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寄情山水的槟郎]
槟郎文集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寄情山水的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12涉外文秘牛永骎
     再提笔写槟郎已是又一年了,没有做过查证,但总觉得不止一次的写同一个人的不多,这已不是一种巧合,而是一种缘分。如今已是大三的学生了,距离毕业已不是遥不可及了,回首过去的大学岁月,与槟郎真的是有太多的交集。
     在大一第二学期我有幸选到了槟郎老师为大类招生开设的“网络文学”课,当时就颇感老师的特别与才情,当时因为需要交一篇关于网络文学的作业,而我甚少涉及网络文学作品,就写了槟郎老师,他不正是个网络诗人吗?于是老师记住了我,也开启了我们的缘分之旅,从那之后我们偶尔会一起吃饭,一起畅谈。处在大一的我怀有一腔热血与抱负,却也是不谙大学与社会,而他的出现解决我很多疑惑,使我在迷惘中开始有了方向。记得在大一快结束的时候,他约我一起吃饭,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跟我说“学期快结束了,最后在一起吃个饭吧”,或许当时的我们都认为缘已至此,之后也会慢慢疏离。
     时间回到大二开学的第一天,我拿到课表扫了一眼,周一的第一节课就是槟郎的“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基础课。我很惊喜的发短信给他,他也表现的很高兴。从此就开始了我们长达三个学期的相处。当时觉得这是一个很漫长的时期,可是转眼,这已经是第三个学期了。之前闲谈中得知他在另一个学校代课,一直开的选修课都是中规中矩的专业选修课,有次突发奇想,想开设关于旅游类的课程,结果生意惨淡,无人问津。其实我一直很好奇这群学生,是因为我太不成熟,喜欢边学边玩的课,还是因为他们太专业只想学习传统的学问。今年在我的选修课表上终于也出现了这门“旅游文学”课,我第一个便选了它。应该说我很多同学都选了这门课,只是苦于学校限定人数和淘汰政策而失之交臂,而我是幸运的!


     因为“旅游文学”课这是一门选修课,也因为我之前上过槟郎老师的选修课,比较熟悉他的上课方式,所以同学都问我“周四晚上能不能逃课啊,选修课而已”,我每次也只能告诉他们:“别想了,别说逃课,就是你躲过了课前的抽点名,想上一半开溜也是没可能的,因为两节课上他会不断的点人回答问题。”由于没有谁能保证幸运之神会眷顾自己绝对不会被点到,所以他的课的出勤率还是很高的,绝不会出现每周上课人数越来越少,直至最后班里只坐几个人的场面。对他的此种做法只想用两个字评价:高明!但他的请假制度也是很开明的,给他发一条短信一般便可搞定。我是属于比较闲又比较乖的一类,所以一般没什么事而不能上课的,但9月由于我姐结婚我不得已请了一次假,忐忑地发了短信,他立马回复说:“你去忙你的吧,记得带点喜糖给我哦”,我很庆幸有这样开明而又出色的老师。
     槟郎的“旅游文学”课是很有逻辑和条理的,课前先是抽点名,然后进入正题。每次课讲一个景点,他会先让我们看一些关于这个景点的照片,视频介绍以及其他形式的介绍等,然后欣赏这个景点的文学作品,有古代人的,也有作为课堂的亮点的槟郎自己的关于这个景点的诗文。最后是系统地讲解旅游文学理论。对于槟郎,可以说他很自恋,也可以说他很有自信,至少换做是我,我绝对没有勇气把自己的作品放在那么多人面前给别人评头论足,因为不管是怎样的作品总会有褒贬,而我怕是受不了那样的批评。而对于一个敢于这么做的人我还是很赞赏的,因为这些作品来自生活,来自自己,我们不用跟猜谜语一样去揣测作者的意图和思想,而是可以听作者自己娓娓道来。没有接触过槟郎的人可能一时间无法接受。记得第一节课上,槟郎找人上去读他的文章,连续几个人都笑得趴到讲台下去了,让他不得不找了一个又一个学生。而对于我们,早已是见怪不怪,已经接受了他的思维和习惯了。有时,我们会是因为选修课而带点别的书看看,找点别的事做做,但其实都是徒劳,因为总是会被他的图片和传奇性的讲解所吸引,而出现手里捧着书,一直抬着头看黑板的场景。通过他的课你了解的不仅仅是一个个景点和作品,更是深藏在它们背后的故事。
