,可是,長久而言,此也不是有什麼好的幫助。吳廷琰的反法觀點是極端的,他不但無才,還是一個癲人( fou )。”
   
   以上是盟國外長理事會( Council of Foreign Ministers )部長亨利-拉福葉( Henri Laforet )的發言,他指責美國常常改變對吳廷琰的立場。拉福葉繼續說:“ 我們美、法雙方曾同意, 只支持吳先生一段時間至剛過去的一月份( 1955年1月 ),那時若吳仍然失敗,那麼我們就暗地裡找人取代他。 但這事並不發生。” 美國已不找它人取代吳。
   
   “ 問題是面對目前的形勢,我們須做什麼呢 ? ”,國務卿福斯特-杜勒斯 ( Foster Dulles ) 答道,“ 目前的形勢是在越南正掀起一場革命運動。”
   
   “ 什麼革命 ?” 拉福葉反駁說,“ 正是那個所謂國家革命人民委員會 ( Hội Đồng Nhan Dan Cách Mạng Quốc Gia ) 被越盟支配,因為副主席胡漢山( Hồ Hán Sơn )是越盟的一名舊軍官。”
   
   杜勒斯卻辯駁說:“ 如果您認為一個人以前曾與共產黨合作,現在仍然是共產,這點還未可足以下定論……, 因為如果這邏輯成立的話,那麼保大( Bảo Đại )也應是共產黨人的了。”
   
   此是1955年,美國國務卿對法國外長所說的一番話。
   
   見雙方爭論太緊張,英國外長哈勞-麥苗倫( Harold MacMillan )加入並提議說:“ 這樣吧,我們暫停會議,建議休息後再討論。”
   
   以上是在1955年4月29日革命委員會在( 西貢 )獨立宮開會支持吳廷琰之後,法、美、英三國同年5月7日於巴黎舉行會議中的一次對話。
   
   至此時, 吳廷琰安定西貢的局勢後,美國才決意支持吳。
   
   之前, 在吳廷琰剛返越的一刻,法國亦曾說服了美國,亦同意將吳除去。
   
   只是在這次會議前的一週, 美駐西貢大使還使用壓力,使國務卿杜勒斯對吳廷琰發了一封密電( 以下將提及 )。 法國想仍然盤據南越,但又遇到一名具有強烈國家主義意識的首相, 因此肯定會設法以任何的手段除吳,找尋一名親法的領導人代之。
   
   南越的形勢是順利的: 國家元首保大仍然在康城( Cannes ),越南軍隊仍然隸屬法蘭西聯邦內,以及軍隊總參謀長阮文興( Nguyễn Văn Hinh;1915年-2004年;前首相阮文心 { Nguyễn Văn Tam } 之子;法籍越人。同時被越、法兩國封為少將,後升中將。六十年代他在法國服役,晉升為空軍中將。譯者註 )是法國空軍的舊軍官。警察則由平川( Bình Xuyên;原為西貢附近地區一村、地名;1945年後 “ 平川 ” 指 “ 平川部隊 ” { Bộ đội Bình Xuyên },南部地區的一股政治和軍事力量。主要活動在西貢附近區域,約十年 { 1945-1955 } 之久, 至1960年才完全消失。譯者註 )掌握;就算吳廷琰首相辦公室的保安( Sûreté)力量也是由警察局派至。 如此吳廷琰正處於虎穴中了。
   
   
   法、美和吳廷琰

   
   
   在一份編號為1691/5( 1955年4月15日 )的保密文件裡寫道,美國國防部認定, 法國在越南的全部盤算,基本上存有兩個因素,那是法國定會:保持在越南長久的歷史角色; 保護法國在那裡的經濟、財務上的大型投資。
   
   由此, 國防部認為: 法國權益的問題是在那裡全部的政治演變的決定性因素。法國所盤算的行動是如何呢?
   
   以兩種方法:
   
   
審視越南第一共和

   圖2、1958年,吳廷琰總統(1901年-1963年)與菲律賓總統卡羅斯-卡斯亞(Carlos Carsia)及夫人
   
   
   設法消除吳廷琰或搞一次政變,或說服保大廢黜吳; 以及在訓練越南國家軍隊事務上不與美國合作。
   
   
   法國在巴黎和西貢 “ 遊說 ” 美國大使

   
   
   想將吳廷琰除去也並非困難,因為法國的軍事力量從北越撤回南越仍然雄厚。 只有一個阻礙,那是美國對吳之政策。
   
   然而, 那時美國對吳廷琰的支持亦未十分清晰。 由此, 法國相信自己可以對吳來個 “下馬威 ”。 最易的做法是 “ lobby ” ( 遊說 )美國駐巴黎和西貢的大使。
   
   
   在巴黎

   
   吳廷琰在七月上台執政; 八月,美國駐巴黎大使德拉斯-狄隆( Douglas Dillon )致電返華盛頓報告其本人與盟國外長理事會部長貴-拉桑布( Guy La Chambre)會談的內容。 拉桑布批評吳廷琰並指出三點。狄隆大使的報告寫道 :
   
   致國務卿先生:
   
   “ 這個週末,我與拉桑布先生有一次極其坦率的談話。 他認為越南政府的前途將附屬以下的三個因素:這個政府需要真正代表人民; 需要儘早解決土地改革的問題; 以及在幾個月內需要準備廢黜保大,成立共和體制的國家。
   
   拉桑布先生認為吳政府不( 我強調這個 “ 不 ”字 )足以有能力執行以上三項中任何之一……。”
   
