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大壮]
非智专栏
·初恋
·“罪犯”的国家
·澳洲国庆日
·有序与和谐
·大人民,小政府
·果真《大哉,牛皮》
·争鸣或排斥
·傻B,文学爱好者
·诗人小叶
·“富有”的穷人
· 小舟
·不期而遇
·吃 补
·爱国之争论
·不会笑的华人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壮

   
   非智
   (人物素描之一)
    大壮,是我在佩斯最先认识的来自同一个省份的中国人。
    名为大壮,实际上人长得瘦瘦小小的,一张倒三角脸,长着粗眉毛,他的鼻子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是黄种人,却有一个洋人的鼻子,这是他最臭美的地方。不过,会算命的则说,他长着一个阴险的鼻子,为人一定不地道,而且,薄而高的鼻子长在黄种人脸上,命不会好的。这算命的也真有点尼玛的准,这二十几年过去了,大壮不仅一点没壮起来,而且是越来越瘦,生活不仅没有好起来,而且越过越苦,将近五十了,不料他的老婆却心血来潮地离家出走搞离婚。


   
    说他阴险,似乎用词不当,但说他很有心计,倒是实在。他会考量,凡事都考量,甚至有时我会对他的过于精算不耐烦,他却能将《孙子兵法》念给我听“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他的胜算,在一些大事上常常果然有效,可是,问题是在他的生活中并没有太多的大事需要他胜算。常常是一些小事,他也不停地“胜算”,结果,把机会算没有了,把生意算掉了,最后,把老婆也算走了。比如,有朋友要他共同投资买地,他就很认真地将前几年佩斯房地产增值率查了算了一遍,结果发现竟然增长不大,于是,他理由充足地谢绝共同投资,还苦口婆心规劝朋友不要担当风险,结果呢?结果是朋友买下了地,经过5年的投资,已增长150%了,这时,大壮是没话的,只是说了句“运气吧。”
   
    前些年,我想同大壮合开中餐馆。开始商讨阶段,他热情洋溢,做了大量调查,甚至还到佩斯成功的中餐馆悄悄蹲点,考察市场。大壮为我画了几张思路图和佩斯中餐馆发展方向,算了几个百分比给我,最后告诉我,“没有前景。你知道佩斯有多少华人?有多少中餐馆?”我说“我哪里知道?这跟我们开中餐馆有什么关系?”他十分认真很专业地说“西澳大约有十一万华人,再加上旅游者的华人,也不过十二万多,而整个西澳的中餐馆少说也有三、四百家。这么点华人,且有这么多中餐馆,你哪有客人?生意是做不起来的。”我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些数据,到底有多少准确性?不过,我知道他是认真划算的人,一定是花了不少时间收据研究才得出这些结论的。我同他辩驳一通,告诉他不能这样算,可当他拿出《孙子兵法》“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之理来时,我也就无话可说了。当然,结果呢?结果是,我自己把中餐馆开起来了,而且,几年来生意还不错。现在,轮到他没有话说了。他只是悻悻地叨唠:“嗐,老兄,你娶了个精明能干的老婆。”那是因为中餐馆是我老婆在经营。
   
    他也有算对的时候,比如前几年中国的薄熙来事件还没发生之前,或者说王立军还没有跑到美国领事馆之前, “打黑唱红”在中国得到压倒性的肯定,人们对薄熙来进中常委是基本不存疑的,可是,他却能严肃地告诉我,薄熙来根本没有希望进常委了。为此他还同另一个对中国政治感兴趣的我的朋友打赌。当然,结果呢?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大壮赢了。出奇的是,他竟也能胜算出周永康的倒台,这一点,我不得不佩服他对大事的胜算。只是可惜,他没有机会参与中国政治,他拿的是澳洲护照。
   
    把老婆算跑倒是出乎他的哥们的意料之外。他是极为自信自尊的人,对老婆也极为大男子主义。同他生活了二十几年的他的老婆,在佩斯也算个顾家,懂人情事理的 女人。可能是对他太顺服了,可能是崇拜他故此认他的话为“圣旨”,也可能是被他的胜算所慑服,总之,他的老婆,一个叫琴的女人,对他服服帖帖的,竟然最后选择离开他。
   
    他的老婆个头同他差不多,到现在也还可以看出她当年的漂亮。我估计他老婆是被大壮的胜算所折服,竟然在中学毕业后没多久就嫁给他,并在几年后随他到澳洲。在赚钱上精明的应该是他的老婆,琴多少赚了点家业,养了二个孩子,现在也都大学毕业了。琴有不少朋友,多是女伴,大壮也有许多朋友,不少是女性。我不知为啥女性喜欢他,是冲着他独特的鼻子?还是他的孙子兵法厉害,把女人都算计上了?有了女性为朋友,就有了女性知己,就有了女性情人。一切当然是悄悄地,只有我们几个他的哥们知道。我们也悄悄劝他不要玩过火,还是家里老婆好,不要因为这不靠谱的情人而坏了家庭。大壮在这事上也是很有庙算的,他分析了形势,分析了他老婆的性格,并分析了他恋情,结论是:老婆不会知道,即便知道了,老婆不会也不敢离开的。大壮的意思是,老婆离开他日子更难过。我们起初也这么认为,因为一个非常崇拜她老公的女人,轻易是不会选择离开老公的,最多是哭一阵闹一阵,然后一切重归于好。可是,这次大壮算错了,他老婆琴得知他外边有情人后,不闹不吵,离家出走,尔后通过律师递交了离婚申请,一切出乎他和我们的意料之外。
   
    大壮生来是搞政治的人物,是干大事的人,可惜却落脚在佩斯这个小地方。如果他的英语好的话,说不定去争取当选议员,哪怕是个市政议员也有可能。虽然中国政治搞不成,澳洲政治无法搞,但西澳华人社团是个舞台,还是华人政治,这华人社团政治似乎适合他,似乎是为他量身定做。目前他已热衷华人社团活动,还担当了一定的领导职务,显然是个积极分子。这时他的孙子兵法的胜算是起了点作用,比如,他能算准如果开展什么大赛活动,或什么集会抗议活动,将达到什么效果。对于怎样同其他社团展开既团结又暗斗之术,怎样将佩斯华人政治同中国大陆政治连在一起而获得政治效应,他都能在分析形势后,胜算出来。
   
    大壮由于忙着华人社团事务,近年来已少同我往来。有关他的消息,大都多是我通过当地华人报纸知道的。他的漂亮的鼻子常在报纸上出现,不过还是那么瘦瘦小小的身量,有时同一些人高体壮的洋人政要照相,他挤在其中,若不费点神,真的还找不出他来。
   2014年11月13日
(2014/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