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姜维平文集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姜维平
   习近平在10月15日召集文艺工作者座谈会,共邀请了72人,网民戏称“72贤”,并对周小平等人及作品进行了热烈讨论,似乎忽视了范曾,但因随后他10月21日在北大主持了由中国画研究院举办的习近平讲话研讨会,并蛹跃发言和即席吟诗而聚焦了媒体目光,有褒有贬,贬大于褒,甚至还有的网站把已故作家沈从文的一篇文章再次发表,以佐证范曾的媚骨和势利,我这几天把网上能查到的有关评论大概都浏览了一遍,我的意见是,许多人力求范曾完美无缺,一如他笔下的仕女图或“竹林七贤”,这主要是很多人不怎么太了解画家范曾,或者不知道他80年代后期在大连的一段遭遇,笔者刚好那时与其有过交际,并详知大连官场内幕以及访客范曾的心情,就这一生活插曲议论,可能更切合实际,我并不认为他是曲意奉承习近平,反倒是真实表达了他的心声。
   范曾的诗是这样写的:
   七律

   读习近平主席在文艺座谈会讲话
   皇图八万沐初阳,耸嶽奔川隱佛香。
   早觉神州辞厄运,欣迎大塊著文章。
   龙吟昊宇当非昨,凤择高枝胜往常。
   妙笔丹青轮斫手,挥鞭电掣向康莊。
   有一个人写文章批评范曾说,他把习近平捧为“皇帝”了,真的是“一身媚骨”,但这是常识性的错误,表明作者不学无术,其实,范曾写的“皇图”一词,是指“国家版图”的意思,就类似“九州”一样,据我所知,他是典型的《周易》八卦痴迷者,故他的印章是“十翼”,即,中国古代十本解读《周易》的著作,同时他还信佛,他的“皇图”是“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的隐喻,“皇图”就是“河图”,而“八万”呢,是指释迦摩尼身后留下的舌利子多达8万3千块,我想,范曾的首句诗集中表达胡习联手拿下薄熙来之后,改变了历史的航程,他对此重大历史事件抱有的喜悦心情,无疑地,如果薄王“唱红打黑”运动漫及全国,他们的阴谋得逞,现在,国家和民族就将再次沉沦在“二次文革”的腥风血雨之中,尽管如今政改滞后,“文字狱”还很多,但薄掌权后一定比这种状况要严厉百倍,千倍,无怪乎大连国安特务郑义强说,俺薄书记上去了,香港《前哨》,《开放》就得查封,刘达文和金钟都要抓回来判刑的,你还给他们供稿呢。所以,他说,“早觉神州辞厄运”,一点都没错,他的诗句“隐佛香”是说,每一个人都分享了欣喜和幸运。对此,笔者也感同身受。
   80年代后期,由于范曾在天津与权倾一时的高官李瑞环有矛盾,故受其排挤,虽然在南开大学捐款建造东方艺术大楼,在国画领域独树一帜,并赴东京大孤,冈山举办“范曾画展”,在日本名声大噪,但中央级的官媒有令,不得报道有关范曾的新闻,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成了敏感词,1987年,笔者在官媒于大连设立的一家记者站工作,有幸受东北财经大学宣传部的邀请,参加一次活动,与范曾见面,原来,他在京城久居,事业和生活皆不顺心,就约楠丽小姐一同到大连,担任东财艺术系的客座教授,搞一次讲座,他们小住专家楼一周,当时的校长叫李克俭,有点良知和远见,因为范曾时运不佳,多遇白眼,故李对其格外关照,相应地,范曾对李克俭也十分感激,给他画了一幅大画,据估价,现在能值数百万人民币。不过,当时不值钱,想往上爬的官员也看不上眼;其次,就是给笔者写了一副四尺书法大中堂。一时广为人知。我不是名记,也非官员,他为何如此青睐我?