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阿钟文集]->[小论正能量、赤化思想的内化等博文汇集备存]
阿钟文集
·神秘的指示(詩歌)
·阳光柔软(詩歌)
·瓦砾旁支架着生动的阳光(詩歌)
·热烈的夏夜(詩歌)
·她歪着身子(詩歌)
六四記憶(寫於1989年的詩作)
·為一個孤獨的聲音驕傲(詩歌)
·中國(詩歌)
·憤怒的節日(詩歌)
·牆與樂隊(詩歌)
·悲悼(詩歌)
·毀滅(詩歌)
·夜的無題和寓意(詩歌)
·言辭的塵埃(詩歌)
·在真實的邊緣停留(詩歌)
·給自己的回憶(詩歌)
·景色裡消亡(詩歌)
·秩序(詩歌)
藝評
·小論詩歌的偽技術分析
·豐美之道
·對蕭開愚詩歌的感受
·阴险的预告
·世界圆心(藝評)
·渴望天堂的體驗(藝評)
·关于诗歌的几个问题:
·关于海子之死以及人人争说海子想到几句话(隨筆)
人物
·馬哲——激情洋溢的革命詩人
·同是醉乡梦里客(王一梁)
·诗歌老战士孟浪
·天才俞心焦
·马骅,怎么可能?
·一个美丽的女孩被上帝召回去了——悼陈蔚
散文隨筆
·小论正能量、赤化思想的内化等博文汇集备存
·《谁是鱼?谁是水?》
·什么叫内化?
·正能量
·关于赤化教育和左倾犯禁的思维片段
·八十年代 星期文学茶座 八面来风
·“廣場上我聽見人民在哭泣……”
·散漫的記憶與思緒
·我這十年的主導性記憶(隨筆)
·读庞德的《地铁车站》
·鹌鹑……鹌鹑……
·从前有一个偶像
·写作也是悟道
·作为一个中国人的羡慕
·韵文在1980年代前后的苏醒(散文)
·又临六四(散文)
·祝贺刘晓波博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周末断想(隨筆)
小說
·六十九弄:樹幹(小說)
·六十九弄:戇大貼反動標語(小說)
·六十九弄:三老头子(小說)
·六十九弄:大姑娘(小說)
·六十九弄:唐先生(小說)
·六十九弄:泔脚钵斗洪大皮(小說)
·六十九弄:小裁缝(小說)
·六十九弄:小时候的理想是做一个大流氓(小說)
·六十九弄:初解男女事(小說)
·并非常人的异思(短篇小说)
·水月镜花
·木的上午
《拷問灵魂》序跋和附录
·王一梁:黑夜中的吟唱
·京不特:“记忆就在这时打开了那个年代”(代跋)
·京不特:阿钟的诗是恶之花
·肖开愚:诗艺的另一种奥秘(原跋)
·陈接余:失去平凡的必将功于不凡(代序)
·熊晋仁:“枯守最后的诗意”
·《拷问灵魂》代後記:我的诗歌的道路
訪談錄
·翻拍常识(访谈录)
·伊萨卡访谈录:我是一个逃亡者(一平)
·伊萨卡访谈录:诗人怎样死而复生?(张真)
轉帖
·有一天我會死去,我希望死在一個乾淨的地方
·兰若山僧:孤独的守灵人——阿钟长诗《作意书》读后
·刘永:阿钟的诗《我怀疑死亡已经来到了我的门边》解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论正能量、赤化思想的内化等博文汇集备存

   
   现在,一些批评西方的论者,很多都很情绪化,他们没有在西方生活的经验,却能找出很多西方社会的弊病,无非是道听途说,依此为据,所立之论,何以为信?
   更有甚者,周小平之流,自己编造数据,编造故事,谎话连篇,听者不动脑子,耸然动容,热血沸腾,还名之曰正能量,可算是当世一大奇观。
   要说正能量,美国社会那么多正能量,你为什么偏要说人家的负能量?
   只有在西方生活过的人,才知道啥叫爱国主义,你都没出过国,你来谈爱国主义?你爱个屌啊!


   更无厘头的,是反西方连带要反民主,连民主的普世价值性质也不承认。
   这些所谓的思想者,说他们不成熟,是客气的说法。
   普世价值就是普世价值,你一定要说民主不好,你喜欢极权,那你一介小民,愣觉得自己可以急皇帝之所急,也是无可如何。
   皇帝不急,太监急,那是因为太监的命实在贱。
   问题是,这太监根本没被皇帝当人看,反过来满脑子的皇权思想,是不是很颠倒?
   
   讲到赤化教育,我说一些人已经被赤化思想内化了。
   什么叫内化?就是说你已经变成了那样一种东西了,比如原来可以吃的一块食物,变成化石了,就不能吃了,是一块石头了,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东西了。
   几十年赤化思想教育,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还有非赤化思想的存在,当你跟他说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观,他脑子里反应出来的,就是赤化教科书里的民主自由概念。
   从小到大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洗脑,他已经是那么一种东西了,就是一块赤化石了,你没法跟他讲理了。
   这样的人,你还不能说他可怜,一切非我族类,他一概看不起,火气特大,怎么办?
   只有等这些赤化石慢慢死绝,然后才可能会有一片新天地。
   
   文革时期的歌是这么唱的:“鱼啊离不开水,花儿离不开秧,革命群众离不开共产党,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
   是不是太阳,也不必说了,76年就躺那了,那个思想(八成还是别人的文章,不过稿费照拿)?嘿嘿就不说了。
   金胖子家的几个太阳已经有两个在那个什么“太阳宫”里躺着呢。
   这首歌里最成问题的逻辑就是:共党是水,群众是游在这个水里的鱼。
   我在少年时代想过这个问题,没想通过。那时哪敢想通啊,没命的事,不敢深想。
   这首《大海航行靠舵手》现在还常常放,奴才们怎么都是猪脑子啊,怎么从来都不想啊?还是想了也不敢说?
   
   你偏要说民主不一定非要一人一票,那么你至少是承认民主是好事不是坏事的?
   你说民主不一定非要一人一票,那么不是一人一票的民主是什么民主?
   或者,除了一人一票的民主之外,还有什么叫民主?
   老百姓希望有一个自己中意的领导人,手里却没选票,不知道这叫啥民主?
   至于人大选举,那是什么民主?你懂的。
   你强词夺理,说你们是人民民主专政,人民拥护你们,让你们替他们当家做主了,你们代表的是人民的意志,这就是民主。
   我无话可说了,因为我再说下去,你就要把我抓起来了。
   
   2014/11/15
(2014/1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