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槟郎文集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12文秘 王晓夏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学期,但是我想说,很少有老师能活得像槟郎那样自由随性。
     之前就听学姐学长提过槟郎的大名,因为这样,还特意要去看过他的博客,原来本校还有这样一位有趣的老师。有人说他是可爱的狂士,豪情万丈;有人说他是奇葩老师,不落世俗、个性十足;有人说他是隐逸在南京的诗人,但求舒心,不求收获;也有人说他是樱花般的诗人,漫步其中,自吟自乐……但在我印象里,槟郎是可爱的。


     跟槟郎首次认识,就是他来上我们的中国现代文学史的基础课。他的自我介绍就别具一格,深深的吸引了全班的注意。也让我对这位老师产生了想要了解的冲动。他的开场“自我介绍”我至今都记得,他让同学们上台读文章,而那些文章都是往届他教过的学生写给他的。试问,有多少老师可以做到这样,让所教的学生情不自禁的写文章赞美他,并且非常真诚而显才华,我想,这是需要多大的人格魅力啊!
     记得第一次上课,我到教室的时候,槟郎已经坐在讲台上等上课了。他没有英俊潇洒的外貌,个子不高,还有些挺着肚子,架着一副眼镜,笑起来和善中透着一丝傻气,给人一种小老头的感觉。当时我就想,这个老师不像是教文学的,反而像教物理生物、搞实验之类的。但是当上完他的第一次课我就知道,这位老师是与众不同的,在他的身上,有着不一样的文学气质。
     槟郎老师的授课方式不同于其他老师。第一,他每上一次课都会在下一次课复习提问。有些问题书上就有答案,但是有些问题是他补充内容,这种方式让我们每个人都不敢懈怠。久而久之,我发现自己学到了很多知识,自己竟然习惯了认真听课,认真做笔记,像是一种习惯。第二,他不止是讲书本上的内容,还会扩充相关的有趣的小故事。当碰到书本中有趣的内容时,他会声情并茂的进行讲解。有时候搞的我们哈哈大笑,他也跟着笑,可能连他自己也被自己逗乐了吧。每当碰到比较无趣死板的内容,他总是三言两语一带而过。现在想想,老师为了课堂生动一点、氛围活泼一点,不至于枯燥无味,也是花了不少心思,做了不少努力的。总的来说,槟郎老师独特的上课方式让我收获很多。
     其实,槟郎不仅是位老师,更是一位诗人,而且是隐逸在方山脚下,隐逸在晓庄的诗人。很庆幸自己今年有机会选修了他的“新诗赏析”课。在这门选修课上,他不仅会介绍现代文学史上有名的诗作,还会拿出他写的诗给我们赏析。槟郎说,与其介绍那些遥不可及的名人的诗作,看看身边人的,应该会更感到亲切和真实。深厚的历史文化功底,丰富的人生历程,细腻的心理夹杂着多愁善感的忧伤,这便是我们的槟郎老师。对于人民,对于国家,对于文学,他从来不吝啬他的感情,不吝啬他的笔。
     槟郎的诗写的很杂,什么题材的都有,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些以自然风光、名胜古迹为对象创作的诗歌。槟郎的诗带有一丝淡淡的忧伤,但他诡异奇特的想象却为诗带来了一种浪漫一种神秘。《考场外的莫愁湖》是写的是槟郎老师在寒假里“艺考”监考的时候由于附近美景而走神。槟郎是位监考官,但是却被窗外的莫愁湖的美景所吸引,美丽的莫愁湖让槟郎的思绪放飞到那里。外面正下着雪,槟郎的想象也随着雪花飘到了莫愁湖边,仿佛看到莫愁女在湖边嬉戏玩耍的场景,让人不觉兴奋起来。全诗以长发美女的副监考出去倒水作为结尾,很美很美,可能莫愁湖并不是一个传说。
