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怎樣治療习近平被“脑病”深度困扰?]
陈泱潮文集
·ZT争鸣:習近平的挫折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习近平先生应当清廉治军,向蒋经国和吴登盛学习!
·毛泽东得以借尸还魂的重要原因
·习近平的毛泽东梦与极其危险的後果
·可惜当权者对宗教问题尚无清醒认识
·【习禁评】若继续以红卫兵思维主政,是中国的大灾难
·“709大抓捕”标志着习禁评政权进入全面反动反民主反法治时期
·习核心确立後,中国政局走向与上帝之选择(视频/图)
·ZT公平:习近平四年来大倒退加速亡党亡国的步伐
·不依靠真正的自由的民主竞选能够解决之类问题吗?
·中共欲恢复【恶毒攻击领袖罪】的试探性气球
·评习近平2017年访港及建议
·ZT习近平取消“毛泽东思想”,为什么没人敢说?(视频)
●對習近平警钟长鸣
·与习近平谈:从“央视姓党”看国贼的反动性及其罪恶
·这五张图非常值得习近平好好反思、好好悔改!
●李洪林
· 哲人仙逝留希声,神洲铭刻良知名!
●红二代中的良心人士罗宇
·同是红二代,盼习近平不要沦为专制党的工具
·罗宇再劝习近平:一犹豫成千古恨(图)
●共军将领有识之士刘亚洲
·推荐刘亚洲《中国崛起与伊斯兰的衰落》(1图)
●红二代中的枭雄薄熙来
·警惕当代枭雄黑道
·有关薄熙来前途和出路的几则极其重要文字
·法广: 薄谷开来案曝光了红色家族们不为人知的逃亡计划
·應當旗幟鮮明地支持中共严肃处理薄熙来的決策
·鲍彤:我不关心判薄(图)
●雷祯孝
·雷祯孝:我的仙女老师
●民间达人张国良
·悼念张国良
●义人刘迪
·悼刘迪
·挽刘迪
●党棍邓力群
·邓力群——一根维护官僚特权阶级专制独裁暴政的党棍!
·邓力群的卑鄙之处
●沉痛悼念林希翎
·陈泱潮回忆林希翎(图)
·陈尔晋(陈泱潮)挽林希翎(图)
·一、痛失国宝
·二、噤若寒蝉时的雷音
·三、冲刺前的翱翔
·四、一鸣惊人
·五、烈火识真金
·六、右派中的佼佼者
·七、您也是民运队伍中的佼佼者
·八、无道者难逃因果报应
·九、林希翎中国自由天使精神永世长存
·中国自由天使颂——沉痛悼念林希翎(全文·图)
·致友人:《圣灵福音》失知音,何處再觅林希翎?(1图)
●林希翎追悼会
·一、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实况
·二、在林希翎灵柩旁,陈尔晋所致《悼词》全文
·三、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主要图片(11图)
·四、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歌词(1图)
·五、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余韵(3图)
·六、陈尔晋对林希翎《悼辞》的权威性
·七、陈泱潮对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的感言(1图)
·林希翎葬礼實況暨陳爾晉所致《悼辭》全文(16图)
·陈泱潮有关林希翎葬礼日记二则(5图)
●林希翎善后的善后
·陈泱潮为林希翎怒斥魏京生搭档
·应当如何看待中国使馆资助林希翎丧葬费?
·ZT钱理群 陈奉孝 滕彪等:林希翎祭
·非议和攻击林希翎的伪民运分子!你们讲得出这样刻骨铭心高水平的话来吗?(图)
·ZT:黄河清《与林希翎一个最好的电话——彻底反叛了的林希翎》
·对林希翎身后事的一点交代和希望
·如何识别钻石真假?就看有没有瑕痴
●巴黎之行轶事
·巴黎人权广场咏叹调
·陈泱潮遭到“东土尔其斯坦”人士当场抗议的场景和感想
●钱学森
·关于钱学森先生与人体科学一件值得记念的往事
●郭國汀
·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2009年台湾民主人权奖书
·郭国汀:大哲大师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论宗教上帝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對中共18大的警鐘
·郭国汀律师是中国人权律师的先锋和榜样!
●韦石
·博讯网伟大见证之一:近14年来陈泱潮文集发表文章时间记录
·博讯网伟大见证之二:陈泱潮文集每篇文章点击率记录
·非常感谢韦石先生十分及时地忠实于事实真相作出了实事求是的见证!
·博讯的正义立场必彪炳史册!(附:boxun《清水君的问题》原文)
·韦石 :红色贵族、既得利益集团力保薄熙来,要“大事化小”
·與韋石先生同悲——讀韋石祭母文有感(1圖)
·博讯在推行中国民主化变革中的伟大作用必永载史册!
·读《博闻重磅》有感
●魏京生
·推荐魏京生一篇好文章:从华国锋的政变说起
●刘晓波
·强烈要求中共当局允准刘晓波赴美医治!
·刘晓波之死充分证明:中共政权比希特勒政权更加邪恶!
●杨建利
·强烈呼吁释放杨建利——兼谈对话与和解是今日中国的伟大选择
·推荐杨建利:习主席不是毛主席
●清水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怎樣治療习近平被“脑病”深度困扰?

