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蔡楚作品选编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张柏涛: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军队国家化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新战略构想(下)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罗茜:中国近期必将陷入全面性社会动荡之中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乔新生:中国政坛为何揠苗助长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金鸽子奖授予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图)
·家庭教会首次在台湾发声 抵制基督教统战(多图)
·牟传珩: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革大门——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
·关于王功权先生被传唤的紧急声明和112位联署签名
·反對中國再次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大簽名
·李昕艾第三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图)
·李昕艾第四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多图)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义”运动的崛起
·上海市民代表120次向人大请愿,上海高院“动真格”(多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分析三中全会的《决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三中全会后各方继续关注中国政治动向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拘捕了吗?
·一周新闻聚焦:海外媒体报道和评论《许志永案起诉意见书》
·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正式调查”不是空穴来风
·南乐教案上访到全国两会(图)
·和尚愿意跨教为南乐教案维权(图)
·中国人权观察成立申请书
·古川:为“六四”25周年接力绝食感言(图)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徐琳:纪念南周事件一周年的日子里(图)
·一周新闻聚焦:“包子秀”惹来议论纷纷
·一周新闻聚焦:温家宝是否“干干净净”是个谜?
·古川: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民间公祭耀邦紫阳和六四先烈,拉开纪念六四25周年序幕
·闵良臣:中国的问题到底在外部还是在内部—兼谈制度障碍是中国社会最大障碍
·笑蜀:郭飞雄人道救援呼吁书
·曾伯炎:一党专政与奴化教育导致中国人种退化
·吴庸:公民社会的形成及官民力量的博弈
·监禁中的自由心灵---公民许志永提讯审理的最后陈述(图)
·温克坚:论政治转型中的暴力
·郑小群:中共执政阵营的最后一张拼图
·清流浦:警惕军队由“效忠”转向纳粹化(图)
·余杰:镜与灯——从中国“公知”否定台湾“太阳花学运”看“他者的误读”和
·王德邦:2013年公民运动述评
·推动公民不合作的唐荆陵律师被广州国保刑拘(图)
·辛子陵上书习近平要求出国探亲
·付勇:纪念八九民主运动 推进中国民主转型
·余杰:人权共识与两岸和平——从《零八宪章》到《自由人宣言》
·胡佳表示将遭拘捕 为了自由我别无选择(图)
·滕彪:从稳控模式到扫荡模式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图)
·2014年中國青年人權獎頒給趙常青(图)
·“零八宪章”第三十二批签署者名单 (八十四人)
·王丹: 聲明(图)
·【重返天安门】六四25周年,一朵白花绽放天安门广场(多图)
·王维洛:“六四”天安门事件对三峡工程上马的影响—三峡工程反对派失败原因
·张思之:报关心浦案友人书(图)
·昝爱宗:我的“翻墙”史记——互联网中国的自由与梦想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白皮书”激怒香港市民,反抗会很激烈
·吴金圣:从天下围城到天下围人——中国民主转型的辅助手段之一
·潘晴: 习近平欲将“红色帝国”引向何方?
·李昕艾:论邪恶轴心对文明世界的危害
·唐丹鸿:西藏问题:帝国三部曲之三:转型帝国的西藏最终解决方案
·黄秀辉:周永康受私刑是党国的特殊利益需要
·凌沧洲:反腐危局能否通向自由民主?
·王德邦:正视历史是最基本的自信
·大陸青年赴台感受民國文化 暢談未來中國轉型之路(图)
·温克坚致董建华先生的公开信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反占中”游行是一场闹剧
·付勇:从皇权专制主义到党权专制主义
·桑普:香港律师界大奇迹日
·林绿野:甲午一百二十年祭
·公民力量关于周永康案的声明
·曾伯炎:习近平的“以法治国”不过是2.0版的以党治国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普选草案提请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占中”不可避免
·堅決支持佔中行動,發起為佔中港人爭取諾貝爾和平獎的行動的聲明
·公民力量就中国人大香港政改决议的声明
·杨建利: “和平香港”倡议
·严家伟:强势独裁是民主转型的拦路虎
·王德邦:人大香港“普选”决定击碎了中国“宪政梦”
·中秋民主燈火行動:支聯會要求釋放獄中良心犯及流亡人士回家團聚
·郭飞雄先生的狱中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1/2014
   
