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蔡楚作品选编
·我 ---- 一个漂泊者
·乞丐
·赠某君(图)
·给zhan
·青石上
·无题
·致燕子
· 题 S 君骨灰盒
·依据 
·爱与愿
·
·透明的翅膀
·游萤
·铜像--『蓉美香』前
·
·我是一朵野花
·象池夜月
·我的忧伤
·我守着
·人的权利
·礼拜堂内
·转移
·古隆中
·M像速写
·古长城
·荒凉
·岁月
·星空
·致岸
·黄色的悲哀
·微笑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答明辉兄
·再答明辉兄
·献给『野草之路』
·怀 想
·别 梦 成 灰
·致 大 海——流星的歌
·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6/2014
   
   
   
   作者: 章小舟

   
   愚民文化,历来是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专制极权外衣的重要材料。阿伦特在《极权主义的起源》中指出,在中国,极权主义统治有极好的机会,几乎有永不枯竭的材料可以喂养极权统治的那架不断聚积权力、不断毁灭人的机器。真可谓旁观者清!单言这儒家外衣,从相对单调至五彩斑斓,由面料单一到取材百家,更换频频但作用如一,样式繁多而共性不移,俱对专制实质且掩且饰,皆为专制体制量体而制,经过了被专制玩于股掌的漫长磨合过程,已和专制极权产生了先天亲和力。传统啊传统,多少祸心假汝之名而行!在中共极权肆虐的沉重历史中,在独裁专制横行的灰暗现实里,中国传统文化一直为中共极权输血,为中共提供了足够多的愚民文化,中共再配以马列邪说,“马克思加秦始皇”,并加上自己的创造,炮制了不计其数的美妙谎言和空头许诺,成果累累,日臻精熟,愈发得心应手地编织了材料各异的、颇能惑人的极权什锦衣。青史可鉴,现实为证,极权外衣做的越花哨、越复杂,则实质用心越反动、越邪恶!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征文
   
   
   一、引言
   二、被剪裁的儒文化外衣一直与专制、复辟相伴
   三、中共始终不渝地坚持拼凑“极权什锦装”
   四、兼论:简析东亚泛儒家文化圈之儒文化作用
   结语
   
   一、引言
   
   赞许、粉饰及变相赞许、粉饰专制和专制文化的影视声节目、书报杂志、网络图文、各类活动等载体,目前在中国大陆已浩如烟海,充耳盈目。究其大略套路,观其普遍手法,无不是在爱国、传统、民族、人民、(伪)道德等名义下精心炮制,苦心粉饰。不可否认,仅仅从美学水准、艺术建构等角度判断,其中精品不少。正因如此,只能接触央视传声筒和大陆局域网的亿万受众,深受影响者甚众。如,眼下皇权文化潮的泛滥,便使得很多不谙传统文化者和对传统文化认识片面者,时常有意无意地道出传统、民族等自觉堂皇之语,再扯来“国学”“文化”等高帽高谈阔论一番,便自觉高人一等,仿佛可笑傲于世了。
   
   宣传机器、宣传群体影响、改变了庞大受众,庞大受众反过来充实宣传群体,助推宣传机器,一波推一波,一浪逐一浪,中国大陆官方当下掀起了空前(估计也是“绝后”)的专制文化潮,被美其名曰爱国主义、传统文化复兴之类。对不断激荡的民主自由文化风潮、与日俱增的普世价值认同群体疯狂打压、百般钳制的红朝,对专制文化潮却似心怀灵犀,仿佛极有默契。如,在推动皇权文化方面,很多曾被红朝视为糟粕、定为遗毒、批为狗屎者,如今被其堂而皇之地判为瑰宝、封为国粹、供上天安门,诸如于丹之流已被包装为所谓“国学大师”,“文化人物”,炒红于大陆,显摆至海外。而理性批评于丹、呼唤民主人权的李承鹏等人却屡遭大肆封杀,具有反专制启蒙意义的影视节目,如《走向共和》被删减甚多且一度被禁播……当然,笔者无从得知推动专制文化潮过程中的所有细节操作,但是,在“一压一推”的大动作下,民主自由类文化、力量的存在空间被压缩至极限,本身就为专制文化潮的泛滥创造了优厚条件,再加上对其中关键因素的大力推动,专制文化潮自然沸腾。故谓中共是专制文化潮的最强大推手。
   