     教授旅游文学课的槟郎老师也是个旅游文学家。槟郎是一个很闲的诗人,因为有了一份超脱,因为看开了很多,所以不用去争名夺利,不用再把所有时间都放在科研上,所以他很闲。作为一个文人,一个诗人,总是愿意寄情山水,总是愿意在远古和自然间寻找那份真我与寄托。所以他总是在游山玩水,而南京作为他的第二个故乡,早已被他走遍。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总觉得槟郎很喜欢爬山,对于江宁本地的方山与青龙山更是表现出特别的喜爱。我是一个南京人,20多年来不曾离开过,但南京的景点去过的确是很少,总觉得就在家门口,以后机会还很多,有时想出去逛逛又实在觉得没什么好玩的地方,以致今天十分羞愧一个外地来的老师竟走过这么多地方。我一直认为,玩南京或者说任何一个有历史的景点,都不是我们这等俗人可以玩的,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些遗迹,几块石头甚至只是一块平地,毫无乐趣,而有些人不同,他知道那段历史,他感受得到那一段兴衰荣辱,所以对每一块石头的观赏都会饱含深情,甚至还可以跟古人对话,产生共鸣,我想槟郎就是这样一类人。
     为了多了解一些槟郎的诗与事,便去了百度槟郎吧寻找他曾经走过的足迹。一直觉得槟郎是一位多产的诗人,可是突然发现他的学生也都是才华横溢,槟郎的作品都淹没在学生的作品中,着实有些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感觉。
     我们学校边的国家级火山地质公园——江宁方山,无疑是槟郎旅游文学的一个重点。记得槟郎说过,当你读懂了方山,也就读懂了半部金陵史。或许正是因为他对自己工作和生活的这块土地的热爱,他对方山也有了特殊的感情。在翻阅他的作品时,一座山被他写出最多的诗的可能就是这座方山吧,试举例,包括《躺在方山上》、《咏方山八卦泉》、《方山道姑》、《方山千秋岭上》、《方山洞玄关遗址怀古》、《初冬的方山》、《方山仙子》、《方山问答》、《千秋岭论道》、《洞玄观的菊花》、《女学生姐姐出家》、《方山记事》、《方山的月亮》、《楼顶望方山》、《我在方山迷路》、《满族女孩的榛子》……方山似乎就是那永不完稿的诗篇,总是给槟郎无穷无尽的灵感。我家就靠近方山,也曾上去好几次,可是除了锻炼了身体似乎再没有更多的感受。近年来,随着定林寺的兴盛,喜爱佛学的我也多了一些对方山的了解,却依旧不知那些深藏背后的传说与历史,但现在的我至少多了一丝心愿:希望槟郎诗歌《方山道姑》中的洞玄观的道姑与王善(猎户与道教守护神王灵官的分与合?)可以幸福,无论以何种形式。
     槟郎的旅游诗歌很多,不能一一枚举,但如果你看过槟郎的作品,不难发现,他是一个喜欢重游的人,如《重游将军山》、《重游栖霞寺》等。“重游这个名胜景点,但变化的都引起回响,在我的记忆深渊里,突突地井喷昔日的影像。永难忘师生曾同游将军山,祝愿伊人一切顺利安康!”“春牛首再盼在明年,秋栖霞将我揽个正着。金陵第一明秀山的古刹啊,别人陶醉在你的红叶里,我沉醉在二十五年来的伤怀。”无论是怀念师生情还是那段逝去的青春都让人读来心中隐隐作痛,人们都说爱回忆的人是痛苦的。不是真的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而是曾经刻入心底的记忆,又岂能说忘就忘。
     有时也会觉得爱回忆的人其实是孤独的,如果有知你之人,又何必再去寻求过往。在现实中,很多人都认为槟郎是狂士,却无人懂得他的心伤,所以孤寂的他才会如《拜谒李白墓》中的带着一罐可乐去远方寻找李白,寻找共鸣,寻找坚持的勇气。半生蹉跎,有过心酸有过喜悦,走过名山大川也到过域外的韩国,起起伏伏,颠簸的人生终于在方山旁有了栖息。你在《躺在方山上》中如是说:“我已厌倦不再流浪,随遇而安老死在方山旁。一身布衣洗涤滚滚红尘,归海之流汇入滔滔的扬子江。”千帆过境后的平淡,真好。
     我曾经说过,希望有一天就算不出家,我也可以去当个居士,别人总说我傻,其实我也深知在我的人生还没真正开场时,我又有什么资格退居山里?所以我很羡慕槟郎,有过轰轰烈烈的半生,有那么多可以用来述说与回忆的经历,所以他可以傲然屹立于山水间,问道寻佛,迎风啸月,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边走边唱,诸多惠泽人间的好诗便翩然出世。
     2014-11-15
     
(2014/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