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郑恩宠
·中国70冤案和上海冤案走向
·一个信徒一个兵人人都是十字军
·浙江多名牧师遭传唤多座十字架被拆
·谢阳律师被拘押在长沙
·隋牧青律师拼命三郎
·温州梧田教会请律师维权
·被捕王全章律师扔铁碗帮访民
·股灾.抓律师.拆十字架
·李嘉诚抛售上海200亿元房产
·夏钧律师谈中国的“死磕律师”
·“有案必立”真相
·《争鸣》:对“新黑五类”的全面专政
·张镇强:为周世锋律师们辩护
·上海有访民给习近平响亮耳光
·李春富律师被警方带走
·50多国2.4万律师声援中国被捕律师
·浙江泰顺拆十字架警方传唤牧师
·港团体明信片签署声援维权律师
·上海英雄李化平将出狱
·李和平律师妻诉九大官媒
·“习法治国”向维权律师亮剑/《争鸣》
·强拆十字架不断 港多团体抗议
·佳木斯南岗教堂遭拆信信徒上访无果
·港民:维权律师是公民觉醒先行者
·多名律师及子女出境被阻
·浙江金华逮捕七名基督徒不准见律师
·尚宝军律师会见狱中的浦志强律师
·保卫十字架基督徒联手抗争
·92岁牧师的紧急呼吁
·王宇律师被天津公安河西分局关押
·肖国珍律师:律师助李焕君成维权人士
·拆十字架和抓律师有何关联?
·维权律师遭遇“黑七月”
·余文生律师:改变腐败制度是律师底线
·配合当局贬低律师的人多可悲?
·维权律师妻子们最美的情书
·赞湖北公民为困难者筹集律师费
·股灾与抓捕律师
·65生日我有重责未了
·65岁生日我有重责未了
·用谣言批评政府适得其反
·四律师出境被阻上海访民拿到数千维稳费
·不建立宪政将是下一个法西斯
·抓律师与拆十字架
·新加坡多党竞选气死谁?
·打压律师为何风向突变?
·郭飞雄获奖给维权者启示
·我和人权律师团276律师两年风雨行
·安徽19人冤案平反律师功不可没
·法学博士组建台湾新政党
·张千帆:15000部法律良法有多少?
·张千帆:宪法不能规定公民义务
·北京二人士获释
·习访美前给奥巴马一个大礼物
·习访美前为何出台保护律师规定?
·欢迎美高官约见良心犯家属
·教皇和习近平抵美待遇大不同
·教皇和习近平访美谁更受欢迎?
·教皇在国会演讲引全美国关注
·克里见良心犯家属后参加习奥会
·80良心犯及家属参加美国会早餐会
·80良心犯及家属参加美国会早餐会
·奥巴马对习近平狠批中国人权记录
·打压律师导致访民拦截习近平
·访民拦截习近平根本原因和出路
·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
·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
·美国要遣返38850人中国拖延拒绝
·以省长为被告案已有25年历史
·上访像一个个小六四习近平会解决?
·张千帆:法治与“党领导”难以兼容
·上海钟晋化律师抵美揭司法黑幕
·西安高校女教师被停课
·打压律师官调突变?
·杨秀珠揭江绵康宣布起义
·中国人权律师成立两周年
·广西爆炸证明上访在中国是死亡路
·为高瑜获萨哈罗夫奖的通报
·TPP倒逼习接受普世价值改革
·35律师上书人大各级律协会登记违法
·法律泰斗纷纷批假“宪法”假“法治”
·基督教在中国“一教独大”?
·拦习车证明迷信习近平和上访失败
·访民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准备坐牢吧
·海南三千民众游行反拆迁上海呢?
·和平奖鼓舞中国律师们
·美人权报告未提中国访民
·广东上千村民与警方冲突
·抓上海虎待习最后决心
·我与82律师就包卓轩失踪的声明
·打压律师子女的政府心虚得很
·律师是突尼斯成功推手和重要力量
·上海蔡孝敏行政诉讼有水平
·中美在律师孩子留学争议抢占制高点?
·新华社为何长篇报道律师儿子偷渡?
·选择性“反腐”越反越失人心
·突尼斯成功给中国民众的启示
·北京1-8月271官员倒台上海按兵不动?
·法学教授张赞宁律师:认识邪教、警惕“真理”
·张东园:14位民国精英留在大陆的悲惨结局
·《大宪章》在中国命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政治学者:亚洲民主要靠精英集团
   
   [日期:2014-11-23] 来源:美国之音 作者:平章 [字体:大 中 小]


   乔凡娜∙多尔和卡尔∙杰克逊在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所谈亚太民主问题 (美国之音平章拍摄)
   乔凡娜∙多尔和卡尔∙杰克逊在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所谈亚太民主问题 (美国之音平章拍摄)
   
   
   
   
   相关文章或图表
   
    音频 金钱政治与行贿受贿:美国宪法学者谈腐败定义
   多媒体文档
   
   
   视频
   
   时事大家谈:从泰国局势看亚洲民主
   
   音频
   
    政治学者:亚洲民主要靠精英集团
   
   
   21.11.2014 19:13
   
    华盛顿—
    几位政治学者通过对印度尼西亚、韩国、菲律宾和泰国四个亚洲国家进行的长达15年的调查研究发现,在这些国家里,从社会底层而来的民主推动力远远小于预期,而且,理论上经济发展会推动政治民主的预测也很难成为现实。这些专家认为,在亚太地区发展民主,精英集团扮演着异乎寻常的重要角色。
   