   二、被剪裁的儒文化外衣一直与专制、复辟相生相伴
   
   要深刻解析此类现象,须对极权本质有基本认知。笔者将极权本质概括为“基于科技、管理经验等因素的与时俱进的极限化专制”。笔者认为,对比皇权专制、威权政治等,极权政治有很多突出表现,如专制统治者对文化、言论等方面必欲实现全方位管控,虽则限于技术等因素而达不到滴水不漏的理想化管控状态,但只要专制统治者有全方位管控社会的主观性和全力以赴特征,就属极权性质。极权专制的一贯伎俩和重要特征,便是统治无道而伪装有术,本质不改但衣装常易;愚民诡谈常有创新,极权外衣换个不停。显系极权性质的中共政权,其历届头目对社会均怀有极限化管控之野心,其在文宣等方面的种种大动作,皆为维护其极权统治,类似于“尊孔”等行为亦不例外,分明在编织专制极权之衣装。
   
   要更好地理解现实,须参照历史,方能深刻认识专制衣装之材料构成和制作方式。中国有连绵不绝的皇权专制史,而皇权文化的主源头,当自董仲舒而始。董仲舒改造儒学,以“天不变道亦不变”等思想将君权神化,建立了以“大一统”为核心价值的皇权专制理论,为皇权专制者量身制衣并换来“独尊”地位,自是董氏儒学绵亘两千余年,多盛而少衰,俨然国教。此后有自诩“治天下以仁义为本”的朱元璋等人欲强化集权,拔高君权,试图消减儒家外衣、削弱儒家影响,然不可得,遂删《孟子》原文若干,《孟子节文》乃成,作为八股取士之标准,精神钳制之枷锁,文化专制之镣铐。在《孟子节文》中,《孟子》原文中诸如“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君有大过则谏;反覆之而不听,则易位”等带有反君主专制性质的文字,皆不存。此为明清文化专制之滥觞,是导致中国在世界近代落伍的重要因素。不过,孟子的言论思想经韩愈、朱熹抬高并经唐、宋、元三朝相对开明的文化政策保护已在民间和知识分子中很有影响,所以没有被明清二朝彻底铲除。由此可见,皇权统治者对待专制外衣,是根据自己需要而随意剪裁的,只是,开明专制统治者的剪裁幅度小些而已。中国后世专制者在政权外衣剪裁方面对此道基本是一以贯之。
   
   如果说皇权专制统治者为时代所限,在未了解宪政民主制时孜孜编织专制外衣还情有可原,那么,当其在知悉宪政民主制具有富民强国之益时,依旧要大肆宣扬尊孔奉儒之类,则是包藏祸心,不可原谅了。1912年2月,袁世凯信誓旦旦“共和为最良国体”(彼时所言“共和”,意谓共和民主制,全然不同于中共辞典中的所谓“共和”)“永不使君主政体再行于中国”,3月10日,宣誓就任临时大总统时更是言之凿凿:“涤荡专制之瑕秽,谨守宪法。”而在1912年9月,袁世凯便下令“尊崇伦常”,声称,“中华立国以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为人道之大纪。政体虽更,民彝无改”,尊孔风遂起。1913年,袁世凯经数月斗争,于9月击败了孙中山等人领导的二次革命力量,11月取缔国民党,10月,强迫国会选举自己为正式大总统后过河拆桥,1914年1月停止全体国会议员职务,终于在总统之名下建立了专制独裁统治,背叛了《临时约法》。行文至此,笔者不禁联想到,此后的中共亦是这般出尔反尔、从无政治诚信,然比袁更得厚黑政治之真传,食言毁诺不计其数,如背弃延安时代的民主许诺、诡称共同富裕等,无耻程度更甚于袁,无耻行径远多于袁。
   
