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述评(2)]
藏人主张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述评(2)

   何清涟:“一带一路“只算了半本帐-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述评(2)
   
   8.11.2014 18:54 美国之音
   
   “一带一路”已经疯魔了中国。畅想其美好前景的文章很多,比如《新丝路,链接38亿人》、《互联互通,将释放多少“中国生产力”?》,不了解中国海外投资前世今生的人士,也许会发问:这些地区以前就存在,如果存在这么丰富的商机,聪明的中国人早干吗去了?


   
   *投资必须计算收益与风险*
   
   凭多年追踪中国海外投资状况的经验,我只能说这些文章只算了投资这半本帐,即产能如何转出去;却完全没算收益这半本帐,即投资收益如何才有保证。中国这种行政干预下的“市场经济”,至今都只会算前半本帐,即如何让上级政府开政策口子,让银行将钱贷出来如何花出去;从来就不计算收益,将烂尾工程与债务当作“交学费”。
   
   这“一带一路”囊括多少国家与地区?按人民网图解,东盟、南亚、西亚、北非、欧洲尽收其中。按照国内的盘算,这“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见图《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经济指标一览》),大多处在工业化初期阶段,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在30%左右,很多国家对能源、矿产等资源型行业的依赖颇为严重。并且,在产业结构上,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大多数国家形成了较为明显的产业层级,且与这些国家在劳动力成本、产业层级上形成了各自的比较优势。盘算下来,认为“一带一路”前景灿烂。
   
   图表中所列国家,韩国、荷兰、法国、德国、比利时、俄罗斯等国当然不属于工业化初期。这些国家的铁路、高速公路、桥梁、港口等基础设施已臻成熟,不需要大规模接受中国的过剩产能,加上中国的豆腐渣工程举世闻名,幸运的话,最多有那么一两单。印度制造业、IT业并不比中国落后多少,人口众多,真需要建设基础设施,人家肯定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因此,真需要中国帮助的充其量就是印尼、马来西亚及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等中亚国家。这些国家也许真如中国所愿,需要大量新建基础设施,可以接收中国的过剩产能。
   
   与这些国家的合作,中国在自带资金的同时当然也能自带施工队伍。投资回报可以有几种形式:一是这些国家用中国需要的资源折换,二是由中国修好设施后多少年内收费偿还,比如道路费、铁路营运权、过桥费等。三是由政府负责偿还。但不管是哪种形式,都需要两个前提:一是该国政治稳定,二是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得有良好的国家信用而且很珍视自身的信用。但上述国家当中,有的国家政治极不稳定,有的国家不重视国家信用,还有的国家二者都欠缺。比如缅甸密松水电站,当初与中国电力投资集团签订合同的机构是缅甸政府合同商“Asia World”、缅甸电力部。中方自认为对缅甸对建立这世界上第15大水电站的收益前景颇为看好。但这个项目一直受到缅甸库区人民的强烈反对,最后搁浅,损失巨大, 2011年9月停工后,这些设备就停放在工地。对于这些大型施工设备的维护、保养和租赁费用,公司每月都要损失上千万元人民币。
   
   *中国海外投资面临麻烦与亏损*
   
   “一带一路”的海外投资,与以前的中国海外投资不同之处在于:以前中国的海外投资是为解决本国能源矿产而进行的战略性投资,需求方是自身;这次是为了释放巨大的过剩产能,并构想了一个他国需要基础设施但无资金的前提。但二者均是投资,所以都需要收益,因此,中国以前的海外投资盈亏状态就值得参考。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设立了一个“中国全球投资追踪”的数据库china’s global reach,追踪记录中国企业价值一亿美元以上的海外投资项目(不包含债券)。该数据库显示,中国投资涵盖能源、矿业、运输和银行等多个行业。2005年至2012年6月,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了492个一亿美元以上的项目,共计5051.5亿美元,其中90%左右是国有企业。能源行业最受中国资金青睐。从海外投资目的地来看,中国企业基本上不限地区,无论是美欧还是亚非拉落后地区,只要有市场有资源,都有中国企业的足迹。所谓“一带一路”的国家当中,中国其实已经有不少投资,2013年,印尼(307亿美元)、尼日利亚(207亿美元)、伊朗(172亿美元)、哈萨克斯坦(235亿美元)等,与2012年相比,增长极快。
   
   “中国全球投资追踪”数据库专列有“麻烦项目”一栏,即后期遭到监管机构驳回、部分或全部失败的项目。2005-2012年,麻烦项目共88个,总额达1988.1亿美元。起初,大部分的麻烦项目涉及能源行业,后来,麻烦项目涉及的行业多样化。2013年,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或合同损失最多的六个国家为澳大利亚、美国、伊朗、德国、尼日利亚、利比亚,占“麻烦项目”全部损失额的五分之三。
   
   但麻烦项目是传统基金会的算法,中国方面自有一套盈亏计算系统。今年8月,中国经济贸易促进会副会长王文利说,中国有20000多家企业在海外投资,“90%以上是亏损的”,亏损原因包括资产陷阱(资产评估)、劳动陷阱(劳工权益引起的劳资纠纷)、反垄断与国家安全问题(前述麻烦项目多由此引起)、税收、环保、公关等等。王没提到是国企海外投资管理层的监守自盗。
   
   上述所有因素都依然存在,不会因为“一带一路”的投资是输出过剩产能而发生改变。
   
   *谁是中国海外投资的真正受益者*
   
   中国近十余年海外大规模投资,是国际社会从未有过的现象。这种现象不可能在资本主义国家出现,因为资本主义国家均是私人投资,任何跨国公司都不会长久持续地进行这种亏损率高达70-90%的投资;也未曾在社会主义国家当中出现过,因为1990年代以前的社会主义国家除了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经济交流之外,不曾与其它经济体发生如此多的联系。1990年以后仅存的社会主义国家,只有中国通过改革开放积蓄了如此财力,能够动用国家力量对外进行这种大规模、低效益的海外投资。这种情况改变了国际社会间的资源配置状况,让中国这个社会主义国家与世界各国发生了非常复杂的经济联系,从而为中国赢得了广阔的国际空间,使民主世界与社会主义专制国家不再处于对峙与冲突状态,变成了并存关系。这种状态是以前冷战时期未曾有过的。从客观效果来说,它延续了中共政权的寿命,使其在对内矛盾严峻之时,外部处于无压力状态。
   
   但对中国来说,除了政治上的巨大收益之外,在经济上却处于负收益状态。“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仍然无法改变这种状态。如果说以前中国对外援助最后常以动辄数亿、乃至数百亿减免债务的形式出现,最终是花钱买友谊,落了一个人情,那么,至今为止,中国海外投资引致的亏损,完全就是净亏损。目前,中国海外投资还在继续,据中国商务部公布,今年中国1-10月份对外直接投资达819亿美元,外国在华投资为959亿美元,二者已经接近。在此情况下,考虑“一带一路”的投资,还象以前那样只算投资这半本帐,却不算收益这半本帐,很难将此理解为一种正常的投资行为。
   
   广州《时代周报》今年9月2日一条消息,也许是理解中国海外投资虽然巨亏但仍然锲而不舍的一把钥匙:很多中石油系和中石化系中层官员,早在中纪委收网前已寻机移民外逃到了加拿大、美国、阿联酋等地,预计因此被外移的资金额度将在200亿-400亿元之间。
(2014/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