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走向大自然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格丘山: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周永康的伯乐
·重发:周永康的伯乐
·习近平能不能流芳百世?
·周萍-------记念一位可爱的女性
·PRETTY 少女与我
·快乐的精灵---小何
·我与邵艾---- 每个人看出去的人生都是不同的
·上帝存在的一个间接证据
·高处不胜寒
·席近平将中国带向太阳中心 (上)
·乘着象棋的记忆漫游人生(一)
·我的中国观 -- 《我的人生》出版前言
·章子怡被指陪薄熙来上床? 告诽谤败诉
·纪念文化革命五十年, 全文发表--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一)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二) 初见
·斗争会和丘德功的首次脱险
·( 三 ) 招祸
·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1毛泽东的第一次不讲理
·5.2 毛泽东造反和丘德功变成了毛泽东的战友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3 毛泽东的再次背叛和丘德功之死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六) 谁是凶手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七) 天判
·纪念吴宏达
·test 毛泽东时代-- 恐惧, 欲望与狂热的交响曲
·吃的人生 (一, 二, 三)
·格丘山:有感 芦笛 重现驴鸣镇
·一场悲壮的大战---美国2016年大选
·鲍勃·迪伦的詩
·电影“归来”有感
·爱国未必都是好人, 汉奸未必都是坏人
· 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历史正在演出精彩的一幕!
· 台湾啊 台湾!
·小论川普 与希拉里的区别
·为什么刘亚洲会触礁?
·再说被老虎咬死者怎么不对, 我还是同情他
·此时无声胜有声---民主体制的庄严时刻
·农场记忆断片—鲍有光的幽默
·医生张崇
·谈谈我对516的感觉
·自由思想人,中国体制外写作人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
·趣谈美国华人媒体
·我为什么支持川普
·在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那些日子里的回忆
·普京对中国的误解
·残酷的世界和中国现实
·叫我们怎么在网上抓特务?
·美国正变成专制国家中共的乐园
·独评上的徐老和陈老
·中国造法律和中国造审案
·蔡英文有一只妙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近代中国人中死于重泰山者,无出于林彪:
   他用他的死结束了毛泽东的神话;
   他用他的死结束了共产党的理论制高点;;

   他用他的死降低了中国人民的愚昧水平,使凶残的中国人失去了做政治运动帮凶的兴趣;
   他用他的死使在水深火热中挣扎的5%地富反坏右的日子好过多了。
   
   而其中对共产党打击最大者,不是毛泽东的神话结束,不是中国人民不再热衷共产党的政治运动,不是5%地富反坏右的日子好过了一些,而是共产党失去理论制高点。因为从这一天起,这个雄心勃勃,踌躇满志扬言要救人类的政党,一下落成了一个以维持生命为主旨的过一天算一天的偷盗集团。而所谓大政治家邓小平的功绩就是干脆将那块已经没有人再相信的救人类的遮羞布扔掉,让共产党可以公开抢劫和偷盗。
   
   
   可以说林彪如果不死,还做共产党的副主席,或者他将毛泽东杀了,自己做主席,都没有他这样的死对于中国的贡献大。林彪的死亡,而且必须是这样的暴亡,才是他对中国政治和人民的最大贡献,这也是他在他的位置上能为中国人民做的最大贡献。当然林彪自己是不愿死的,也是不愿去做这样类型的贡献的,是毛泽东和周恩来将他逼上了这个神台,让他成了仁。
   
   
   正是:
   
   
   有心插花花不活
   无心载柳柳成荫
   
   林彪就这样成了中国历史上的大英雄。
   
   
   有两个人对于这个道理理解得最透彻,一是周恩来,听到林彪死,周恩来嚎啕大哭。纪登奎说: “总理,总理,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应该说是最好的结局了,您该高兴?”,周恩来摇着头,声音嘶哑地反复说:“你不懂,你不懂!”。 周恩来这个铁石心肠,帮助毛泽东将一个个政治对手送到阎王殿的大政治家,是在为林彪哭吗? 当然不是,周恩来是在为共产党哭,他清楚的知道,从这一天起,共产党是人民救星的神话结束了。
   
   
   二是毛泽东,林彪死后毛泽东马上衰老了几十岁,身体迅速恶化,变成一个病魔缠身的老人。林彪的死使这个扬言要活一百四十岁的强人至少折了十年寿,因为毛泽东再能辩善言,也无法解释自己一手树起来的最亲密的战友和付统帅被自己逼死了。因为他知道,从此他再也当不成人民的红太阳了。
   
   
   