一、动向杂志:习近平被“脑病”深度困扰


——中共智库体系濒临失败


   【阿波罗新闻网 2014-11-17 讯】作者:倪尧图
   
   自今年一月二十三日以来,中央深改组已经召开了六次会议,从会议审议的四大意见重要文件看,深改组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取代了政治局常委会的决策职能。张德江的权力进一步被弱化,尽管在十八届四中全会文件起草时张是第一副组长。

   
   前一段时间,香港有影响的纸媒曾披露:作为改革顶层设计集体重要成员的王沪宁,被指“改革思路与习的想法不一致”。现在,这一传闻得到证实而且非止限于王沪宁一人,因为习近平基本上否定了现存的智库体系。
   
   继九月二十九日召开第五次中央深改组会议、习称要提高改革设计方案质量后,十月二十七日又称:“随着形势的发展,智库跟不上、不适应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尤其缺乏具有较大影响力和国际知名度的高质量智库。”外界对此评论说,习近平已经明确感到了深化改革的“脑部不适”,或者说习在重大政治决策方面深受“脑病”之困扰。

社科院将被边缘化

   
   自今年一月二十三日以来,中央深改组已经召开了六次会议,其中第一次与第二次之间相隔二十五天,而第五次与第六次之间相隔二十八天,远比第四次与第五次之间的四十二天要短。此次创下间隔时间“第二短”,说明深改任务非常之繁重。从会议审议的四大意见重要文件看,深改组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取代了政治局常委会的决策职能。张德江的权力进一步被弱化,尽管在十八届四中全会文件起草时张是第一副组长。
   
   四大意见包括协商民主、上海自贸区、新型智库、科研设施利用诸事项。涉及智库一项,习的说法有些“过于直白”,北京一位资深政情观察人士指“社科院必将被边缘化”,尽管社科院自己标榜“真正成为各级党委和政府信得过、用得上、离不开的思想库和智囊团”。习近平在第六次深改组对现存智库的否定,表明离社科院越远越好。
   
   作为左棍猬集之地,社科院已成为继薄熙来时代重庆之后的第二个“准政变基地”;其所谓“信得过、用得上、离不开”本质是想从思想与战略设计层面左右党权核心。

国经中心严重利益化

   
   社科院从二○○四年就提出做中国最大最好智库的目标,历时十年多,不仅目标未实现,还深度卷入了党权高层斗争。在周永康打造的维稳系与文宣系的联合平台上,社科院借着学术名头积极参与各种思想镇压活动。期间,搬出了美国一份《全球智库影响力研究》报告当说辞,顺势自封“亚洲最顶尖智库第一名”,以及“非美国最顶尖智库第二十五名”。还有,把所谓“学术代表人物”进中南海讲课视为一大成绩。但此类讲课不知是质量不够还是听课者素质太低,收效不甚了了。弄到今日田地,习近平“脑病”发作,直白地说“智库建设跟不上”。
   
