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郑恩宠
·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好样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按台湾比例中国年法律毕业生应50万
·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中共第一政治对手是人权律师
·关注政治讲法治是访民进步开始
·律师是民主社会最重要人权保障者
·李庄律师是否能平反看依法治国真与假
·韩正的正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
·复旦六党员炮打张春桥悲剧人生
·上海访民进黑监狱官派律师在哪里?
·法学家江平、张千帆为随牧青律师呼吁
·安徽拟对572名干部暂缓、不宜使用
·上海社区官派律师誓师会对付访民
·上海实习律师每月2500元收入真相
·香港十团体呼吁全球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017中国查处警察违纪8159人次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中国55律师2月6日声明
·鲁炜倒台!小米公司对我有客观评价
·山东副省长低价购房入罪上海呢?
·多国外交官探望三在京人士思起什么?
·全盘否定官派律师并不可取
·从12上海访民诉状看中国局势变化
·曹忱律师犯罪为何不大张旗鼓报道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成为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宪法:国家主席任期制取消可无限连任
·中国两会律师代表委员作用不可或视
·官方透露中国有近千维权律师
·上海陈建芳为何能获人权奖?
·习近平对上海访民政策继续维持现状
·上海房价每千元降二元的政绩
·绿卡和户口二选一是进步还是倒退?
·对中国律师最新数据的思考
·对美国进口大豆报复的后果
·律师上书国务院城管文件失效
·中国法官队伍是否在进步?
·有律师犯猥亵罪、转移毒品罪、危险驾驶罪
·传韩正亲信上海前公安局长张学兵落马
·美国2003年起人权报告提到我
·美人权报告2003年起提到我(二)
·性侵女学生的教授往往是犬儒加色狼
·中美贸易是舆论战也是人心向背战
·中美贸易战前国内开始乱?
·喉舌在习博鳌讲话后贸易战突然转向?
·殴打律师的9人被判刑!
·中国民营企业家为何称特朗普太伟大
·习近平何时能禁止中国的师生恋?
·美国务院、驻华使馆为何声援李文足?
·特朗普和中国官员谁在说谎?
·美英法打叙利亚中共媒体在误导?
·性与学术交易是中国高校普遍问题?
·64年党龄老人十年上访愚忠、死亡路
·中国政法大学被骗6500万元荒唐!
·律师诈骗8000万官方仍保持沉默
·央视记者遭扣押打了上海帮的耳光
·没有免费的自由!加油张凯律师!
·中纪委找到查处法院院长受贿新思路?
·中兴公司失败是败在律师上
·律师行贿法官82万官媒集体沉默
·美国打了中国律师制度的七寸?
·刘忠林25年冤案平反律师6年艰辛付出
·中“芯”根源未肃清陈良宇上海帮流毒
·巴西大豆危机和北大学生觉醒
·快讯:上海检察官、法官遭内部举报
·上海学生反性侵成功一个案例
·上海律师彭永和妻子被三公司解聘
·上海学生赴美升温回应中美摩擦
·首次中央刑事法律援助会传出信息
·中兴、华为失败系工程师治国失败!
·特朗普有私人律师美国对中国最大武器
·李和平律师证将吊销我出狱12年未接通知
·中国打压、招安律师与林昭精神
·中共紧急征集涉外谈判律师为什么?
·中共紧急征集涉外谈判律师为什么?
·戴建维律师犯罪为何不搞央视认罪?
·中美会谈失败中方缺贸易法律师
·中美会谈无果律师败、国家败!
·华信公司宁裁万人却保律师一人费用
·上海49岁拆迁律师宋依平突然去世
·厉害了,上海律师彭永和!
·上海司法黑幕总指挥陈旭在南宁被起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刊于香港《动向》2014年11月号
    習近平的法家專制主義:有治法,無法治
    ──評四中全會依法治國
    (大陸)楊 光
     習任內不必再期待「依法治國」


   
     四中全會之前,人們曾抱有一絲幻想,以為這次會議或許有戲。因為中共吊足了人們的胃口,早就預告了全會主題是「依法治國」──此議題與反腐敗一樣,都是老生常談的題目,口號已經喊了三十幾年,一直言而無信、行而無果。人們指望習近平當局對待「依法治國」也像對待反腐敗一樣,鄭重其事,有所突破,來一點「真格的」,搞一點大動作。且本次四中全會的會期比往屆延後,似乎表明會議準備工作十分繁重,甚至暗示了全會將觸及政治敏感區域,因而會前有些事情很難搞定,未必能夠順利「統一思想」──而按常理,只有尚未「統一思想」的中央會議才有可能產生或大或小的「理論突破」,若「理論突破」之外兼有新人、新政、新路線問世,那就大喜過望,可以燒高香了。
   
     然而,人們的希望落空了,十八屆四中全會簡直讓人倒足了胃口:從形式到內容一如舊例,翻來覆去全是些空話、假話、昏話、車軲轆話,還是「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群眾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有機統一」那一套,還是黨管政治、黨管軍隊、黨管武裝、黨管媒體、黨管文藝、黨管幹部、黨管人才、黨管政法、黨管統戰……權力還是抓得那麼緊,一個口子也沒有鬆動,依法不依法,治國不治國,也就沒什麼意思了。幾百號權貴政要濟濟一堂,想像力、創造力貧乏得可憐,炒了幾天理論剩飯,連個新詞兒都沒有發明出來。現在,我們可以死心了,習近平任期之內,不必再期待什麼「依法治國」了。共產黨在它最應該推陳、最容易出新的議題上幾乎交了白卷,而且還是以中央全會的方式,一本正經、大張旗鼓地交出了這張白卷,也許共產黨真的是已經頑固、衰朽到不值得再對它抱有期待的地步了。
   
