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 脱离恐惧的人是幸福的]
罗列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转载胡平何清涟傅国涌关于米奇尼克的文章
· 帘卷西风[176——18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脱离恐惧的人是幸福的

    ——看电影《最后的舞者》有感

罗列

    这部电影我以前听说过,大概是在三年以前,当时是从海外媒体——我才第一次知道李存信的名字,这个1961年出生于青岛郊区的男孩,由于一个极偶然的机会,被选中进入毛的夫人江青的舞蹈学校,1979年和1981年两次去了美国进修,在第二次居美到期的最后一个月,他与一个美国女孩闪电结婚,自愿滞美不归,引起中美外交纠纷,这事甚至惊动了当时美国副总统布什和中国的邓小平。“你从今将孤身一人在海外,失去祖国和人民。”当他最终决定留在美国时,那位一丝不苟的领事这样告诉他。

    当然李因跳芭蕾舞蜚声海外,他成为成功人士后而又没涉及中国的民主人权等政治问题,中国政府权衡利弊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允许他的父母到美国探望,以后移居澳洲后他又随澳总理访华。

    电影中充斥的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镜头,中国农村的贫困真令人触目惊心。正如电影中男主人到美国后对他的指导教练本所说,“我的父母辛辛苦苦劳动一年还挣不到50美元,你一下子就花500美元——”虽然官方对西方人民生活刻意的摸黑与丑化,都挡不住主人公设身处地的观察体验和思考,这或许缘于他的父亲给他小时讲的井底之蛙的故事的启迪,谎言就像冰拿到暖阳下一样,它必然会被真相击穿。那么这部电影是否揭示了这样一个道理——“人民最终会在谎言中觉醒,不会永远被谎言欺骗”——不也可以吗?反过来想,这部电影的导演和主要演员都是外国人,他们不会专门占在中国人的角度思维的,这电影的主要意图是励志,而不是用来和平演变的,虽然我对和平演变毫无恶感!

    不容质疑,现在的时代较之于毛时代是开放、包容的多了,但也不能否认,现在的官方仍有谎言存在。再过几十年,看何清涟、廖亦武、余杰等人的陆续被迫去国,人们未必不如我们看待李存信、胡娜等人“叛国”那样荒诞,——类似这样的难堪的一幕,几乎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有过,相信中国也不会例外,这就是历史的宿命。现在大批的中国的富人和穷人,都想方设法移民海外,去欧美和澳洲,则从另一个角度反应了清醒的或愿意追求美好生活的人们,对目前中国生活的不满和对政府的不是太相信,至于李存信本人也怀疑在澳大利亚根据他自身的经历拍出的电影能否允许在大陆演出,也是基于他对中国政府习惯性的反应,因为他自己未必不知道,他的成功如果不使大陆政府放低身态,在国际上将会对中国声誉产生更负面的影响,要知道中国政府一向看重自己的面子,搞统一战线,他们是行家里手。

    在这里,给所有逃离故国过上自由率真脱离恐惧的人以真诚的祝福!要知道,许多人虽然生在中国,但他们精神上的祖国并不在这里!

    ——2014年11月29日

(2014/1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