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甘肃省公安厅调动专案组构陷 前优秀一级警官陈仲轩被捕]
九剑博客
·正告建三江绑架案作恶者:审视你自身的处境
·一样是法庭判决大不同
·认清邪党的谎言选择美好的未来
·触碰法轮功问题大陆律师征集不怕死的到建三江
·中国律师惊人誓言:安排好后事去建三江
·黑龙江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拒保外
·加律师团体联合国谴责中共活摘、迫害律师
·开枪镇压!茂名网友急传警方施暴影片
·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
·【石涛评述】中国跌入最黑暗的时代
·追查国际:建三江为中共废劳教后的标志事件
·最新消息:周案涉资产已破万亿500多人被扣查
·建三江事件“公告”令民间前赴后继前往抗争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要求习近平撤办建三江事件责任人
·大陆万人签名反活摘吁彻查周永康罪行
·【独家】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南美秘密建武装庄园
·意大利第二大报:中共活摘器官是恶魔行为
·建三江公安通告被当事律师揭穿造假
·茂名血案出动特警江泽民集团在背后撑腰
·茂名屠杀是昆明血案的政治延续官方有两个声音
·【九天剑】:见过智障,没见过障成这模样的
·江泽民公开干政茂名血案升级七大军区军头挺习
·谢阳律师:来自建三江的报告
·【任重】从建三江案看中共陷害律师的阴险毒招
·默克尔赠习近平中国地图新华社掉包造假
·焦裕禄当过日本伪军?被曝6子女“全吃皇粮”
·茂名两年轻人被活活打死警察拖尸走照片曝光(组图)
·阻止声援建三江司法局打压律师
·【今日点击】〝建三江事件里面一定有诈〞
·建三江前线律师怒斥当局:无法无天亘古难见
·中共流氓打手混入茂名抗议人群被揭穿(组图)
·茂名记者会被揭演戏目击者称十多死二十余失踪
·三退日破10万人创新高民愿显天意“中共亡”
·民间高人四个字预言中共命数正在应验
·人身安全受威胁建三江律师发紧急声明
·建三江前线告急中共下令暴力清场
·特殊嗜好毛泽东特爱看这种片
·唐吉田遭黑头套吊铐毒打警威胁“肾摘掉、挖坑埋掉”
·建三江法轮功案三律师获释拘押期间均曾遭酷刑
·【禁闻】维权律师全获释建三江恐怖完结?
·感恩寒食清明人心
·律师建三江遭活摘威胁国际律师团谴责中共罪恶
·唐吉田:建三江威胁〝活体取肾〞
·学者揭中共收走年国民财富一半仍不愿减税
·大陆黑帮成员逾百万曾庆红发动另类政变
·俄军事评论员披露江泽民的一个惊人秘密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问候建三江4律师吁制止中共暴行
·《大纪元时报》英文版赢纽约16项年度新闻会议大奖
·中国器官捐献率曝光引出惊天黑幕
·建三江警察雷人语录猛翻中共旧帐
·建三江声援民众:我被拘禁殴打的经历
·建三江事件法轮功律师吁国际彻查活摘
·【热点互动】执法犯法建三江为何有恃无恐?
·黄万里:将来应放三男一女铁像跪向三峡请罪
·各级〝610〞是如何操纵升级黑龙江建三江对民众的迫害的?
·法轮功严禁性乱中共脏口喷人被揭穿
·纳粹高官艾希曼受审的启示
·江泽民做好了最坏打算
·人权活动家陈光诚-神韵音乐让人豁然开朗
·荷兰国会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4月10日全球看中国
·大陆的大律师们集体“反了”
·【陈思敏】江泽民一家都是贼祖孙三代一起贪
·《乌克兰青年报》报导中共活摘器官
·中共造谣的背后
·要做个明白人,不要做糊涂人
·法轮功没有“男女双修”
·从建三江洗脑班的恶行看中共的本质
·中共炮制“双修”谎言栽赃法轮功
·曝江泽民周永康暗控腾讯QQ微信成政治工具
·欧洲大陆游客:出来先办退党
·建三江酷刑折磨惊人四律师共被打断16根肋骨
·插播《九评》被害离世待嫁夫君还在狱中
·胡耀邦之子为〝六四〞发声怒斥中共掩真相
·王宇律师遭暴力大连法官:我们不讲法律
·律师:修炼法轮功合法法官:别提敏感词
·四部“英雄故事”欺骗中国几代人你了解吗?
·胡耀邦去世25周年胡德华质问:六四学生所犯何罪
·以总统访华以色列拉比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
·声援建三江两公民无消息外界发全国寻人启事5
·神韵悉尼首场爆满中共干扰再次失败
·【史海】89.4.18过万学生天安门静坐提7要求
·历史会证明一切25年前的六四学生遗书公开
·【石涛评述】从胡耀邦之死到天安门枪声
·史洪愿:诬陷法轮功创始人的谎言
·揭马三家惊世性酷刑 刘华刑拘期满仍未获释
·中共〝最强大〞的武器 最惧怕什么?
·中共党魁江泽民迷信抄地藏经 周永康找“高人护驾”
·【历史今日】苏家屯证人揭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
·史洪愿:揭开法轮功“围攻”中南海的真相
·425十五周年 港法轮功游行震撼大陆客
·揭中共活摘器官 台湾学童获甘地人权奖
·香港集会游行 纪念4.25法轮功大上访(视频)
·追查国际:全面追查中共司法系统迫害法轮功责任人
·港425反迫害 成立反中共活摘联盟
·抵制中共 香港六四纪念馆将揭幕
·中共惧建三江效应 威胁黑龙江法轮功学员
·【禁闻】富可敌国抵制反腐 贾庆林呼之欲出
·【史海】蒋介石两立遗嘱 认定中共是邪党
·鲍彤撑425 斥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犯法
·【禁闻】15年迫害 全民反暴 中共自掘坟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甘肃省公安厅调动专案组构陷 前优秀一级警官陈仲轩被捕

