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ZT焦点对话: 未来八年,习近平怎么走?]
陈泱潮文集
·海外民主运动应拥护而不是反对马克思/桑潮流
·沉痛悼念陳子明
·慕尼黑會議期間陳泱潮和牧野聖修的談話
·怎樣治療习近平被“脑病”深度困扰?
·ZT习近平很危险 会错过这个机会
·慕尼黑會議:民主轉型的要領——盡可能降低社會變革的代價
·專制獨裁的中共國能夠稱得上是社會主義國家嗎?
·太陽花學運對於臺灣政治發展與兩岸關係的影響
·2014年9月24日香港來信
·請口頭打倒推翻者拿出一個實際行動來!請閣下捫心自問!
●對宗教若干重大問題的探究初稿
·對宗教若干重大問題的探究(全文)
·宗教政治学是有效改变越反越恐状况的治本良方
·1、宗教的起源
·2、宗教的定義
·3、宗教的本
·4、宗教的功能
·ZT够朋友!中国从俄进口原油高出国际油价50%
·【未普评论】习近平执政的资产与负债(内政篇)
·5、一神論宗教要素
·6.与物质世界定律相应的生命灵界定律
·7.從宗教看人生超現實但實際上的最高幸福指數
·8.天啟一神論宗教發展的三階段
·9.從上帝為什么造人看末日、末劫與【末後一著】
·10.世界宗教信仰對象必合一归真
·11.宗教政治學撮要
●宗教政治学概论
·引领世界文明前进的大思想《宗教政治学概论》即将发表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良与真穆斯林的良知
·陈泱潮宗教政治学概论之1.宗教政治学概况
·2.宗教政治学的定义
·3.宗教政治学的方法、任务和破解对象
·假耶稣张国堂妒火攻心狂犬吠日!
·4.1.【上帝之道】是超越传统神学的世界观
·宗教政治学内涵2.【人权】是政治的核心问题
·4.3.【灵本主义】是超越传统佛学的人生观哲学
●2015年春節中共問題文告
·2015年春節點擊習近平中共問題死穴之一
·習近平若頑固堅持一黨專制,中共就是六毒俱全的禍國殃民黨
·中共內政外交的邪惡要害
·中共國極端失之公義的一系列荒唐不經的怪現象
·中共聯俄抗美外交及煽動反美亲俄意識形態的錯謬
·向鐵流先生致敬!
·必須警惕普特勒沙皇挑起和發動新的世界大戰!
·孔子是中国专制独裁体制维护者
·中國人民至今未享受到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的成果
·顽固抗拒民主化政改的中共才是货真价实的反华势力
·名副其实的土匪集团对中国两次大抢劫罪大恶极
●普特勒沙皇惡國是中國的宿敵
·恶国的立国宗旨和国策中心是东进屠龙——征服中国(1图)
·志在东进屠龙的恶国过去、现在、将来都絕對不会希望中国強大!
·中國與宿敵惡國打交道必須保持高度警惕!
·尋找:1953年惡國版1角人民幣右下角圖案有“廁所行”三字
·普京阅兵让世界看到了谁的身影?(组图)
·中國人一定要認清惡國是中國宿敵!不可繼續引狼入室!
●普特勒大閱兵
·习近平和普特勒站在一起阅兵意味着什么?
·爲習近平喪失道義立場力挺普特勒而深感悲哀(附2文)
·普特勒大閱兵是保衛世界和平還是威脅世界和平?
·新沙皇普特勒神话行将破灭
○○○○○
▲未来
●必然全面主导未來中国的天赐 【新王道】
·1.中国作为“东圣神洲”、“赤县神州”的历史宿命
·2.伟大的历史人物必须适应和满足新的伟大的社会需要
·3.当代中国最大最根本的问题是没有信仰,人人以自我为中心
·4.1.儒家文化信仰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
·4.2.晚清大变革来临之际,中国却没有产生具有世界视野的伟大思想家
·4.3.中国错把无神论进化论谎言当作真理,犯了方向性错误
·4.4.清王朝在革命与维新变法体制改革赛跑中,自取灭亡
·4.5.清王朝在信仰问题上留给后人的教训
·4.6.中华民国在信仰问题上的教训
·4.7.共产党无神论信仰对中国为害深远
·5.1.必须认识【《圣经》文明上帝信仰】是西方发达的根基
·5.2.英国成功三要素与百年来中国的“三背时”和“四无病”
·5.3.孙中山被推崇为“国父”,枭雄黑道严重败坏了中国人心
·5.4. 毛泽东被神话,使厚黑学在中国空前猖獗
·5.5. 邓小平“金钱拜物教”势必将中国人全面异化成“中国鬼子”
·5.6.特权崇拜与“理所当然”的制度性贪污腐败
·5.7.精神信仰思想对行为起着第一性和决定性的作用
·5.8.当代中国救心救心并举需要确立全新的信仰和理论
·6.恰是此时此刻,上帝赐给了中国【新王道】
·7.《特权论》是圣灵感动和启迪的时代的产物
·8.《圣经•传道书》关于《特权论》是【新王道】的明确预言
·9.1.《特权论》关于现存社会主义体制必然产生官僚特权阶级的预言
·9.2.《特权论》关于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必然爆发民主变革的预言
·9.3.《特权论》关于华国锋宫廷政变的预言
·9.4.《特权论》首创和预言的改革开放一系列政策措施成为了现实
·9.5.《特权论》关于中共国必然落入严重两极分化黑社会深渊的预言
·9.6. 《特权论》还明确预言了中共国经济有可能高速发展
·9.7.《特权论》预言和提出了全方位推动中共国民主化变革的方针
·9.8.《特权论》正确预言了中共国阶级关系等三大变化及其后果
·9.9.《特权论1979年重印前言》对1989年/6.4血案的预言
·10.从《特权论》是中国左右两翼思想的代表作,看【新王道】的全民性
·11.《特权论》的思辨方法与【新王道】的权威性和不可替代性
·牟傳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12.时间和实践检验了以《特权论》为发端的【新王道】的真理性
·13.《特权论》是超恐怖时代自觉抱定冒死救世决心写出的圣贤文章
·14.《特权论》是促成中共党政军干部系统实现民主化思想转型的灵丹妙药
·15.在中国大陆解禁《特权论》,是启动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最佳突破口
·16.【新王道】将致力于在中国建立【虚君共和民主宪政超稳定结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焦点对话: 未来八年,习近平怎么走?