    研究者们从1999年开始,在印度尼西亚、韩国、菲律宾和泰国四国对大量的当地民众进行调查采访。近日,他们将研究成果集结成书,名为《亚太的不完全民主:以印度尼西亚、韩国、菲律宾、泰国为证》。11月19日,该书的两位作者乔凡娜∙多尔(Giovanna Dore)和卡尔∙杰克逊(Karl D. Jackson)在华盛顿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所对该书的主要发现和观点做了阐释。
   
   *摇摆的大众民主观*
   
    研究者们发现,尽管这四个国家都已在某种程度上建立了民主制度,但是其中一些国家的民众对于民主的理解依旧比较片面,对民主的支持态度也尚处在摇摆之中。
   
    当受访者被要求给出民主的定义时,尽管大多数人都能简单描画出民主在他们心目中的图景,但有很多答案却明显是一种基于本国历史经验的个人化的表述。比如,在经历了多次军事政变的泰国民众的眼中,民主就是政府能够顺利更迭。而在受美国影响颇深的菲律宾,人们认为所谓民主,就是成为美国的样子。
   
    政治学者:亚洲民主要靠精英集团
   
   
   
    令研究人员颇感意外的是,尽管在被问到“民主是否对你的国家有好处”时,几乎所有的受访者都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但是当同时被问到“专制政府是否对你的国家有好处”,以及“军政府是否对你的国家有好处”时,竟然也有几乎半数的泰国、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受访者回答“是的”。
   
    对此,乔凡娜∙多尔解释说:“我猜测,他们或许并不是想要一个独裁政府或者军政府,但是他们可能也很欣赏这种政府的某些方面,比如在做决策时很有力,很快。又或许他们认为这种政府在发展经济、制定社会福利政策方面是让国家受益的。”
   
    不过多尔依然认为,受访者的这种反馈是很“反常识”的,毕竟这几个国家全都实实在在地经历过专制政权、军政府甚至是独裁者,这些国家的民众曾经为了推翻这样的政府而奋起反抗,这让人很难理解他们如今竟然还对自己曾经抛弃的制度保有某种留恋。
   
    卡尔∙杰克逊指出,在印度尼西亚和泰国这样的国家,单纯支持民主和单纯支持专政的人数都不多,绝大多数人都处在中间的灰色地带。他认为这对于这些新兴的民主政体来说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因为大多数人对民主的态度处在摇摆之中,他们很容易会为了某个专制政权给出的政策诱惑就转而抛弃现有的民主制度。这也正是这些国家目前的民主体系在面对危机的时候如此不堪一击的原因之一。
   
    研究同时发现,尽管这些国家的民众在大选中的投票率相当之高,但是他们对政治的参与方式也仅限于投票,传统民主理论所预测的中产阶级和公民社会团体参与政治的意愿以及效果都很不显著。公民只有在选举前后才真正参与到民主体系中来,而在两次选举之间的那几年里,便形成了公民权利的真空。
   
    杰克逊教授说:“在两次选举的间隔中,占据统治地位的还是精英集团的利益,靠选举上台的总统和立法者在这段时间里,很大程度上其实处在专制状态下。”
   
    *经济发展非推动民主解药*
   
    传统的民主理论有这样一种说法:在经济发展的初期,民众对专制政府的需求相对较高,而当社会财富累积到一定程度,民众,尤其是中产阶级的民主诉求就会提升,公民社会团体也获得了充分发展。因此经济发展越快的国家民主的发展也会越快。
   
    然而在这项针对四个亚洲国家的研究中,研究者们发现了很多与这条理论相悖的证据。
   
    首先,研究发现,经济因素对这些国家的公民参与政治的热情和模式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力,中产阶级在政治态度、政治参与程度和参与方式等方面同其他的社会阶层别无二致。民众也不曾将经济状况和民主制度关联起来思考,他们既不认为国家的经济发展得益于民主制度,也不认为个人收入的增加或者减少会影响到他们对于民主的态度。
   
    泰国城市中产阶级普遍支持军人推翻民选政府。泰国官员11月20日说,泰国目前的军管法在可见将来不会取消。
   
    在四个被研究的国家中,韩国是经济发展程度最高的,但数据显示,韩国的公民社会团体无论是数量还是积极程度却是最低的。
   
    研究者们因而指出,民主进程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既不能指望经济的发展和财富的积累能自动转化成民主的推动力,也不能忽视民众在寻求民主的道路上复杂的情感和迷茫。
   
    *民主化离不开精英集团*
   
    多尔认为,在亚太国家,受到历史、文化等因素的影响,民主很难成为一个自下而上的过程,因而精英阶层需要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
   
    杰克逊教授也说:“我们的基本结论就是,精英集团比我们所设想的要重要得多,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也比我们所设想的要重要的多。原因很简单,因为从社会底层而来的政治压力比我们想的要小。”
   
    他认为,一个社会的民主程度是从社会底层到精英集团多个变量共同作用的结果。一个国家在社会底层的民主推动力比较低的情况下,依然可以享有逐渐完善的民主制度,这需要精英集团内部能够充分认可和接受民主的“游戏规则”,领导人之间对彼此有足够的信任,以此来保证民主体系的运作。
   
    2000年的一个雨天,在小布什总统的就职典礼上,他的竞选对手戈尔也站在观礼的人群中,向这位实际上比自己少了53万张普选票的总统致以祝贺。杰克逊教授说,这一幕恐怕很难在民主制度不够成熟的国家里见到,但这正是精英集团内部坚守民主游戏规则的体现。也正是这种坚守,让民众投票率只有百分之三十几的美国迈着坚实的脚步行走在民主的道路上。
(2014/1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