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刘逸明文集
·中国泛蓝联盟开创追求民主新纪元
·中共会主动放弃一党独裁吗?
·记者,一个危险的职业
·富士康公司与中共“友情”互动
·江泽民果真信佛?
·维权勇士杨在新让当局心惊胆战
·金正日多行不义将自毙
·骚乱是迫不得已的民意表达
·孙不二戳穿中国基层选举的婊子牌坊
·郭飞雄逃不出中共的魔掌
·明天你是否依然恐惧?
·中国官员为何热爱贪腐和崇尚暴力?----也谈中国官场是个大染缸
·泰国政变牵动中国神经?
·打倒陈良宇,胡锦涛一石二鸟
·陈良宇翻身落马,上海帮无力回天
·胡锦涛翻江倒海,上海帮日暮途穷
·胡哥出手,黄菊能否全身而退?
·余杰遭遇政治寒流
·贪财好色的中国官员
·制度打出的腐败无底洞
·中国官场已经人心惶惶?
·中共养虎遗患 朝鲜我行我素
·良知与精神铸就的不朽丰碑----沉痛哀悼林牧先生
·反腐风暴席卷腐败特区
·录像是掀翻贪官的最有力工具
·文字狱死灰复燃
·腐败不除,骚乱不止
·鲜血成就的GDP
·中国还有多少个陈良宇?
·上海帮落难,曾庆红独善其身
·无奈的民工,无耻的媒体
·官权泛滥催生警民冲突
·中国作协-中共的文化附庸与装饰
·党魁更迭拒绝民主,权力斗争此起彼伏
·步出没有围墙的大监狱----抗议北京警方对任畹町先生的软禁
·判高智晟缓刑的险恶用心
·在文字中找回自己的尊严
·因言治罪的若干潜因素
·阳光下的血腥----强烈抗议山东沂南警察的野蛮暴行
·力虹的良知和勇气
·中国需要更多的章诒和
·上海警察的流氓特色
·文人,请挺起你的脊梁
·温家宝,你打算沉默到何时?
·独立中文笔会成中共眼中钉
·卫生部是阻挠高耀洁赴美的罪魁祸首
·丁亥年怎么成了“金猪”年?
·张德江引领广东官场走向黑社会化
·助纣为虐让雅虎臭名昭著
·中国社会的警民冲突难以遏止
·信访制度是最大的骗局
·文字狱继续招贤纳士
·谁还敢做严正学的律师?
·山雨欲来,泛蓝联盟何去何从?
·“围剿”中共的“走狗”马力
·极权统治下的信访制度保护不了民众的合法权益
·中国依然还是奴隶社会
·该死的何止郑筱萸一个?
·从贪财好色到杀人不眨眼
·是什么导致传销在中国阴魂不散?
·前赴后继的中国官场强奸犯
·以言治罪创造不了“和谐奥运”
·浙江已经成为侵犯人权重灾区
·不要脸的中央电视台
·这样的昏官早就该下台
·子弹阻挡不了缅甸的民主进程
·暴行扼杀不了维权律师的良知和勇气
·十七大与民主中国依然距离遥远
·草木皆兵下的中共十七大
·冬天似乎就要来了
·不轻弹的男儿泪
·别在伤口撒盐----从“六四”大屠杀到包遵信先生逝世
·一个人的日子
·中国官员为何这样好色?
·忘不了的一个人
·汪兆钧不是中国政治的风向标
·经济学者,你们该为谁说话?
·怀念不屈的勇士郭飞雄
·怀念牛
·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
·再谈中国教师群体的堕落
·爱情真的绝种了?
·以言治罪再现极权统治的虚弱
·看到的是美丽,想到的却是悲伤
·中国官员的八大丑态
·应该让“炮轰”成为时尚
·让人失望的“好总理”温家宝
·毛泽东孙子为“两会”争光
·奴工事件为何层出不穷?
·央视,你为何这样无耻?
·谁更喜欢将奥运政治化?
·一厢情愿的“爱国”热情
·汶川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
·地震灾区的豆腐渣工程是一面镜子
·评李小鹏空降山西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耻面孔
·“官逼民反”的真实原因在于现行政治制度
·成都市政府大拍卖
·华国锋的无能注定他只能选择沉默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应该被“问责”的不仅仅是孟学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十八年前,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蒙古族青年呼格吉勒图被以杀人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虽然九年后真凶落网,但呼格吉勒图案的重审却再拖了九年之久。最近内蒙高院宣布将会复查该案,此事因此被海内外舆论广为关注。
   
   冤假错案在中国可以说并不鲜见,尤其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隔三差五的严打运动,导致不计其数的无辜民众蒙冤受屈甚至生命终结。冤假错案的受害者如果没有被判处死刑,尚有沉冤得雪重见天日的可能,一旦被执行死刑,即使有朝一日真相大白,也只能是令人扼腕长叹。
   
   呼格吉勒图作为一位公民,在公共厕所内发现女尸后,有义务向警方报案,然而,他的报案举动非但没有受到警方的褒奖,反而让自己陷入到了万劫不复的深渊。警方在他报案后,将他视为犯罪嫌疑人进行拘留和审讯,最终,他被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死刑的那一年才刚刚18岁,从他的遗照看,目光和善,脸上似乎带着委屈。如此年轻的生命,就因为与一具女尸的邂逅,被司法机关关进大牢,继而处以极刑,这原本是电视剧和小说当中才有的故事,没想到,它却在现实生活中发生了,且不说呼格吉勒图的父母亲人,即使是素不相识的有良知者,都会感到痛心疾首。
   
