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蔡楚作品选编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1/2014
   
   
   
   作者: 桑普

   
   对于香港占中运动(或称占领运动、雨伞运动),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中央至今依然奉行“不妥协、不流血”的方针,导致香港社会对立撕裂,抗命局势胶着。中共一方面“不妥协”,拒绝撤回或修改8月31日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政改框架的决定,拒绝重启政改咨询,拒绝公民提名特首候选人,拒绝废除立法会功能组别,拒绝让梁振英下台,亦即不对港人让步半分;另一方面,中共希望“不流血”,害怕出动香港警察或解决军谋杀或误杀香港市民,激化香港、大陆、国际民情舆论骤变,导致政局翻盘,因而暂时极力压抑住自己的嗜血兽性,避免在香港这个国际都会重演北京八九六四血腥屠城惨案。既不要妥协,也不要流血,于是唯有高举“反占中”大旗,开展无限的“文斗”和有限的“武斗”,煽动群众斗群众。因此,占中运动目前呈现对峙与胶着态势。未来取决于多方面因素,充满不确定性。但不管如何,香港市民的民主意识都将不断增强,公民抗命将会长期波浪式起伏和持续下去,成为中共政权和港府越来越难以面对的问题。
   
   
   桑普
   政治評論人
   
   
   一、中共自10月4日起,利用反佔中勢力壓制佔中,挑起港人鬥港人,自此以後,官方是否成功脫身,打擊了佔中,轉移了目標?後續如何?總體來說,共黨文鬥武鬥,暫時尚未得逞,未來必將加劇。
   
   對於香港佔中運動(或稱佔領運動、雨傘運動),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中央至今依然奉行「不妥協、不流血」的方針,導致香港社會對立撕裂,抗命局勢膠著。中共一方面「不妥協」,拒絕撤回或修改8月31日人大常委會關於香港政改框架的決定(提委會過半數機構提名2017年特首候選人、候選人數限制在2至3人、提委會維持1200人及四大界別、2016年立法會選舉制度不作修改),拒絕重啟政改諮詢,拒絕公民提名特首候選人,拒絕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拒絕讓梁振英下台,亦即不對港人讓步半分;另一方面,中共希望「不流血」,害怕出動香港警察或解決軍謀殺或誤殺香港市民,激化香港、大陸、國際民情輿論驟變,導致政局翻盤,因而暫時極力壓抑住自己的嗜血獸性,避免在香港這個國際都會重演北京八九六四血腥屠城慘案。既不要妥協,也不要流血,於是唯有高舉「反佔中」大旗,開展無限的「文鬥」和有限的「武鬥」,煽動群眾鬥群眾。
   
   自10月4日至今,以國安部及地下黨指揮的紅幫、黑幫,糾合一眾收錢做事貪婪無知的莽夫愚婦,口稱支持警隊,繫上藍絲帶,多次盡情在各大佔領區衝擊搗亂,拆除路障,指罵挑釁,非禮胸襲,揪打推踢,針對市民,襲擊記者,目中無人,甚至揮舞五星邪旗,綁起紅絲帶,簡直與民為敵。我是佔中律師團一員,曾經在警署深夜協助被捕人士之時,目睹一名年幼小童左手綁滿繃帶,在遭受反佔中人士暴力對待後,前往警署出示驗傷單和報案,令我心裏相當難受。
   
   畢竟,這些共棍不外乎希望達成以下幾個目的:一、移除佔領路障;二、嚇退佔領人士;三、吸引社會輿論支持;四、為政府清場提供藉口;五、彰顯反對佔領的民意。然而,這些目標至今完全落空,無一達成,足見共產黨及其奴才既無恥,也無能,只知不斷伸手索要維穩經費。標榜「群眾路線」、擁有「三個自信」的習近平,繼續支付維穩錢財,做著春秋大夢。其實,按照習近平所推崇的「楓橋經驗」,「武鬥」就是「外焦裏不熟」,但是習近平完全置若罔聞。現在只見港人正氣不散,堅持佔領,防範搗亂,警惕暴力。港府「維穩」壓力更加大增,部分秉公執法的警察淪為夾心,非但無法脫困,更加作繭自縛。
   