?请看博讯热点:习近平观察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9日 转载)
   
    编者按:“焦点对话”节目在11月21号讨论了习近平上任两年以来的政绩,以及今后八年面临的挑战。这次讨论在观众中引发大量评论。现在我们把这次讨论整理成上下两篇文字,以飨读者。下面是讨论的第二部分,谈习近平未来八年面临的挑战。
   

    宁馨:欢迎回到11月21号的焦点对话。我是宁馨。习近平将在2022年任满换届,交出权力。未来八年,他是否敢于进一步触动利益集团,改革体制;是否能够让中国经济这列减速的火车平稳向前,不至脱轨;是否能够面对国际社会的疑虑,推动中国在世界发挥更多“正能量”,都是他面临的难题。习近平有没有足够的政治才干和担当来应对这些挑战?在中国的道路选择上,他有没有足够的政治胆略来超越毛邓,打造出属于他自己的历史地位、成为新一代政治巨人?我们来讨论一下习近平未来几年的执政方向。
   
    宁馨: 习近平上任之后提出“中国梦”,最近更提出“亚太梦”,格局似乎越来越大。许多分析人士认为他有“强盛中国”和“雄图霸业”的历史使命感。他这些说法,是不是表明他确实具有前任所没有的历史感和大眼光?高文谦先生?
   
    高文谦:习近平上台后,大话说了一箩筐,放了许多空炮,他开场白说“空谈误国,实干兴邦”,曾经博得人们的喝彩。然而,对照他两年来的所作所为,这句话实在是一个讽刺,是在忽悠舆论。“中国梦”是在忽悠中国老百姓,“亚太梦”是忽悠国际社会。习近平最大的问题是昧于大势,缺少真正的历史感和大局观,一直在毛的阴影中,不敢迎接时代的挑战。
   
    王康:我不尽赞成高文谦先生的看法。习肯定是一个有世界眼光的人,眼光之大,甚至可能远远超出人们所能猜测的范围。习近平两年来,所谓夙夜在躬,所谓事必躬亲,所谓励精图治,从某方面说,确实可圈可点。我们断断不要低估了习这邦太子党的人生理想、雄图壮志和世界眼光。薄熙来在重庆四年半时间,所作所为让人刮目相看,那真是“耳目一新”。如果不是王立军东窗事发,那么薄熙来到北京和习近平一起,他们真可能把中国引到他们确立的方向,够风光的。他们不是平庸者,不是江泽民、胡锦涛式的守夜人、看门人、过渡性的人物,他们是要把他们父辈,就是毛泽东们未竟的事业继续进行下去。我们宁愿把他们看得高一点而不要把他们看低了。
   
    宁馨:破空你的看法?
   
