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文集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爱情诗管窥
     13中文 张沛沛
   
     研究一个诗人,我们当然需要从他的文本开始管窥。但是槟郎的创作量之大恐怕古往今来也只有陆游能及了吧。那么我们应该选取怎样的文本进行研究呢?我选择切入的角度是爱情诗,这是为什么呢?按照槟郎自己的话讲,槟郎在自己读大学期间是想出家的,也确实去过南京的某个寺庙里希望能够出家。可是当时寺庙里的和尚没有同意。但是槟郎并没有坚持出家的理想,并且和常人一样结婚生子了。由这点可以看出槟郎对于尘世尤其是爱情的看法是有过改变的。这个转变应该是他的女神出现的时候。那么各个时期槟郎对于这个爱情的态度又是怎么样的?从爱情诗的角度来切入深究,我相信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时间的选择我选择由近及远。从当下的角度,结合当下的时代背景,更容易让当代的人们所理解的,在这个基础上往前追溯我们可以看见槟郎的明显的转变与时代变迁的关系。那好,我们现在就拿槟郎最近的一篇文章开始分析。
     《南京爱情隧道》这是一首非常具有槟郎特色的诗歌,写的是他与他的妻子在他们的爱情圣地也就是南京的爱情隧道的纪念的事情。本诗最大的优点在于将诗人即槟郎自己与他的妻子比喻成了两条铁轨。铁轨是两条平行线,很多人会将爱情中的两个人以平行线为喻来比喻两人之间没有交集。但是槟郎反其道而言:说只有我们是平行线我才能与你白头到老。确实,我们冷静分析一下就可以看出,如果两个线相交的话那么这两个线会在一个点上相交之后立马分道扬镳,最后老死不相往来。这很明显不是槟郎想要的。当然其实这么比喻也还是有很大的问题的。问题就在于没有那个人会是一条笔直的线走下去的。如果有我倒是觉得这个人有一定的问题,但是我们现在不深究这个问题了。


     另外全诗倒数第二段提到:“并列的铁轨是不离弃的诺言,在这远离污浊的童话般的乐园。”世事污浊,诗人自怜,这是有精神追求者的常态。可见槟郎的思想中是把自己当做一个隐逸者来看的。
     诗味不浓、诗的特征不明显
     全诗的结构脉络是很清晰的,但是群篇读下来给人的感受就是:这不是诗,而仅仅是一篇短的竖排散文。全篇唯一使用的押韵的地方在全诗的最后两句,“我们都共有一处守望,便是南京爱情隧道的现场。”很可惜,槟郎唯一使用的韵律的美被他的使用的词打了折扣。守望倒是不错,可是现场二字是否有且欠妥呢?
     当然全诗值得推敲之处还有很多,比如全诗第四段的“这一切都凝固在永恒的定格里”,倒数第二段的第一句“是我们流连的爱情走廊,是天赐有情人的婚礼教堂,环形的树林如碧绿的锦帐。”这第一个“是”是否多余了呢?槟郎的诗处处能体现他的随意洒脱,那么槟郎的诗除了这些瑕疵,又有哪些优点呢?