   
   
   作者: 桑普

   
   对于香港占中运动(或称占领运动、雨伞运动),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中央至今依然奉行“不妥协、不流血”的方针,导致香港社会对立撕裂,抗命局势胶着。中共一方面“不妥协”,拒绝撤回或修改8月31日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政改框架的决定,拒绝重启政改咨询,拒绝公民提名特首候选人,拒绝废除立法会功能组别,拒绝让梁振英下台,亦即不对港人让步半分;另一方面,中共希望“不流血”,害怕出动香港警察或解决军谋杀或误杀香港市民,激化香港、大陆、国际民情舆论骤变,导致政局翻盘,因而暂时极力压抑住自己的嗜血兽性,避免在香港这个国际都会重演北京八九六四血腥屠城惨案。既不要妥协,也不要流血,于是唯有高举“反占中”大旗,开展无限的“文斗”和有限的“武斗”,煽动群众斗群众。因此,占中运动目前呈现对峙与胶着态势。未来取决于多方面因素,充满不确定性。但不管如何,香港市民的民主意识都将不断增强,公民抗命将会长期波浪式起伏和持续下去,成为中共政权和港府越来越难以面对的问题。
   
   
   桑普
   政治評論人
   
   
   一、中共自10月4日起,利用反佔中勢力壓制佔中,挑起港人鬥港人,自此以後,官方是否成功脫身,打擊了佔中,轉移了目標?後續如何?總體來說,共黨文鬥武鬥,暫時尚未得逞,未來必將加劇。
   
   對於香港佔中運動(或稱佔領運動、雨傘運動),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中央至今依然奉行「不妥協、不流血」的方針,導致香港社會對立撕裂,抗命局勢膠著。中共一方面「不妥協」,拒絕撤回或修改8月31日人大常委會關於香港政改框架的決定(提委會過半數機構提名2017年特首候選人、候選人數限制在2至3人、提委會維持1200人及四大界別、2016年立法會選舉制度不作修改),拒絕重啟政改諮詢,拒絕公民提名特首候選人,拒絕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拒絕讓梁振英下台,亦即不對港人讓步半分;另一方面,中共希望「不流血」,害怕出動香港警察或解決軍謀殺或誤殺香港市民,激化香港、大陸、國際民情輿論驟變,導致政局翻盤,因而暫時極力壓抑住自己的嗜血獸性,避免在香港這個國際都會重演北京八九六四血腥屠城慘案。既不要妥協,也不要流血,於是唯有高舉「反佔中」大旗,開展無限的「文鬥」和有限的「武鬥」,煽動群眾鬥群眾。
   
   自10月4日至今,以國安部及地下黨指揮的紅幫、黑幫,糾合一眾收錢做事貪婪無知的莽夫愚婦,口稱支持警隊,繫上藍絲帶,多次盡情在各大佔領區衝擊搗亂,拆除路障,指罵挑釁,非禮胸襲,揪打推踢,針對市民,襲擊記者,目中無人,甚至揮舞五星邪旗,綁起紅絲帶,簡直與民為敵。我是佔中律師團一員,曾經在警署深夜協助被捕人士之時,目睹一名年幼小童左手綁滿繃帶,在遭受反佔中人士暴力對待後,前往警署出示驗傷單和報案,令我心裏相當難受。
   
   畢竟,這些共棍不外乎希望達成以下幾個目的:一、移除佔領路障;二、嚇退佔領人士;三、吸引社會輿論支持;四、為政府清場提供藉口;五、彰顯反對佔領的民意。然而,這些目標至今完全落空,無一達成,足見共產黨及其奴才既無恥,也無能,只知不斷伸手索要維穩經費。標榜「群眾路線」、擁有「三個自信」的習近平,繼續支付維穩錢財,做著春秋大夢。其實,按照習近平所推崇的「楓橋經驗」,「武鬥」就是「外焦裏不熟」,但是習近平完全置若罔聞。現在只見港人正氣不散,堅持佔領,防範搗亂,警惕暴力。港府「維穩」壓力更加大增,部分秉公執法的警察淪為夾心,非但無法脫困,更加作繭自縛。
   