这是因为在20多个到访的新闻记者中,只有我的提问表明,我有相当深的阅历,读过包括《范曾传》在内有关他的许多文章,他敏感得很,知道我真心喜欢他,关注他,这令他感动。此后,我自知采访他的新闻稿不能在中央级的官媒见报,就给西安出版的小报《法制日报》和沈阳的《辽宁日报》分别写了两篇文章,其中前篇被收录在朱小平写的《鬼才范曾》一书中,题目是《范增反驳一些人对他的诽谤》,想必范曾当时很看重这篇雪中送炭的短文,其实,我写此文不是因为接受了范老的墨宝,那时,我根本就没想到他会主动赠送一付书法作品给我,也无法预知它的升值潜力,我记得,他不用瓶装的墨汁,而是叫楠丽小姐用手使劲地衍墨,他们那时还没有结婚,但配合得非常默契,楠丽长得气质高雅,美丽迷人,令我印象深刻。两个人真是郎才女貌。
   不过,在那个年代,范曾逗留大连时的心情比较郁闷,因为他想见一些当地高官大都被拒之门外,连担任金县七品芝麻官的“薄三”也不愿约他,后来,范曾多次光临大连,全为民间书画交流的性质,随着权力攀升,薄熙来由宣传部长被上级提拔为副市长,市长,更是对范曾不屑一顾,但这并不影响他从行贿的下级和商人手里得到范曾的力作,就大连官员应酬而言,在我的印象里,他不及辽宁画家宋雨桂有面子,在市常委一级的干部中,只有老实忠厚的大连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高姿接见过他,并请他吃了便饭,使他稍得一点安慰。1987年,李克俭所在的东财是国家财政部的下属学院,不归大连管,否则,必得看“地头蛇”的脸色行事。其实,此前,薄熙来与范曾没有具体的个人恩怨,“薄三”一直蔑视他,除了因“六四事件”,父亲薄一波讨厌范曾之外,主要的原因是,薄是官迷,那时他千方百计地巴结李瑞环,想离开小城市大连,接任天津市长呢。所以,在中国书画界,范曾是铁杆的“反薄派”,由此,读者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习近平邀请的“72贤”里有范曾的一席,尽管他“六四”后的出走法国,高调发表了一些言辞,曾使中共高层十分震怒和尴尬。也许,正如陈道明露面,使人想起杜宪一样,习正是要用范陈的经历暗示人们,平反“六四”非不想为,而是基于严峻的形势暂时不敢为。不论怎样,对范曾来讲,大起大落都经历过了,也就无所谓,但站在习一边肯定比与薄熙来为伍要佳。他既然与薄熙来有这段恩怨,就分外地使习的追随者放心,当然,那时在大连,由于薄熙来的冷眼也给他创造了耳闻目睹的机会,毫无疑问,反对薄熙来的党内政敌高姿等人不可能不向范曾提及薄谷的贪污,伪善及枉法,所以,其对薄在大连的一些恶行也知道不少,就亲身经历而言,范曾有“沐初阳”的感受,就不感到奇怪了。
   因此,有文章指责范曾是出于向上爬的欲望,虚情假意地去阿谀奉承习近平,就离题万里了,试想,象范曾这样下笔尺幅数万元的画家来说,比印钞机还给力,名利已无意义,一切都是心情,他当年求见薄熙来,其听到京城高官耳语,怕耽误自己的政治前程而拒见,并指示大连媒体不得渲染报道,而薄时任小小的大连市长,令他多么丢面子啊。如今,习近平举办文艺座谈会,有笼络文人助兴造势之意,把他请来就坐,成为“72贤”之一,对“保薄派”是嗤之以鼻,对“反薄派”则是求之不得,而习是国家最高领导人,两者比较,已成天壤之别,他岂能不“欣迎大塊著文章”?所以,他的“吟龙昊宇当非昨,凤择高枝胜往常。妙笔丹青轮斫手,挥鞭电掣向康莊。”是他发之肺腑的诗言志,这也恰恰说明了,他仅仅是一个知恩图报的,讲义气的较侠义的性情中人,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普通通的画家,何必要用政治家的标准来苛求他呢?