     画面与想象是亮点
     在槟郎的诗善于描写自然的人文景致,这和他的很多旅游经验密切相关。他很能描写出很有意境的画面。“翠绿的龙吉山,绿荫如披,森林覆盖到东边的旷野,一条长长的铁路穿过,留下绿色隧道的自然传奇。”“各踏一条铁轨前行,两只手却在轨道上方握紧。”“或者,你在单轨上跑动,两个手臂平展着举起,亭亭玉立如弱柳摇曳,那揽风的花头巾飘舞,回眸的笑容如春花般灿烂”。当然这些画面并不是很新鲜,但却能给读者带来自己的想象。每个人的想象中都有自己的那位女神又或者是在别人眼中的自己。这样优美的画面感正是槟郎诗歌散文的长处。
     画面当然要和想象联系在一起。也许槟郎所描绘的那些画面都没有发生过,而且很有可能没有。那么这些诗文就都是槟郎的脑海中对于美的印象在诗中的体现。诗中提到了的火车其实是一个可以很好意象。槟郎讲到“在这远离污浊的童话般的乐园”,其实火车是可以使用的,其实诗人可以讲火车来自尘世,开到这爱情隧道之中,而列车的目的地正是“远离污浊的童话般的乐园”,但是诗人的诗中却将这“乐园”定义为“爱情隧道”又视乎缺少了一层美感。因为上过槟郎的课,所以我知道槟郎的想象力之丰富。他可以通过两个传说中的人物编出一整个的故事,细节方面还能描写的非常到位。所以如果是研究槟郎的诗歌,如果遇到什么典故的出处难以查找,那么这个故事八成的是他自己编造的。
     韵律之谜
     我选择赏析的第二首诗是槟郎2008年创作的一首《爱情十四行》。这首爱情诗是一首回忆往事的诗。在韵律方面比较值得注意,这首槟郎6年前的诗歌在前半首的诗歌中一直注意着诗歌的韵律,但是后半首却又没有了。并且“男孩”这个词在韵脚的地方出现了两次。因为本人读这首诗的原版是没有经过排版分段的,所以我觉得可能存在这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说是“你可能记得那个自卑的男孩”是第二段的开始的话,那就不存在其他的问题,而只存在第二段韵律感奇差的问题了。
     典型文人
     这首诗主要是回忆作者结婚前与其妻子的美好爱情初期的种种自己的内心感受。可以看得出来的是作者是一个十分含蓄、害羞、并且在自己喜欢的人的面前不敢、并且不善于表现自己的人,甚至有很强的自卑的情绪在诗里面展现。其实这些都是文人在自己社会地位不高、没有经济收入或者说是经济收入不稳定时候基本上都会有的思想。言行也是都是惊人的相似,敢爱不敢追。怎么办呢?满肚子的话,最后只好是写情诗给心爱的人,希望她能够理解自己的心意,也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展现自己的才华得到女神的青睐。不仅仅是槟郎,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诗人。叶开、沈从文、包括徐志摩等等等等的诗人作家都是在爱情的煎熬之中最后写出了一篇又一篇真情实意的动人篇章。
     另外文人一般其实都是比较孤傲的,当然自卑是不希望被别人所看见的。所以将自己的内心的情感深藏。但是作为一个文人,槟郎也是极其有自信的。他常感叹自己的诗不被他人所懂、欣赏,但是他却依然故我,坚持的创作,并让他的学生读他自己写的作品,自己则陶醉其中。文人的风骨可见一斑,不为世俗所累,槟郎是幸运的。
     修改文章
     文人写完东西之后,免不了要得意的,母不嫌儿丑,槟郎对于自己的诗歌当然是非常喜欢的。但是我却不太了解对于自己的诗歌修改的一个态度。大家都知道很多大家写完文章之后都是需要经过反复的修改的,但是槟郎是否会修改了呢?如果是从作品上来看,我觉的有一些地方是大概能够看出槟郎对于自己创作的作品的一个态度的。比如全诗第二句“身比腿长相貌平庸目光痴呆”和“活泼烂漫,礼品与赞美”全诗除了活泼烂漫和礼品与赞美之间有一个逗号之外,还有两个逗号。这个逗号如果必须,那么是否第二句的顿号,亦或是逗号也是一种必须呢?当然也不止这一处可以体现出槟郎的不善修饰。当然这些文章我觉得都有一定的可取之处,如果槟郎可以稍加修饰,我相信是会更好的!
     槟郎长期对于爱情如此激情的原因
     从这两首诗进行管窥,六年之中槟郎的爱情诗的女主角都是始终是自己的妻子,这当然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因为槟郎的婚姻是非常幸福和稳定的。女主角不变,婚姻有很圆满,现在生活的状态也应该是非常不错的,在这样的几乎一成不变的环境中还能如此的保持对于爱情的热情,对于生活的激情,其实是非常难得的。这是否会和他们夫妻经常出游的经历有一定的关系呢?我不得而知,但是可以猜想。每一次的旅行,其实都是双方互相迁就的过程,因为每个人的喜好不同、生活习惯不同,这些都会在很多方面体现出来。但是又因为是两个人的旅游,不可能自己一意孤行。在这种有一定冲突,或者说是看似“艰苦”的条件下磨合出来的感情是坚固的、牢不可破的。因为都这么说中国人可以共患难,不能同享福。用旅游的形式来折腾自己的感情,倒很有可能让这些折腾成为爱情的保鲜剂。
     2014年11月27日
(2014/1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