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名人死後多年 才能蓋棺論定]
胡志伟文集
·好男兒名揚異域 飛將軍血灑長空——介紹衣復恩將軍《我的回憶》——
·以國家興亡為己任 置個人死生於度外——大陸一流學者對 蔣公偉大人格的肯定——
·民國肇建後第一宗政治冤案——辛亥革命功臣黃世仲之死
·我們民族的真正脊樑——紀念國學大師錢賓四先生逝世十二週年——
·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的流產嚐試
·文多無据偏多寫 語不惊人死不休——誣蔑孫中山先生“五大罪狀”是指桑罵槐——
·啟德機場七架飛機是誰炸毀的?
·台灣總統府褒揚哪些香港名人?
·胡 志 偉 文 集 (第二輯)目 錄
·胡志偉著作(部份)目錄
·回歸年的香港文壇概覽——簡介《一九九七年香港文學年鑑》——
·新聞運作與愛慾情色交織的圖景——介紹張文中新作《傳媒風雲》——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殘本重印價值
·風雨獨立路 辛酸誰人知——評《李光耀回憶錄》
·淺論《陳君葆日記》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哭紹唐先生——
·氣勢磅礡 結構渾成---論兩漢三國的優秀傳記作品---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重讀《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
·以德服人的外交家--評歷史小說《鑿空行--張騫傳》--
·--評舒巷城自傳體小說《艱苦的行程》--
·文學作品可以與政治無關嗎?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一本按語多於厚文的奇書——重讀莊士讀回憶錄《紫禁城的黃昏》——
·奈何橋畔的怒吼
·文集第三輯
·文集第四集
·文集第五集目錄
·文集第五集文章
·胡志偉文集第六集
·《長征的神話與真相》序言
·12個月逃竄6000公里損失20萬官兵
·毛泽东两次险些被国军活捉
·所謂北上抗日純係無恥謊言
·歷史是一面鏡子
·十年天地干戈老 四海蒼生同聲哭*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台灣國防部情報局心戰專家炮製的「共革會」假案
·「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名人死後多年 才能蓋棺論定

胡適博士在《〈清季外交史料〉序》一文中指出:「許多秘密文件與重要檔案陸續出現,在史料毀棄散失的中國,乃是史學界一個大寶藏。」近年大陸愈來愈多的出版社失去官方補貼,要自負盈虧,所以檔案文獻與名人回憶之類能創收的書刊便愈出愈多了,讀者從中能窺見許多當年存疑的舊案真相。諸如:
   
   李沛瑤被砍五十多刀 絕非謀財害命那麼簡單
   
   十五年前的二月二日,八屆人大副委員長李沛瑤被砍死在住宅門前草坪的樹下,全身中了五十五刀,頸部二十多刀。這是中共建政以來的第一大命案,當局極為震驚,國務院和中共中央軍委決定:對負有直接領導責任的武警部隊副參謀長兼武警部隊北京市第一總隊總隊長孟根德、政委張世瑗分別給予行政撤職處分。武警部隊決定對有關大隊、支隊、中隊的主要負責人,分別給予行政撤職處分。然而,公安部副部長白景富卻聲稱,這只是一起沒有政治目的和其他背景的刑事案件,殺人犯張金龍僅十九歲,山西潞城人,係透過關係疏通縣武裝部負責人,走後門到武警北京總隊二支隊一中隊當兵,作案動機是謀財而導致害命。