   我預期:無能無恥的共產黨必將加強「武鬥」攻勢,甚至可能不惜在關鍵時刻栽贓嫁禍、潛伏分化。在這一方面,大家千萬不要小看共產黨的暴政膽量和能耐,必須時刻保持高度警惕。畢竟除了加大文鬥和武鬥的力度之外,在「不妥協、不流血」的兩大死硬綱領之下,共產黨根本已無良策處理目前困局。
   
   二、怎樣評價21日的對話?會不會繼續?
   
   雙方對話氣氛平和,沒有結果早在意料之內。不算成功,不算失敗。在目前中共與特區政府寸步不讓的情勢下,除非局勢有變,對話已經停擺。
   
   政府官員與學聯代表之間的首次對話,於10月21日在黃竹坑醫專舉行,現場直播。學聯秘書長周永康首先確認學生的三大民主訴求,包括公民提名、廢除功能組別、特區政府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政改補充報告,同時指出政府如不接納,也應提出路線圖及時間表,以解決目前政制爭議,否則佔領行動將會持續。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否定了這些建議的可行性,但提議建立多方面「意見交流平台」,並且另行向國務院港澳辦提交「香港民情報告」。
   
   然而,「民情報告」是個讓步嗎?當然不是。只談民情,不請決定。只交港澳辦,不送人大常委。不重啟政改諮詢,不改變人大決定。君不見民建聯明日之星李慧琼已經即時公開地指出:「香港民情報告」絕不可能改變人大常委會8月31日決定。這種無實際意義的民情𢑥報,港府和港共不正是已經天天都在做了嗎?多此一舉,虛晃一招,騙得了誰?莫忘初衷,學聯是要求特區政府向人大常委會提交政改補充報告,促使人大常委會修改其原本不適當的8月31日政改框架決定,而不是要求特區政府向港澳辦提交香港民情報告,由港澳辦說聲「知道了」就散場。更重要的是,政改首步曲必須是由特區政府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報告,而不是由特區政府向港澳辦提交報告,更不是由港澳辦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任何報告,即可濫竽充數。大家無謂繼續癡心妄想。與其說如今特區政府高官裝聾扮啞,狡猾出招,不如說他們愚昧無知,低估民智。一句到尾:「民情報告」不是讓步,只是虛招,大家無謂懷疑是否虛招,擺在眼前正是虛招。把這個「民情報告」建議「袋住先」,與把人大政改框架決定「袋住先」,同樣反智愚昧。
   
   至於「意見交流平台」,更是政府拖延民主進程和分化公民社會的典型招數。這也正是港共集團經常標榜「只要對話、不要對抗」全民奴化統戰謀略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個陷阱涉及:民間交流人士如何才會具有民主代表性?交流結果為何足以要求全民接受?官民交流是否將會持續維持公開透明?民間代表成員是否最後會被親共與商界勢力摻雜、稀釋甚至擠壓?目前行政體制、諮詢機制、立法會、區議會是否完全失靈,而有必要另行僭建這個所謂「意見交流平台」?這個平台會否成為「行政吸納政治」的翻版?談判議題為何必須延伸至2017年以後的政制發展,反而不集中精神和聚焦討論迫在眉睫的2017年的政制改革?事實上,這些所謂多方面、多層次、多形式「意見交流平台」在體制內一直都存在,例如立法會、政改諮詢程序等,但已證實無效,因為在當前威權專制的政治體制下,特區政府對民間主流政改意見完全置若罔聞。況且,面對目前金鐘、旺角、銅鑼灣三區佔領局面,只要有任何一位政府高官願意走進民眾當中,「從群眾中來,從群眾中去」,坦誠聆聽民眾意見,跟民眾互相溝通交流,本身就是最直截了當的「意見交流」,「平台」一直擺在金鐘、旺角、銅鑼灣。捨此不由,徒務空言,言而不行,無勇無信,何德何能?一句到尾:任何額外的「交流平台」既不必要,也不真誠,一切旨在拖延分化,請君入甕,識者切勿中計。總之,在特區政府提出具體妥當的真普選線索之前,佔領人士根本沒有必要跟政府繼續對話,遑論建立所謂平台。
   
