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究竟何谓“政治”?]
匣子说话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究竟何谓“政治”?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GT:究竟何谓“政治”?

   黑匣子主义认为,“政治”乃尔,亦与“民主”一样,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确实很复杂,自古至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孙中山先生说:“政就是众人之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之事,就是政治。”也就是说,政治可以理解为对于社会公共事务的管理。可苏共匪帮首领列宁列秃子,为了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阶级仇恨犯罪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阶级斗争,却大事鼓吹:“政治就是各阶级之间的斗争……”(《列宁选集》第四卷第270页)于是毛共匪帮首领东魔毛泽东便跟着鼓吹:“我们所说的……政治是指阶级的政治、群众的政治,不是所谓少数政治家的政治。政治,不论革命的和反革命的,都是阶级对阶级的斗争,不是少数个人的行为。”(毛:《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并宣扬什么在阶级社会中政治就是阶级关系和阶级斗争,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任何阶级的政治都是以维护本阶级的经济利益,建立和巩固本阶级的统治为目的云云。天字第一号政治赌徒毛魔甚而至于还说什么“我们这个党,是藏龙卧虎之处。要在这个党里站得住脚,要靠资历和权力,还要靠手段和艺术。我从来是把政治斗争艺术化了的。如果什么事情都让人摸透了,你就会输的。那还有屁的政治。”就这样,“政治”完全被此“藏龙卧虎”玷污了,被此“藏龙卧虎”魔化了,被此“藏龙卧虎”流氓化了,被此“藏龙卧虎”极端非理性化了,乃至变成此“藏龙卧虎”的“屁的政治”了,亦即彻底变成此“藏龙卧虎”的权谋权术即诡道诈术了。而毛魔的“艺术化了的”“屁的政治”、毛魔的权谋权术或曰诡道诈术,说穿了,其实就是马克思发明的且被毛魔推到顶峰了的马克思主义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阶级斗争,就是毛氏共产魔教主义无法无天、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以奸驭良、以邪压正、以穷劫富、以愚祛智、以强凌弱、以众暴寡的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的流氓政治术或曰政治强奸术。
   但黑匣子主义认为,简单地说,一言以蔽之:政治,归根结底,乃是人类社会生活中人民大众自我命运掌控权(或曰人民大众自我命运主宰权,或曰人民大众当家做主的权力,或曰人民大众个人自由的掌控权,或曰人民大众个人自决权等)的归属、实施及管理等。
   很显然,这里首先和主要是人民大众自我命运掌控权的归属问题。若是人民大众自我命运掌控权归属于人民大众自己,则是民主政治,或曰自由政治,自主政治,革命政治,阳光政治;若是人民大众自我命运掌控权归属于某一个特定的人(或某一个特定的集团),便是僭主政治,或曰不自由政治,反革命政治、专制政治、独裁政治、黑暗政治、流氓政治、无赖政治、强盗政治、混账政治等。所以,人人都应该参与政治,以使自己的自我命运掌控权不致被流氓无赖强盗混账之类的独裁专制者所僭越、所代表;人人也都应该关心政治,关心政治也就是关心自己实实在在的政治生命。即如《政治的罪恶》作者路易斯·博洛尔所言:“千百年来人类一直都在寻求自己的统治者。但是他们寻求到的统治者,往往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的屠夫、刽子手、狂人、大盗、伪善者、破坏者、疯子、道德败坏者和邪恶传播者。为什么?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人们不去主动参与政治!”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亦曾说过:“人是政治的动物。”那么,人一旦失去“政治”生活中的自主权或曰自决权,剩下的就只有“动物”二字;而但凡僭主政治,或曰不自由政治,反革命政治、专制政治、独裁政治、黑暗政治、流氓政治、无赖政治、强盗政治、混账政治等盛行的地方,则只能叫“动物庄园”。
   至于人民大众自我命运掌控权的实施问题及管理问题,民主政治乃基本上采用民主宪政,多党竞争,分权制衡,开放透明;僭主政治则绝对离不开谎言和暴力,故必然导致专制暴政,独断专行,黑箱操作。所以,我们平常所说的“政治”,只能是民主政治,是自由政治,是阳光政治,而非僭主政治、专制政治、黑暗政治、流氓政治、无赖政治、强盗政治、混账政治。
   且古语有云:“政者正也,子帅以政,不敢不正。”仅从字面上而言,“政”,即“正”与“义”二者的组合,乃正义、公正、公平和正当之谓也。也就是说,正义则是政治的应有之义。政治——民主政治——就是对于社会公共关系(或曰公共事物)且主要是对于生活在社会中的自然人的个人自由方面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的错综复杂的社会公共关系(或曰公共事物)的正义、公正、公平和正当的管理。一切背离正义、公正、公平和正当原则的对于公众之事的管理,都不应被称为政治,而应被称为邪治,或被称为魔治、匪治、绑架、劫持、抢劫、强奸等。政治与每个生活在社会中的自然人的个人自由息息相关,在民主社会即公民社会,人人都有权过问政治,人人都有权参与政治,不会有政治犯,也不可能有政治难民。而政治一旦为某一个特定的人或某一个特定的集团所私所僭所专所独,那也就无所谓“政治”了,只有“统治”、“专政”、“专制”或曰“独裁”了,被统治者被专政者被专制者被独裁者的个人自由就会大打折扣甚至完全消失了,那也就必然产生甚或大量产生“政治犯”甚至“政治难民”了。反正,没有正义,就没有政治;没有正义,就没有政府;没有正义,就无所谓政党;没有正义,也就无所谓国家。犹如一千七百多年前罗马帝国基督教思想家奥古斯丁所言:“如果没有正义,国家和抢劫集团有什么区别?普通的抢劫集团就是一个小国家,在他们那里,上级指挥下级,共同歃血为盟,根据内部约定俗成的惯例进行分赃。当这些匪徒的力量大到可以修建城堡,拥有城市,征服邻国时,他们的统治集团就不再被看作从事抢劫的团伙,而是有了体面的名字:国家。”——这岂不就是对于毛共匪帮成其为统治集团之过程的确切描绘嘛?亦如《政治的罪恶》作者路易斯·博洛尔说:“政治本来是一门非常高尚的、非常重要的关于管理公共事务的艺术,但是,政治这一美好的形象长期以来一直被许多错误的政治原则所玷污。这些错误的政治原则在合法的外衣下把政治变成了一种说谎与欺诈的骗术,甚至变成了一种抢夺与压榨的霸术。”所以古语才又有云:“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
   反正,黑匣子主义认为,在毛魔即毛共匪帮即毛共魔党即毛共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集团武力劫持下的大陆中国或曰红色中国,压根儿就没有政治,而只有伪政治,只有反革命政治,只有“屁的政治”,只有诡道诈术或曰权谋权术,只有邪治或曰魔治,只有统治、专政、专制或曰独裁……总之,只有马克思发明的且被毛魔推到顶峰了的马克思主义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只有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无法无天、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以奸驭良、以邪压正、以穷劫富、以愚祛智、以强凌弱、以众暴寡的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的流氓政治术或曰政治强奸术。如果说政治无道德就是社会的毁灭,那么,毛魔的“屁的政治”则足以毁灭整个人类矣!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个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一】