   我預期:無能無恥的共產黨必將加強「武鬥」攻勢,甚至可能不惜在關鍵時刻栽贓嫁禍、潛伏分化。在這一方面,大家千萬不要小看共產黨的暴政膽量和能耐,必須時刻保持高度警惕。畢竟除了加大文鬥和武鬥的力度之外,在「不妥協、不流血」的兩大死硬綱領之下,共產黨根本已無良策處理目前困局。
   
   二、怎樣評價21日的對話?會不會繼續?
   
   雙方對話氣氛平和,沒有結果早在意料之內。不算成功,不算失敗。在目前中共與特區政府寸步不讓的情勢下,除非局勢有變,對話已經停擺。
   
   政府官員與學聯代表之間的首次對話,於10月21日在黃竹坑醫專舉行,現場直播。學聯秘書長周永康首先確認學生的三大民主訴求,包括公民提名、廢除功能組別、特區政府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政改補充報告,同時指出政府如不接納,也應提出路線圖及時間表,以解決目前政制爭議,否則佔領行動將會持續。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否定了這些建議的可行性,但提議建立多方面「意見交流平台」,並且另行向國務院港澳辦提交「香港民情報告」。
   
   然而,「民情報告」是個讓步嗎?當然不是。只談民情,不請決定。只交港澳辦,不送人大常委。不重啟政改諮詢,不改變人大決定。君不見民建聯明日之星李慧琼已經即時公開地指出:「香港民情報告」絕不可能改變人大常委會8月31日決定。這種無實際意義的民情𢑥報,港府和港共不正是已經天天都在做了嗎?多此一舉,虛晃一招,騙得了誰?莫忘初衷,學聯是要求特區政府向人大常委會提交政改補充報告,促使人大常委會修改其原本不適當的8月31日政改框架決定,而不是要求特區政府向港澳辦提交香港民情報告,由港澳辦說聲「知道了」就散場。更重要的是,政改首步曲必須是由特區政府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報告,而不是由特區政府向港澳辦提交報告,更不是由港澳辦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任何報告,即可濫竽充數。大家無謂繼續癡心妄想。與其說如今特區政府高官裝聾扮啞,狡猾出招,不如說他們愚昧無知,低估民智。一句到尾:「民情報告」不是讓步,只是虛招,大家無謂懷疑是否虛招,擺在眼前正是虛招。把這個「民情報告」建議「袋住先」,與把人大政改框架決定「袋住先」,同樣反智愚昧。
   
   至於「意見交流平台」,更是政府拖延民主進程和分化公民社會的典型招數。這也正是港共集團經常標榜「只要對話、不要對抗」全民奴化統戰謀略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個陷阱涉及:民間交流人士如何才會具有民主代表性?交流結果為何足以要求全民接受?官民交流是否將會持續維持公開透明?民間代表成員是否最後會被親共與商界勢力摻雜、稀釋甚至擠壓?目前行政體制、諮詢機制、立法會、區議會是否完全失靈,而有必要另行僭建這個所謂「意見交流平台」?這個平台會否成為「行政吸納政治」的翻版?談判議題為何必須延伸至2017年以後的政制發展,反而不集中精神和聚焦討論迫在眉睫的2017年的政制改革?事實上,這些所謂多方面、多層次、多形式「意見交流平台」在體制內一直都存在,例如立法會、政改諮詢程序等,但已證實無效,因為在當前威權專制的政治體制下,特區政府對民間主流政改意見完全置若罔聞。況且,面對目前金鐘、旺角、銅鑼灣三區佔領局面,只要有任何一位政府高官願意走進民眾當中,「從群眾中來,從群眾中去」,坦誠聆聽民眾意見,跟民眾互相溝通交流,本身就是最直截了當的「意見交流」,「平台」一直擺在金鐘、旺角、銅鑼灣。捨此不由,徒務空言,言而不行,無勇無信,何德何能?一句到尾:任何額外的「交流平台」既不必要,也不真誠,一切旨在拖延分化,請君入甕,識者切勿中計。總之,在特區政府提出具體妥當的真普選線索之前,佔領人士根本沒有必要跟政府繼續對話,遑論建立所謂平台。
   
