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寄情山水的槟郎]
槟郎文集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寄情山水的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12涉外文秘牛永骎
     再提笔写槟郎已是又一年了,没有做过查证,但总觉得不止一次的写同一个人的不多,这已不是一种巧合,而是一种缘分。如今已是大三的学生了,距离毕业已不是遥不可及了,回首过去的大学岁月,与槟郎真的是有太多的交集。
     在大一第二学期我有幸选到了槟郎老师为大类招生开设的“网络文学”课,当时就颇感老师的特别与才情,当时因为需要交一篇关于网络文学的作业,而我甚少涉及网络文学作品,就写了槟郎老师,他不正是个网络诗人吗?于是老师记住了我,也开启了我们的缘分之旅,从那之后我们偶尔会一起吃饭,一起畅谈。处在大一的我怀有一腔热血与抱负,却也是不谙大学与社会,而他的出现解决我很多疑惑,使我在迷惘中开始有了方向。记得在大一快结束的时候,他约我一起吃饭,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跟我说“学期快结束了,最后在一起吃个饭吧”,或许当时的我们都认为缘已至此,之后也会慢慢疏离。
     时间回到大二开学的第一天,我拿到课表扫了一眼,周一的第一节课就是槟郎的“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基础课。我很惊喜的发短信给他,他也表现的很高兴。从此就开始了我们长达三个学期的相处。当时觉得这是一个很漫长的时期,可是转眼,这已经是第三个学期了。之前闲谈中得知他在另一个学校代课,一直开的选修课都是中规中矩的专业选修课,有次突发奇想,想开设关于旅游类的课程,结果生意惨淡,无人问津。其实我一直很好奇这群学生,是因为我太不成熟,喜欢边学边玩的课,还是因为他们太专业只想学习传统的学问。今年在我的选修课表上终于也出现了这门“旅游文学”课,我第一个便选了它。应该说我很多同学都选了这门课,只是苦于学校限定人数和淘汰政策而失之交臂,而我是幸运的!


     因为“旅游文学”课这是一门选修课,也因为我之前上过槟郎老师的选修课,比较熟悉他的上课方式,所以同学都问我“周四晚上能不能逃课啊,选修课而已”,我每次也只能告诉他们:“别想了,别说逃课,就是你躲过了课前的抽点名,想上一半开溜也是没可能的,因为两节课上他会不断的点人回答问题。”由于没有谁能保证幸运之神会眷顾自己绝对不会被点到,所以他的课的出勤率还是很高的,绝不会出现每周上课人数越来越少,直至最后班里只坐几个人的场面。对他的此种做法只想用两个字评价:高明!但他的请假制度也是很开明的,给他发一条短信一般便可搞定。我是属于比较闲又比较乖的一类,所以一般没什么事而不能上课的,但9月由于我姐结婚我不得已请了一次假,忐忑地发了短信,他立马回复说:“你去忙你的吧,记得带点喜糖给我哦”,我很庆幸有这样开明而又出色的老师。
     槟郎的“旅游文学”课是很有逻辑和条理的,课前先是抽点名,然后进入正题。每次课讲一个景点,他会先让我们看一些关于这个景点的照片,视频介绍以及其他形式的介绍等,然后欣赏这个景点的文学作品,有古代人的,也有作为课堂的亮点的槟郎自己的关于这个景点的诗文。最后是系统地讲解旅游文学理论。对于槟郎,可以说他很自恋,也可以说他很有自信,至少换做是我,我绝对没有勇气把自己的作品放在那么多人面前给别人评头论足,因为不管是怎样的作品总会有褒贬,而我怕是受不了那样的批评。而对于一个敢于这么做的人我还是很赞赏的,因为这些作品来自生活,来自自己,我们不用跟猜谜语一样去揣测作者的意图和思想,而是可以听作者自己娓娓道来。没有接触过槟郎的人可能一时间无法接受。记得第一节课上,槟郎找人上去读他的文章,连续几个人都笑得趴到讲台下去了,让他不得不找了一个又一个学生。而对于我们,早已是见怪不怪,已经接受了他的思维和习惯了。有时,我们会是因为选修课而带点别的书看看,找点别的事做做,但其实都是徒劳,因为总是会被他的图片和传奇性的讲解所吸引,而出现手里捧着书,一直抬着头看黑板的场景。通过他的课你了解的不仅仅是一个个景点和作品,更是深藏在它们背后的故事。
