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佔中運動已有兩個月了﹐在這期間﹐香港警方的表現非常怪異。它時而強硬粗暴﹔時而軟弱保守﹔時而在佔中者和反佔中者之間擔當調停﹑甚而有點偏幫佔中﹔時而要維持佔領現狀﹐禁止反佔中者清拆路障。在法庭批准禁制令之後﹐它開始時表示只在佔領者不服從﹑執達吏向其要求協助的情況下才干預﹔然而後來警方竟然主動派員入場拆除路障。最近這兩三天﹐它又粗暴起來﹐對手無寸鐵的市民毆打和施暴﹐不少市民﹐包括進行正常採訪活動的記者﹐都被打傷和無理拘捕。

   香港警方這種反覆和不一致﹐沒有給人維護法治的感覺﹐反而展示強烈的人治色彩﹐就像一個喜怒無常的人一樣。為什麼﹖

   在香港﹐能夠影響和決定警隊的政策的﹐不外三個人﹕警務處長曾偉雄﹑保安局長黎棟國和特首梁振英。這三人中﹐就他們的言論看﹐曾偉雄是鷹派﹐他對佔中人士恨得咬牙切齒﹐如果任由他作主的話﹐恐怕他已一早使用橡膠子彈或更強力的武器。但他之上有黎棟國和梁振英﹐所以不能胡來。

   保安局長黎棟國是比較有操守﹑能顧全大局的官員。他心理比較正常﹐不會隨便容許警察動用武力。但他之上也有另一鷹派梁振英。梁振英性格的兇和狠﹐已經出了名。如果佔中是他可以自由決定對策的話﹐他必然鐵腕鎮壓﹐如香港警力不能鎮壓的話﹐他必然邀請中央出動解放軍。然而他必須聽命中南海﹐不能想怎樣便怎樣。

   北京對香港普選和佔中運動的立場和態度﹐似乎是﹕普選它已有一定案﹐便是給香港人一個高度控制的直選﹐即只能選出它屬意的人。至於香港人的任何反抗行動﹐它不出面﹐外表上交由香港政府自行處理。因此﹐控制示威場面﹐由香港警方執行﹐北京不會派解放軍。北京可能還有指示﹕不要搞出群眾暴動或大規模流血事件。而另一方面﹐北京對港人意圖向它提出的申訴﹐也相應不理。

   正是由於中央這個立場和態度﹐缺乏實際管治香港經驗的梁振英一時不知所措。他當然會向中央摸底﹐可以硬到什麼程度。但喜愛面子﹑頻頻有外交活動的中央領導人習近平和李克強﹐當然不希望香港因當局壓抑群眾民主訴求而發生騷動。這是國際醜聞﹐將教習﹑李難以面對外人。

   在此情況下﹐梁振英可以做的實在不多。為了將來有轉闤餘地﹐梁對警隊沒有給出清楚的指示﹐只是著其作「專業」判斷和處理。於是﹐曾偉雄和黎棟國只能揣摩主子的意思。由於梁振英曾在行政會議說過要出動防暴隊處理群眾事件的話﹐為了投其所好﹐警隊在沒有需要下﹐對基本上是和平集會的群眾施放大量催淚彈。此舉與其說是控制場面﹐毋寧說是向梁振英交差。

   但是催淚彈沒有收效﹐反而激怒了市民﹐他們蜂擁走上街頭﹐而本來只「佔領」中環某地的佔中行動﹐擴大了成為佔金鐘﹑銅鑼灣和旺角三地。警方向梁振英證明了強力鎮壓對香港市民無用﹐而且會產生適得其反的後果。這之後﹐警方轉入消極防禦﹐不驅散人群﹐也不清場﹐成為「看守者」。並且奇怪的是﹐「清場」一詞成為忌諱﹐官方三番四次表示﹐不會採取行動清場。有意思的是﹐當「愛國」人士前往佔領現場挑機時﹐在場警察還擔當了調停人﹑「和事佬」的角色。

   這幾天發生在旺角街頭的警暴事件﹐是否警方反反覆覆的一環﹐隨後又會變得平靜﹐仍須拭目以觀。但警方施暴﹐這輪確是窮兇極惡﹐對其形象破壞得很厲害﹐需要花很大功夫才能修補。

   香港警察素來得到很高的評價。但在梁振英治下﹐港警愈來愈像大陸的公安﹐這是很可惜的。

(2014/1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