   所以,我们今天纪念林彪的祭日,九月十三日,不是纪念一个共产党军事首领的暴亡。我们今天纪念这个日子,因为它是中国命运,人民命运,尤其是5%地富反坏右(七千五百万)的命运转折点,也是毛泽东个人命运的转折点。从这个事情后。中国共产党失去了灵魂,失去了威信,失去了霸道的气势,这个影响,直使至今共产党已经成了世界级的大富翁了,还是活在提心挑胆的过一天算一天的恐惧之中,与毛泽东时期那种活在人民中,威风,趾高气扬,自称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人的共产党的自信有如天壤之别。
   
   林彪的这个贡献到底有多大,为什么这个贡献这么大,我们进一步来更深刻的阐述这个主题。
   
   研究中国历史的学者,常常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中国政治特点,就是正统性,或者说正道。中国历史上的造反,不管是陈勝吴广,还是李自成洪秀全,都要借天命来争夺正统,只有在正统的慑力和压力下,他们的造反才能将所有的人都卷进来,形成全国的规模。其实这些造反的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中国人民这个庞然大物,一旦被他们的正统控制在手里,他们就变得十分强大和危险,他们就有可能与掌握着国家机器和军队的统治者一决高低。
   
   
   共产党也不例外,他们正因为掌握了正道,才得了天下。今天人回顾毛泽东开国的历史时候,不承认这点,认为过去的中国人太愚蠢了,怎么能相信这种鬼话,换成他们活在毛泽东时代,毛泽东早被他们看透了。这种对于历史缺乏身处其间的客观理解的思想方法或者个人品质,是中国人普遍的特点。对于祖宗的刻薄,对于历史简单和全面否定,是五四以来最时髦的理论研究模式。
   
   这种思想方法的特点是将毛泽东的思想和语言魅力全部涂黑,在他们的笔下,毛泽东是一个胡作非为,痴人说梦的暴君,而跟在他走的是一群智力低下的愚民和乌合之众。他们为了要表现自己对共产党的仇恨,要表现自己的智力远远超过自己的祖先,表现自己的民主立场坚定,不屑用极端方法去抹杀或者故意贬低当年共产党的正统性,将对共产党的批判,变成畅心和任意的辱骂比赛,这样的批判愈多,共产党就愈逍遥法外,真正的共产党就无法定位,因此也就无法真正的剥开共产党的画皮,更就无法真正的将它晾在光天化日下示众。
   
   
   像中国历史所有的雄才大略的开国君主一样,毛泽东不但用打天下,救穷人的口号号治了天下,开创了他特有的组织系统(单位),语言系统( 党八股语言), 而且创造了他自己的一套自圆其说的思想系统,这个系统不但迷倒了智力不太特出的中国老百姓,也迷倒了很多国内有抱负的知识分子,甚至征服了很多在海外受到民主教育和西洋教育的高级知识分子。
   
   最近我与美国X市的一个教堂牧师有个一次颇得教益的谈话。林牧师生于1931年, 今年八十三岁,他出生于东北哈尔滨。年轻时就读于沈阳的一个有名的中学,抗战时学校迁到云南,日本投降后回到沈阳,1947年在听一位美国牧师传道后受洗变成基督教徒,后学校迁到北京。他说当时学校的大部分学生都要求进步(这个词是林牧师用的)向往延安。1949年1月31日北京和平解放(林牧师清清楚楚记得这个日子),成立了革命大学,很多中学的学生都去报名,林牧师也报了名。这时林牧师在黑龙江的祖父出了问题,林牧师祖父原来是河北农民,因为穷闯关东,在黑龙江垦荒囤地,被定成地主打死了。林牧师父亲义愤填膺,借了二两黄金,决计去台湾。林牧师不肯走,要考革命大学,被他父亲强制拖走了。他们到了青岛,坐上了去台湾的最后轮船,那是1949年3月的事情,不几天,青岛就解放了。
   
   林牧师讲的时候非常平静,后来的共产党名誉愈来愈坏 ,但是当时没有坏,他们给中国和中国人曾经带来了希望,林牧师说的就是这么一个事实。
   
   我们这里强调人不是天才,当一个政党专门将好的事情和好话传到人们的耳朵里时,人们没有理由不相信他。以后等见到足够坏的证据了再不相信他,也不是说这个人以前是个蠢货。共产党曾经掌握了正道,控制了人心,这是实实在在的它获得政权之前和得到政权之初的情形。
   
   一个政党获得人心,一个人民相信政党,这有错吗? 没有错,共产党的历史错在这两个东西结合在一起,产生了一个东西,一个非常可怕的东西,一个使中国后来政治非常可怕的东西, 它就是共产党加上中国人民。
   