【新唐人2014年11月16日讯】曾任职于甘肃会宁县公安局一级警官、法轮功学员陈仲轩被诬陷案十月二十三日移交至白银市检察院,近日陈仲轩已被中共当局非法批捕。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夜里十点左右,陈仲轩和其他四位法轮功学员何玉瑚、韩秀芳、冯彩红、金银武开车路过会宁县中川乡时,突然有辆轿车横在公路正中挡住了去路,并急速从车上冲出四、五个手持钢管铁棒的人将他们包围,野蛮地堵住车门不许下车,僵持一个多小时左右,陈仲轩被中川派出所的蒲中学、会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永刚等几个身着便衣的警察,在没有说明任何法律依据和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给他们四位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绑架到中川派出所,在中川派出所内陈仲轩走脱。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下午约三点左右,白银市国保大队队长范宏涛等伙同会宁公安局,出动几十名警察将陈仲轩的临时住所团团围住,有目击者路过,看到院子的出口与四周全是警察和警车,警察抓人从不穿警服都是便装,并且每一层楼梯上都有人看守。
   
   当时法轮功学员廖安安、陈仲轩、张文秀、李巧莲四人在屋内,门被暴力砸开后,男女警察扑过去就开始抓人,他们几人压住一人叫嚣着拳打脚踢,陈仲轩坚持要穿外套又遭到他们辱骂与毒打,并强行给他戴上手铐。
   
   白银市国保大队、各辖区派出所、街道社区相关人员,同一时间出动大量人力、车辆开始抓人,有人得知消息在通知他人的途中也被绑架。
   
   据悉,这次针对白银市法轮功学员大面积非法绑架抄家的恶行,是在甘肃省〝610办公室〞的操控指使下肆意逞凶。
   
   甘肃会宁县法轮功学员陈仲轩,五十三岁,毕业于甘肃警察学校,曾任职于会宁县公安局一级警官。由于陈仲轩曾经任职警察,甘肃省公安厅调动专案组参与此事,也在全国范围内非法通缉陈仲轩,从此他有家难归,流离失所三年。
   
   流离失所 有家不能归
   
   陈仲轩,男,五十三岁,原会宁县公安局干警,有幸修炼了法轮功后,全身所有的病都奇迹般没有了,他工作认真,踏实能干,曾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九九年六月,在甘肃省警察学校学习期间因修炼法轮功,省直机关领导多次找他谈话,后县公安局领导也多次找他谈话,逼迫他放弃修炼,陈仲轩拒绝了这些无理要求。九九年〝七二零〞他到省政府为法轮功上访,非法拘禁两天,又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会宁县政法委和公安局在会师镇举办的洗脑班强行洗脑十五天,之后又被逼到政法委强迫洗脑。后便被调出公安局并停职。在此期间政法委、公安局经常找他威胁、辱骂他。
   
