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应克复:共产主义浩劫的思想源头(一)——《告别马克思主义》的前言与结束]
蔡楚作品选编
·礼拜堂内
·转移
·古隆中
·M像速写
·古长城
·荒凉
·岁月
·星空
·致岸
·黄色的悲哀
·微笑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答明辉兄
·再答明辉兄
·献给『野草之路』
·怀 想
·别 梦 成 灰
·致 大 海——流星的歌
·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应克复:共产主义浩劫的思想源头(一)——《告别马克思主义》的前言与结束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18/2014
   
   
   
   作者: 应克复

   
   对于中国人来说,20世纪最大的认识误区是什么?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迷信,以及由此对马克思关于共产主义的先验设想的盲目实践。当“十月革命”的影响波及中国时,立即获得了一部分中国知识分子的回响,以为是找到了一条救国救民的新路。在共产国际的推动下,1920年中国共产党成立,接着便掀起了共产革命;这场革命的目标首先是推翻合法的民国政府,建立共产政权。1949年秋,共产党夺得了大陆政权,接着便对中国社会进行大刀阔斧的共产极权改造,营建了如同久加诺夫所说的“三垄断”的极权制度:权力的垄断,利益的垄断与思想文化的垄断。结果是什么呢?——导致整个中国陷入一种窒息和撕裂的状态,社会动荡,文明断层,人际关系异化,人民遭受的各种灾难罄竹难书!苏联、中国的历史足以证明,凡是以暴力、恐怖和谎言所推行的共产主义实验,都是对人类文明的一场浩劫!马克思所倡导的“共产灭资”说,“暴力专政”说,“国家垄断”说,给中国社会带来的是政治、经济、文化与道德的全面衰退,这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大的不幸。
   
   
   
   前 言
   
   对于中国人来说,20世纪最大的认识误区是什么?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迷信,以及由此对马克思关于共产主义的先验设想的盲目实践。
   
   当“十月革命”(现俄罗斯已将之修正为“十月事变”)的影响波及中国时,立即获得了一部分中国知识分子的回响,以为是找到了一条救国救民的新路。在共产国际的推动下,1920年中国共产党成立,接着便掀起了共产革命;这场革命的目标首先是推翻合法的民国政府,建立共产政权。1949年秋,共产党夺得了大陆政权,接着便对中国社会进行大刀阔斧的共产极权改造,营建了如同久加诺夫所说的“三垄断”的极权制度:权力的垄断,利益的垄断与思想文化的垄断。结果是什么呢?——导致整个中国陷入一种窒息和撕裂的状态,社会动荡,文明断层,人际关系异化,人民遭受的各种灾难罄竹难书!
   
   现在,“文革”是一场浩劫,早成定论。实际上,整个毛泽东极权统治时期都是对人类文明的一种浩劫,即共产主义浩劫!暴力土改,消灭200多万地主分子,难道不是一场浩劫!消灭资本家,消灭私人企业,消灭个体农户的自由耕作,难道不是一场浩劫!将五六十万的知识分子以言入罪,打成右派,剥夺他们的正当权利,在长达22年的劳改生涯中受尽凌辱,难道不是一场浩劫!1958年掀起“大跃进”、“共产风”的狂潮,之后爆发遍及全国的大饥荒,饿死人口达4000余万,难道不是一场浩劫!……
   
   毛泽东死后,“四人帮”覆灭,“文革”告终,此后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期。这一时期经济获得了复苏和发展,但极权体制依旧,马克思主义为旗帜的意识形态依旧,人民仍被束缚在专制主义的笼子里,离现代化、民主化仍隔着一条长城。“一党专政为体,经济改革为用”,可称是这一时期的体制特征和治国总纲。这就是“邓小平模式”,或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一时期,社会贫富分化剧烈,官场与社会各领域腐败泛滥,文化衰微,道德沦丧,环境污染,生态破坏,社会矛盾叠加,各种问题成堆。当今中国,对权势者来说是乐园,对弱势者来说是苦海——他们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因此,有学者认为,邓小平模式统治下的中国,同样是一场“浩劫”。笔者认为,同第一轮浩劫(毛专制时期)相比,其力度已大有缓和。
   
   苏联、中国的历史足以证明,凡是以暴力、恐怖和谎言所推行的共产主义实验,都是对人类文明的一场浩劫!
   
   由此可见,马克思主义决不是救国救民的一条新路,更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马克思所倡导的“共产灭资”说,“暴力专政”说,“国家垄断”说,给中国社会带来的是政治、经济、文化与道德的全面衰退,这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大的不幸。可见,马克思主义是误国主义,害国主义。
   
   毛泽东虽提倡“走俄国人的路”,在中国复制“列斯模式”,但俄国人的路与列斯模式,其思想源头是马克思主义。无论苏联和中国以强力所推行的社会主义,其祖师爷都是马克思。因此,要清除苏联模式对我们的毒害和伤害,必须追根溯源到马克思的思想。本文集取名为《告别马克思主义》,其意在此。
   
   有人认为,20世纪初期传入中国的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列宁主义。言下之意,列宁主义与马克思主义是两回事。笔者认为,列宁的思想和马克思的思想确实存在着一定的差别,但是,这种差别,是源和流的差别。相对于19世纪末第二国际社会民主党的思想,列宁所坚持和发扬的思想是马克思的正统思想,如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剥夺资本,消灭私有制,实行计划经济等。对这些基本主张到了恩格斯晚年,特别是在第二国际社会民主党领袖那里,已作出了重大修正,使社会主义运动适应资本主义当时的实际情形而获得社会的认同。列宁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原教旨主义者,捍卫并发展了马克思那些不切实际的错误思想,并痛斥第二国际领袖是修正主义者,是马克思主义的叛徒。列宁以马克思的错误理论改造俄国,结果将俄国带入了陷阱。
   
