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大壮]
非智专栏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困惑--第十四章
·困惑--第十五章
·困惑--第十六章
·困惑--第十七章
·困惑--第十八章
·困惑--第十九章
·困惑--第二十章
·困惑--第二十一章
·困惑--第二十二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壮

   
   非智
   (人物素描之一)
    大壮,是我在佩斯最先认识的来自同一个省份的中国人。
    名为大壮,实际上人长得瘦瘦小小的,一张倒三角脸,长着粗眉毛,他的鼻子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是黄种人,却有一个洋人的鼻子,这是他最臭美的地方。不过,会算命的则说,他长着一个阴险的鼻子,为人一定不地道,而且,薄而高的鼻子长在黄种人脸上,命不会好的。这算命的也真有点尼玛的准,这二十几年过去了,大壮不仅一点没壮起来,而且是越来越瘦,生活不仅没有好起来,而且越过越苦,将近五十了,不料他的老婆却心血来潮地离家出走搞离婚。


   
    说他阴险,似乎用词不当,但说他很有心计,倒是实在。他会考量,凡事都考量,甚至有时我会对他的过于精算不耐烦,他却能将《孙子兵法》念给我听“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他的胜算,在一些大事上常常果然有效,可是,问题是在他的生活中并没有太多的大事需要他胜算。常常是一些小事,他也不停地“胜算”,结果,把机会算没有了,把生意算掉了,最后,把老婆也算走了。比如,有朋友要他共同投资买地,他就很认真地将前几年佩斯房地产增值率查了算了一遍,结果发现竟然增长不大,于是,他理由充足地谢绝共同投资,还苦口婆心规劝朋友不要担当风险,结果呢?结果是朋友买下了地,经过5年的投资,已增长150%了,这时,大壮是没话的,只是说了句“运气吧。”
   
    前些年,我想同大壮合开中餐馆。开始商讨阶段,他热情洋溢,做了大量调查,甚至还到佩斯成功的中餐馆悄悄蹲点,考察市场。大壮为我画了几张思路图和佩斯中餐馆发展方向,算了几个百分比给我,最后告诉我,“没有前景。你知道佩斯有多少华人?有多少中餐馆?”我说“我哪里知道?这跟我们开中餐馆有什么关系?”他十分认真很专业地说“西澳大约有十一万华人,再加上旅游者的华人,也不过十二万多,而整个西澳的中餐馆少说也有三、四百家。这么点华人,且有这么多中餐馆,你哪有客人?生意是做不起来的。”我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些数据,到底有多少准确性?不过,我知道他是认真划算的人,一定是花了不少时间收据研究才得出这些结论的。我同他辩驳一通,告诉他不能这样算,可当他拿出《孙子兵法》“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之理来时,我也就无话可说了。当然,结果呢?结果是,我自己把中餐馆开起来了,而且,几年来生意还不错。现在,轮到他没有话说了。他只是悻悻地叨唠:“嗐,老兄,你娶了个精明能干的老婆。”那是因为中餐馆是我老婆在经营。
   
    他也有算对的时候,比如前几年中国的薄熙来事件还没发生之前,或者说王立军还没有跑到美国领事馆之前, “打黑唱红”在中国得到压倒性的肯定,人们对薄熙来进中常委是基本不存疑的,可是,他却能严肃地告诉我,薄熙来根本没有希望进常委了。为此他还同另一个对中国政治感兴趣的我的朋友打赌。当然,结果呢?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大壮赢了。出奇的是,他竟也能胜算出周永康的倒台,这一点,我不得不佩服他对大事的胜算。只是可惜,他没有机会参与中国政治,他拿的是澳洲护照。
   
    把老婆算跑倒是出乎他的哥们的意料之外。他是极为自信自尊的人,对老婆也极为大男子主义。同他生活了二十几年的他的老婆,在佩斯也算个顾家,懂人情事理的 女人。可能是对他太顺服了,可能是崇拜他故此认他的话为“圣旨”,也可能是被他的胜算所慑服,总之,他的老婆,一个叫琴的女人,对他服服帖帖的,竟然最后选择离开他。
   
    他的老婆个头同他差不多,到现在也还可以看出她当年的漂亮。我估计他老婆是被大壮的胜算所折服,竟然在中学毕业后没多久就嫁给他,并在几年后随他到澳洲。在赚钱上精明的应该是他的老婆,琴多少赚了点家业,养了二个孩子,现在也都大学毕业了。琴有不少朋友,多是女伴,大壮也有许多朋友,不少是女性。我不知为啥女性喜欢他,是冲着他独特的鼻子?还是他的孙子兵法厉害,把女人都算计上了?有了女性为朋友,就有了女性知己,就有了女性情人。一切当然是悄悄地,只有我们几个他的哥们知道。我们也悄悄劝他不要玩过火,还是家里老婆好,不要因为这不靠谱的情人而坏了家庭。大壮在这事上也是很有庙算的,他分析了形势,分析了他老婆的性格,并分析了他恋情,结论是:老婆不会知道,即便知道了,老婆不会也不敢离开的。大壮的意思是,老婆离开他日子更难过。我们起初也这么认为,因为一个非常崇拜她老公的女人,轻易是不会选择离开老公的,最多是哭一阵闹一阵,然后一切重归于好。可是,这次大壮算错了,他老婆琴得知他外边有情人后,不闹不吵,离家出走,尔后通过律师递交了离婚申请,一切出乎他和我们的意料之外。
   
    大壮生来是搞政治的人物,是干大事的人,可惜却落脚在佩斯这个小地方。如果他的英语好的话,说不定去争取当选议员,哪怕是个市政议员也有可能。虽然中国政治搞不成,澳洲政治无法搞,但西澳华人社团是个舞台,还是华人政治,这华人社团政治似乎适合他,似乎是为他量身定做。目前他已热衷华人社团活动,还担当了一定的领导职务,显然是个积极分子。这时他的孙子兵法的胜算是起了点作用,比如,他能算准如果开展什么大赛活动,或什么集会抗议活动,将达到什么效果。对于怎样同其他社团展开既团结又暗斗之术,怎样将佩斯华人政治同中国大陆政治连在一起而获得政治效应,他都能在分析形势后,胜算出来。
   
    大壮由于忙着华人社团事务,近年来已少同我往来。有关他的消息,大都多是我通过当地华人报纸知道的。他的漂亮的鼻子常在报纸上出现,不过还是那么瘦瘦小小的身量,有时同一些人高体壮的洋人政要照相,他挤在其中,若不费点神,真的还找不出他来。
   2014年11月13日
(2014/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