   时在二○○九年,社科院刚宣布获美国封为“亚洲第一智库”,两个月后就有新的智库机构,是为前副总理、政治局委员曾培炎领衔的“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该中心一登台,势头就超过了社科院,按其自己对外发布消息说,“一时有‘中国最高级别智库’之称”。为配合巨大权力背景的新智库造势,两个月前还吹捧社科院在美进榜的杂志转了调门,含沙射影地攻击社科院的专家只会“揣摩上意”。然而,五年过去了,被简称为国经中心(CCIEE)的智库亦未在国家战略方面拿出任何有影响的研究成果,仅限于它自己定位四大经济方向(研究、交流、合作、谘询)。
   
   国经中心从一开始就是既得利益集团架子,执行副理事长多达七名,副理事长十位。知情者讽刺曰:“好像妇联,不嫌副职多。”此有半官半民名头的智库领导成员中前官员不在少,如广东省原省长卢瑞华、中央政研室原主任滕文生等。在职官员有时任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国开行董事长陈元等。此种人事构成大益于弄经费,在学术活动名义下挥霍更是无风险,遇到过问就打民办名头,遇到收钱就打官办名头。据知情者所说,“国经中心其实就是‘院外集团’,心不在学术而在官场”。当时的媒体高调报道说明了另一个问题,似乎官学两跨的所谓智囊们无心学术而乐做传媒明星。报道说“几乎任何一位都是当下媒体所追逐的关键人物”。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动向杂志2014年11月号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4/1117/473142.htm

二、怎樣治療以上習近平“腦病”——當政者應當清醒認識和高度重視的兩大問題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論御用學者的三大局限性


    陳泱潮(陳爾晉)
   
    2013-06-05發表
   
    從愛護習近平先生、支持習近平先生成為偉大聖君的立場出發,《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提請習近平先生對以下兩大問題予以高度關注和重視。
   
    第一個問題:中國共產黨是否作好了把初級階段社會主義引向高級階段社會主義的理論準備?對現存社會主義社會生產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內涵認識不清,社會主義政治就會陷入盲人瞎馬、忽左忽右、徘徊搖擺的狀態。中國前30年毛澤東、後30年鄧小平、今天又要回到毛時代……之所以會這樣反反複複搖來擺去,實質上就是對現存社會主義社會生產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內涵認識不清的問題。本書作者在《特權論》中首次揭示了現存社會主義社會生產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內涵,明確指出:“如同生產的社會化和私人佔有制的不相容性構成了資本主義社會生產方式的基本矛盾那樣,高度組織的政經一體化公有制社會生產和權力被少數人強制性固定化壟斷之間的不相容性,就是岔路口社會主義社會生產方式的基本矛盾。”這個基本矛盾特定內涵一定會將社會主義異化成特權社會,一定會產生一個非常邪惡的官僚特權階級。為解決特權社會生產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內涵這個根本問題,《特權論》對症下藥,首次指明和提出了所有現存社會主義國家都必須、都必然要進行民主革命,建立以權制權的兩黨制、議會制、總統制三權分立的民主制度。並在《特權論》第三篇 現實性第十一章 無產階級專政(http://blog.boxun.com/hero/chenyc/14_1.shtml)首次澄清了馬克思主義無產階級專政理論問題,明確劃分了無產階級專政的初級階段和高級階段。中共13大把這個劃分的前半部分無產階級專政初級階段演繹成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使中國共產黨推動經濟改革有了理論依據。但是,對《特權論》關於無產階級專政高級階段的特徵:民主、法治、權力制衡、人權保障等不可或缺的內容,卻沒有吸收和加以深入研究。更成問題的是對《特權論》所首次提出的建立馬克思主義新里程碑重大問題——現存社會主義社會生產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內涵問題,卻諱莫如深,故意加以抹煞和迴避,沒有組織研究,至今沒有得出肯定或者否定的結論。本書作者真誠希望習近平主席和新一屆領導班子能夠抓住根本,抓緊時間認識清楚這個根本問題,認真著手解決好這個根本問題。必須非常明智非常清醒地認識到:確認和解決現存社會主義社會生產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內涵,是當代社會主義國家義不容辭的首要任務。完成這個首要任務的過程,就是把初級階段社會主義升華到高級階段社會主義的過程,就是今日中共新領導班子不可推卸的歷史責任和歷史使命。
   