   繼續佔領,不設限期,不談8月31日人大框架下虛幻和偽裝的「提委會民主化」,不談8月31日人大框架下的政府方案被否決後是否「由政府立即重啟政改五步曲」。大家宜集中鬥志,要求特區政府和中共政權交出「修改人大決定、落實符合國際標準的真普選、2017年公民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2016年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的具體可行路線圖和政治解決方案,才是應由之路。是否再跟政府談判、是否再由學生來談判,都是再下一步的問題,不是當前的問題。沒有政府提出上述具體可行路線圖和政治解決方案,足以說服香港公民,佔領人士根本既不應撤退,也不會撤退。
   
   三、佔中方面是否和泛民主派整合?成立一個有影響力的領導機制?現有情況如何?
   
   其實「整合」或者「組織」,早已通過定期「傾偈會」(討論會)的形式默默開展,目前成員包括學聯、學民思潮、佔中三子、泛民主派、民間團體五者。然而,時至今日,他們無從領導、號召、動員、指揮、差遣、調動本無組織、自發前來的多元佔領民眾。其中旺角佔領區民眾特別對他們一直保持距離,甚至頗有反感。由此可見,他們的影響力實在相當有限。
   
   舉個例子,一目了然。10月24日,學聯、學民思潮、佔中三子、泛民主派、民間團體(例如由何芝君和韓連山等人組成的保衛香港自由聯盟)經過逾三小時討論,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宣佈「廣場投票」安排。投票地點擬由原定只在金鐘舉行,擴大至在旺角和銅鑼灣佔領區的人也可以投票。投票時間擬增至26日及27日兩晚。投票方式是以手機應用程式開展現場電子投票。兩大投票議題分別是:「特區政府向中央提交的報告必須包括建議人大常委會撤回8月31日決定」,以及「多方平台必須確立2016年立法會選舉要廢除功能組別、2017年特首選舉要有公民提名」。戴耀廷指出:投票目的是要讓佔領人士可以清晰表達立場,向政府施壓,而且重申投票不是退場機制,亦即不是決議佔領人士應否撤離,以正視聽。25日,學聯秘書長周永康進一步指出:如果在「廣場投票」後,顯示大部分投票者支持上述兩項議題,然而特區政府繼續無視民意,不作妥協,無力解困,那麼大家就會考慮繞過特區政府,尋求直接與北京當局對話,把抗命行動升級。
   
   正當一切箭在弦上之際,10月26日,學聯、學民思潮、佔中三子、泛民主派、民間團體五者發現形勢不妙,驚聞佔領現場許多民眾大多反對「廣場投票」,他們大多擔心投票人數一旦過少,而且「反佔中大聯盟」新簽名運動簽名人數一旦較多,「示威」恐將變成「示弱」,因而希望暫緩「廣場投票」,甚至在金鐘佔領現場掛起「暫緩公投」的直幡。五個團體從善如流,面對不足,鞠躬道歉,公開宣佈擱置原訂當天及翌日晚上舉行的「廣場投票」。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就發動投票決定倉卒再三向公眾道歉,表示明白佔領民眾可能短時間內未能理解投票內容。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承認投票決定忽略民眾意見,向三區民眾致歉,請求大家原諒。由此可見,他們的胸襟和格局都相當令人感動。不過,這也表示目前的鬆散柔性整合,尚未能跟三區佔領民眾的意志緊密相連。組織實力與民主決策,依然是目前學聯、學民思潮、佔中三子、泛民主派、民間團體五者共同面對的問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