   
   

   
   中国的年青人必须要“懂政治”

   

   
   ——一个过来人的忠告

   
   我曾经是一个遵纪守法,善良,不关心政治的工程师。我常常为自己不关心政治而骄傲。但是后来,我知道我错了。
   我曾经在国内做一些较为前沿的科技开发工作,和一些科学家共事,结果被监控。我当年太年少轻狂,居然想摆脱监控,居然想过有尊严的生活,居然敢大骂监控人员,结果,监控人员逼我自杀,还好没有死成。我报警十次,每次都被警察轰出,最后,警察威胁我,要我别给他们找事。
   我给全中国几千家媒体投稿,描述我被迫害的事情,结果没有一家回应。我不死心,找朋友的朋友(她是知名报纸的记者)一起吃饭聊天,聊完之后我才明白,记者的文章激烈一点,国家安全局就威胁记者全家。记者连自己和家人都保护不了,哪里能为其他受迫害的百姓申冤。
   我不死心,去找律师,结果找了一大群律师后才明白,有正义感的维权律师经常被绑架,被毒打,被电击生殖器,还有的律师子女被逼自杀,维权律师连自己和家人都保护不了,哪有可能帮百姓申冤。我不死心,找当军官的同学,结果,当军官的同学被严密监控,写份简历放自己家中的电脑上都会被国家安全局发现,被举报,挨处分,没有办法帮我。
   我还不死心,给所有能找到邮件地址的人大代表写信,结果全都石沉大海,渺无音讯,后来,同一位出租车司机聊天才明白,人大代表是权贵的代表,不是百姓的代表,根本不会理百姓的死活。
   也许你会说,只要不做前沿科技开发就不用关心政治。其实你错了。
   我们失业时,能否有失业保障,这是政治;
   我们的小孩上学时,能否享受免费教育,这是政治;
   我们生病时,能否享受免费医疗,这是政治;
   我们老了,能否得到足够的养老金,这是政治;
   我们万一残废了,能否得到免费的治疗和一生的保障,这是政治;
   我们的小孩能否有自己的兄弟姐妹,这是政治;
   我们能否生来平等,这是政治;
   我们能否自由迁徙,这是政治;
   我们能否减少犯罪,这是政治;
   我们能否保护私有财产,这是政治;
   我们能否要回自己的国企股份,这是政治;
   我们(主要是农民)能否要回自己的土地,这是政治;
   我们能否公开说真话,这是政治;
   我们能否选举市长,这是政治;
   我们能否竞选市长,这是政治;
   我们能否让官员公布财产,防止腐败,这是政治;
   我们能否知道自己买东西交给政府的税都花向何方,这是政治;
   我们能否取消公款吃喝,这是政治;
   我们能否取消公款旅游,这是政治;
   我们能否限制公车消费,这是政治;
   我们能否让政府不强拆,这是政治;
   我们能否让城管不打小贩,这是政治;
   我们能否让食品不再有毒,这是政治;
   我们能否让环境不受污染,这是政治。
   不要以为政治与自己无关,政治时刻都影响着你的生活,我们必须要懂政治,才能知道政客的卑鄙无耻,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和家人,才能拿回自己的权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