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姜维平
   
   人和人之间能否有直接的接触,在什么地点,在什么时间,需要一个难得的缘分,假如有这个机会,第一印象就非常重要,我过去在东北做记者时,与许多香港人打过交道,有的印象深些,有些浅些,由于种种原因,有的见面之后很快忘了,有的时过境迁,多年却记忆犹新,对梁振英来说,他可能早就把我丢掉脑后了,但我依然记得他,我有幸在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与其在大连有过一次面对面的接触,总的来说,我不怎么喜欢他,象他这样的人当香港的特首,最起码不是太好的人选。


   
   薄熙来瞧不起梁振英?
   
   由于时间过去的太久,我不能精确地讲是哪一年的事,可能是1998年初,当时我是香港《文汇报》的记者,他是香港著名的梁振英测量行的老板,有一次,大连市政府新闻办的朋友通知我,为了推动大连的城建和房地产开发事业,薄熙来以市政府的名义,邀请了一大批香港及海外的商人到大连参加招商会,要搞一系列的新闻发布会,我是采访单位里最主要的一家媒体记者,因为梁和一大批人的公司在香港,他们最重视港媒,而这次活动的参与者里,其中有许多亿万富豪,有的知名度非常高,比如,郭鹤年,有的则比较低调,象梁振英这样的算一般化,他虽然在贵宾的名单里,但薄熙来没把他当盘菜,所以,日理万机,雄心勃勃,整天日程排满的薄市长,压根就没想见梁,当然,那时,谁也不知道他后来还能当特首,假如薄预知了,一定会待为上宾的,然而,正忙于大连城建伟业,为自己争当市委书记做准备的薄熙来,把接见梁的任务交给了副市长刘长德。他当时主管城建开发。
   
   在这之前,大连当地媒体的记者去过香港的不多,对梁没有任何印象,更不知道测量行是个什么东西,我有所不同,经常往来东北与香港之间,结交了形形色色的人,知道梁的生意与城建和地产业有关,在港知名度不低,港人提起他就想起他风生水起的事业,显然,他比较有钱,也公关能力较强,而且,人的外在形象非常重要,由于港人一般个头矮小,瘦弱,象他那样算是身材魁梧的大汉了,何况他有一张英俊的帅哥的白脸,总带着讨好的笑容,过去是在报纸上,电视上,如今则要在实际生活中与其访谈,我有一点新奇,然而,与薄熙来不同,他想找到钱,我想找到新闻,而梁振英呢,他究竟想得到什么,只有他自己最知道。
   
   我记得,梁振英手下的人有十几个,只要是男的,如同他一样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讲着难懂的广东话,闪动着商人才有的精明而狡猾的眼睛,从市政府有关人士转来的文字材料看,他们非常重视与大连的交往,行前做了充分的准备,印制了精美的样本,册页,对测量行的情况进行了渲染和推介,尽管一行人轰轰烈烈的,但他没被薄熙来列在与其同时出席的重要宴会上,一切都是自便,梁在富丽华住宿和用餐,与下榻棒槌岛国宾馆的薄熙来及富豪,不是一个档次,这一较低的规格,对薄习以为常,他总是忙得一塌糊涂,既使是在县委书记的位置上,他也做着国家元首的梦,总是一付总理的排场,而梁振英则不同,他那时也不知道自己能当香港特首,只想多赚钱,把测量行生意搞得红火。所以,对谁都笑眯眯地眨巴着眼,象黄鸿年一样,梁也是到大连淘金的,并且心情十分急切,因此,才对薄熙来没见他而感到遗憾,这至少显示,在瓜分大连这块经济的“蛋糕”时,薄熙来做为操刀手,没把他放在首席,机会也就少些。记得他委托手下的人找薄熙来的助手,说是想见薄,那怕只给十分钟,但薄没见。
   
   记者会不守信,迟到45分钟
   
   当时驻大连有数十家媒体记者,比较大的有新华社,《人民日报》和中央台,除此之外,就是我领衔的香港《文汇报》驻东北办了,而内地记者与港媒不同,港媒记者参加记者会一般没有饭局,而内地不仅有宴席伺候,有时还有礼品赠送,由于新闻体制不同,内地记者与港比较,向来自以为了不起,所以,对采访对象的要求比较高,也比较挑剔,比如,象梁振英这样的商人,从香港到大连,是在富丽华大酒店开会,必得入乡随俗,既然是他邀请记者的,就应当信守承诺,记得时间是上午9点半,记者们都准时到了,把一个较大的会议厅挤得满满的,别以为小城市人“土”气,记者孤陋寡闻,那就错了,由于薄熙来经营多年,世界各地的名人大都来过,故记者们见多识广,变得油猾了,象霍英东,郭鹤年,郑家纯等人都见过,何况梁振英呢,没见过他们,也不怎么把港商当回事,也就是说,记者们认为,你测量行想出名,在大连想分一杯羹,必得求记者,而老记们供职的官媒是独家经营的,不象香港,谁有钱都可以办报。
   