     教授旅游文学课的槟郎老师也是个旅游文学家。槟郎是一个很闲的诗人,因为有了一份超脱,因为看开了很多,所以不用去争名夺利,不用再把所有时间都放在科研上,所以他很闲。作为一个文人,一个诗人,总是愿意寄情山水,总是愿意在远古和自然间寻找那份真我与寄托。所以他总是在游山玩水,而南京作为他的第二个故乡,早已被他走遍。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总觉得槟郎很喜欢爬山,对于江宁本地的方山与青龙山更是表现出特别的喜爱。我是一个南京人,20多年来不曾离开过,但南京的景点去过的确是很少,总觉得就在家门口,以后机会还很多,有时想出去逛逛又实在觉得没什么好玩的地方,以致今天十分羞愧一个外地来的老师竟走过这么多地方。我一直认为,玩南京或者说任何一个有历史的景点,都不是我们这等俗人可以玩的,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些遗迹,几块石头甚至只是一块平地,毫无乐趣,而有些人不同,他知道那段历史,他感受得到那一段兴衰荣辱,所以对每一块石头的观赏都会饱含深情,甚至还可以跟古人对话,产生共鸣,我想槟郎就是这样一类人。
     为了多了解一些槟郎的诗与事,便去了百度槟郎吧寻找他曾经走过的足迹。一直觉得槟郎是一位多产的诗人,可是突然发现他的学生也都是才华横溢,槟郎的作品都淹没在学生的作品中,着实有些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感觉。
     我们学校边的国家级火山地质公园——江宁方山,无疑是槟郎旅游文学的一个重点。记得槟郎说过,当你读懂了方山,也就读懂了半部金陵史。或许正是因为他对自己工作和生活的这块土地的热爱,他对方山也有了特殊的感情。在翻阅他的作品时,一座山被他写出最多的诗的可能就是这座方山吧,试举例,包括《躺在方山上》、《咏方山八卦泉》、《方山道姑》、《方山千秋岭上》、《方山洞玄关遗址怀古》、《初冬的方山》、《方山仙子》、《方山问答》、《千秋岭论道》、《洞玄观的菊花》、《女学生姐姐出家》、《方山记事》、《方山的月亮》、《楼顶望方山》、《我在方山迷路》、《满族女孩的榛子》……方山似乎就是那永不完稿的诗篇,总是给槟郎无穷无尽的灵感。我家就靠近方山,也曾上去好几次,可是除了锻炼了身体似乎再没有更多的感受。近年来,随着定林寺的兴盛,喜爱佛学的我也多了一些对方山的了解,却依旧不知那些深藏背后的传说与历史,但现在的我至少多了一丝心愿:希望槟郎诗歌《方山道姑》中的洞玄观的道姑与王善(猎户与道教守护神王灵官的分与合?)可以幸福,无论以何种形式。
     槟郎的旅游诗歌很多,不能一一枚举,但如果你看过槟郎的作品,不难发现,他是一个喜欢重游的人,如《重游将军山》、《重游栖霞寺》等。“重游这个名胜景点,但变化的都引起回响,在我的记忆深渊里,突突地井喷昔日的影像。永难忘师生曾同游将军山,祝愿伊人一切顺利安康!”“春牛首再盼在明年,秋栖霞将我揽个正着。金陵第一明秀山的古刹啊,别人陶醉在你的红叶里,我沉醉在二十五年来的伤怀。”无论是怀念师生情还是那段逝去的青春都让人读来心中隐隐作痛,人们都说爱回忆的人是痛苦的。不是真的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而是曾经刻入心底的记忆,又岂能说忘就忘。
     有时也会觉得爱回忆的人其实是孤独的,如果有知你之人,又何必再去寻求过往。在现实中,很多人都认为槟郎是狂士,却无人懂得他的心伤,所以孤寂的他才会如《拜谒李白墓》中的带着一罐可乐去远方寻找李白,寻找共鸣,寻找坚持的勇气。半生蹉跎,有过心酸有过喜悦,走过名山大川也到过域外的韩国,起起伏伏,颠簸的人生终于在方山旁有了栖息。你在《躺在方山上》中如是说:“我已厌倦不再流浪,随遇而安老死在方山旁。一身布衣洗涤滚滚红尘,归海之流汇入滔滔的扬子江。”千帆过境后的平淡,真好。
     我曾经说过,希望有一天就算不出家,我也可以去当个居士,别人总说我傻,其实我也深知在我的人生还没真正开场时,我又有什么资格退居山里?所以我很羡慕槟郎,有过轰轰烈烈的半生,有那么多可以用来述说与回忆的经历,所以他可以傲然屹立于山水间,问道寻佛,迎风啸月,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边走边唱,诸多惠泽人间的好诗便翩然出世。
     2014-11-15
     
(2014/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