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姜维平文集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姜维平
   
   人和人之间能否有直接的接触,在什么地点,在什么时间,需要一个难得的缘分,假如有这个机会,第一印象就非常重要,我过去在东北做记者时,与许多香港人打过交道,有的印象深些,有些浅些,由于种种原因,有的见面之后很快忘了,有的时过境迁,多年却记忆犹新,对梁振英来说,他可能早就把我丢掉脑后了,但我依然记得他,我有幸在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与其在大连有过一次面对面的接触,总的来说,我不怎么喜欢他,象他这样的人当香港的特首,最起码不是太好的人选。


   
   薄熙来瞧不起梁振英?
   
   由于时间过去的太久,我不能精确地讲是哪一年的事,可能是1998年初,当时我是香港《文汇报》的记者,他是香港著名的梁振英测量行的老板,有一次,大连市政府新闻办的朋友通知我,为了推动大连的城建和房地产开发事业,薄熙来以市政府的名义,邀请了一大批香港及海外的商人到大连参加招商会,要搞一系列的新闻发布会,我是采访单位里最主要的一家媒体记者,因为梁和一大批人的公司在香港,他们最重视港媒,而这次活动的参与者里,其中有许多亿万富豪,有的知名度非常高,比如,郭鹤年,有的则比较低调,象梁振英这样的算一般化,他虽然在贵宾的名单里,但薄熙来没把他当盘菜,所以,日理万机,雄心勃勃,整天日程排满的薄市长,压根就没想见梁,当然,那时,谁也不知道他后来还能当特首,假如薄预知了,一定会待为上宾的,然而,正忙于大连城建伟业,为自己争当市委书记做准备的薄熙来,把接见梁的任务交给了副市长刘长德。他当时主管城建开发。
   
   在这之前,大连当地媒体的记者去过香港的不多,对梁没有任何印象,更不知道测量行是个什么东西,我有所不同,经常往来东北与香港之间,结交了形形色色的人,知道梁的生意与城建和地产业有关,在港知名度不低,港人提起他就想起他风生水起的事业,显然,他比较有钱,也公关能力较强,而且,人的外在形象非常重要,由于港人一般个头矮小,瘦弱,象他那样算是身材魁梧的大汉了,何况他有一张英俊的帅哥的白脸,总带着讨好的笑容,过去是在报纸上,电视上,如今则要在实际生活中与其访谈,我有一点新奇,然而,与薄熙来不同,他想找到钱,我想找到新闻,而梁振英呢,他究竟想得到什么,只有他自己最知道。
   
   我记得,梁振英手下的人有十几个,只要是男的,如同他一样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讲着难懂的广东话,闪动着商人才有的精明而狡猾的眼睛,从市政府有关人士转来的文字材料看,他们非常重视与大连的交往,行前做了充分的准备,印制了精美的样本,册页,对测量行的情况进行了渲染和推介,尽管一行人轰轰烈烈的,但他没被薄熙来列在与其同时出席的重要宴会上,一切都是自便,梁在富丽华住宿和用餐,与下榻棒槌岛国宾馆的薄熙来及富豪,不是一个档次,这一较低的规格,对薄习以为常,他总是忙得一塌糊涂,既使是在县委书记的位置上,他也做着国家元首的梦,总是一付总理的排场,而梁振英则不同,他那时也不知道自己能当香港特首,只想多赚钱,把测量行生意搞得红火。所以,对谁都笑眯眯地眨巴着眼,象黄鸿年一样,梁也是到大连淘金的,并且心情十分急切,因此,才对薄熙来没见他而感到遗憾,这至少显示,在瓜分大连这块经济的“蛋糕”时,薄熙来做为操刀手,没把他放在首席,机会也就少些。记得他委托手下的人找薄熙来的助手,说是想见薄,那怕只给十分钟,但薄没见。
   
   记者会不守信,迟到45分钟
   
   当时驻大连有数十家媒体记者,比较大的有新华社,《人民日报》和中央台,除此之外,就是我领衔的香港《文汇报》驻东北办了,而内地记者与港媒不同,港媒记者参加记者会一般没有饭局,而内地不仅有宴席伺候,有时还有礼品赠送,由于新闻体制不同,内地记者与港比较,向来自以为了不起,所以,对采访对象的要求比较高,也比较挑剔,比如,象梁振英这样的商人,从香港到大连,是在富丽华大酒店开会,必得入乡随俗,既然是他邀请记者的,就应当信守承诺,记得时间是上午9点半,记者们都准时到了,把一个较大的会议厅挤得满满的,别以为小城市人“土”气,记者孤陋寡闻,那就错了,由于薄熙来经营多年,世界各地的名人大都来过,故记者们见多识广,变得油猾了,象霍英东,郭鹤年,郑家纯等人都见过,何况梁振英呢,没见过他们,也不怎么把港商当回事,也就是说,记者们认为,你测量行想出名,在大连想分一杯羹,必得求记者,而老记们供职的官媒是独家经营的,不象香港,谁有钱都可以办报。
   
