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陈破空文集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质问胡鞍钢:常委制优在何处?
·陈破空: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钓鱼岛争端无解
·党报忽发“保钓害国论”
·胡锦涛裸退为上策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追思陈子明先生
   
   
   子明先生胸怀大志、腹有良谋,然而,在中国,这是一个消磨意志、吞没雄心的年代,他的对立面,是空前绝后的独裁者,他们要垄断整个国家,变公爲私。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子明先生博览群书、饱负才学,然而,在中国,这是一个埋没人材、荒废豪杰的年代,他的对立面,是利欲熏心的腐败集团,爲了既得利益,他们任人唯亲,朋党爲奸,排斥异己,残害贤良。红尘滚滚,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
   
   
   
   或曰:生不逢时,怀才不遇。但,知不可爲而爲之,不失爲勇者的选择。
   
   
   
   子明先生勤学苦思,惜时如金,即便在监狱里,他也没有放弃与时间赛跑。他深知,时间就是生命,而这生命,属于他自己,也属于整个民族,他奋笔疾书,着书立说,高産而多産,给这个民族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産。
   
   
   
   子明先生饱经磨难,英年早逝。追思人杰,总是想到杜甫惋歎诸葛亮的千古绝句:“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作爲个体,子明先生的生命,没有长过那个红色王朝的寿命;然而,那个红色王朝的寿命,却不可能长过代代成长的新生命。香港的年轻人,台湾的年轻人,以及,潜在的,中国大陆的年轻人,正在告诉世界,未来没有中共,中共没有未来。
   
   
   
   子明先生走了,他的精神永存。红色王朝犹在,精神却已死绝。在人类文明的曆史长河中,子明先生的精神生命,终将胜过腐朽、没落的红色王朝。
   
   
   
   子明先生,子夜里的一盏明灯。在慢慢黑夜里,孤寂,却不减光亮。子明先生飘然而去,而我坚信,泱泱华夏,自有后起之秀,接过这盏明灯,穿越黑暗,抵达黎明。
   
   
   
   (在陈子明追思会上致辞,2014年10月28日,于纽约。)
   
   
(2014/1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