     还记得最令我感到诧异以至于无言以对的,是他有过出家的事实。于是我就上网上博客搜索关于他对那段过往的记忆。刚开始我是以一种好奇甚至可以说是八卦的心去搜索这些诗的,我的第一感觉便是: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是有多想不开。那一组相关他年轻时候去栖霞寺出家的诗,如《栖霞问佛》《大学时的一次出家》《重游栖霞寺》等,可是即使我找到了当初他的那段记忆,我也看不出他的想法,我看不懂那些文字里的感情。虽然不知不解,但我内心深处很明白,槟郎不是为寺庙而生的人,他不可能常伴青灯古佛,他不可能每日诵经念佛,他必然是要离开,走上属于他的人生之路的。这么多年一切都是风平浪静的,可是年轻时的那种冲动、不服输的精神仍然会打破宁静。我想槟郎每回顾一次经历,虽然每次叙述的内容相同,但那时那刻的感受肯定是不一样的,是怒是喜,是哀是乐,是恨是爱,我亦不知。槟郎的青春并没有喂狗,年轻时该有的青春他都经历了,比我们更疯狂比我们更强烈比我们更执着,甚至有些奇幻的色彩。现在我仍不理解他出家的理由,是什么样的情况可以让他抛弃一切皈依佛门?但好歹他还是顺着自己的本性回到凡尘里。
     在他的大部分诗歌中,脱离不了女性的形象。他喜欢描写女性柔美的形象,怜惜女性悲哀的人生,抒发红颜薄命的感慨。《我的公主小妹》是写一个巢湖女老乡,她与“叙述者”只见过两面,一次是在查经班,是个清纯少女;一次是去喝花酒,又成了放浪风尘女。两次的形象有着天壤之别,但是他并没有因此嫌弃她看不起她,反而亲切的称呼她为公主小妹,两人还相谈甚欢。公主小妹后来因为刺杀了一个来江城买春的拆迁官员,在警察围捕中跳下长江大桥。诗歌里的事不知真假,同学们或许信以为真了,台下一片唏嘘声,他依然淡定如故,因为他问心无愧,他光明磊落。在新诗赏析课上,我有幸上讲台朗读了《支支的校园》,那份纯纯的师生情让大家充满向往。槟郎在诗里说,在他的印象里,支支有一次穿国民女学生装,很美很清纯。我相信对于他来说,那也是难忘的一段回忆吧。《爱满亭边有座桥》爱满亭之约,纯真的师生情谊之风飘荡在校园里,让整个校园更加美丽……
     还记得槟郎老师说过,他的偶像是广西壮族歌仙刘三姐,出口成诗,有生活有力量,他为自己的偶像写过诗《刘三姐的诗歌》。他也会在课间给我们放《刘三姐》电影里对歌的视频音乐,其实说实话,我欣赏不了。可能是年龄上的差异,也可能是时代上的差异,现在的生活现在的音乐,让我享受不了刘三姐带来的乐趣。可能对于槟郎来说,刘三姐不仅仅是偶像,更是一种信仰一种追求吧!
     槟郎的诗大多还是比较通俗易懂的。《咏韭菜兰》行道旁的韭菜兰触发了他的乡愁乡思,想起了母亲弯腰在菜圃里劳作,他像韭菜兰一样,明明就是乡土的裔族,却阴差阳错的走进了城市;《独对爬山虎》隐含着默默无闻的同时也力争做最好的自己,做最快乐的自己,没有人懂爬山虎,只有诗人槟郎,那槟郎又有谁懂呢?槟郎有许多诗歌都是献给他的第二故乡南京的,其中的《咏南京城墙》,称道矗立了六百多年的丰碑,成为六朝古都靓丽的风景线;那些伤痕累累的戳记,也时刻警醒着我们。他对南京的感情是非同一般的,对于南京的历史是深切了解的。
     槟郎的风格和行为是独树一帜的,不同于任何老师任何人,对于他的行为,或褒或贬。有些人认为他幽默亲切,但也有人认为他搞笑,不管怎样,我们都没有权利去质疑别人选择的道路。槟郎诗歌,是他情感的抒发,是好是坏,我们有能力评价他吗?何况他并不忌讳别人对他的嘲笑,他似乎把一切都看得云淡风轻,宁愿沉溺于自己幻想的梦一般的世界里。与其说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如说他活出了自己的精彩人生。在我的眼里,槟郎老师是个可爱的人。
     2014-11-14
(2014/1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