   可是,有個署名吳歡的知情者在網上發文揭露事實真相:張金龍同情李沛瑤與妻子長期分居,生活寂寞,便叫他妹妹來李家當保姆照顧李副委員長的起居,詎料被李姦污後一腳踢出。張金龍為此而報復殺人。當局為了遮醜,自然公開「闢謠」。然而,李沛瑤的親屬卻不領情。當年二月十日,中央統戰部、人大辦公廳、民革中央邀請李沛瑤的親屬十餘人開會,聽取親屬意見。李沛瑤的姪女、中國地質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李慈君忿忿不平說:叔叔是個普通工程師,在南昌飛機製造廠任職卅年,名不見經傳,他本可以平靜地過日子,與普通家庭一樣享受天倫之樂。你們把他推這麼高,在六年時間內,由政協委員、民革江西省委負責人、全國總工會副主席、民革中央副主席、七屆全國政協常委、勞動部副部長一路拔擢到民革中央主席、八屆人大副委員長,成了國家領導人,不僅使他失去了行動自由,最後丟了性命。如果他仍在技術崗位上,絕不會死於非命!(李慈君講了這一番話,翌年被遴選為全國政協委員,後連任第九、十屆全國政協常委)。李沛瑤的妹妹、女兒們也在會上提出一些令人難以解答的問題:如罪犯與罪行很不相稱。從罪案看,像是個老謀深算、窮兇極惡的人,不像一個十九歲的孩子。既下跪求饒,又為什麼持刀殺人?他殺人後為什麼不趕快逃命,而是收拾現場,藏匿屍首,又進屋收斂財物,表現得那麼從容?這都違背心理學和邏輯學的。既要謀財害命,將人殺死就行了,為什麼砍五十多刀,有什麼深仇大恨?又如張金龍作案時,沛瑤大聲呼喊,周圍幾十米有兩個哨位,哨兵怎麼聽不到?(公安稱:西面崗哨相距六十多米,哨兵在崗亭裡關門打瞌睡;東面崗哨相距七十多米,哨兵在聽收音機。)武警素質之低,管理之差,令人髮指!又說,據你們介紹此前張犯曾兩次進房行竊,並將竊得的手錶寄給父親了,這部隊是如何管理的?還說,外面有種言論,說「李副委員長很有錢,為了保財而與之搏鬥,丟了性命,何苦咧!」甚至說,「李家有好東西,該搶!」這些質疑中,最令人疑惑難解的是,既然圖財害命,為什麼要砍五十多刀,似有深仇大恨。吳歡的網文,正澄清了此一疑點。
   李沛瑤是蔣介石的死對頭、民革創始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李濟深的第八子。一九四九年夏,在中共安排下,十六歲的李沛瑤和兄妹們從流亡地香港來到北京,在著名的匯文中學受到良好的教育,一九五二年入清華大學航空系。大學未畢業就同一位美貌女同學結婚了。他自動要求走與工農兵結合的道路,便去了代號三二○工廠的江西洪都機械廠,那是當年中國最大的軍用飛機修造企業。他在這裡由技術員幹到教授級的高級工程師。由於女兒寄養在北京的外婆家,妻子又不習慣當地生活,堅持要回北京,兩人最後分手了。李沛瑤希望擺脫乃父「官僚政客」的陰影,決心找個「領導階級」的伴侶過一輩子勞動人民生活,於是一九七○年同一個女工結婚了。他甘心情願接受工人階級的再教育,在家中百依百順,培養了妻子的專制、霸道作風。到北京後,李沛瑤飛黃騰達,成了「黨和國家領導人」,其父親的軍閥政客本性在他身上自然「返祖」,這就同草根素質的妻子形成極大反差。其妻的心理也極複雜:貴婦權威與草根淺薄同在,深愛與深疑齊飛。丫頭當了夫人,本質仍是丫頭。底層工人的素質並不因「副委員長夫人」而提升,徒增頤指氣使、妄自尊大的官氣而已,她心理不平衡,成天擔心丈夫另娶。當他察覺夫君移情別戀時,醋瓶翻倒,嚴加管制:一見李沛瑤與女同事說話,就醋興大發,回頭就罵;對丈夫周圍的工作人員、秘書、司機、警衛動輒顯示權威,呼呼喝喝、八面威風。由組織上選配的人,她挑剔退回;她選來的司機,出事故鬧車禍也不許辭退,還要聘請自己的親戚來當李的秘書。在她眼裡,李沛瑤仍然是個臭老九,是個專政對象。有一次,廿四小時不讓李休息,同他吵罵,最後將他推出門外。李沛瑤無奈,只得住到他七哥家,她就追到兄嫂家吵罵。實在抵擋不住,他搬進了玉泉山高幹療養院,那裡高牆深院,警衛森嚴,妻子無法進入。就這麼,夫妻倆分居一年,李沛瑤怕人說他是陳世美、忘恩負義,到忍無可忍才向中央統戰部寫了離婚報告。離婚報告在統戰部壓了一段,為了考慮「影響」。當批准時,悲劇已經發生。
   長期獨居,感情出現空缺,移情別戀在所難免。據被撤職的武警部隊負責人病故前對友人說:李沛瑤確實花心,也早就移情別戀。每週四晚上必與人幽會短敘,因為每週四晚上秘書、司機、女兒各自回家,李公館成為名符其實的「空巢」。二月一日晚,對方爽約未到,罪犯便乘虛而入了。如果李沛瑤夫人知書達理、溫存體貼,如果李沛瑤沒有「花心」,彼此舉案齊眉、相敬如賓,那就不至於產生這場悲劇。然而,在中共幾十年的「造反有理」薰陶下,大陸還會存在溫良恭儉讓的淑女嗎?在李沛瑤的血液基因中,隱藏的軍閥政客荒淫無恥之本性能「脫胎換骨」嗎?
   