     法家專制主義:有治法,無法治
   
     共產黨、社會主義國家沒有依法治國的「基因」(此處基因一說,乃「照搬」習近平「霸權基因」、「紅色基因」說)。從前蘇聯、前東歐社會主義各國,到碩果僅存的中、朝、越、古四個共產黨國家,還從來沒有一個國家有過依法治國的成功先例。共產黨本來就是以不講法、不守法、不要法而聞名於世的。掌權之前,共產黨搞暴力革命,自然要犯法;掌權之後還要「專政」、要「繼續革命」,同樣要把法律踩在腳下。列寧給「專政」所下定義就是「不受任何限制、絕對不受任何法律或規章約束」,「直接憑藉暴力而不受任何法律約束的政權」。他所說的「任何法律」既包括剝削階級制定的舊法律,也包括共產黨掌權之後親自制定的新法律,法律不過是一張紙,如果礙手礙腳,於己不利,隨時隨地可以拋棄。斯大林、毛澤東、齊奧塞斯庫、波爾布特、金日成(及其子孫)等社會主義國家的「偉大領袖」得了列寧真傳,也都是無法無天,一向把憲法和法律當兒戲的。
   
     從毛澤東式的公然無法無天,到江胡習式的假惺惺依法治國,這是極權主義退化到後極權體制的政治變化之一,或多或少也算得上是一項進步。但這樣的進步與現代法治主義毫不相干,充其量只是中國古代法家專制主義的現代變種。古代法家也主張依法治國,《管子》說「以法治國,則舉錯而已」,「君臣上下貴賤皆從法,此謂為大治」;《韓非子》說「明主之國」、「以法為教」、「以吏為師」。但法家的法是君主意志的體現,是不講人權、扼制自由的帝王專制之法。韓非子說,「君無術則弊於上,臣無法則亂於下。此不可一無,皆帝王之具也」。在法家「依法治國」之下,國家可以依法賞罰臣民,包括鉗制言論──如秦皇之法「偶語詩書者棄市」,戕害社群──如「什伍連坐」之法,也可以法隨君意,朝令夕改,但反過來,臣民絕對不可以依法監督、批評政府和君主,也就是說,法家的法是單向度的,只治民,不治君。
   
     中國古代法家所謂依法治國與近代西方的法治精神不僅大相徑庭,有時甚至背道而馳,因為西方人講法治,不止是將法律作為統治者治國理政的實用工具,而是將法律本身作為政治信仰,奉為至上的主宰。這和西方人關於上帝立法、使徒傳法的早期宗教觀念有關,無論是普通法意義上的傳來之法,還是成文法意義上的製成之法,都被視之為或多或少體現了神的意旨,因此,法律不屬於君主,雖為君主所制,但一旦成法,則獨立於君主,超然於君主,也高於君主。對於法律超然性、神聖性、至上性的肯定,是西方法治精神的淵源,但這正是中國政治傳統裡所完全沒有的東西。在中國傳統裡,倒是道德、禮樂具有某種超然性、神聖性,因為人們認為道德出自天意,聖人制禮作樂。
   
     讀罷中共四中全會決定,我們可以確信,中共根本不懂法治,更不相信法治。他們所標榜的「依法治國」絕非法律的統治,而只是共產黨拿法律作工具──有時候其實只是拿法律作招牌、作幌子,來對人民實行專制統治。在此意義上,共產黨法律立得再多,「依法治國」口號喊得再響,也都是法家專制主義而非法治主義:有治法,無法治,如網民所調侃的那樣,共產黨的「法治」,就是變著法來治你。
   
     司法集權:習式集權時代完成式
   
     說四中全會一無建樹,也不公平,正如官方媒體所吹噓的那樣,「司法改革有乾貨」(言外之意,「依憲治國」、「依法行政」方面大概只有「稀貨」了)。司法系統的權威有望提升,「司法獨立」的程度也有望提高:領導幹部干預司法要記錄、通報和追究(這恐怕難以落實),試點審判權和執行權相分離的改革,最高法院將效仿西方國家設立巡迴法庭,法院、檢察院的設置打破現行行政區劃的界限,等等。但是,黨委政法委的建制並沒有取消,其干預司法的功能也沒有廢除,黨對法院、檢察院的政治、組織、人事領導權沒有削弱,反而有可能加強,如此一來,上面那些司法改革的「乾貨」究竟能否發揮作用,能發揮什麼樣的作用,也就不好說了。
   
     不難發現,四中全會所追求的「司法獨立」並不是司法機關對於立法、行政機關的獨立,更非司法機關對於「黨的領導」的獨立,不過是司法機關對於地方政府的獨立而已。習近平的司法改革目標一目了然,就是司法權上移,把原來基本上被地方政府所把持的司法權逐漸轉移到中央手上。經歷了鄧小平時代的「放權、搞活」之後,江澤民切斷了軍地、軍商勾結的常規管道,完成了軍事中央集權;朱鎔基完成了央企集權、金融集權和財政集權;近兩年裡,習近平和王岐山又完成了紀委集權,紀委已經從「塊塊」剝離,變成了「條條」,基本上被改建成了一個標準的垂直系統。若再順利完成司法系統的中央集權,地方司法保護主義將被釜底抽薪,地方政府將再度失去與中央對壘的另一個關鍵據點,「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局面或會大幅改觀,央地博弈的格局或會煥然一新,那麼,此次司法改革的完成便可視作習近平集權時代的完成式。
   
   二○一四年十一月四日
(2014/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