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寄情山水的槟郎]
槟郎文集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纯粹的诗人槟郎
·凤尾竹小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寄情山水的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12涉外文秘牛永骎
     再提笔写槟郎已是又一年了,没有做过查证,但总觉得不止一次的写同一个人的不多,这已不是一种巧合,而是一种缘分。如今已是大三的学生了,距离毕业已不是遥不可及了,回首过去的大学岁月,与槟郎真的是有太多的交集。
     在大一第二学期我有幸选到了槟郎老师为大类招生开设的“网络文学”课,当时就颇感老师的特别与才情,当时因为需要交一篇关于网络文学的作业,而我甚少涉及网络文学作品,就写了槟郎老师,他不正是个网络诗人吗?于是老师记住了我,也开启了我们的缘分之旅,从那之后我们偶尔会一起吃饭,一起畅谈。处在大一的我怀有一腔热血与抱负,却也是不谙大学与社会,而他的出现解决我很多疑惑,使我在迷惘中开始有了方向。记得在大一快结束的时候,他约我一起吃饭,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跟我说“学期快结束了,最后在一起吃个饭吧”,或许当时的我们都认为缘已至此,之后也会慢慢疏离。
     时间回到大二开学的第一天,我拿到课表扫了一眼,周一的第一节课就是槟郎的“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基础课。我很惊喜的发短信给他,他也表现的很高兴。从此就开始了我们长达三个学期的相处。当时觉得这是一个很漫长的时期,可是转眼,这已经是第三个学期了。之前闲谈中得知他在另一个学校代课,一直开的选修课都是中规中矩的专业选修课,有次突发奇想,想开设关于旅游类的课程,结果生意惨淡,无人问津。其实我一直很好奇这群学生,是因为我太不成熟,喜欢边学边玩的课,还是因为他们太专业只想学习传统的学问。今年在我的选修课表上终于也出现了这门“旅游文学”课,我第一个便选了它。应该说我很多同学都选了这门课,只是苦于学校限定人数和淘汰政策而失之交臂,而我是幸运的!


     因为“旅游文学”课这是一门选修课,也因为我之前上过槟郎老师的选修课,比较熟悉他的上课方式,所以同学都问我“周四晚上能不能逃课啊,选修课而已”,我每次也只能告诉他们:“别想了,别说逃课,就是你躲过了课前的抽点名,想上一半开溜也是没可能的,因为两节课上他会不断的点人回答问题。”由于没有谁能保证幸运之神会眷顾自己绝对不会被点到,所以他的课的出勤率还是很高的,绝不会出现每周上课人数越来越少,直至最后班里只坐几个人的场面。对他的此种做法只想用两个字评价:高明!但他的请假制度也是很开明的,给他发一条短信一般便可搞定。我是属于比较闲又比较乖的一类,所以一般没什么事而不能上课的,但9月由于我姐结婚我不得已请了一次假,忐忑地发了短信,他立马回复说:“你去忙你的吧,记得带点喜糖给我哦”,我很庆幸有这样开明而又出色的老师。
     槟郎的“旅游文学”课是很有逻辑和条理的,课前先是抽点名,然后进入正题。每次课讲一个景点,他会先让我们看一些关于这个景点的照片,视频介绍以及其他形式的介绍等,然后欣赏这个景点的文学作品,有古代人的,也有作为课堂的亮点的槟郎自己的关于这个景点的诗文。最后是系统地讲解旅游文学理论。对于槟郎,可以说他很自恋,也可以说他很有自信,至少换做是我,我绝对没有勇气把自己的作品放在那么多人面前给别人评头论足,因为不管是怎样的作品总会有褒贬,而我怕是受不了那样的批评。而对于一个敢于这么做的人我还是很赞赏的,因为这些作品来自生活,来自自己,我们不用跟猜谜语一样去揣测作者的意图和思想,而是可以听作者自己娓娓道来。没有接触过槟郎的人可能一时间无法接受。记得第一节课上,槟郎找人上去读他的文章,连续几个人都笑得趴到讲台下去了,让他不得不找了一个又一个学生。而对于我们,早已是见怪不怪,已经接受了他的思维和习惯了。有时,我们会是因为选修课而带点别的书看看,找点别的事做做,但其实都是徒劳,因为总是会被他的图片和传奇性的讲解所吸引,而出现手里捧着书,一直抬着头看黑板的场景。通过他的课你了解的不仅仅是一个个景点和作品,更是深藏在它们背后的故事。
