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陈破空文集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出席北京APEC会议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受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邀约,到中南海瀛台夜宴。习近平摆出帝王姿态,与另一国君把酒畅谈,彷如三国时,曹操与刘备煮酒论英雄,抑或,刘备与孙权并马于北固山,颇有一番把酒临风的豪气。
   
   


   
   习近平向奥巴马介绍瀛台的历史,说:“清朝康熙皇帝曾在这里研究制定平定内乱、收複台湾的国家方略。”但习显然不懂历史,清朝皇帝总是说:“朕以外国之君,主中国之事。”“朕乃夷狄之君,非中国之人。”换言之,满清灭亡了中国,又吞并了台湾。习近平的先人,曾爲亡国奴。“平定内乱”四字,已属表述不当,又何来“收複台湾”之说?
   
   
   
   习近平又说:“光绪皇帝时,国家衰败了,他搞百日维新,失败后被慈禧太后关在这里。”此说似乎暗示:我习近平不敢搞宪政改革,弄不好,会被保守派(江泽民或老人帮?)关在这里;并影射了另一段与慈禧太后软禁光绪皇帝之惊人相似的历史:邓小平软禁了赵紫阳。
   
   
   
   习近平还有这么一番话:“中国文明从一开始就重视大一统。历史多次证明,只要中国维持大一统的局面,国家就能够强盛、安甯、稳定,人民就会幸福安康。一旦国家溷乱,就会陷入分裂。老百姓的灾难最惨重。因此中国对于主权问题看得更重一些,原因就在于中国历史上曾多次遭受外敌入侵。中国人民对国家主权和安全面临的外部威胁往往最爲敏感。这是中国长期面临历史忧患所造成的。”
   
   
   
   对中国历史,习近平可谓知其一、不知其二。实际上,中国(东亚大陆)的辉煌,恰恰是在春秋战国的分治时代,“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诸子百家如老子、庄子、列子、墨子、孟子……包括中国人至今推崇的孔子,尽出于那个时代。秦始皇大一统之后,焚书坑儒,思想家绝迹,中国万马齐喑。三国时代,则是另一个被后人传颂的英雄时代。
   
   
   
   大一统的王朝,无一例外的,最后,都陷入溷乱、内战、分裂,根本原因就在于,即便王朝更迭,专制却周而複始,权力导致腐败,不受监督的权力导致不受监督的腐败;加之,权力交接并无定轨、不从民意,朝内争权夺利、内斗激烈,因而,每个王朝,都重複由盛而衰、因腐败和权争而败亡的历史循环。一党专政的今日红朝,也断不会例外。大谈历史的习近平,自己能从中悟到什么?
   
   
   
   至于说“中国历史上曾多次遭受外敌入侵,”就包括蒙古的入侵、满清的入侵,提清朝皇帝,岂非挟洋自重?或者,自曝家门不幸?有道是:“商女不知亡国恨。”放到习近平身上,岂非:昏君不知亡国恨?“外敌入侵”,还包括俄国的入侵,中国永丧150万平方公里土地,而今日中共喉舌,颂扬曾入侵中国的俄国,而咒骂曾拯救中国的美国。认贼作父,忘恩负义。
   
   
   
   说到俄国,习近平每次与普京会见,总要说:“优先发展中俄关系。”然而,那彷佛只是语言游戏,实际行动却是,习近平优先发展中美关系。与奥巴马、而不是普京,上演瀛台夜宴,就是证明之一。也证明中共领导人的分裂人格。
   
   
   
   无论胡锦涛还是习近平,上任后,都把俄国作爲首个出访的国家,其实,那并非胡锦涛或习近平的心愿,他们的心愿,都更想把美国作爲首个出访的国家,只是,无法得到美国政府的邀请,依惯例,美国政府不会给予非民主国家领导人以国事访问的待遇,仅偶有例外。
   
   
   夜宴,茶叙,习近平还与奥巴马在中南海散步,沿途只有两名翻译跟随。这一幕,似乎显示,习近平大权在握,无所忌讳,其权力,至少,远远超过胡锦涛。2002年,时任副主席的胡锦涛访美,曾被美国副总统切尼领进书房,有单独交流的机会,但随同出访的外交部长李肇星却硬闯进去,大刺刺坐到他们中间,场面尴尬。李受江泽民安排,全程监视胡,胡也无可奈何。2004年,胡已出任国家主席,切尼受布什总统委托,要向胡传达一项“敏感信息”,但他们之间的“密谈”,尽都传到隔壁房间的音箱,被围绕在那里的其他中共官员尽收耳底。这些官员,同样受江泽民指使,负责监视胡。
   
   
   
   如今的习近平,显然摆脱了这样的监视,能够自在而自如地展现自己。如此,又何必大谈光绪皇帝政改的失败?是自找借口?还是自灰志气?习近平心思,仍如北京雾霾。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2014年11月18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js-11192014150033.html
   
   
(2014/11/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