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胡志伟文集
·12個月逃竄6000公里損失20萬官兵
·毛泽东两次险些被国军活捉
·所謂北上抗日純係無恥謊言
·歷史是一面鏡子
·十年天地干戈老 四海蒼生同聲哭*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台灣國防部情報局心戰專家炮製的「共革會」假案
·「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編按〕:岳正武(1932- ),浙江溫州人,岳飛第卅二世孫。十七歲從軍報國,廿一歲隨胡璉將軍突擊東山島,在指揮艦掌管機要。廿八歲奉命空降青海偵察中共試製核子、生化武器進度及駐藏兵力,用發報機上報中情局總部。在4700米高原組織七千多人的藏族反共游擊隊,在川藏公路上連續襲擊共軍車隊,最多一次擄獲六十多輛軍車,俘虜兩個連的護送部隊。在零下43度嚴寒中鏖戰七個月,陷入幾萬共軍重圍,傷重被俘。
   他在青海監獄廿六年,身在曹營心在漢,大義凜然堅貞不屈,受盡盡酷刑折磨。
   1992年回到臺灣,軍情局以檔案遺失為由,強令降級退役。為了維護軍人尊嚴,他組建中華民國敵前敵後作戰返台國軍官兵權益聯合促進會,為敵後蒙難歸來官兵謀求合理待遇,業已初見成效。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一書由岳正武少校口述,香港傳記作家鄭義編註,定於十二月底在香港出版。本刊承蒙香港自由出版社厚愛,慨允選載此書精華近兩萬字,以響讀者諸君。
   

   第五章 鏖戰七月 壯懷激烈
   空降雪山 荒無人煙
     ○:那時,您大概已經猜出了要空降藏區吧!
     □:我們在美國受訓的代號是CBR,C是毒氣化學戰Chemical warfare的縮寫,B是生物細菌戰Biologcal warfare的縮寫,R是指原子戰。那時中共正在研發原子彈,由留學美國的流體力學專家錢學森與核動力專家錢三強主持整個計劃,試驗基地設在青海、甘肅、西藏等地。洋人滲入藏區,膚色、語言迥異,殊難開展工作,於是要遴選華人空降藏區,華人中更以在西部省區長大的藏民、回民為首選。同我一起受訓的馬如德是從印度加爾各答難民營中招募的,是前西藏軍政長官馬步芳的兒子馬繼援在澎湖防衛部副司令官任上推薦的;還有馬文山、馬培良,也是加爾各答來的,懂康巴語、安多語、拉薩話,都可以充任藏語翻譯。范中權是西康人,南京中央警官學校特警班畢業的,曾任雲南大理、楚雄縣警察局局長,一九五三年隨黃杰部由越南富國島來台。
     ○:不同的種族、不同的省籍,不同的年齡,忽然編配在一起冒險犯難,不免要有適應上的過渡期吧?
     □:從美國回到琉球後,我們四人重新編組,擔任種子教官,準備執行任務。聯合情報中心把我們分為兩個組,代號分別為「藍鐘花」與「玫瑰花」,取名藍鐘花是由於這種花卉的繁殖能力很強,上峰希望該組迅速開花結果。阿訇馬如德調到玫瑰花小組擔任組長,在淡水特戰訓練基地受訓的同伴周萬鐘、傅忠明調該組當組員,程國光則被淘汰。杜心石命令范中權為藍鐘花小組少校組長,我擔任少校副組長兼通訊主任台長,兩位馬先生為聯絡員,黃智謀為通訊主任。到一九六○年初,中美聯合情報中心的美方主管拉萊與考納突然宣佈,由我擔任藍鐘花小組組長,范中權改任副組長。上述任命由譯員陸某(皖人)、金防部中校顧問吳丹、韓戰時美軍美軍工兵上尉SIKP等NACC人員在場可資證明。美國人考慮的是情報業務的資歷,杜心石則考慮范中權當過縣警察局長,已四十多歲,而我僅廿七歲。那時我只求 效 忠國家,不希望范中權因掛不住面子而產生芥蒂影響士氣,故堅決禮讓。有一位將官帶了一箱金門高粱來為我們慶生,做些調和工作。經國先生與杜心石在正式布達授官時,同我情商,對下屬仍稱范為組長,讓我多負點責任。出征前,經國先生、國安局副局長陳大慶、杜心石、葛克(副組長)等長官在臺北劍潭國安局的經國先生茅棚式辦公室召見我與范中權兩人,任命我為青海省特派專員,宣佈有關〈建立敵後政權試行草案〉,授權我(岳正武)在敵後工作需要時,可任命軍職少將以下人員,行政官員可任命專員以下人員。那次會面,很有些「風蕭蕭兮易水寒」的味道。臨別時,葛克說,登陸成功至少給我頒少將銜。
     ○:您當時有沒有想到會被俘受刑關押三十二年?