   就多年前笔者与范曾的一面之交,再加上广泛阅读他的文章,观赏他的画作,思索他的人生曲折的轨迹,得出一个结论,范曾是我见过的许多画家中的大师,他的文学功底真的极少人能与之比肩,他对陌生人的准确感知,对艺术的追求,对国家的希望,对朋友的情谊等都是执着而善意的,比如,当他与我邂逅,听我谈及徐刚撰写的《范曾传》,提及一连串的问题,有的非常尖锐,他都一一坦然回答,其中还大胆地讲到他对楠丽的爱情,而那时他还未与前妻离婚,这些都是常人往往需要用谎言掩饰的,而范曾是那么真诚而浪漫,令我们目瞪口呆。后来,他果决地去了巴黎,写了《去国声明》,再后来,他又回国了,据说给中南海某领导人写了信,表示忏悔,总之,晚年的范曾认为国画家还是在中国好,这里有滋生灵感的土壤,也有生意兴隆的市场,他还有前呼后拥的学生,故其乐不思蜀了,这应当阐明一个道理:画家就是要好好地作画,把理想融注在工笔或写意中,而不必参与政治,政治这东西不怎么好玩,那玩儿意是老薄和老习玩的,范曾只能玩渲纸,笔墨和烟斗,再就是“人民币”。
   当然,范曾与他人一样,也有许多缺点,由于画技高超而彰显人格缺欠问题的严重,诸如作家沈从文的臧否,有点道理,也太陈旧,我也经历过文革,也坐过共产党的大牢,我并不认为在高压下一些人违心的言论有何不耻,因为中共的大牢整人太苦,你不曲意周旋也没招,类似坐牢的文革“牛棚”,市井也一样,既便年轻时的范曾讲了一点胡言乱语,伤害了自己的老师,恩人,朋友,也情有可原,应当得到读者的谅解,在我十岁的印象里,伴随红色海洋的裹挟,几乎人人都是那样,有“神马”必要再翻出陈芝麻烂谷子埋汰范曾呢?既然他是一个画家,就没必要用政治家的操守和意志去要求他,他能画“钟馗”,但他不能打鬼;他能画“竹林七贤”,但他不敢做嵇康;他画文天祥,未必有悲壮,“留取丹心照汗青”,他还得与官府往来,如同香港演员成龙善演英雄好汉,儿子被抓,立即高调表态,尽显他并不坚强一般,一些人对他的指责,我认为大大地错位了。
   
   就我个人来说,也多有对范曾抱怨的时候,记得他当时赠我一句诗:“萧艾不斩杜蘅谢,蕙苣初萌野草侵”,似乎在鼓励我勇于揭露和批判贪官污吏,后来我真的去做了,却吃了10年苦头,当然我不后悔,却希望与范曾交流心得,2008年,我委托他的一个学生转信给他,并回赠一首诗,但他未有应对;2009年5月,我在巴黎认识了候芷明女士,候称与范曾的儿子范一夫熟悉,就写了一封信再次给他,我相信他是收到了,但如同石沉大海,没有回音。我想,他不仅是因为忙,也是为了避嫌吧,毕竟如今我不再是官媒老记,也进入“敏感人物”之列,故一度我埋怨他胆小怕事,但事后回想,也是淡然,纵观其作为画家的一生,其坎坷经历与饱览的人间变故都告知他,远离政治吧,专心地画出力作,把夕阳般的晚年过好,才是上策,虽然,实际上任何人都无法远离政治,但还是要离,不过,范曾因为成了“72贤”之一,又有点近了,我的奉劝是:当年薄熙来慢怠时不必消沉,如今习近平厚待时不必得意,一切都以平常心体会,呜呼,范曾兄,久不联系,多有同感,为证当年一面之缘,照片显示书法旧作为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