   
   说得更清楚些,毛泽东时期的政治可怕,不是毛泽东,不是人民,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人民。但是中国人民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己成了魔鬼,以为自己活在伟大的毛泽东时代无比幸福,是在做前人未曾做的伟大事业(以上两句话是中国人民的,非作者杜攒,是中国人民在当魔鬼时经常讲的,尽管他们现在大部分人不承认讲过了)。
   
   
   一个掌握了人心和正道的中国政党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出面了,而只要在后面指手划脚就可以了,从此由这个用正道武装起来的群众站在第一线,什么坏事都由政治觉悟非常高的群众自愿和积极去做了。
   
   这个无处不在, 无时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至的革命群众使毛泽东时期的中国成了真正的人间地狱。其中,革命群众中有一部分动机是为了要求进步(升官), 一部分动机是为了保护自己(尤其对于出身不好的人),但是最主要的动机是他们相信共产党是伟大的,光荣的和正确的政党,他们在进行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 正因为这个伟大的事业,他们去打小报告,去陷害,去拳打脚踢,去酷刑自己的同学,同事,老师,朋友,亲人都不算什么,都不觉得良心责备和惭愧, 而是觉得理直气壮,无比自豪,因为他们打的虐待的摧残的不是人,是党的敌人,是牛鬼蛇神,是动物。反倒是共产党在这些革命群众义愤填膺,革命热情上来的时候,出来做好人,肯定他们的革命热情是好的,但是要注意党的政策。由此可见,这些革命群众一旦觉悟高起来的时候比共产党还共产党,还可怕。
   
   
   五十年代后期至七十年代初的中国真是一个可怕的大地狱,那时候一个犯人从监狱逃出来,是无处安身的,因为到处都有革命群众的雪亮的眼睛,一个形迹可疑没有介绍信的人,随时会被居委会老太太正气凛然的查问和侮辱。事实上那时候的犯人释放了也不愿出去,因为外面比监狱还可怕。这是我在劳改时常常听到难友讲的话。
   
   
   可以说,共产党那时的政权固若金汤,因为他们根本不用军队,也不用警察,自己甚至不用出面,这全国的十多亿革命群众像看家犬一样衷心地在为他们看望政权。
   
   可能有人不禁要问,解放后,共产党做了不少坏事,例如反右,三年灾害等等, 这些恶行难道不在十多亿革命群众的心理引起怀疑动摇吗?
   
   怀疑也许有,当有也只在夜深人静时,像细细的思绪一闪而过,等到白天共产党的宣传机构,报纸,杂志,电视,电影,小说,歌曲开着全部马力歌颂伟光正,个人的怀疑怎么能与天天听,天天喊,天天教育的全国力量匹敌?即使有,也马上被它的气势吞没了。万一有哪个人没有被吞没,那么这个倒霉鬼立即就会被抓起来,被以反革命的名义专政了,有多少人敢和愿意以自身之肉躯去试无产阶级专政之铁拳?
   
   皇帝没有穿衣服那个故事中的小孩将真理喊出来之所以奏效,是因为他的那个叫声在广场上马上让全国人听到了,如果立即将这个小孩拖出去杀了,那么这个叫声就等于没有叫,因为大部分人没有听到。 既然听不到,那么个别立场动摇的革命群众还是认为是自己的眼睛有问题,别人都能看到皇帝的衣服,就我看不到,肯定是自己的问题,所以还是跟着叫衣服漂亮好。
   
   
   林彪的死的意义,就是他一下子让全国的革命群众心中同时升起了怀疑和动摇?怎么毛泽东连他最亲密的战友也不放过,也要杀,看来不是我的眼睛有问题?这里面的混水太深太脏了,以后这些事咱们搞不清楚,还是离远些好。林彪的死就这样使革命群众失去当看家狗的热情,共产党的政治运动从此再无威力。失去了群众行凶的政治运动就像一个合唱团只剩下了指挥,没有了歌手。所以共产党后来慢慢自己指挥着也觉得没有意思,不再搞政治运动了,因为搞也没有用处。
   
   
   
   失去群众的共产党,也就失去了人心中的正道。这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来说无论如何是一种幸运和好事情。
   
   
   可是失去了正道的共产党统治中国就很辛苦了,因为革命群众再也不为他们卖命了,什么事情都得自己上第一线,亲自出面。挨骂挨嘲笑受气是家常便饭了,所以共产党虽然现在有了钱,还是气短,他们多么怀念那些掌握正道,掌握 人心,那种一呼百应的日子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