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 世事风情(16)]
巴克栏目
·巴克:我不反对任何信仰
·巴克:中国大陆公有制的演变
·遥处的景色
·巴克:走了
·我是顽石,我走了
·巴克:无奈的秋天
·巴克:谁愿意与孤独共舞
·巴克:下海——上
·巴克:对越来越好的感悟
·巴克:台陆合作看大陆政治进化的有效趋势
·巴克:在看赵忠祥与饶颖的暧昧有否
·如何正确理解“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及其深刻的含义贯穿在一切行动中
·一切从实际出发与实事求是是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的争论
·巴克:对中国大陆整党治国的具体设想
·左派要能打破框框
·巴克:正悟
·巴克:临江凭栏望对岸——回挚友
·信手永远
·萩雨,有关自己的事
·你的影响力就是你的身价
·巴克:说话不敢大声,要开抽油烟机
·巴克:未名的苦痛
·巴克:路渺茫吗
·巴克:黎明时的感觉
·巴克:奋搏
· 巴克:也论邓小平的“政治交代”
·巴克:路
·巴克:好想
·巴克:九种不值得你追随的领袖
·巴克:最看不起的六种人
·巴克:只有合法推动中国民主进程才是大智慧
·巴克:已与郭少坤先生交流的内涵
·巴克:已是怎样的际遇
·巴克:在这里我敬告同仁
·想你 我的爱人
·巴克:高智商的老板最厌恶的十五种人
·巴克:大老板的基本素养与能力
·爸爸给儿子的信
·巴克:做官16条经典箴言必读
·巴克:您静静地走了
·巴克:爸爸走了
·巴克:根在哪里
·巴克:这世道究竟咋啦
·巴克:丑鬼
·巴克:看蓝天丑剧的感慨
·巴克:而你却给我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给文友的信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事风情(16)

    16——因魏明伦
    的到来,殴阳一欣已有几天没有去王艳芳的别墅,他在四楼自己的房间里,坐着沙发,身前铁管支架支撑的小桌上放着一块笔记本电脑,电脑里正播放《诱惑》大片。
    “笃笃”
    “笃笃”
    “么?谁?”


    虽没有回应,但他从敲门的声音中听得懂是吴春霞,便扭动暗锁,拉开了门。
    吴春霞穿着一身紫色锦绣短袖裤,黑色迷离超薄裤袜,白天才烫了波浪形金黄色发型,又从新修刺的峨眉,在自己的房间里,涂好了红艳艳的嘴唇,浓郁的莘修国的著名香水味道香气扑人,看到欧阳一欣便似笑非笑地溜了进来,反手把门关闭。
    “莫?”
    他依然坐回沙发里看三级片,并没因为她的到来而关闭电脑上的肉战,而且,这里,到处都是黄片播放,没有谁感觉出不自在,他在思考一个问题:
    偌大的中国,上上下下都在追求性刺激,为什么就不可以在性事上大做文章?趁年轻有为,通过情色达到一些目标不是神话啵。
    “出去玩玩,老看那做么?又不是没见过。”
    “看看啵!我在想事啵。”
    他便关掉黄页边打开了央视新闻。
    新闻播报里,姜戏滋亦穿着一身的绫罗绸缎摇摇摆摆地正要抓住日本国国王远远伸过来的双手,哂笑着等他过来,她身边分别站着几个她的男伶官吏。
    “行喽,行喽。也该放松放松。不关我们的事吧?这年月谁不知道,新闻——都是一流的——放屁,没一点是真的,听他们忽悠,傻B啦?”
    她不耐烦地抓住他肩膀的衣服提了他一把,又小声地对他说:“陪我去挑几件衣服。”
    “真莫想出去,有点头晕啵。”
    欧阳一欣边说边放下鼠标,然后靠住沙发靠背,双手揉搓着双眼和脸面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铁观王茶,放下后抬头对满脸乞容的吴春霞又道:
    “恁多衣服,还要,有地放啵?”
    “人家喜欢嘛,你是木头——?是不是芳芳把你玩傻喽?怎不找别人陪呐?亏喽不用你买单——!真是!嘁!”
    她边说边一屁股坐在沙发里,双脚搓了几下大理石地面,右肩挤兑着他,嘟着嘴,一脸不高兴的娇态。
    看着穿着超薄仕女纱装,中型的乳房没扣罩杯,真有了不少情欲,再加上几天了没有与王艳芳肉搏了,他也有了欲望,便伸手抱她欲吻。
    “打住!”
    “不要?”
    欧阳一欣调侃地看着她的眼睛,他虽来这里半年多了,因为这里光坐台女孩有七十多位,受这些花枝招展女孩的影响,他真的没有仔细欣赏过她。尽管他在没有防备时被她吻过许多次,但是他并没有心与她调情。而此时,真的需要满足自己和满足一向暗恋的她。
    此刻,他才留意到,她也是位很不错的大美人,那对不大的迷离在纱衣里的波波,分外地撩拨他的欲火,不同的,她平时工作时间总是男性打扮,又削成了短发,扣紧着文胸,落黑的皮肤,使他总是觉得她是个男孩。看着看着,他“扑哧”一声地笑了,
    “傻妞啵。你我是谁啵!”
    “陪我去嘛,我不想在这里,身子都呆馊了,你也该请请我了吧?”
    她边说边双手扣着、扒住他的左肩,附在他耳根前又坚定地道:“今晚看我玩死你!”
    “你莫是曰,怕芳姐啵?”
    “嘿嘿嘿,你喽,还不知道吧,你已被芳姐送给老妖婆喽。”
    “冇呀,真莫知,曰曰?”
    “广海的刘老大你知道吗?她看上了你,也是芳姐的这个(她用右手食指拇指捏合做了个亲密状),她要你喽,芳姐不情愿也没法,只得答应喽。”
    “就是那天来的你说的刘西凤啵?”
    “是啊!你别嫌她,很要味喽,一般帅哥她不满意,看上你喽,是你有造化啦。我们这行,有个有钱人养,那是福份喽,何况你,有两个?你真行喽,欣欣。”
    “唉——,她该是奶奶了啵,想想真莫滋喽。”
    欧阳一欣表面上不高兴心里却暗暗地惊喜,他已不在意与什么人上床,关键是各有所取。刘西凤要帅哥只是玩感觉,玩心跳,而他看上的是她的势力,早日获取他必须获取的东西。但嘴上,他不说出来罢了。
    “走喽,透透气去,老在这里,闷——死喽。”
    “好啵。”
    他边答应着边站起来,被她拉着走出了房间,进入电梯,走出楼道,越过大厅,顺着街道走向了郊区。
   街道上,两面的杉木高岸挺拔,翠绿的针叶婆娑在路灯的光线外,显得郁葱幽雅。光泽的柏油路面上,滴答着零星的雨滴,清馨的空气里,弥漫着神旷心怡的气息。
    而他虽然在吴春霞的簇拥中、一颠一跛的玩弄着,但心里已经是刘西凤的影子。她对刘西凤的事多少知道一些,这是吴春霞专意介绍过的,真的与她相处,他感觉要有点心计才行。因为刘西凤这个老女人不好伺候,表面不声不哈,心里十分阴毒和霸道。
   
    (歇后语:机遇垂青于有思想准备的人。)
   
(2014/1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