     □:哪裡?我沒估計到中共統治下組織如此嚴密,只知道大陸人民在水深火熱中,一見天上降落的救星,便簞食壺漿以迎王師,中共政權很快會土崩瓦解。鑒於飛機不能從臺灣起飛,也不容易從沖繩直飛。我們從臺北到琉球,經菲律賓克拉克基地、南越西貢、泰國清邁、孟加拉、印度加爾各答到達巴基斯坦的卡拉奇,那裡有美國空軍基地,那時巴基斯坦是親美的中央條約組織成員國。一九六○年二月十三日,星空晴朗,萬里無雲,我們一行五人從卡拉奇登機,越過喜馬拉雅山,進入海拔四千七百公尺的青海高原,順著抗戰時陳納德飛虎隊運送武器物資的駝峰航線,抵達了青海、四川、甘肅三省交界的瑪積雪山。就著皎潔的月光,空投到零下四十三度的荒無人煙高原。
   幾萬共軍 圍捕五人
     ○:我想,你們的輜重裝備,份量一定不輕。
     □:是啊!美國人事前作了充份的準備,空投的物資有夠吃一個月的壓縮餅乾;武器包括俄製的點四二衝鋒槍、手槍、卡賓槍與瑞典製步槍,據說藏民喜歡使用瑞典製步槍,我們特地帶來同藏民交換高原上唯一可使用的交通工具—馬匹。藏民視珊瑚為珍貴物品,我們每人帶了三斤珊瑚,把它視為貨幣。
     噴氣式飛機尾部噴出熱氣,降落傘馬上張開了,不到五分鐘就安全落地。智者千慮必有一失,美國人從來沒有在高原生存的經歷,他們想不到當地氣溫是零下四十三度,我們落地見到,天是昏暗的,地是冰冷的,凜冽的風雪吹得我們直打哆嗦,陣陣的寒風猶如尖銳的鋼刀直刺骨髓深處。美國人沒估計到,那些貴重的儀表只適用於常溫,到了攝氏零下四十多度,檢測儀表與通訊器材全部失靈了。在慌亂中,我的三號組員馬培良在落地的一剎那間,摔斷了小腿。美國顧問不知道,高原上生存著許多田鼠,嚴冬時節都冬眠在深邃的鼠洞中,馬培良落地時皮鞋正好插入田鼠洞穴,不能乘勢打滾,馬上就斷了腿。我立即打開第一個傘包,找出急救用品,先給他注射一針嗎啡止痛,再用木板、石塊和降落傘的絲綢,把他的小腿包紮好,使他勉強能隨隊伍行動。接著,在昏天黑地的大風雪中,我要尋找據點執行任務。我腦海中念念不忘三大任務:一是檢測中共的原子、生化武器試驗進度,二是偵察共軍兵力部署情況,三是組建藏民反共武裝,開展敵後遊擊戰爭。
     ○:冰天雪地中怎樣拍發電報呢?
     □:來台後一直在通訊單位服務、受訓,到敵後而且是零下四十三度的雪地發報,可真是第一遭。架設電臺天線是第一難題,先要找個定點,再用三角線固定,但是冰天雪地堅硬如鐵,十字鎬刨下去只見一個白點,震斷鎬柄都挖不成個洞。豎不起電線桿就架不起天線,更談不上拍發登陸成功的電報。那時突然一陣尿急,便轉過身去先排了尿再動腦筋。在雪地裡,尿液馬上變成一條細長的冰柱,我靈機一動:何不用這條冰柱來固定發射機?於是架起發射機,接好三角線,然後五個大男人圍成一圈,把尿液淋在三角線上,霎時間凝結成冰凌,發射器還真的架設好了。
     ○:臺灣方面,收到登陸成功的電報,有沒有發佈嘉獎令?