     教授旅游文学课的槟郎老师也是个旅游文学家。槟郎是一个很闲的诗人,因为有了一份超脱,因为看开了很多,所以不用去争名夺利,不用再把所有时间都放在科研上,所以他很闲。作为一个文人,一个诗人,总是愿意寄情山水,总是愿意在远古和自然间寻找那份真我与寄托。所以他总是在游山玩水,而南京作为他的第二个故乡,早已被他走遍。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总觉得槟郎很喜欢爬山,对于江宁本地的方山与青龙山更是表现出特别的喜爱。我是一个南京人,20多年来不曾离开过,但南京的景点去过的确是很少,总觉得就在家门口,以后机会还很多,有时想出去逛逛又实在觉得没什么好玩的地方,以致今天十分羞愧一个外地来的老师竟走过这么多地方。我一直认为,玩南京或者说任何一个有历史的景点,都不是我们这等俗人可以玩的,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些遗迹,几块石头甚至只是一块平地,毫无乐趣,而有些人不同,他知道那段历史,他感受得到那一段兴衰荣辱,所以对每一块石头的观赏都会饱含深情,甚至还可以跟古人对话,产生共鸣,我想槟郎就是这样一类人。
     为了多了解一些槟郎的诗与事,便去了百度槟郎吧寻找他曾经走过的足迹。一直觉得槟郎是一位多产的诗人,可是突然发现他的学生也都是才华横溢,槟郎的作品都淹没在学生的作品中,着实有些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感觉。
     我们学校边的国家级火山地质公园——江宁方山,无疑是槟郎旅游文学的一个重点。记得槟郎说过,当你读懂了方山,也就读懂了半部金陵史。或许正是因为他对自己工作和生活的这块土地的热爱,他对方山也有了特殊的感情。在翻阅他的作品时,一座山被他写出最多的诗的可能就是这座方山吧,试举例,包括《躺在方山上》、《咏方山八卦泉》、《方山道姑》、《方山千秋岭上》、《方山洞玄关遗址怀古》、《初冬的方山》、《方山仙子》、《方山问答》、《千秋岭论道》、《洞玄观的菊花》、《女学生姐姐出家》、《方山记事》、《方山的月亮》、《楼顶望方山》、《我在方山迷路》、《满族女孩的榛子》……方山似乎就是那永不完稿的诗篇,总是给槟郎无穷无尽的灵感。我家就靠近方山,也曾上去好几次,可是除了锻炼了身体似乎再没有更多的感受。近年来,随着定林寺的兴盛,喜爱佛学的我也多了一些对方山的了解,却依旧不知那些深藏背后的传说与历史,但现在的我至少多了一丝心愿:希望槟郎诗歌《方山道姑》中的洞玄观的道姑与王善(猎户与道教守护神王灵官的分与合?)可以幸福,无论以何种形式。
     槟郎的旅游诗歌很多,不能一一枚举,但如果你看过槟郎的作品,不难发现,他是一个喜欢重游的人,如《重游将军山》、《重游栖霞寺》等。“重游这个名胜景点,但变化的都引起回响,在我的记忆深渊里,突突地井喷昔日的影像。永难忘师生曾同游将军山,祝愿伊人一切顺利安康!”“春牛首再盼在明年,秋栖霞将我揽个正着。金陵第一明秀山的古刹啊,别人陶醉在你的红叶里,我沉醉在二十五年来的伤怀。”无论是怀念师生情还是那段逝去的青春都让人读来心中隐隐作痛,人们都说爱回忆的人是痛苦的。不是真的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而是曾经刻入心底的记忆,又岂能说忘就忘。
     有时也会觉得爱回忆的人其实是孤独的,如果有知你之人,又何必再去寻求过往。在现实中,很多人都认为槟郎是狂士,却无人懂得他的心伤,所以孤寂的他才会如《拜谒李白墓》中的带着一罐可乐去远方寻找李白,寻找共鸣,寻找坚持的勇气。半生蹉跎,有过心酸有过喜悦,走过名山大川也到过域外的韩国,起起伏伏,颠簸的人生终于在方山旁有了栖息。你在《躺在方山上》中如是说:“我已厌倦不再流浪,随遇而安老死在方山旁。一身布衣洗涤滚滚红尘,归海之流汇入滔滔的扬子江。”千帆过境后的平淡,真好。
     我曾经说过,希望有一天就算不出家,我也可以去当个居士,别人总说我傻,其实我也深知在我的人生还没真正开场时,我又有什么资格退居山里?所以我很羡慕槟郎,有过轰轰烈烈的半生,有那么多可以用来述说与回忆的经历,所以他可以傲然屹立于山水间,问道寻佛,迎风啸月,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边走边唱,诸多惠泽人间的好诗便翩然出世。
     2014-11-15
     
(2014/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