   狄隆
   巴黎,1954年8月4日
   
   
審視越南第一共和

   圖3、六十年代初西貢總統府和吳廷琰照片
   
   
   狄隆還補充說:1、 對於第一點: 拉桑布先生提醒美國,據獲悉的訊息所知,吳廷琰將不可能代表人民,因為他並不獲得南越各派的支持和合作;2、 對於第二和第三點: “ 因吳出身自官僚家庭,所以他將反對土地改革,包括廢黜保大。”
   
   由此, 拉桑布建議“ 為了有機會使全國總選舉獲勝, 那麼就需要有一個新政府。” 此是美國 “ 對症下藥 ” 的建議,因為美國正顧慮根據1954年日內瓦協定( 1956年 )南北越將舉辦總選舉。拉桑布先生推舉由阮文心擔任首相。
   
   
   在西貢

   
   8月26日, 美國大使當勞-希夫( Donald Heath )獲一位名喚扎克-拉法爾-雷格( Jacques Raphael-Leygues ) 的法國大富豪邀請在其府上進餐。 抵步後他才知原來那是一次政治會議。
   
   宴會參與者,有外長阮文興, 南越各教派力量的領袖以及一些法國官員。 在宴中,每人皆指責吳廷琰無能無才,卻又不願與各教派調停。
   
   有一人曾對希夫大使直言說:“ 如果我們促使改變吳廷琰政府,那麼您同意嗎?”。 翌日,希夫馬上向華盛頓致電函:“ 我們需要關注局勢,尋找另一名領導人。”
   
   
   總參謀長公開反對首相

   
   
   八月的形勢如此,至九月, “ 幾乎每日都有傳出政變的消息。”
   
   美國CIA情報局連續不斷放出訊息:在越南,人們輿論:法國人正站在推翻吳廷琰的陰謀後面。
   
   阮文興少將公開宣布反吳廷琰首相, 而且還誇口說: “ 我只需要將電話筒一提起,就可以將吳除去。”
   
   獲此聞,9月11日,吳廷琰對阮文興作出決定: 指示阮“ 去休息並作研究 ”六個星期,並必須在24小時內行動。
   
   儘管收下命令,阮文興並不執行;“ 他身穿恤衫,騎上摩托車,心情平靜,昂然來回飛馳在西貢的街道上。”
   
   一週後, 他宣布關於自己不執行吳之命令的事並說曾向國家元首保大致電函要求干涉。
   
   同一日,吳廷琰宣布阮文興叛變。 阮文興則動用裝甲車保衛其住所,同時也派出一隊武裝力量包圍獨立宮。 繼之的六週裡,形勢進入僵局。
   
   9月20日,吳廷琰政府的內閣有至少15名部長先後辭職。 阮文興的軍隊也在候命,隨時開火進攻。
   
   面對吳廷琰的強硬態度,美國外交部發送了一封電文,指示希夫大使和奧丹尼( O’Daniel )將軍必須( 對法國和阮文興 )“ 絕不含糊的表示,美國將不預計或展望對越南軍隊提供長期的援助,若果對總參謀長和其他高級軍官的忠誠還有一點的存疑。”
   
   1954年11月13日,阮文興離開南越( 前往法國。譯者註 )。
   
   
   美國大使:“ 只再支持吳廷琰數週而已 ”

   
   
   但是,事情並未完結。 阮文興11月出走後,12月份,艾森豪威爾總統推舉約瑟-羅頓-哥林斯( Joseph Lawton Collins; 二次大戰的名將 )擔任駐越大使。
   
   剛到西貢上任,哥林斯便獲法軍司令保爾-艾利( Paul ély )說服反吳。 哥林斯在二次大戰中曾是艾利的戰友。
   
   
審視越南第一共和

   圖4、艾森豪威爾總統推舉名將哥林斯擔任駐南越大使
   
   
   現時這兩位將軍又在南越戰場上會面。 1954年12月6日, 哥林斯向華盛頓發回一封編號為 “ 西貢2103 ” 的電文,其中表述 “ 本人對這裡黯淡的現狀感到灰心 ”。他認為,“ 吳廷琰的能力很弱 ” 和建議 “ 美國只須支持他數週而已, 之後形勢若無改進, 美國應採取其他的辦法。”
   
   在建議中,他提出排除吳出局的五部曲。
   
   1955年4月9日, 哥林斯先生向國務卿杜勒斯致送了一封長電文,建議解決西貢危機的全部問題。
   
   建議:第一、籌備吳廷琰 “ 辭職 ” 之事;第二、判斷辭職後果。現簡述如下:
   
   
   4448號秘密電函

   
   
   1955年4月9日
   ……
   
   第一、籌備吳廷琰辭職的五個步驟:
   
   解決從平川手中撤走警察和保安力量的問題,或由吳廷琰簽署一份議定書,然後再獲保大、法、美支持;或給 “ 七遠 ”( Bảy Viễn, 即黎文遠 { Lê Văn Viễn }, 1904年-1970年;潮州籍華裔,四十年代南越匪幫首領,後參加抗法力量,加入保大政府,成為平川首領,後被吳廷琰平叛消滅。譯者註 )先生一個機會,由他本人( 指吳。譯者註 )自願提出辭職。
   
   第二、 說服吳廷琰辭職,若不肯,就要求保大廢除他;找尋另一人取代吳擔任首相,然後保大召喚此人 ( 指新首相。譯者註 )赴巴黎商討。
   
   此人返回西貢,將與各派磋商,成立新政府;使各派與新政府達成解決各問題的共識;最終,勸諭各派接納上述的解決方法。
   
   ( 在此文,筆者不撰寫第二部分:“ 判斷辭職後果 ”的內容 )
   
   建議發出後,哥林斯先生上路飛返華盛頓,直接說服艾森豪威爾總統和杜勒斯國務卿將吳廷琰排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