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郑恩宠
·香港梁振英望与学生对话
·港立法会辩论10区议员辞任抗议
·广州逾万辆出租车罢工
·港九千人聚集集会区警方清场失败
·杨小凯:基督教和宪政
·香港旺角一夜动荡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上海真正维权人士李化平近况
·梁振英外国势力介入言论惹争议
·20日我和胡佳仍被软禁在家
·对香港占中北京耐心还有多久?
·学联港府对话实录
·没有占中就没有第一次对话
·香港法学生和政府法律专家对话的启示
·那些百折不回的中国律师们/滕彪
·香港学联”两项要求“周日公投
·维权律师引领民间抗争/黎学文
·中央会结束上海逾千工人罢工
·港亲共议员叫梁振英下台
·香港占中与反占中分别举办投票签名活动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惹港亲共派不满
·戴耀廷呼吁港府就人大831决议公投
·香港法院禁止令延长
·内地15年赶不上香港抗争运动
·专家不看好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毛恒凤被刑拘的反思
·上海官员腐败问题严重
·新作:儒学不是法治沃土/《争鸣》
·我所见识到的中央纪委巡视组/钱征鲁
·我好友俞梅荪七访巡视组(人大干部)
·也谈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法律背后也要平等/梁润好
·上海访民在APEC前再度失败
·从批儒与斗儒到尊儒与崇儒/杨力宇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等多地发生群体抗议事件
·访民获美国政治避难比登天难
·在美国编故事骗政治避难后果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韩正能过中共反腐风暴关?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二)
·人大何时建“宪法委员会”?
·鲍彤:依法治国还是依党治国?
·复旦校长被免与上海腐败有关
·孔杰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矛盾
·上海无锡等地工人罢工
·中央巡视组难解党危机问题
·复旦校长被免与江绵恒有关?
·广东16名儿童血铅超标
·鲍彤:四平中共“依法治国”
·贺卫方:传统社会与中国法治
·美国律师夏钧曾为上海访民出色服务
·中美对香港问题立场不同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刊于香港《动向》2014年11月号
    中國缺多少公職律師?
   
    (大陸)鄭恩寵
     十月二十三日,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一萬七千字的《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並提出一百八十多項舉措,其中要構建社會律師、公職律師和公司律師隊伍。按全球中等國家的平均水準,中國至少需公職律師一百五十萬,按目前及今後的實際情況,至少還需五十年。


   
     大陸三種律師和公職律師的構成
   
     《依法治國決定》公開後,「公職律師」、「公司律師」的概念受到各界關注。中國大陸目前的二十五萬律師絕大部份是社會律師,專職的公職律師和公司律師不到五百人。
   
     公職律師是通過司法考試被政府聘用並由政府供養的律師,不僅包括為政府服務的律師,還包括由政府全資供養的法律援助律師,他們的薪酬、福利、辦公條件和辦案成本支出,全列入政府預算。現代法律援助制度是各國政府收稅後,拿出一部份建立法律援助的律師隊伍,為請不起社會律師的公民提供法援;其中也包括政府拿出一部份錢購買服務,聘一部份社會律師從事法援。
   
     說白了,公職律師像保障房,社會律師像商品房,而商品房並不是人人能購買得起。
   
     何為公職律師?是為中國各級政府及部門的法制局、辦中從事法律工作的人員。可遺憾的是從國務院法制辦及各部、委、辦的法律服務人員,到省、地、縣和鄉鎮的政府法律人員,幾乎很少通過國家司法考試。目前只有從事社會律師、法官、檢察官、公證員才需通過司法考試。中國大陸的全國律師資格統一考試是從一九八六年起,二○○一年起才舉行統一的司法考試;新任律師、法官、檢察官、公證員必須通過考試。實行老人老辦法,新人新辦法。二○○一年前,已任法官、檢察官、公證員無需通過考試。中國大陸至今有近三百個縣中無人通過律考,在二百六十多個縣法院和檢察院中無一人通過司法考試。但每年的司法考試只有參考人員中的百分之八才過關,人數約三萬。
   
     政府法律援助制度是虛設的
   
     二○一二年十月,《中國的司法改革白皮書》介紹了公職律師和公司律師的試點情況。當年,司法部下發了兩份關於公職律師和公司律師的試點文件,但人大於二○○六年新修訂的《律師法》,還不包括公職律師和公司律師。
   
     目前的試點中,還未將法援律師列入公職律師的建制。中共改革後,律師業恢復了三十四年,以往的法援工作,幾乎都由社會律師承擔。社會律師沒有任何政府的資助,實際是從事法援服務的個體戶,律師事務所實際是個體戶的集合體。我在二○○三年六月入獄前,當地物價局對本人的非訴訟法律服務的價格核定是:每小時人民幣四百至三千元,包括諮詢,起草法律文書、調查取證等。在我十年律師生涯中,為當事人提供服務的「法援」奉獻,不是以幾百萬元能計算的。而近十年來,中國各級政府法援的預算,若按十三點四億人算,平均每人每年只有一角錢,還不夠政府法援機構人員的工資、房租、水電等支出。中共政府的法律援助制度是虛設的,公民從未得到政府真正的法律援助。而大量的法援是律師們自掏腰包,國人還以為中共已為民做了大量的法援。
   
     二○一一年,中國大陸設立了第一家公職律師機構──廣州公職律師事務所,其中專職律師十一名。據官方統計,全國每年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刑事被告未獲律師的辯護。
   
     據一些專為副部長以上官員辯護的律師透露,有的高官本不想請律師辯護,但中共為了面子,專為他們請律師,從知名的社會律師中尋找。許蘭亭律師說,對副部級以上官員的法援,能領到二千元的補租,車旅費都不夠。有一定名望又受中共喜歡的律師,不在乎這些虧本,律師必須看中中共所倡導的「政治效益和社會效益」。這些高官得到了政府和律師的雙重法援,而又有多少真正的困難群體能得到這種法援?
   
     中國培養一百五十萬公職律師需五十年
   
     香港有七百萬人口,但律師有七千。而目前中國大陸十三點四億人,律師只有二十五萬。要達到香港法制的水準,中國大陸最低需一百八十萬律師。香港的人口密度是上海的一倍,中國大陸還有八億農民生活在鄉村,其中還有二點三億的流動人口,今後一百年都無可能達到香港人口居住的集中度、交通、通訊的便捷度,按此實際情況,中國大陸至少需律師三百六十萬。
   
     今年八月,國務院取消企業法律顧問職業資格的認定,意味著長達三十年未取得律師資格的人員任公司律師將成歷史。
   
     有專家認為,按全球中等發達國家的平均水準,中國大陸需各類公職律師一百五十萬,其中政府律師七十萬,法律援助律師三十萬,法官和檢察官分別為二十五萬。政府律師七十萬是很保守的估計,按中共體制,中共各級紀委、政法委和紀檢監察人員也應具備律師資格。目前,中國大陸有大學本科學歷的人員可參加司法考試,而全球大多數國家大學的法學院只招非法律專業畢業的學生,例如財經類的畢業生,在讀法學院後,經司法考試合格可從事保險律師,十五年後才可任法官。
   
     按中國大陸實際情況,每年才有三萬人左右能通過司法考試。要建立一百五十萬公職律師的隊伍,至少還需五十年,屆時能否供養這批法律精英還是個問題,習近平的「法治夢」,或許是張美麗的「白條」。
   
(2014/1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