     □:我們是直接受位於菲律賓的美軍克拉克基地指揮的,收報人是美國顧問,美方根本不准許我們與國安局淡水基地直接聯繫,表面上說是顧慮我們在敵後的安全,確實,這幾十年中共特工滲入我們的機要部門竊取機密情報的實例太多了,我們在徐蚌、錦瀋諸役全軍覆沒還不是由於匪諜竊密?誠然,美國人的憂慮是正常的,結果是臺灣方面對我們這一組空降人員的死活一無所知,我們成了斷線的風箏。我們在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剛站住腳,禍事就臨頭了。那年三月共軍像餓虎撲羊似地調動重兵圍攻我們。事緣,二月份與我們同時空降到青海的「玫瑰花」組在玉樹藏族自治州出了狀況。他們降落唐古拉山里塘尕曲不久,就撞上了一支地質勘察隊的車隊,五十多歲的回民組員馬雲龍望見開來四、五輛卡車,車頂都架著機槍,便誤以為遭遇了共軍車隊,他愣頭愣腦地掄起自動卡柄鎗就射了兩彈匣共七十發子彈。車隊遠在射程之外,車上配備有基幹民兵,子彈沒打中目標卻把車隊嚇跑了。於是,勘察隊向共軍玉樹軍分區報告「遇到土匪」,共軍馬上調集重兵前來圍捕,玫瑰花組組員傅仲明、周萬鐘等二人壯烈成仁,馬雲龍等三人被俘,在嚴刑拷打之下,他們招出了藍鐘花組的行蹤。共軍特別從內蒙、寧夏、甘肅調來騎兵部隊增援青海省軍區與公安部隊,還派空軍的直升機地毯式地搜索,用幾萬人的兵力圍堵我們這五條好漢。為了擺脫共軍的追擊,我們起先施展出「聲東擊西」計,將空投下來的物資往東一路拋丟,人卻往西邊撤退。開始時共軍真的上當,但追蹤一段時期後,他們覺得不對勁,又回過頭來包抄。共軍的戰術是趕盡殺絕的:先派直升機在空中搜索,見到風吹草動便投下煙幕彈,地面上的搜索部隊便向煙幕彈投擲的方向集中,這就使我們跑跑顛顛,疲於奔命。在三月份的一場激戰中,馬文山中彈犧牲,范中權、黃智謀、馬培良傷重被俘。我突出重圍,在高山雪原中,同共軍周旋了七個月……
   襲擊軍隊 擄獲輜重
     ○:這七個月是怎麼熬下來的?共產黨以打游擊起家,您同共產黨打游擊真不簡單啊!
     □:我們徜徉在藏民、回民的汪洋大海中,老百姓是水,我們是魚。我在藏區、回區廣泛聯絡反共民眾,將西藏抗暴起義的藏民殘餘部隊重新集合起來,組織了一支又一支的游擊隊。由於當年共軍在藏區腥風血雨荼毒生靈,老百姓深惡痛絕、恨入骨髓,這就應了毛澤東那句話: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們的卡賓槍子彈打完了,就攔截共軍的軍需車隊,當地藏、回民眾佔了地利,往往出其不意以少勝多。民眾偵知共軍車隊過境時,我們在一里路外就用火箭筒向車隊開火,打中間,劫兩頭,電話機拆開來抽出發電機來啟動火箭炮,用優勢兵力襲擊共軍,最多的一次打垮了六十多輛軍車,兩個連的護送部隊全部投降。我們專揀有用的棉大衣、皮大衣、毛皮鞋、食品、槍枝、彈藥,馱上馬背迅速轉移,以三、五人為一個組,機動靈活,打了就走。沒有用的輜重,則全部焚毀。藏民、回民善騎,在山區,馬幫比共軍的卡車更加機動靈活迅速,不必大興土木修築公路,羊腸小徑都如履平地﹔寒冬時,河水結了厚冰,可以踩著冰淩渡河,即使天熱冰塊融化,亦多數屬於淺河,都可跋涉而過。就這樣,我們以輕武器、衝鋒槍同共軍的連、營級部隊交火。按照經國先生的授權,我親自任命過五個縱隊的司令,還有十多位上校大隊長。凡能號令二百名遊擊戰士者便任命為中校大隊長,創有戰績便提升為上校大隊長,藉以鼓舞士氣。共軍入藏區時,用大炮轟毀廟宇、放火焚燒帳篷,藏民與回民發誓報仇,所以作戰十分勇敢。我讓他們借用高倍望遠鏡親睹共軍的暴行,簡直比日本鬼子的三光政策還要殘忍,他們恨得咬切切齒。他們的口號是:「報仇!反解放!恢復自由!」當然,回民、藏民也有他們的弱點,他們腦子不夠靈活,有勇無謀,不會轉彎﹔為了報仇,肚子破了也不肯後退,抗命的結果便是喪命,所以犧牲很大。有一次共軍出動一個團的援軍,我下令轉移,他們堅持不撤,在那種環境下,我實在不忍心執行軍法。中共從內蒙寧夏甘肅抽調一個獨立師、八個騎兵團,由於高原地區通訊不便,共軍用人海戰術往往誤傷了他們的友軍。還有,新疆、寧夏、內蒙的馬,到了青海水土不服,這也減弱了共軍的戰鬥力。據我的觀察,青海馬最優秀,甘肅河州馬次之。青海馬會吹融雪水找青草吃,可新疆馬不肯吃草,吃了料豆就飲茶,接著就拉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