    第二個問題:能不能依靠御用學者成功解決把初級階段社會主義引導向高級階段社會主義的問題?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必須要清醒地認清御用學者三個嚴重的局限性。一是御用學者具有脫離社會脫離人民大眾源於個人主觀因素的社會存在的局限性(即原教旨馬克思主義所說地階級局限性);二是中共御用學者對馬克思主義消滅一切階級壓迫和階級剝削宗旨的理解大抵只停留在聯共(布)黨史的水平上,對共產黨一黨專政條件下新的階級關係的變化缺乏認知,有著認識上的局限性;第三,更為嚴重的是,御用學者在客觀上存在着極其嚴重的致命的體製局限性。必須清醒地看到:有獨立人格和獨立思考創新能力的人註定成不了專制獨裁體製的御用學者。或者,有良知的人如果蒙混成了御用學者,內心一定非常痛苦非常不安。因為御用學者生怕逆人主之逆鱗,生怕越雷池半步,不得不仰承領導者的鼻息、不能不時時刻刻察言觀色、留心揣摩和順應領導者的意圖,以作為其思維和寫作的準則,因此,這樣體製下的御用學者,即使很有才華,也不可能拿出高屋建瓴的真知灼見,更遑論拿得出高瞻遠矚體系化的獨創的新思想理論了。以上三個嚴重的致命的局限性,決定了現存體製的御用學者只能是專制獨裁者的主觀意圖的揣摩者、演繹者和應聲蟲,只能是專制獨裁者的化妝師包裝師美容師,只能炮制出豆腐渣理論,而根本不可能拿得出聖君之學,造就開萬世太平的偉大聖君。因此盡管《特權論》已經問世40年,上述關於生產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內涵、關於無產階級專政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和高級階段等等論述早已經公諸于天下,但是,御用學者卻熟視無睹充耳不聞(盡管會偶爾剽竊一點屬於改良主義的觀點改頭換面據為自有),始終不敢為《特權論》站臺,始終不敢將《特權論》進呈給領導人介紹給公眾(除胡耀邦的心腹重臣張立群和鍾沛璋之外),更不可能為《特權論》這樣對共產黨是良藥苦口利於病的理論鼓與呼了。由此可見,最高領導者決不可能依靠御用學者正確認識現存社會主義社會生產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內涵問題和成功解決把初級階段社會主義引導向高級階段社會主義的問題。因此,這是有志氣有決心成為真男兒、成為中國開萬世太平偉大聖君的新領導人不可不警覺、不能不清醒意識到、不能不給予高度重視的問題。

雜交優勢,同種不繁,近親通婚必出智障。有志氣有決心成為真男兒成為偉大聖君的新領導人,要敢於並能夠自覺打破偉光正的自我迷信,要能夠自覺打破近親通婚式的對御用學者的依賴,要積極主動自覺尋找當代民間智庫的姜子牙——哪怕周文王在渭水河邊找到興周八百年的姜子牙時,姜子牙已經80歲。

   
    獲得民間理論明鏡,明鑒執政黨自身存在的問題,是形成中華民族大和解大團結大振作大復興的緊迫需要,是執政黨洗洗澡、治治病、正衣冠的緊迫需要。

建議習近平先生認真研讀本書《紫薇聖人論》第4章《政界和民間二位紫薇聖人珠聯璧合是中國極大的希望所在》。

   
    如果沒有立於正義立場的政治大智慧,當權者要麽淪為無所作為的行屍走肉,要麽成為逆歷史潮流而動、阻礙歷史前進的罪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