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酒思]
非智专栏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酒思

   酒思/非智
    刚在微信上收到一篇文章,说男人爱酒胜于爱女人。而且断言“真正的男人,可以没有女人,但不可以没有酒。”我不禁诧然,细想一下,自己到底是爱酒,还是爱女人?因为这关系到是否是真正男人的名誉问题。
    是酒,还是女人?这还有点像莎士比亚的戏剧《哈姆雷特》里的哈姆雷特在对 “是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难题?”(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the question?)的考虑一样的艰难。不过,最终我没有选择酒,因为到底我还是爱女人胜于爱酒。我的结论是,在生活中,我可以没有酒,但不能没有女人。我现在的女人,就是我的妻子,我是断不能离开她的。没有酒,我不寂寞,可是没有妻子,我则有寂寞之感。我想,如果说爱女人胜于爱酒不是真正的男人,那么,我倒认为这样的男人才是真实的男人。
    我见到,而且生活中也有不少喜好酒的男人,他们中的多数是既爱酒又爱女人,也许这才是男人真正品性。这些爱酒又爱女人的一部分,虽然没有嗜酒如命,但也是逢酒必醉。他们喝酒不是为了豪情,也没有诗意,更谈不上煮酒论英雄。更多的是斗气、是霸气、是撒泼之气。在酒桌上小酌半杯,闲情轩逸,或佯装微醉,洒脱超然固然好,我也喜欢这样的意境,尤其如果还有几位美女在场,那更是觉得酒意盎然,但倘若借酒壮胆,霸气十足,酒后撒泼则另当别论。
   人类何时出现酒,似乎无处可考,但在中国的甲骨文里就有酒字出现。成于西周春秋之际的中国第一部诗集《诗经》,就有了“既醉以酒,既饱以德”的句子,这说明中国人喝酒的记述,可上溯到三千多年之前。


   
   有了酒,就有了酒文化,这酒文化还悠远深长,竟然成了文人放浪形骸、浪漫不羁、才气横溢的体现。自古有许多文人墨客为酒写赞,最有名的莫过西晋的“竹林七贤”之一刘伶的《酒德颂》。在该文中,他自称“唯酒是务,焉知其余?”说他在喝完酒后,“静听不闻雷霆之声,熟视不睹泰山之形,不觉寒暑之切肌,利欲之感情。俯观万物扰扰,如江海之载萍;二豪侍侧焉,如蜾蠃之与螟蛉。”刘伶的醉酒是醉生梦死,是在酒中品赏人生,如漂浮江流,逍遥自在,全无人间之怨气。在《晋书》中记载,刘伶曾因喝酒与人相争,对方因怒而要动武,刘伶见之,则慢条斯理地说“鸡肋不足以安尊拳。”那人听了,大笑而停止动手。如果人能喝酒喝到这个境界,实在是令人仰慕了。
   
   喝酒是一种乐趣,不是一种拼搏;喝酒是一种社交,不是一种结仇;喝酒是一种境界,不是一种撒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酒桌上竟出现了以拼酒斗酒为荣的局面,喝少或少喝都不行,能喝倒对方,才是酒局之乐,这实际上是破坏了酒的文化及饭局的和谐。
   
   更有甚者,那些凡夫俗子,常酒后使气,借酒撒泼,要么骂人,要么打人,逞一时之英豪。这种醉酒,实际上累累误事,或肢体受伤,或名誉受损。在国内时,我有个朋友,是政府官员,但因一次醉酒,在机关大院,撒泼大骂党和政府领导人,被人举报。虽酒醒后,检讨不断,但却从此,仕途不畅。
   
    如果没有刘伶之流的豪饮潇洒,实在是要在酒桌上学会控制自己的酒杯啊。
   
   
   2014年11月06日
   
   
   
   
   
   
   
   
   
   
   
   
   
   
   
   
   
   
   
   
   
   
(2014/1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