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孔杰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矛盾]
郑恩宠
·奥巴马对习近平狠批中国人权记录
·打压律师导致访民拦截习近平
·访民拦截习近平根本原因和出路
·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
·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
·美国要遣返38850人中国拖延拒绝
·以省长为被告案已有25年历史
·上访像一个个小六四习近平会解决?
·张千帆:法治与“党领导”难以兼容
·上海钟晋化律师抵美揭司法黑幕
·西安高校女教师被停课
·打压律师官调突变?
·杨秀珠揭江绵康宣布起义
·中国人权律师成立两周年
·广西爆炸证明上访在中国是死亡路
·为高瑜获萨哈罗夫奖的通报
·TPP倒逼习接受普世价值改革
·35律师上书人大各级律协会登记违法
·法律泰斗纷纷批假“宪法”假“法治”
·基督教在中国“一教独大”?
·拦习车证明迷信习近平和上访失败
·访民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准备坐牢吧
·海南三千民众游行反拆迁上海呢?
·和平奖鼓舞中国律师们
·美人权报告未提中国访民
·广东上千村民与警方冲突
·抓上海虎待习最后决心
·我与82律师就包卓轩失踪的声明
·打压律师子女的政府心虚得很
·律师是突尼斯成功推手和重要力量
·上海蔡孝敏行政诉讼有水平
·中美在律师孩子留学争议抢占制高点?
·新华社为何长篇报道律师儿子偷渡?
·选择性“反腐”越反越失人心
·突尼斯成功给中国民众的启示
·北京1-8月271官员倒台上海按兵不动?
·法学教授张赞宁律师:认识邪教、警惕“真理”
·张东园:14位民国精英留在大陆的悲惨结局
·《大宪章》在中国命运
·张千帆:法西斯并未离我们远去
·女律师邹丽慧抗争的历程
·滕彪谈家人流亡过程
·香港新书:邓小平家与总参谋部贪腐内情
·两律师控告公安获受理
·于浩成去世留下法学遗产
·中国法学博士成台湾副总统候选人
·官方派律师代理访民上访僵局
·官方派律师代理访民上访僵局
·谨防律师评级压制律师
·境外资助款大减维权靠自己
·无《行政程序法》的中国
·三百警察十年上访无果
·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黑龙江90人诉农业部为何胜诉?
·郭广昌上海又一个周正毅?
·郭广昌将引发上海地震?
·郭广昌发家基地是上海
·郭广昌撬动2000亿美元上海富豪
·律师是政府合作伙伴而非敌人
·郭广昌是上海模式失败
·谁在保护上海的郭广昌?
·卢武铉从维权律师到韩国总统
·郭广昌是刑事传唤还是失联?
·郭广昌政商同盟将瓦解
·郭广昌限制出境是犯罪嫌疑人?
·刘亚洲谈基督教、佛教、道教和儒家区别
·逮捕郭广昌需全国人大批准?
·郭广昌案好戏在后面?
·郭广昌行贿王宗南就可定罪?
·关注、举报郭广昌的十年历程(上)
·郭广昌案冲击南京政商两届?
·郭广昌与黄菊上海帮关系
·郭广昌的公司股票已蒸发200亿元
·郭广昌是周正毅第二
·上海副市长受处罚韩正有何责?
·上海周波、郭广昌先后出事
·上海城建置业书记被免职
·浦志强最经典话:我是美丽岛律师
·上海、湖北两女律师受辱
·多元化研讨福山是幸事?
·夏霖律师涉诈骗案台湾律师竞选总统
·现有美丽岛后有蒋经国开报禁、党禁
·台湾美丽岛事件何时爆发?
·300人权律师团新年献辞
·从美丽岛到台湾大选
·TPP与中国人权律师团元旦声明
·官媒:中国出路是宪政制度变革
·“法商”和依法治国
·习近平对上海要动手了
·孟建柱为何突然与12律师座谈?
·季刚被查为何震动上海?
·北京、上海将有反腐风暴?
·两律师获释和孟建柱会见12律师
·全球108团体呼释放律师和孟建柱见律师
·周恩来令销毁大饥荒死亡数据
·谢阳律师被捕
·关注香港九月立法会选举
·中国女律师入狱台湾女律师当总统
·蒋经国有否看错李登辉?
·高智晟赞赵威等良心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孔杰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矛盾

   转载来源:徐文立邮箱提供
    孔傑榮: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的矛盾
   发表于 2014年11月5日
    五十多年前,當我剛開始研究法律在中國所扮演的角色時,一些研究中國的美國專家認為,我恰恰選擇了中國從來不曾重視的一個問題。我有些好奇,不知他們現在會如何看待剛剛結束的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回顧中國共產黨全會歷史,這是中共首次將其注意力和全國人民乃至世界的注意力,集中在“依法治國”和“法治”上。
    在過去兩周里,中國內外的觀察人士紛紛試圖剖析破譯十八屆四中全會所發布的文件。首先面世的是冗長乏味的《公報》,羅列了一長串中國法律制度需要作出的變革,這些變革有時相互矛盾,或多或少都早已被不同派別的改革人士提出過。幾天之後,中央又發布了四中全會的《決定》。《公報》雖然通篇都是老生常談的意識形態和法律表述,但也提出了諸多雄心壯志,外界翹首企盼《決定》能夠賦予這些內容更為具體、更具一致性的解釋。然而,除了少數幾個例外,《決定》最終還是言辭模糊,令人失望。所幸的是,《決定》發布時,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還作了相關《說明》。雖然《說明》沒能完全擺脫枯燥得足以催眠的套話,但是它至少有助於外界瞭解《決定》的起草過程,其框架結構和目標背後的考慮因素。