   与紧锣密鼓打压异己、强化独裁相伴的,是袁政权大推孔儒系列活动。1913年6月,袁世凯发布《尊孔令》,1914年9月彻底掌握独裁大权后所颁的《祭孔令》,不啻《尊孔令》之升级版,并进行中华民国首次“官祭孔子”活动,袁亲自披挂上阵至孔庙三跪九叩。有人请愿要求北洋政府以宪法形式将“孔教”定为“国教”,半吊子立宪派、辛亥革命后便开始留辫子的康有为甚至发出如此愚妄之语,“不拜孔子,留此膝何为”。彼情彼景,与中共在八九屠城后逐步升级的尊孔之举(见下文)何其相似!只不过,相对于中共稳扎稳打的尊孔过程和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尊孔意图,袁世凯尊孔之举是一满贯的快镜头,充斥了表里如一的真小人作风。在皇权专制旧势力的鼓噪下,本就蠢蠢欲动的袁世凯终于按捺不住帝王瘾,极限膨胀,昧于天下大势,退回帝制,步入自取灭亡之路。在袁世凯荫庇下得以保存实力的满清铁杆鹰犬张勋,在1917年复辟帝制过程中,因不过是被段祺瑞等军方大佬临时利用的配角,所以失败,但其复辟之意却是诚笃坚定的,实质动作与袁氏并无二致,都是在复辟帝制之前,先立孔儒——先是伙同康有为鼓吹尊孔、大肆祭孔,并以张勋本人之名发表请定孔教为国教之电稿。
   
   而蒋介石依靠屠杀异己建立军政权之后,虽照旧儒袍加身,却也结合欧美的价值观和相关制度对儒袍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善意改进。如此而为,一方面是对抗共产主义思潮的选择,一方面是建立新威权、镇压异己的需要,尊孔之风再度掀起,初期尤烈,较之袁世凯倚重孔儒,不遑多让,经逾开局之高潮才渐趋弱化。由此导致新文化运动在反儒等方面的正面价值损失大半。蒋介石在台依旧是以尊孔、复兴中国传统文化等为名维系威权统治,对抗台独运动和民主自由主义浪潮,防范共产势力渗透,彼时台湾一些新儒家人物享尽殊荣。当然,两蒋时代,整体而言还算开明专制,尤其自七十年代起,台湾开明程度逐渐提升,因此,两蒋对于儒文化为主要材料的专制外衣,恶意裁剪之幅度远不及中共那样大,是以,对欧美影响下产生的民主浪潮和普世价值认同群体的阻碍少了许多,至少比中共的统治要有利于民主转型。最后蒋经国先生顺应民主潮流,主动放弃专制,这个句号虽或称不上很圆满,但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对儒家文化、传统文化中的普世价值观的一种呼应,是对刻意剪裁儒家文化、传统文化的政治罪恶和政治债务的一种救赎、一种偿还,对于多数人而言或也称得上是含泪的笑了。此后台湾以儒文化为代表的传统文化虽受官方重视,但在很大程度上已去政治化,其中的不良因素日趋弱化,并在以基督文化为重要组成部分的多元台湾文化中逐渐式微。
   
   三、中共始终不渝地坚持拼凑“极权什锦衣”
   
   中共由反孔而臻尊孔,有史可稽。其专制外衣更易之彻底,可谓无耻之尤;其步步为营方式之严缜,可谓蓄谋已久。毛共时代,是不屑于以儒为衣的,儒家等传统文化一直被毛共弃如敝屣。毛共一以贯之的是“马克思加秦始皇”方式,将人类专制权谋中的东邪西毒合璧为一。其夺权前,将马列和民主这两种格外相斥的材料缝进极权外衣,堪称极权史上一绝,恐称得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夺权后,迫不及待将“共和”“人民”两块衣料裹上,以马恩列斯毛思想、共产主义春秋大梦之类衣装蔽体遮羞,“民主”“协商”“公仆”“为人民服务”等婊子式牌坊也拔地而起巍然屹立,加上鲁迅等挖自民国的饰品之装点,毛共自觉衣装完整,谎满天下仍信心十足,对一向作为蔽体之衣和愚民之术的儒文化等不屑一顾,并将其批倒批臭。对比新文化运动的批传统、反孔儒,毛共批传统、反孔儒少有学术特征和文化含量,基本系政治斗争需要和巩固极权方式。然而,毛共极权统治并不稳定。在“革命”“理想”“信仰”等名义下,毛共接连发动一场又一场比前苏联三十年代大清洗、“古拉格”矫正小组审查制、精神病院迫害制、流放北极圈等更为严酷、更具广度的政治迫害。对比皇权专制时代,这种名异实同、更为惨烈的“外儒内法”,导致中共意识形态随毛生命力衰竭而裂痕处处,毛共后期,衣不蔽体几近裸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