   从这些年已经被曝光以的及我们身边的情况看,在偌大一个中国,诸如呼格吉勒图这样被冤枉致死的类似案例并不在少数。笔者的父亲曾经在上访途中,就曾碰到过一位叫做赵克凤的女士,他的儿子也是被冤成“杀人犯”,所幸的是没有被处死,而是至今系狱,虽然真凶出现,但司法机关并不愿意重审案件。
   
   在呼格吉勒图案进入公众视野之前,比较有影响力的冤假错案,如佘祥林案、赵作海案、聂树彬案,都曾引发外界和民间的高度关注和热议。其中,聂树彬案和呼格吉勒图案最有可比性,因为聂树彬也因为被冤枉成杀人凶手而被处死,并且在真凶落网过后,该案都一直未能翻覆。聂树彬案在官方那里显然已经得不到真相,真相只留存于公众心中。
   
   冤假错案古往今来都有,有时候,司法机关不小心冤枉了无辜者或许存在客观因素,但是,有些冤案却是完全不应该发生的,最后之所以发生了,不是因为办案者眼拙,而是因为急功近利、丧尽天良。无一例外,只要是凶杀类的冤案,都存在酷刑逼供和屈打成招的审讯花絮。
   
   对于一般人来说,生命是最宝贵的东西,在被以凶杀嫌疑人身份关进看守所之后,如果案件与自己没有丝毫的关系,谁都不可能主动去“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即使遭受警方的严刑拷打,也不会迅速“承认”,最终“承认”了,都是因为感觉到生不如死。
   
   在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死刑九年过后的2005年,内蒙古破获了一起系列强奸杀人案,凶手赵志红被捕之后供认当年公共厕所女尸案系其所为,其交代的所有犯罪细节都和案件吻合。然而,对已经被执行死刑的呼格吉勒图案件的复核,却一直拖了九年没有下文。
   
   11月4日,新华社报道称,内蒙古高院院长胡毅峰表示,该院对呼格吉勒图的案子“正在依法按程序复查中”。对疑案进行重新复查,这无疑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从聂树彬案在去年复查过后仍然被维持原有状态的情况看,理智的关注者绝不敢对内蒙古高院的复查行动有太高的期待。
   
   一起尘封的冤案,为何在十八年之后又被重新翻了出来?千万别以为这是司法机关在良心发现主动纠错,而是舆论的压力和政治形势双重作用的结果。据悉,新华社内蒙分社的一名记者,就该案写过五份内参,使得该案在在特殊群体当中有很大影响。新华社的报道称,该案有赵志红言之凿凿的有罪供述和现场指认,有多名记者和公安部专家多年来的真心投入,属于明显的疑案,要求当地司法机关必须给一个说法。
   
   众所周知,在刚刚闭幕不久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上,依法治国是主题,在这种政治背景下,面对新华社的逼问,内蒙古高院不可能还敢无动于衷,对呼格吉勒图案进行回应和复查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过,有消息称,制造呼格吉勒图案的执法人员已经升官,即使该案得到复查,前景仍然不容乐观。
   
   呼格吉勒图案是冤案,办案人员在事发当时就应该了然于心,只是为了升官发财,才昧着良心将呼格吉勒图冤枉致死。即使真凶赵志红在九年之后落网,司法机关仍然不愿意主动纠正错误。当然,说是错误其实并不完全准确,准确地说,故意将无辜者冤枉致死是严重的犯罪行为。
   
   要办完一起凶杀案件,需要公检法以及政法委的参与,可想而知,参与办理呼格吉勒图案的执法人员绝不是一个两个人,而是一群人。如果是个别执法人员眼拙,看不出呼格吉勒图与女尸案原本无涉还可以理解,但是,一群人都看不出该案的破绽实在是说不过去,只能说这群人都丧尽天良,至少也是麻木不仁。
   
   现代国家的治理模式是三权分立,然而,在中国,虽然法律法规多如牛毛,但是,官权不是来自于民众的选票,使得以权代法的事情时有发生,一些案件,只要有僭越法律的权力在其中作祟,结果就会与应有的结果大相径庭。呼格吉勒图最终被冤死,需要拷问的除了办案者的良心之外,无疑还有司法制度。
   
   好的制度让坏人不敢作恶,坏的制度让好人变成坏人。呼格吉勒图案是一面镜子,既照出了办案者无法无天、利欲熏心的丑恶嘴脸,也彰显出中国司法制度乃至政治制度的弊端重重。如今,政法委书记不再兼任公安局长,而“依法治国”也被高层确定为今后的执政方向。可是,在一党专制、党大于法的政治体制下,要想彻底消除冤假错案恐怕比登天还难。
   
   呼格吉勒图案也许能在不久以后被法院重新定性,但是,如果不追究涉案的办案者的法律责任,即使有再多的冤案得雪,也不能阻止类似的冤案在今后再次发生。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中国当前的司法制度需要脱胎换骨,而政治体制改革也丝毫不应该怠慢,否则,“依法治国”只能是口号,法治国家也只能是遥不可及的一场梦。
   
   2014年11月5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4/1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