    分析人士已經花了不少筆墨分析解讀這些文件。鑒於《決定》多次提及“法治”,而“法治”意味著要將政府和中國共產黨如同其他個人或團體一樣,置於憲法和法律的約束之下,所以至少有一名外國評論員猜測,這可能是一個歷史性的轉折點,在中國幾千年的專制統治傳統下,這一事件可說相當於當年的英國約翰王勉為其難地在反對派貴族的要求下,簽署《大憲章》,自我限制王權。而其他一些專家則正確地註意到,《決定》愈發直白地強調要加強黨對法律體制的現有壟斷,這與“法治”基本觀念存在沖突。他們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其實帶有自相矛盾的政治說辭的烙印。此外,一些因遭受日益嚴酷的打壓而不得不遠走他鄉暫避的中國人權律師,則完全將四中全會斥之為不值一提的謬論。
    這些文件好比心理學上的“羅夏墨跡測驗”,被試者在看測試圖片時,總能就其所感興趣或關心的內容找到支持依據。可謂老少皆宜,各有所愛。對於美國人而言,這些文件涉及的廣度、不精確的承諾和前後矛盾的建議,讓人聯想到共和黨和民主黨每隔四年為各自的總統候選人炮製的一套政治競選綱領,不過沒人會把這些政治綱領當真。
    但是,我們應該把中共中央委員會的核心論調和錚錚誓言當真,因為它們可能會給中國的法律體制帶來重要的進步——即使這些進步有限,而且肯定不具有歷史性。這些變革可能會激發人們更加尊崇法律、恪守法律,特別是能夠促使地方政府遵法守法——而目前地方政府法律意識可悲地淡漠。多年前,一位精明的中國朋友告誡我,對中央政府的論調和地方政府的具體實踐加以區別是十分重要的。他引用了廣為流傳的一個對子:“上級幹部太好,下級幹部亂搞。” 四中全會說明中國新一代領導人正在作出巨大的努力來改變現狀,他們提出一系列措施來改善法律體制,特別是改進全國大約三千家地方法院和三千家地方檢察院的作為、公平性、聲望和正當性。當然,中國共產黨最有權勢的領導人不希望他們自己的決定受制於法律束縛,這一點從他們仍在非法禁閉他們以前的同事周永康上一覽無遺。然而另一方面,他們明顯希望杜絕地方保護主義、政治鬥爭、腐敗、走後門拉關系等其他扭曲法院日常司法並且嚴重腐蝕法院和整個法律體制公信力的不當影響。
    習近平對法律的依賴並不應該讓人感到意外。這屬於正統的共產主義。馬克思主義思想的基本原理之一就是,法律是統治階級的工具。列寧在轉型成為成功的革命人士之前是一個沮喪失意的訴訟律師,他把法律視為在全國範圍建立權力的一個關鍵工具。斯大林在無法無天的莫斯科大清洗審判達到高潮時,仍然在說教:“我們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法律的穩定性。” 經歷了文化大革命的混亂之後,鄧小平和他的同志們在1978年12月著名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上宣佈“改革開放”這一轉型政策時,也清楚地表示,要取得進步,至少蘇聯式的法律體制仍然是必不可少的。沒有法律,就無法在全國範圍內重新建立正常運作的政府。對於中國的國內經濟發展而言,法律是一個前提條件。要吸引對外貿易、技術轉移和直接投資,解決困擾每個社會的成百上千萬民事、經濟糾紛和行政、刑事案件,也必須依靠法律。而且,法律體制不僅要有效地打擊犯罪,也還需要保護人民的基本權利,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之後的前三十年間,這些基本人權卻遭到了嚴重摧殘。
    因此,習近平的做法既繼承了共產主義的思想遺產,也與把法律作為至上表達方式昭示中央集權的中國皇權專制傳統一脈相承。不幸的是,習近平從這些歷史影響中所汲取歸納出的“依法治國”和“法治”,和另一個同樣信奉列寧主義政府的踐行者蔣介石所採納的做法極為相似。蔣介石所領導的國民黨在1940年代的內戰中失去了對中國大陸的控制權,此後,他在台灣民主化之前一直以列寧式威權政黨主導著台灣的經濟發展。
    在實踐中,與蔣介石一樣,習近平也無情地打壓人權律師和他們的當事人,正因為如此,四中全會沒有承諾給予刑事辯護律師和公益律師任何扶持,甚至還威脅要使他們的困境雪上加霜。這個問題和四中全會文件所涉及的其他問題一樣,值得我們在未來繼續分析研究。
   (註: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作者孔傑榮(柯恩,Jerome A. Cohen),為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亞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為《邁向法治:台灣“流氓”制度的興廢與中國大陸“勞動教養”的未來》一書的共同作者。亞美法研究所研究員劉超譯。) (據《金融時報》)
   
   原文链接: http://xgmyd.com/archives/9561 | 新公民运动
(2014/1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