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念此的博客
[主页]->[人生感怀]->[念此的博客]->[斯大林解释:苏联为何要割走外蒙古?(图) ]
念此的博客
·充电常犯3个错,你中招了吗(1张图)
·中法之间的差距之大超乎想象
·“这回我真的无语了”
·一个留守女童的性侵悲剧[节选3P]
·中国女孩为何见到老外就疯狂?
·为何贪官越大情妇越丑 官越小情妇越娇
·ZT 省行政区划改革:54省级单位(7都44省3特区)
·“快播一路走好”
·其实你是在浪费青春
·李师师的归宿
·我在胡志明市
·“日本太多值得我们学习”
·“宽带中国”提速 你的网速达标了吗?
·“我爹是支队长,打我的人都要死!”
·“当初建三峡的意义在哪?”
·中国唯一三千年没改过名字的城市
·每一个相遇的人都是你的启示
·女性易失身的时刻
·“要作秀也要有底线”
·美9岁华裔学霸获总统学者奖
·“太他妈不人道了”
·“不想和疲惫的年轻人抢座位”
·身份证“先天缺陷”应尽快完善
·北京的成人奶妈交易:“纯”与“不纯”
·“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
·中国的周边还有朋友吗?
·汉字里的人生哲学
·揭秘中国官场的“情妇文化”
·三大理由 中国很害怕当世界第一
·哪些北京人年薪超过一万美元?
·倪萍又成了央视一姐 这尴尬了谁
·鲜亮色+有趣装饰-点染夏季生活
·晚明小说情与色
·7种令体重下降的减肥食品
·女性最容易长斑的四个时期
·女人有漂亮的思想,才有漂亮人生
·老公有外遇,怎么办?一个女人告诉你!
·中国人步行不够 睡眠不足
·中国人8种奇葩心态 你都戒了吗
·中国女子越来越开放,外国男人怎么看
·“以色谋权”与“以权谋色”
·“惊喜成惊吓?”
·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
·高官情妇为何不乏“丑女”
·人民网:今天的中国,农民在加速返贫
·“你丢人丢到国外去了”
·中国各省区的20大文化符号-看看你的家乡符号!
·“敢对佩佩来一口吗?”
·日本疯狂教授制造超级病毒-人类将毫无抵抗力
·毛林翻脸的真正原因
·中国式病态婚姻:有车有房没娘成受欢迎模式
·国内首创竖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
·日本又想打仗了!
·新书《虚拟非现实》揭露网络骗局的传播
·花8万变成“冬瓜脸”(图)
·一中国妇女长期遭虐待杀夫
·禅修里的长寿秘密
·去年在香港住了一個月的感受
·从写博文看人的改变
·中国女性十大致命硬伤:
·现在的小三们都成了反贪英雄
·[转帖]寡妇追日
·西方唾弃“剩余食品”在中国成美味佳肴(图)
·神秘预言曝光:载满欧洲游客的班机将被击落(图)
·上海和北京的出租车司机
·民主和民主制度的一些浅见
·日记中的蒋介石-丢失大陆的原因探讨
·为何只有中国男人包二奶
·宋美龄与美国政客威尔基的一夜情
·古代男女交往如何妙用性暗示
·当今中国社会的十五怪,太精辟了!
·经典:美国-欧洲-中国,三种人生
·会场众目睽睽下带走贪官 震撼效果不俗(图)
·出国慎做的10个粗鲁手势的英语表达
·怎么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真的风雅?
·跳出字面-教你看懂外国人是否在讽刺你
·世界一团糟 大美帝国别趴下
·看了這54句-你就看懂了人性
·习近平与前妻分手之谜曝光(图文)
·助你赢得好人缘的8大诀窍(图)
·如何跟老外打电话-用英语打电话常用句
·七十年代流行的政治野史和小道消息
·我终于在美国实现了我的梦想!
·向上吧!停止做的17件消极的事情
·一张图解释病毒之王“埃博拉”
·埃博拉病毒感染病例
·英美文化对对碰
·中国教授语出惊人 三峡大坝最终结局是这样
·中国的千人一面令人诧异
·寺庙的香火钱都去哪里了?
·不可思议:有人为打开销路往白酒里添加“伟哥”
·女间谍色情训练细节曝光(图)
·有些男人真的不适合出轨
·让自己有个幸福人生的方法
·【暗访大连黑洗衣厂:】
·媒体揭秘:男人最怕的5件事
·玩手机进医院
·2014网络新语,层出不穷!
·2014年南京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视频】
·高科技和依亲绿卡 拟大增配额
·善忘,是人生的一种佳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斯大林解释:苏联为何要割走外蒙古?(图)

   斯大林解释:苏联为何要割走外蒙古?(图)
   
     我开门见山地问他说:“你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外蒙古‘独立’?外蒙古地方虽大,但人口很少,交通不便,也没有什么出产。”他干脆地说:“老实告诉你,我之所以要外蒙古,完全是站在军事的战略观点而要这块地方的。”他并把地图拿出来,指着说:“倘使有一个军事力量,从外蒙古向苏联进攻,西伯利亚铁路一被切断,俄国就完了。”本文摘自《蒋经国自述》,蒋经国著,团结出版社出版,系蒋经国对1945年夏随宋子文赴苏联谈判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回忆。
   
   斯大林解释:苏联为何要割走外蒙古?(图)


