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述评(2)]
藏人主张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维吾尔人是否在行使起义权?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述评(2)

   何清涟:“一带一路“只算了半本帐-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述评(2)
   
   8.11.2014 18:54 美国之音
   
   “一带一路”已经疯魔了中国。畅想其美好前景的文章很多,比如《新丝路,链接38亿人》、《互联互通,将释放多少“中国生产力”?》,不了解中国海外投资前世今生的人士,也许会发问:这些地区以前就存在,如果存在这么丰富的商机,聪明的中国人早干吗去了?


   
   *投资必须计算收益与风险*
   
   凭多年追踪中国海外投资状况的经验,我只能说这些文章只算了投资这半本帐,即产能如何转出去;却完全没算收益这半本帐,即投资收益如何才有保证。中国这种行政干预下的“市场经济”,至今都只会算前半本帐,即如何让上级政府开政策口子,让银行将钱贷出来如何花出去;从来就不计算收益,将烂尾工程与债务当作“交学费”。
   
   这“一带一路”囊括多少国家与地区?按人民网图解,东盟、南亚、西亚、北非、欧洲尽收其中。按照国内的盘算,这“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见图《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经济指标一览》),大多处在工业化初期阶段,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在30%左右,很多国家对能源、矿产等资源型行业的依赖颇为严重。并且,在产业结构上,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大多数国家形成了较为明显的产业层级,且与这些国家在劳动力成本、产业层级上形成了各自的比较优势。盘算下来,认为“一带一路”前景灿烂。
   
   图表中所列国家,韩国、荷兰、法国、德国、比利时、俄罗斯等国当然不属于工业化初期。这些国家的铁路、高速公路、桥梁、港口等基础设施已臻成熟,不需要大规模接受中国的过剩产能,加上中国的豆腐渣工程举世闻名,幸运的话,最多有那么一两单。印度制造业、IT业并不比中国落后多少,人口众多,真需要建设基础设施,人家肯定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因此,真需要中国帮助的充其量就是印尼、马来西亚及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等中亚国家。这些国家也许真如中国所愿,需要大量新建基础设施,可以接收中国的过剩产能。
   
   与这些国家的合作,中国在自带资金的同时当然也能自带施工队伍。投资回报可以有几种形式:一是这些国家用中国需要的资源折换,二是由中国修好设施后多少年内收费偿还,比如道路费、铁路营运权、过桥费等。三是由政府负责偿还。但不管是哪种形式,都需要两个前提:一是该国政治稳定,二是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得有良好的国家信用而且很珍视自身的信用。但上述国家当中,有的国家政治极不稳定,有的国家不重视国家信用,还有的国家二者都欠缺。比如缅甸密松水电站,当初与中国电力投资集团签订合同的机构是缅甸政府合同商“Asia World”、缅甸电力部。中方自认为对缅甸对建立这世界上第15大水电站的收益前景颇为看好。但这个项目一直受到缅甸库区人民的强烈反对,最后搁浅,损失巨大, 2011年9月停工后,这些设备就停放在工地。对于这些大型施工设备的维护、保养和租赁费用,公司每月都要损失上千万元人民币。
   
   *中国海外投资面临麻烦与亏损*
   
   “一带一路”的海外投资,与以前的中国海外投资不同之处在于:以前中国的海外投资是为解决本国能源矿产而进行的战略性投资,需求方是自身;这次是为了释放巨大的过剩产能,并构想了一个他国需要基础设施但无资金的前提。但二者均是投资,所以都需要收益,因此,中国以前的海外投资盈亏状态就值得参考。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设立了一个“中国全球投资追踪”的数据库china’s global reach,追踪记录中国企业价值一亿美元以上的海外投资项目(不包含债券)。该数据库显示,中国投资涵盖能源、矿业、运输和银行等多个行业。2005年至2012年6月,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了492个一亿美元以上的项目,共计5051.5亿美元,其中90%左右是国有企业。能源行业最受中国资金青睐。从海外投资目的地来看,中国企业基本上不限地区,无论是美欧还是亚非拉落后地区,只要有市场有资源,都有中国企业的足迹。所谓“一带一路”的国家当中,中国其实已经有不少投资,2013年,印尼(307亿美元)、尼日利亚(207亿美元)、伊朗(172亿美元)、哈萨克斯坦(235亿美元)等,与2012年相比,增长极快。
   
   “中国全球投资追踪”数据库专列有“麻烦项目”一栏,即后期遭到监管机构驳回、部分或全部失败的项目。2005-2012年,麻烦项目共88个,总额达1988.1亿美元。起初,大部分的麻烦项目涉及能源行业,后来,麻烦项目涉及的行业多样化。2013年,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或合同损失最多的六个国家为澳大利亚、美国、伊朗、德国、尼日利亚、利比亚,占“麻烦项目”全部损失额的五分之三。
   
   但麻烦项目是传统基金会的算法,中国方面自有一套盈亏计算系统。今年8月,中国经济贸易促进会副会长王文利说,中国有20000多家企业在海外投资,“90%以上是亏损的”,亏损原因包括资产陷阱(资产评估)、劳动陷阱(劳工权益引起的劳资纠纷)、反垄断与国家安全问题(前述麻烦项目多由此引起)、税收、环保、公关等等。王没提到是国企海外投资管理层的监守自盗。
   
   上述所有因素都依然存在,不会因为“一带一路”的投资是输出过剩产能而发生改变。
   
   *谁是中国海外投资的真正受益者*
   
   中国近十余年海外大规模投资,是国际社会从未有过的现象。这种现象不可能在资本主义国家出现,因为资本主义国家均是私人投资,任何跨国公司都不会长久持续地进行这种亏损率高达70-90%的投资;也未曾在社会主义国家当中出现过,因为1990年代以前的社会主义国家除了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经济交流之外,不曾与其它经济体发生如此多的联系。1990年以后仅存的社会主义国家,只有中国通过改革开放积蓄了如此财力,能够动用国家力量对外进行这种大规模、低效益的海外投资。这种情况改变了国际社会间的资源配置状况,让中国这个社会主义国家与世界各国发生了非常复杂的经济联系,从而为中国赢得了广阔的国际空间,使民主世界与社会主义专制国家不再处于对峙与冲突状态,变成了并存关系。这种状态是以前冷战时期未曾有过的。从客观效果来说,它延续了中共政权的寿命,使其在对内矛盾严峻之时,外部处于无压力状态。
   
   但对中国来说,除了政治上的巨大收益之外,在经济上却处于负收益状态。“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仍然无法改变这种状态。如果说以前中国对外援助最后常以动辄数亿、乃至数百亿减免债务的形式出现,最终是花钱买友谊,落了一个人情,那么,至今为止,中国海外投资引致的亏损,完全就是净亏损。目前,中国海外投资还在继续,据中国商务部公布,今年中国1-10月份对外直接投资达819亿美元,外国在华投资为959亿美元,二者已经接近。在此情况下,考虑“一带一路”的投资,还象以前那样只算投资这半本帐,却不算收益这半本帐,很难将此理解为一种正常的投资行为。
   
   广州《时代周报》今年9月2日一条消息,也许是理解中国海外投资虽然巨亏但仍然锲而不舍的一把钥匙:很多中石油系和中石化系中层官员,早在中纪委收网前已寻机移民外逃到了加拿大、美国、阿联酋等地,预计因此被外移的资金额度将在200亿-400亿元之间。
(2014/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