   中国的不幸同样在于,坚持与奉行马克思那些错误教条,将之定格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在半个多世纪中追随列宁和斯大林,并将民主社会主义视为异己,痛加批判。结果呢,毛泽东同样将中国带入了陷阱。现在已经清楚,为恩格斯和伯恩斯坦所奠基的民主社会主义,其密码是:民主(权力共享)的依靠资本主义(财富共享)的社会主义。而为列宁和毛泽东所实践的马克思早期的社会主义,其核心是:专制(权力垄断)的共产(财富垄断)的党国社会主义。亊实证明,西欧各国的社会民主党为我们开辟了一条通向社会主义的正确道路。
   
   必须声明,对苏俄模式思想源头的清理,并非要马克思对苏联、中国等国家在实施共产极权主义过程中所发生的种种灾难性后果承担历史责任。马克思与列、斯、毛的历史角色以及在历史上所起的消极与破坏作用,必须加以区分。
   
   马克思是一位学者,思想者,是同情社会中的弱势群体—无产阶级—的公共知识分子。他只是对如何改造资本主义、建立共产主义提出了先验性的设想和理论论证。他一生的主要精力付诸于著书立说,而不是组织政党,领导革命,夺取政权,建立共产国家。而列、斯、毛是革命活动家,其一生的主要精力在于秉承马克思的先验理论,不顾客观条件和实践后果,以血腥暴力的手段横加推行。在推行马克思的空想共产主义过程中,他们也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理论。如,列宁关于落后国家可以超越资本主义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理论,斯大林顺理成章地提出一国可以建成社会主义的理论,毛泽东提出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理论。此外,列宁还提出了“严格的集中制”,他将“无产阶级专政”的概念法西斯化,说无产阶级专政“是由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采用暴力手段来获得和维持的政权,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政权”。在此基础上便生长出了极权式的党国体制的恶果,对民主、自由、人权、法治这些人类文明成果加以横扫,乃至完全的毁灭。他们所建立的共产极权国家,弥漫着暴力、恐怖与谎言,堪称是人间地狱,并不为过!总之,马克思与列、斯、毛各有各的账。清理马克思的思想并不是要忽视列、斯、毛的对人类犯下的滔天罪行。
   
   今天,要从马、列、毛的思想桎梏中挣脱出来,尚有多重之难。一则,马克思主义仍是当局的思想旗帜,马克思主义作为党国的指导思想,入宪又入中共的党章,即使从学术层面分析其种种错误,不免被指责为异见人士而可能遭遇一定的风险。二则,经过一个多甲子年的思想控制和各种方式的说教,从马主义到毛思想,已神化为一种称为“党文化”的宗教教义,渗入国人的骨髓与神经,要改变这种已经固化定型的意识形态,实在是很难很难的事。三则,中国人大都有明显的人格缺陷,具有“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的健康人极为稀有。完全的“健康人”应包括四个方面的健康:生理健康,心理健康,思维健康,人格健康。尤其是人格健康,在中国只是少数人才具备的品格。中国人大都喜欢做奴隶。要清理马克思的思想,熟悉他的理论是一个基本条件,具备这一条件的在中国不在少数,但为什么至今对马克思主义难以作出科学的评价呢?这是因为要做到这一点,还需要智慧和担当,即需要有健康的思维和健康的人格;正是这两条,使许多人宁肯守旧而不敢创新。
   
   最近,黎鸣先生提出“太监文化”的新概念。他认为,中国古代宫廷中的太监,阉割其肉体,失去了“性”和“生育”的能力。称为“肉体太监”。值得重视的是,中国直到今天还存在一个庞大的“精神太监”的群体。为了在专制统治下求得生存的一席之地,这一群体中的每一个个体,其精神、灵魂、人格遭到阉割,因而失去了精神的再生能力,民族的创新精神也就日渐钝化。黎鸣先生强调,这是中国的“国难”。所以,要超越马、列、毛的思想体系的藩篱,有一个改造与重塑国民性的艰巨任务,有一个思想启蒙的艰巨任务。
   
   本文集可以说是一个尝试。凭着对中国文明现代化的向往,经过十几年的思考与研究,遂陆续撰写出清理马克思思想的系列文稿。文稿除分析指出马克思思想中先验性、空想性的基本错误与不足,还探讨如何走出马克思的理论误区,以甩掉套在中国人身上的精神枷锁,使中国走上一条健康、明媚的发展道路。这是一次深刻的思想变革,它要重塑民族的文化信仰,改造民族的思想结构,是比建造三峡大坝、南水北调、航母、太空飞船等工程不知要艰难多少倍的工程。拙文作为一家之言,提供给文友参考,共切共磋,更新民族的精神境界。
   
   笔者幼年时代就在“党文化”的渲染中“成长”。 大学期间(1959-1964)又受了马列主义的“专业训练”。 那时称马、列的著作为“经典”, 大家都当作“句句是真理”来加以领会和消化的。这些文章也是对自己过去接受马列教条的思想洗礼。
   
   由此我想到,“思想换代”这一新概念。所谓“思想换代”,就是一种曾经占主导地位的主流思想(或曰统治思想)在一个阶段的实践中由于不断遭到挫折,被证明是一种错误的伪学说,因而被人们所抛弃;在痛苦的教训中人们才接受现成的、以往曾遭否定、批判的思想体系,这一思想体系在文明世界数百年的实践中证明是具有普世价值的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