   繼續佔領,不設限期,不談8月31日人大框架下虛幻和偽裝的「提委會民主化」,不談8月31日人大框架下的政府方案被否決後是否「由政府立即重啟政改五步曲」。大家宜集中鬥志,要求特區政府和中共政權交出「修改人大決定、落實符合國際標準的真普選、2017年公民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2016年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的具體可行路線圖和政治解決方案,才是應由之路。是否再跟政府談判、是否再由學生來談判,都是再下一步的問題,不是當前的問題。沒有政府提出上述具體可行路線圖和政治解決方案,足以說服香港公民,佔領人士根本既不應撤退,也不會撤退。
   
   三、佔中方面是否和泛民主派整合?成立一個有影響力的領導機制?現有情況如何?
   
   其實「整合」或者「組織」,早已通過定期「傾偈會」(討論會)的形式默默開展,目前成員包括學聯、學民思潮、佔中三子、泛民主派、民間團體五者。然而,時至今日,他們無從領導、號召、動員、指揮、差遣、調動本無組織、自發前來的多元佔領民眾。其中旺角佔領區民眾特別對他們一直保持距離,甚至頗有反感。由此可見,他們的影響力實在相當有限。
   
   舉個例子,一目了然。10月24日,學聯、學民思潮、佔中三子、泛民主派、民間團體(例如由何芝君和韓連山等人組成的保衛香港自由聯盟)經過逾三小時討論,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宣佈「廣場投票」安排。投票地點擬由原定只在金鐘舉行,擴大至在旺角和銅鑼灣佔領區的人也可以投票。投票時間擬增至26日及27日兩晚。投票方式是以手機應用程式開展現場電子投票。兩大投票議題分別是:「特區政府向中央提交的報告必須包括建議人大常委會撤回8月31日決定」,以及「多方平台必須確立2016年立法會選舉要廢除功能組別、2017年特首選舉要有公民提名」。戴耀廷指出:投票目的是要讓佔領人士可以清晰表達立場,向政府施壓,而且重申投票不是退場機制,亦即不是決議佔領人士應否撤離,以正視聽。25日,學聯秘書長周永康進一步指出:如果在「廣場投票」後,顯示大部分投票者支持上述兩項議題,然而特區政府繼續無視民意,不作妥協,無力解困,那麼大家就會考慮繞過特區政府,尋求直接與北京當局對話,把抗命行動升級。
   
   正當一切箭在弦上之際,10月26日,學聯、學民思潮、佔中三子、泛民主派、民間團體五者發現形勢不妙,驚聞佔領現場許多民眾大多反對「廣場投票」,他們大多擔心投票人數一旦過少,而且「反佔中大聯盟」新簽名運動簽名人數一旦較多,「示威」恐將變成「示弱」,因而希望暫緩「廣場投票」,甚至在金鐘佔領現場掛起「暫緩公投」的直幡。五個團體從善如流,面對不足,鞠躬道歉,公開宣佈擱置原訂當天及翌日晚上舉行的「廣場投票」。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就發動投票決定倉卒再三向公眾道歉,表示明白佔領民眾可能短時間內未能理解投票內容。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承認投票決定忽略民眾意見,向三區民眾致歉,請求大家原諒。由此可見,他們的胸襟和格局都相當令人感動。不過,這也表示目前的鬆散柔性整合,尚未能跟三區佔領民眾的意志緊密相連。組織實力與民主決策,依然是目前學聯、學民思潮、佔中三子、泛民主派、民間團體五者共同面對的問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