   偏偏那天,梁振英不知什么原因,姗姗来迟,众人等了很久,直到10点多了,他才满头大汗的赶来,行色匆匆的,而且,也没道歉,笑眯眯的,不觉得惭愧,一讲话是娘娘腔,底气不足的,还有点不着边际,讲了大连的城建和自己的测量行,原来,大连的一些地皮向海外尤其是香港招商,需要他这样的公司做中英文对照的招标书等文件,还要起中介作用,其细节当然不能披露,不过似乎表明他与大连做的生意不小,他与主管城建开发的副市长,外经委,土地局,开发办的官员都比较熟悉,所以,薄熙来如果私下发话给他利益,下面的马屁精也照办,因此,有一位老记告诉我,别看“薄三”没亲自接见,说不定叫谷开来暗度陈仓呢,谷有大名鼎鼎的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与他连手也可能。但这都是传言,当时印象最深的就是他迟到了,给记者的第一印象是不信守时间,其它的承诺可想而知。
   
   所以,我没写什么大块的文章,尽管他与《文汇报》关系不浅,这不是迟到的原因,而是他属于经纪,对大连没什么大的实质性的贡献,也不好写什么,在发了简讯之后,联系就中断了,记得我在会场还与他交换了名片,他给了一本漂亮的画册,梁是美男子,不仅眉清目秀,而且神态优雅,腰背笔直,是处理公关的高手,但这样的人却迟到令我不可思议,我印象里如同他这样的商人是极其少见的,我与在大连有投资的亿万富豪郭鹤年,霍英东,汤恩佳,梁洁华等都有过接触,他们都非常守信守时,而相比较,梁振英真的是太“小商人”,太小家子气,也欺生。他给大连新闻界的印象仅此一次,就砸了锅。
   
   商人当特首的利弊,梁是弊多利少
   
   对香港人来说,当然是希望能一人一票地选出自己喜欢的领导人,这是顺应民主化的世界潮流,也是满足民意民心,杜绝专权和滥权;而大陆北京的官方总怕他们任命的人之外,会出现不听话的特首,张德江利用人大决议设限,只在小圈子里近亲繁殖,所以,民众与中南海有些距离,沟通不好,僵持不下,就出现了眼下的“占中事件”,虽然我向来不赞成学生用违法的方式占领公众用地,逼迫梁振英让步,闹得香港失去正常的有序生活,但我认为,首先全国人大的主持者应当检讨以前的特首用人标准,即,未必使用商人治港,这就是我至今要回忆梁给我第一印象的原因。
   
   毫无疑问,香港类似李嘉诚,霍英东之流的商人,在香港的巨大的影响力,是民众公认的,董建华做为第一任特首,就比较不错,所以,给中央政府的传统印象是,商人治港比较好,比较了解商人,精通香港的地方经济,当然,就廉洁这一点来说,很富有的商人不至于贪腐,但梁振英上任前,并非自己企业生意兴隆之时,他后来收购戴德梁行就不太成功,这方面的故事,因为个人那些年坐牢后与世隔绝,不如读者们知情,就略过不谈,但近期,澳洲媒体Fairfax Media的调查报道说,梁振英涉嫌收受一家澳洲企业近5,000万港元的“秘密费用”,作为梁振英支持其亚洲业务发展之用。该报道还指出,双方于2011年12月2日签订一份秘密合约时,梁振英尚未当选香港特首。涉嫌向梁支付款项的澳洲企业名为UGL,为一家污水处理及电力输送的工程公司,该公司同意向梁振英支付400万英镑(约4,988万港元)。有关款项于2012及2013年分两期支付,而当时梁振英已当选为本港特首。对此,我姑且听之,但因个人印象的启发,我想梁有犯错的可能性。
   
   由上所述,他在90年代后期,专门带领一批人马,兴师动众地去大连淘金,而且那里当时是薄熙来,谷开来夫妇贪污受贿的重灾区,梁振英测量行与大连做了哪些生意,有无违规之处,赚了多少钱,是否对官员有回扣行贿,他及手下的人与大连,特别是与副市长,局长级的官员是如何运作的,至今还是一个秘密,国家有关部门应当查清,听说薄王倒台后,曾查出一些有关副市长刘长德及家人谋取私利的问题,不知是否牵扯香港一些商人?象梁振英这样的当时急于发财的人改任政府官员,虽然宣布退出了商场,但毕竟在一个人头熟悉的蛋丸之地转身,可能谈不上“华丽”,这易于埋下官商勾结的定时炸弹。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由记者会的不守信看,他不太合适做特首人选,而之所以错位用人与政治体制有关,不能通过民主化的一人一票的海选产生领导人,是香港社会的弊端,由于香港历来有司法独立和新闻自由,可以有效地制约权力,所以,中南海没必要担心民选的香港特首另搞一套,在2017年未到之前,就给港人选举设置一些条件,一定会被香港人所拒,这是不明智的,是火上浇油的,实际上,也许这次“占中事件”突发确与海外一些组织有关,但总体上看,还是专制政体的恐惧所致,中南海担心香港成为民主运动的楷模,进而影响内地的政治生态,总想找一个自己满意,便于指挥的特首,做梁式魁儡,使港人失望而激愤,而不守信而无能的梁振英的一系列决策,又加剧了社会矛盾的引爆,所以,笔者建议,要改变“商人治港”的陋习,把选票放回人民的手中,让他们决定自己的事。
   
   2014年10月8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香港《前哨》杂志2014年11期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1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