    陈破空:关于习近平是否有历史眼光,我们来看一下这次“瀛台夜宴”。他在中南海瀛台,就是皇帝曾经呆过的地方,宴请美国总统奥巴马,给人的感觉,他好像一个皇帝在宴请另一个国君,把酒论天下,让人联想起三国时代,曹操跟刘备“煮酒论英雄”,话说天下英雄,只有你和我;或者是刘备与孙权并马于北固山,指点江山,藐视天下,颇有一番帝王豪气。摆出帝王姿态,看上去,的确像个习皇帝。
   
    但是,当这个习皇帝在谈历史的时候,却有误区。比如习近平向奥巴马介绍瀛台的历史,说:“清朝康熙皇帝曾在这里研究制定平定内乱、收复台湾的国家方略。”习近平显然不懂历史,清朝皇帝总是说:“朕以外国之君,主中国之事。”“朕乃夷狄之君,非中国之人。”换言之,满清灭亡了中国,又吞并了台湾。那是盘踞中国大陆的政治势力是第一次并吞台湾,之前,反清复明的明末将领郑成功,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被迫退到台湾(袭取台湾,得个暂时容身之地)。习近平又说:“光绪皇帝,他搞百日维新失败了,失败后就被慈禧太后关在这里。”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在暗示说,我习近平不能搞政改,如果我搞宪政改革,可能也跟光绪皇帝一样,会被政治老人或保守派关在这里?当时奥巴马非常聪明地接了一句话,说:“改革就是这样,肯定有困难,但是改革者就是要勇往直前。”用光绪皇帝的例子说,虽然光绪失败了,但是后继者应该继续改革。而习近平在论历史时,他基本上是用相反的观点、在历史相反的方向上论述,而且没有把满清和中华的关系弄清楚,那就是,满清统治中国时,习近平的祖先实际上当了亡国奴。习近平对这点似乎并不知情。可见习近平历史书读得不多,根基很浅。
   
    我认为,所谓中国梦,很抽象;所谓亚太梦,很空洞。习近平在国内的确得人心,暂时得人心,但在国际上让人反感,外交上很失败,因为不可能出现两利的情况:一方面跟周边国家关系紧张,一方面又说跟人家关系很友好,这不可能。所以他先硬后软,先把周边关系搞紧张,现在又开始放软,从越南海域撤退、与日本关系缓和。从这些事例可以看出来,他并没有什么大战略、大眼光。
   
    高文谦:我回应一下刚才王康的话。习近平不能说没有雄心,也就是红二代的所谓宏图大志。对他们这一代人,毛的思想是融化在他们的血液里。毛曾经有一句名言,那就是我们这一代青年人将参加埋葬帝国主义的战斗,任重而道远。但问题在于他昧于大势,脱离时代,违背潮流,违背民心。他上台后的所作所为,剥去那些假大空的包装,就是四个字:救党保权。他像当年李鸿章一样当裱糊匠,对共产党这个“破屋子修修补补”,到头来注定是徒劳无功。
   
    宁馨:王康先生,习近平有没有足够政治眼光和理论基础来走出高文谦先生所说的“救党保权”之路,开拓出中国的新局面,打造出属于他自己的历史地位、成为新一代政治巨人?
   
    王康:习近平访问德国、法国时,历数欧洲文艺复兴和启蒙时代的思想家、哲学家,到了俄国,他又历数俄国19世纪的天才诗人、作家,不管怎么样,好象比胡锦涛进了一步。他个人的知识结构,对世界文明的基本了解,好象有那么一回事。但是在习近平和他的班子的意识形态宣传上,完全不见欧洲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踪影,自由、平等、博爱、、、、、、以及现代文明的蛛丝马迹。相反,正如高先生所说,他是一种“救党保权”的十分陈旧的理念。这其实是中国专制传统的老调,所谓“祖宗之法不得变,先王之道不得更”,是没有出息的。
   
    习近平及其班底比较热衷又最不擅长的是打造新的意识形态。打造意识形态本来就是一种非常荒唐、狂妄、无聊的行为。文化是人类生活自发产生的,是人们在生活中积累起来的,不是一个天才,领袖,巨人,像马克思、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造出来。邓小平还有自知之明,他不搞意识形态发明、、、、、、如果中国一定要某种意识形态,那么,说了无数次了,就是全世界所走的宪政民主道路,以及这条道路所需要的现代文明体系。往这条道路走,就是海阔天空,就是新天新地。
   
    还有什么比把五分之一人类引向自由文明更伟大更值得为之奋斗的事业呢?如果非要回到毛泽东,那肯定是死路一条!帝国道路肯定走不通,不管是德国纳粹的民族优越还是苏联的阶级优越——毛都没有超过——在这一点上我同意高文谦先生,他们的格局是陷在旧的历史框架里,没有新意。不过,“救党保权”还不是习近平的目标,而是实现其目标的前提和保证。
   
    宁馨:陈破空先生,你怎么评价习近平在理论上和意识形态上的窘境?
   