   二零零零年五月陈仲轩到乡政府上班,其间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温德慧、乡书记王勤国多次威胁、辱骂,派出所所长李永刚(现任会宁县公安局国安大队队长)经常骚扰、恐吓,并常年非法监听他的电话、监视他,几乎没有人身自由。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陈仲轩和妻子韩秀芳向当地中川乡民众讲真相时,被中川派出所和会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妻子被非法关押在白银看守所快一年了,陈仲轩被迫害流浪在外,有家不能归。
   
   陈仲轩自述说:〝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晚九点多钟,我和妻子韩秀芳乘坐私家车途经会宁县中川乡高庙村境地时,突然有辆轿车横行公路正中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并急速从车上冲出四、五个手持钢管铁棒的不法人员将我们包围,野蛮地堵住我们的车门不许下车,僵持一个多小时左右,会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永刚等几人身着便衣来到车前打开我们乘坐的车门,在没有说明任何法律依据和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强行给我妻子和车上乘坐的其他人戴上手铐绑架到中川派出所,非法拘禁到九月二十五日上午,之后又将我妻子等人劫持到会宁县公安局,当天强迫我妻子带路非法抄了我们的家。〞
   
   〝会宁县公安局对我们家的非法侵害,不仅使我们身心受到摧残折磨,同时严重伤害了我家其他的成员。会宁县国安大队非法抄家翻箱倒柜,象土匪一样把家里弄的一片狼藉,如今我妻子被非法关押,我被逼有家不能回,我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被惊吓得卧床不起,无人照看,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我原本好好的家如今这样,这都是会宁县国保大队对我们夫妇迫害造成的严重后果。〞
   
   妻子仍然被非法关押
   
   妻子韩秀芳,现年五十岁,修炼法轮功以后,她时时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做事处处为别人考虑,在修炼中不知不觉各种病都奇迹般消失了,身体健康了,精神升华了,人也乐观开朗了,说话总是笑呵呵的,家庭从此也和睦了。邻居都说她是非常好的一个人,周围人也都称赞她是个大好人,凡是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是非常好的一个人。在母亲、婆婆的眼里,她是个孝顺的孩子;在丈夫儿女们的眼里,她是个贤妻良母;在朋友眼里,她是个乐于助人的好朋友;在晚辈的眼里,她是个慈爱的长辈。
   
   古人云:百善孝为先。韩秀芳对八十六岁的婆婆极尽孝道,婆婆在城市住不习惯,和嫂子住在农村,常常一人在家。韩秀芳就经常抽时间回老家去看望老人,每次回家都给老人买很多吃的用的,又帮助干农活,临走时还得给老人家蒸一锅馒头,留足零花钱。
   
   如今韩秀芳被非法关押,陈仲轩被逼有家不能回,老人被惊吓得卧床不起,整天盼儿以泪洗面,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全靠亲友的帮助才能勉强度日。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会宁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韩秀芳、何玉瑚、金银武、冯彩虹非法开庭,家属从北京请的正义律师从法律角度辩护,不但证明法轮功学员无罪,更从法律角度证明法轮功学员的所有行为都是受到法律保护的。面对正义律师,法官哑口无言。
   
   辩护律师说:面对皇帝的新衣,并不需要高深的学问,只需要普通人的良知和勇气,如果面对邪恶保持沉默,就是邪恶的帮凶,无论什么理由,将明知无罪之人判决有罪,既是涉嫌犯罪,又愧对自己的良知。请各位法官尊重公民的宪法权利,承担起应有的历史责任,敢于直面现实和自己的良知,实践法制精神,判本案被告无罪予以释放。
   
   辩护律师还说:检察官和法官是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是公民的希望所在,当然,法律是要的,命令也是要的,而且都应该严格遵守。但法律和命令,归根结底是为了维护人类的良知和正义。
   
   被反覆抢劫的家
   
   九九年迫害发生以前,陈家有十几人修炼法轮功,〝七二零〞以后遭到了会宁县公安局、四方乡政府疯狂抄家、抢书,就连果园的树股子都被警察和乡政府人员摘吃果子时折断了,杏子被打得满地都是,一片狼藉。
   
   二零零四年夏,会宁县公安局国安队长王彦彩、曹广新等多人欺负陈家妈妈年纪大,砸门撬锁,翻箱倒柜,找不到有关法轮功的东西,便偷拿走老人的钱,甚是可恶。中共国安的行为跟土匪没有什么区别。
   
