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小素]
非智专栏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素

   
   
   人物素描二
   
   非智


   
    我接到小素的电话,说要同我和我妻子一起聊聊。“很久没见,找个地方喝咖啡吧。”她说。
   
    这是个周末,佩斯刚刚进入夏天,晴朗的天,湛蓝湛蓝一望无际,蓝得刺眼。在天鹅河边一个小咖啡屋,临窗望去,河水碧蓝,在微起的涟漪里,竟有黑天鹅游荡。河岸边栖息着一群气色极好的海鸥,尔而有散步的男女从它们身边经过,就会引起它们轻微地骚动,有些海鸥会腾空而起,盘旋一圈后,又落脚在岸边原来的地方。佩斯是个好地方,即便我是从中国厦门那个秀丽的城市出来,都觉得这里的山水景色远超厦门,更不用说环境和气候了。
   
    小素还没来,迟到已成了她的习惯,所以我们并不着急。妻子已点了她所喜欢的奶茶,我也叫了意大利黑咖啡。我一边就着咖啡,一边看着河边景色,悠然自得。“她要聊什么?为什么要同我们聊?”妻子问,“不知道,没什么大事,我想。到河边逛逛也不错,多好的天气。” 我说,妻子不吭声,埋头看她的手机。
   
    “啊哈,你们已点上咖啡了,也帮我点一杯。” 她步履轻盈地走进咖啡屋,穿着宽大的色彩斑斓的长裙,在我们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没有任何因为迟到而抱歉,却要我们为她服务。
   
    小素是妻子的朋友,从中国西北省城来,在西北长大的,总带着一种洒脱之态,一副漫不经心爱理不理的身架,不理解的,还以为是傲慢,实际上是极为随意。尤其从南方来的女性,常常受不了西北女人的这种作态。我妻子也是西北人,故此,性格有很多相似。
   
    “喝什么?说。”妻子问道,小素点了她喜欢的意大利美味咖啡,懒懒地往椅子一靠,说,“够烦的,我决定血拼到底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和妻子同时问。
   “不就是那回事,你们都知道的。他同那女的关系不断,昨晚又窝在她家。你们说我该怎么办?我决定把他扫地出门。”
   
    虽然妻子是小素的好朋友,但妻子有个优点,就是不爱管闲事,用她的话说是“不愿卷入是非中”。所以有关小素家庭变故,他的丈夫又有新欢的事,是知道,但却不去问,不去讨论。我更是远离是非,任何可能把我卷进去的别人的是非,都可能最后变成我自己的是非。但小素要聊聊,聊聊就聊聊呗,何况是同妻子聊聊,我最多是个听客。
   
    不料,小素说,“我叫你们,就是要听听这位才子的看法。我觉得他处理的很好,该给点智慧吧。” 才子指的是我,我被冠于才子已是很久,记得在大学时,因为写几首当时流行的朦胧诗,在系里就被叫“厦门才子”,其实我知道这是一种同学中的戏谑。在佩斯被称为才子,实际上的意思是文化人。因为佩斯华人基本上已习惯将文化人都叫做才子。我不过是其中的一个。
   “什么破智慧?他有智慧?不过是矫情,喜欢风花雪月罢了。”妻子很不给面子地说。妻子实际上是不喜欢我卷入别人的是非里,故此语言尖刻。
   “你也太过了,把我们的才子这样数落,不怕他寒心。告诉你,你不疼他,我可疼他了。”小素调侃地说。
   她们经常抬杠,我习以为常。不过说实在,我是真地不愿卷入她的家庭纠结中,因为她的丈夫是我认识的朋友。
   “小妹,我帮不了忙,在这方面,我可是个弱智者。”
   我的话一出口,一片沉默,我知道我说得及不合时宜。
   
    妻子又看起了她的手机,小素则认真喝她的美味咖啡,我无奈地转头看海鸥去了。
   “摊牌就是了,素素,这种事除了你和他去解决,谁也帮不上忙。”妻子突然抬起头说。
   “我知道,找你们聊只想吐吐心。算了,聊别的吧。”小素搅动着半杯咖啡,漫不经心懒洋洋地说。
   
    在河边的那个下午,我们更多地聊了将在佩斯举办的澳洲网球赛。
   
    如果说佩斯华人有才女,我一定首推小素。她能歌善舞,又写得一手好字,钢琴也能弹几下,尤其诗词写得生动,有婉约之韵。按说这种诗琴书画都懂有如古代淑女的女人,应该是很温柔,可她却性格刚烈,说话镌刻,既有智慧,却常常不给面子,有着辣椒之味。人们私底下都说她是“那个西北辣妹子”。也许是中国西北的水,西北的粮食,西北的风,培育出了这种辣妹子。我的西北老婆性格也极为刚硬,一旦她认定的事,就执着不放弃。我觉得西北人的“心硬",就是从她们的性格上感觉出来的。
   
    如果说佩斯有什么女强人,我也会首推小素。她是个职业女性,是一个有名气的会计行的合伙人。生活独立,性格倔强,能够一边带着二个小孩,一边把事业做好。她丈夫冯安全基本不管家里的事,自己在做外贸生意,社会上有许多朋友, 整天忙着应酬,他曾经对我抱怨家庭生活不幸福,最后悄悄找了自己的幸福。
   
    据说,小素得知后,不露声色,私下找到那个女的,要她远离自己丈夫。回家后,她告诉丈夫,她不计较他这次的违规,不过条件是,必须离开那个女的,不然,就滚出家门。因为小素的家,产业基本上都是她赚下来的。
   
    也是据说,冯安全接受小素的话,同那个南京来的女人断了关系,家里安安静静很久了。人们都佩服小素处理方法,觉得她有魄力,能在不同那女的撕破脸,也没有同自己丈夫大吵大闹情况下,就把问题解决。
   
    不曾想到,冯安全同那个女的藕断丝连,暗中往来。这事小素当然被伤害,但她倒还是很淡定,虽说提出“血拼”,也不过是愤怒之言,或者只说给我们听听。
   
    说小素女强人,并不因为她对她丈夫的强势。她在工作中,在社会活动中,都独挡一面。我记得她还是什么学会的秘书长,学会的内外工作,都她在忙着。她的文章诗歌也常在报上见到,并会有人跟她唱和。也许因为她太忙,也许因为太强,她丈夫觉得压抑,不幸福。
   
    冯安全还曾提醒我一个朋友的儿子,不要找女强人。“他妈的,那些女强人,自以为是的很,什么都得按她们的想法,他妈的,有什么了不起?跟这种女强人,有什么幸福?” 冯安全同小素怎么会走在一起,令人不解,一个是那么江湖味道,一个是那么淑雅气息,实在是难有共同语言。这或许是他们目前日子不和的原因之一吧。
   
    不久前,小素换了新车,一辆价值二十几万的意大利跑车。我问她怎想起买这么贵的车?她将车发动起来,在匀速好听的汽车引擎声里,她说 “生活呗,留着钱做什么?给别的女人花?自己不能亏待自己,特别是我们女人,要学会善待自己,现在男人,有哪个可信赖的?你不要说你可信赖,嘿,我看一路货。你们男人都是一路货。看我把妆化上,把这跑车一开,嘟,一溜烟过去,那不把你们这些男人看溜眼了?羡慕吧?”
    “羡慕” 我说。但我说的是对那漂亮跑车的羡慕。
   
   2014年11月15日
   
   
(2014/1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