    陈破空:我觉得,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到习近平,理论方面一直在弱化。比如邓小平,虽然中共说要高举邓小平理论旗帜,其实邓小平没有理论,他是实用主义者,他说自己是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算一步,等于承认他自己没有理论。毛泽东的确有一套理论,军事上有理论,政治上更有理论,就是所谓“阶级斗争”那套理论。习近平是学毛学邓,不是学他们的理论,习近平学的是毛邓的方法论。他对毛泽东、邓小平那一套方法吃得很透,理会很深。举例来讲,他成立小组,当了很多小组的组长,是从毛泽东那里学来的,毛泽东就喜欢搞小组,什么三人军事指挥小组,什么中央文革领导小组,以小管大,以一当十,用一个小圈子来操纵、决策全国的事情,这是毛泽东的发明。虽然叫小组组长,那可是比总书记权力还大,习近平学了这一套,把权力集中,以排斥其他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的参与。
   
    另外,习近平还从邓小平那里学了一套,邓小平为了抓军权,搞了一场中越战争,中越两国死伤枕籍、血流成渠。结果是中国刹羽而归,邓小平踩着年轻士兵的鲜血,从华国锋那里夺取了军权并掌握了军权。习近平同样用了这一招,跟日本、越南、菲律宾去斗,去折腾,通过调兵遣将,把军权运作到自己手上,斗到一定时候,最后就收兵了,对外软化了,跟周边这些国家讲和了。从这些可以看得出来,习近平主要在学毛泽东邓小平的方法论。显然,习近平如果仅仅是在方法上效法毛、师法邓,他就无法超越毛、超越邓,也就是说,他无法从理论上打造自己的历史地位。而一个政治家没有理论作基础,没有诸如里根经济学、小布什主义,这个政治家,在历史上就没有地位。
   
    宁馨:高先生就这个问题有没有要补充的?
   
    高文谦:习近平的雄心不能说没有,但从上台两年的表现来看,有点眼高手低,志大才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确立自己历史地位的重大举动。习上台后,刻意模仿毛、邓,展示政治强人作风,但他学的只是皮毛,缺少毛、邓那样开创一个时代的气魄和勇气。
   
    毛、邓两人的权威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在实践中冲杀出来的。毛当年敢于抵制莫斯科的指令,不按苏俄太上皇的教条办事,打下红色江山;邓敢于否定毛的文革遗产,提出改革开放,开创了自己的时代。而习至今仍然活在毛、邓的阴影里面,还是一个没有断奶的孩子,不敢迈出历史的关键一步。
   
    宁馨:王康先生,纽约时报等西方主流媒体很多注意到习近平有重新实行领袖独裁和个人崇拜的趋势。你如何看待这种担忧?今天的中国还是一个需要政治强人,巨人的时代吗?
   
    王康:《纽约时报》居然把习近平画成一个皇帝,这当然是一种美式幽默。领袖崇拜和个人迷信不是什么新鲜事,20世纪已经充分表演过,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都曾登峰造极,给他们的民族造成巨大灾难,自己也落得万世骂名。独裁者登上历史舞台,当然有他们强烈的个人意欲,同时也是形势所然。
   
    当下中国,一种新的形势、新的战略、新的目标开始出现,这是统治中国的太子党集团多年思考和努力奋斗的事业,这种事业需要一名新的领袖。如果习近平真的成为独裁者,那么有几种可能性。首先,将激起又一轮权力斗争,难免腥风血雨,引发社会动荡和经济崩溃;第二,习本人会面临危机,毛时代中国几乎没有人想把他怎么样,除了林彪父子外,现在这个时代,情形肯定不一样;第三,如果他真的成了独裁者,那么中国和世界的前景堪忧。一旦他作出决策——这种决策几乎难以避免地导向错误——就难以挽回。第四,更加可悲的是,如果中国又出现一个毛式大独裁者,那说明中国人不配享有自由民主独立,不能实现它的现代转型,不是一个文明、高贵的民族。历史上从来没有一名独裁者可能把社会带进现代文明和宪政道路,将来也不会。蒋经国、李光耀式的威权人物之所以成功,那是因为中华民国和英联邦固有的法统和制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