   二零零一年九月,会宁县公安局国安队长王彦彩、曹广新驱车追赶到了一百公里外陈仲轩的妹妹陈淑娴的娘家,向七十多岁的老母亲追问陈淑娴的下落,老人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后来老人才知道陈淑娴被迫害而流离失所。当时陈淑娴年幼的儿子刚刚五岁,这一分别就是五年。
   
   二零零七年十月份,公安局恶人伙同大沟派出所和本地村委会人员非法抄陈仲轩妈妈的家,抄走了大法书籍。每有什么风吹草动,警察就带一帮打手抄老人的家。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会宁县公安局国安大队长李永刚领着二十几个警察非法抄了陈仲轩在县城的家,抢走了大小共十个存款折(存款折后来在催要下归还),同时抢走了珍贵书籍、物品等。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以后,公安局恶人伙同大沟派出所警察又到陈仲轩妈妈的家骚扰,对老人说是到你家转一圈,在家里东瞅瞅,西看看。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遭受了中共邪党长期的骚扰等迫害,身心受到巨大刺激。
   
   大妹被迫害家庭破裂、狱中超强奴工致病
   
   陈仲轩的妹妹陈淑娴,四十七岁,九九年〝七二零〞到省里上访被无理罚款。二零零一年因讲法轮功真相,被会宁县国安恶警曹广新、城关派出所周国壁等人绑架到城关派出所。为了逼迫陈淑娴说出真相资料的来源,国保大队队长王彦彩、恶警曹广新、城关派出所武小霞,采用罚站、不许睡觉、殴打等方式折磨陈淑娴两天两夜。恶警曹广新竟抓住陈淑娴的头连续撞墙数次并狠踢几脚,致使陈淑娴当场晕倒在地。陈淑娴后被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半,但走脱流浪到银川。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八日晚,陈淑娴挂真相横幅时,被银川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非法抓捕,关押在银川市看守所。看守所恶警每次提审后都把她折磨得无法走路,但恶警仍逼迫她干重体力活,干不完分配定额就不让吃饭。十一月十八日,陈淑娴被银川市新城局检察院非法逮捕。
   
   陈淑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丈夫由于不堪恶人的逼迫,与她离婚。会宁县法院工作人员妥玉英(女)(罹患癌症,在痛苦中死去。临死前,一丝良知向亲朋忏悔,是自己迫害大法才遭此报应。)、苟学思(男)等人办此离婚案时,家产分文未判给陈淑娴,致使陈淑娴一无所有。
   
   银川市公安局〝六一零〞法院与会宁县公安局〝六一零〞将陈淑娴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在银川市女子监狱。
   
   在监狱,陈淑娴每天被迫超强度做缝纫,得了眼病,泪管堵塞、毛囊发炎、右脸部萎缩。恶警见她痛苦不堪就欺骗她:只要转化,就给她治疗、上报减刑、让她回家。后来陈淑娴看清了恶警伪善的一面,表示自己要坚持信仰,结果监狱变本加厉的折磨她。在她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的情况下,强迫她继续干缝纫活。在她被非法关押的三年中,恶警一次都没让她见探望她的亲人。
   
   在银川市女子监狱其间受到了狱警等恶人的酷刑折磨。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文章〝甘肃省法轮功学员陈淑娴遭迫害经历〞。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八日刑满该出狱了,她哥哥陈仲轩来给她送衣服、看她,准备接她回家。监狱没让她见哥哥,也不让往里送衣服。之后才知道监狱给她家所在地甘肃〝六一零〞打电话,说没有转化要求继续洗脑。会宁县〝六一零〞的康映祥和会宁县公安局国安队长貟平把她送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继续关押洗脑迫害。
   
   二零零六年秋,陈淑娴回家。只好和八十多岁的妈妈一起生活。此时的陈淑娴已骨瘦如柴。但恶人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对她的迫害。零七年十月份,恶人非法抄陈淑娴妈妈的家,抄走了大法书籍。每有什么风吹草动,警察就带一帮打手抄老人的家。
   
   小妹遭吊刑冤狱三年 又遭恶警骚扰
   
   陈仲轩的小妹妹陈洁,四十二岁,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前往银川市看守所给姐姐陈淑娴送衣物,在返回时被跟踪,于十六日中午被恶警抄家,抄走了三箱真相资料、光碟、彩印不干胶等资料,存折一张(约四万八千八百元),手机及所有证件。恶警把她带到大队后,用包着胶皮的电棒劈头盖脸的毒打她,并且大骂:〝打死你们就象踩死一只蚂蚁,看一会儿交到另一个地方别人怎么整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