   周培源因支持民運 葬禮降至最低規格
   
   多大陸最近出版的名人、要人回憶錄可知,官方的公報、悼詞、新聞報導,同事實相差甚遠。例如:
   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廿四日,愛因斯坦僅存的中國弟子、中國理論物理與力學的創始人、八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九三學社名譽主席周培源在北京醫院逝世。十二月四日,周培源告別儀式在北京醫院草草舉行,中央主要領導都不出場。十二月五日,周培源的女兒周如玲給朱鎔基辦公室打電話,就乃父治喪問題提出嚴重抗議,她否定「中央領導工作太忙」的解釋,認為乃父是一位有良心、負責任的科學家,敢於對三峽工程提出不同意見,因而遭受報復。按理,以周培源的身份與貢獻,同所有政協副主席、人大副委員長一樣,都應該在八寶山革命公墓大禮堂舉行葬禮,,可是周培源卻被安排在北京醫院告別室,地方小,花圈少(多了擺不下,只得在同一花圈上貼上幾個單位、幾個人的輓詞),顯示不出為一代科學巨匠、學界宗師送別的場面。治喪規格又影響了遺屬待遇,周夫人王蒂澂畢業於北京女子師範大學,當年是女師八大美女之一。周培源和陳岱孫同時追求王蒂澂,兩人都很優秀、瀟灑,對王都很殷勤,王遂公開宣佈:誰先得博士學位就嫁給誰。周培源在美國用三年時間獲得學士、碩士、博士三個學位,獲美國加州理工學院博士學位和最高榮譽獎時不足廿六歲,自然捷足先登。陳岱孫非王莫娶,一生未婚,他成為中國著名的經濟學家。*
   王蒂澂任教於清華附中,當過校長,但因早年退休,待遇很低。周培源一生清廉,從不為此類待遇問題走後門通關節,於是留下了身後的難題。周培源同黃萬里、孫越崎都竭力反對三峽工程,他們不僅從技術層面提出反對理由,而且考慮百萬移民、環境保護等社會政治效果。二○一○年七月,長江洪災造成1422億人民幣的直接經濟損失,受災的人口達1.13億,這證明了周培源的遠見卓識。周如玲只提三峽工程,避諱六‧四這樣的敏感問題,自然考慮到後果。要害問題是:在一九八九年學潮中,周培源同情、支持學生運動,五月十七日他和民盟主席費孝通、民建主席孫起孟、民進主席雷潔瓊聯名在北京各大報刊發表致中共中央主席趙紫陽公開信,呼籲黨政領導人儘快會見學生,在民主與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此舉被李鵬們認為是政治錯誤。他們認為:你周培源既反對三峽工程,又支持學生運動,還唱著趙紫陽的調兒,身後豈能享有哀榮?
   周培源的守正不阿還表現在文革時,陳伯達要他批判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他當著陳伯達、遲群及一批軍代表,正言厲色道:「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已被事實證明,批不倒!」六‧四後,因陪伴鄧小平打橋牌而混入中共高層的國民黨三青團職業學生丁關根取代閻明復出任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他下車伊始,輪流召見各民主黨派中央負責人,接見程序都像火車時刻表一樣,作了死板的規定:幾點幾分民主黨派領導人在何地集合,幾點幾分排隊進會議室,靜候幾分鐘,排隊進入接見會場,準備迎候部長出場。幾點幾分部長由另一會議室從哪座門進入會見室,被接見者起立鼓掌,一一握手,坐下「聽訓」、「座談」,幾點幾分散會。部長離開後,其他人有序離場。每一步都有刻板的時間要求,並且要求事先「演習」。當九三學社來參加「演習」時,周培源火了,八十七歲的老人,哪經得起這等折騰?他說:見過多少領導人,從未這麼搞的!不見了!說畢,要拂袖而去,可是,那時是什麼政治氣候呀,周圍左右的人都勸周老忍耐忍耐。其實勸慰者與周老一樣的憤怒,但仍然勸周老大丈夫能屈能伸,忍一忍,退一步海闊天空。參與其事的工作人員事後回憶說,周老真火了,一臉怒氣,極不耐煩地接受了這場「演習」。也許周培源心目中那位大人物只不過是不知深淺、沒有見識的政治暴發戶(按:丁關根僅僅因善於陪伴鄧小平打橋牌而被破格重用),他搞的這一套,只是玩弄政治權威的遊戲,當成兒戲來操演。
   周培源是什麼人,他怕過誰?他是世界著名科學家、社會活動家,曾被選為世界科學技術協會副主席;六十多次以中國代表團長或首席代表資格,出國訪問或參加相關國際會議。毛澤東的「書房」、周恩來的辦公室,他都曾進進出出,鄧小平、鄧穎超也都打過交道,他什麼場面沒有見過,什麼人物沒有見過?
   周培源忍氣吞聲去參加「演習」,乃是黨性壓抑了個性,無知壓抑了科學,這是中共改革開放卅三年來踟躇不前的癥結。
   
   黃順興曾因反對武力攻臺同共軍巨魁當面吵翻
   
   黃順興是臺籍人士投奔大陸後青雲直上、飛黃騰達的一個典型,俟他死後八年,外界才從一位中共統戰部高官的回憶錄中知曉其在大陸的六年宦海昇沉經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