   偏偏那天,梁振英不知什么原因,姗姗来迟,众人等了很久,直到10点多了,他才满头大汗的赶来,行色匆匆的,而且,也没道歉,笑眯眯的,不觉得惭愧,一讲话是娘娘腔,底气不足的,还有点不着边际,讲了大连的城建和自己的测量行,原来,大连的一些地皮向海外尤其是香港招商,需要他这样的公司做中英文对照的招标书等文件,还要起中介作用,其细节当然不能披露,不过似乎表明他与大连做的生意不小,他与主管城建开发的副市长,外经委,土地局,开发办的官员都比较熟悉,所以,薄熙来如果私下发话给他利益,下面的马屁精也照办,因此,有一位老记告诉我,别看“薄三”没亲自接见,说不定叫谷开来暗度陈仓呢,谷有大名鼎鼎的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与他连手也可能。但这都是传言,当时印象最深的就是他迟到了,给记者的第一印象是不信守时间,其它的承诺可想而知。
   
   所以,我没写什么大块的文章,尽管他与《文汇报》关系不浅,这不是迟到的原因,而是他属于经纪,对大连没什么大的实质性的贡献,也不好写什么,在发了简讯之后,联系就中断了,记得我在会场还与他交换了名片,他给了一本漂亮的画册,梁是美男子,不仅眉清目秀,而且神态优雅,腰背笔直,是处理公关的高手,但这样的人却迟到令我不可思议,我印象里如同他这样的商人是极其少见的,我与在大连有投资的亿万富豪郭鹤年,霍英东,汤恩佳,梁洁华等都有过接触,他们都非常守信守时,而相比较,梁振英真的是太“小商人”,太小家子气,也欺生。他给大连新闻界的印象仅此一次,就砸了锅。
   
   商人当特首的利弊,梁是弊多利少
   
   对香港人来说,当然是希望能一人一票地选出自己喜欢的领导人,这是顺应民主化的世界潮流,也是满足民意民心,杜绝专权和滥权;而大陆北京的官方总怕他们任命的人之外,会出现不听话的特首,张德江利用人大决议设限,只在小圈子里近亲繁殖,所以,民众与中南海有些距离,沟通不好,僵持不下,就出现了眼下的“占中事件”,虽然我向来不赞成学生用违法的方式占领公众用地,逼迫梁振英让步,闹得香港失去正常的有序生活,但我认为,首先全国人大的主持者应当检讨以前的特首用人标准,即,未必使用商人治港,这就是我至今要回忆梁给我第一印象的原因。
   
   毫无疑问,香港类似李嘉诚,霍英东之流的商人,在香港的巨大的影响力,是民众公认的,董建华做为第一任特首,就比较不错,所以,给中央政府的传统印象是,商人治港比较好,比较了解商人,精通香港的地方经济,当然,就廉洁这一点来说,很富有的商人不至于贪腐,但梁振英上任前,并非自己企业生意兴隆之时,他后来收购戴德梁行就不太成功,这方面的故事,因为个人那些年坐牢后与世隔绝,不如读者们知情,就略过不谈,但近期,澳洲媒体Fairfax Media的调查报道说,梁振英涉嫌收受一家澳洲企业近5,000万港元的“秘密费用”,作为梁振英支持其亚洲业务发展之用。该报道还指出,双方于2011年12月2日签订一份秘密合约时,梁振英尚未当选香港特首。涉嫌向梁支付款项的澳洲企业名为UGL,为一家污水处理及电力输送的工程公司,该公司同意向梁振英支付400万英镑(约4,988万港元)。有关款项于2012及2013年分两期支付,而当时梁振英已当选为本港特首。对此,我姑且听之,但因个人印象的启发,我想梁有犯错的可能性。
   
   由上所述,他在90年代后期,专门带领一批人马,兴师动众地去大连淘金,而且那里当时是薄熙来,谷开来夫妇贪污受贿的重灾区,梁振英测量行与大连做了哪些生意,有无违规之处,赚了多少钱,是否对官员有回扣行贿,他及手下的人与大连,特别是与副市长,局长级的官员是如何运作的,至今还是一个秘密,国家有关部门应当查清,听说薄王倒台后,曾查出一些有关副市长刘长德及家人谋取私利的问题,不知是否牵扯香港一些商人?象梁振英这样的当时急于发财的人改任政府官员,虽然宣布退出了商场,但毕竟在一个人头熟悉的蛋丸之地转身,可能谈不上“华丽”,这易于埋下官商勾结的定时炸弹。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由记者会的不守信看,他不太合适做特首人选,而之所以错位用人与政治体制有关,不能通过民主化的一人一票的海选产生领导人,是香港社会的弊端,由于香港历来有司法独立和新闻自由,可以有效地制约权力,所以,中南海没必要担心民选的香港特首另搞一套,在2017年未到之前,就给港人选举设置一些条件,一定会被香港人所拒,这是不明智的,是火上浇油的,实际上,也许这次“占中事件”突发确与海外一些组织有关,但总体上看,还是专制政体的恐惧所致,中南海担心香港成为民主运动的楷模,进而影响内地的政治生态,总想找一个自己满意,便于指挥的特首,做梁式魁儡,使港人失望而激愤,而不守信而无能的梁振英的一系列决策,又加剧了社会矛盾的引爆,所以,笔者建议,要改变“商人治港”的陋习,把选票放回人民的手中,让他们决定自己的事。
   
   2014年10月8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香港《前哨》杂志2014年11期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1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