     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前排右起)在雅尔塔会议上
   
     1945年2月,美国因为要苏联参战,提早结束对日战争,罗斯福总统与斯大林订了《雅尔塔协定》。我们当时为着要打退压境的强敌——日本,只好委曲求全,根据《雅尔塔协定》,和苏联政府谈判,签订了中苏条约。
   
     1945年,美国还没有把《雅尔塔协定》公布以前,我们政府已经派员到莫斯科去进行中苏谈判,我也参加。这次的交涉,是由当时的行政院长宋子文先生领导的。
   
     我们到了莫斯科,第一次和斯大林见面。起初他的态度非常客气,但是到了正式谈判开始的时候,他狰狞的面目就显露出来了。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斯大林拿一张纸向宋院长面前一掷,态度傲慢,举止下流,随后说:“你看过这个东西没有?”宋院长一看,知道是《雅尔塔协定》,回答说:“我只知道大概的内容。”斯大林又强调说:“你谈问题,是可以的,但只能拿这个东西做根据,这是罗斯福签过字的。”我们既然来到莫斯科,就只好忍耐着和他们谈判了。谈判中间,有两点双方争执非常剧烈:第一、根据《雅尔塔协定》有所谓“租借”两个字眼。父亲(指蒋介石)给我们指示:“不能用这两个字。这两个字是帝国主义侵略他人的一贯用语。”第二、我们认为,所有问题都可以逐步讨论,但是必须顾及到我们国家主权和领土的完整。后来,斯大林同意不用“租借”两字,对于中东铁路、旅顺、大连这些问题,也肯让步;但关于外蒙古的独立问题──实际就是苏联吞并外蒙古的问题,他坚持决不退让。这就是谈判中的症结所在。谈判既没有结果,而当时我们内外的环境又非常险恶。这时,父亲打电报给我们,不要我们正式同斯大林谈判,要我以私人资格去看斯大林,转告他为什么我们不能让外蒙古独立的道理。
   
     当见到斯大林时,他问我:“你们对外蒙古为什么坚持不让它‘独立’?”我说:“你应当谅解,我们中国几年抗战,就是为了要把失土收复回来。今天日本还没赶走,东北、台湾还没有收回,一切失地,都在敌人手中,反而把这样大的一块土地割让出去,岂不失却了抗战的本意?我们的国民一定不会原谅我们,会说我们‘出卖了国土’。在这样情形之下,国民一定会起来反对政府,那我们就无法坚持抗战,所以,我们不能同意外蒙古归并给俄国。”我说完了之后,斯大林就接着说:“你这段话很有道理,我不是不知道。不过,你要晓得,今天并不是我要你来帮忙,而是你要我来帮忙。倘使你本国有力量,自己可以打日本,我自然不会提出要求。今天,你没有这个力量,还要讲这些话,就等于废话!”
   
     他当时态度非常倨傲,我也就开门见山地问他说:“你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外蒙古‘独立’?外蒙古地方虽大,但人口很少,交通不便,也没有什么出产。”他干脆地说:“老实告诉你,我之所以要外蒙古,完全是站在军事的战略观点而要这块地方的。”他并把地图拿出来,指着说:“倘使有一个军事力量,从外蒙古向苏联进攻,西伯利亚铁路一被切断,俄国就完了。”我又对他说:“现在你用不着再在军事上有所忧虑,你如果参加对日作战,日本打败之后,他不会再起来,他再也不会有力量占领外蒙古,作为侵略苏联的根据地。你所顾虑从外蒙古进攻苏联的,日本以外,只有一个中国,但中国和你订立‘友好条约’,你说25年,我们再加5年,则30年内,中国也不会打你们。即使中国要想攻击你们,也还没有这个力量,你是很明白的。”
   
     斯大林立刻批评我的话说:“你这话说得不对。第一,你说日本打败后,就不会再来占领外蒙古打俄国,一时可能如此,但非永久如此。如果日本打败了,日本这个民族还是要起来的。”我就追问他说:“为什么呢?”他答道:“天下什么力量都可以消灭,唯有‘民族’的力量是不会消灭的,尤其是像日本这个民族,更不会消灭。”我又问他:“德国投降了,你占领了一部分,是不是德国还会起来?”他说:“当然也要起来的。”我又接着说:“日本即使会起来,也不会这样快,这几年的时间你可以不必防备日本。”他说:“快也好,慢也好,终究还是会起来的,倘使将日本交由美国人管理,5年以后就会起来。”我说:“给美国人管,5年就会起来,倘使给你来管,又怎样的呢?”他说:“我来管,最多也不过多管5年。”后来他不耐烦了,直接地表示:“非要把外蒙古拿过来不可。”
   
     谈话一直继续下去,斯大林又很正经地向我说:“我不把你当做一个外交人员来谈话,我可以告诉你:条约是靠不住的。再则,你还有一个错误,你说,中国没有力量侵略俄国,今天可以讲这话,但是只要你们中国能够统一,比任何国家的进步都要快。”这的确是斯大林的“肺腑之言”,他所以要侵略我们,还是害怕我们强大起来,因此,只顾目的,不择手段,千方百计来压迫、分化和离间我们。
   
     接下去,他又说:“你说,日本和中国都没有力量占领外蒙古来打俄国,但是,不能说就没有‘第三个力量’出来这样做。”
   
     这个力量是谁?他先故意不说。我就反问他:“是不是美国?”他回答说:“当然!”我心里暗想,美国人订下了《雅尔塔协定》,给他这许多便宜和好处,而在斯大林眼中,还忘不了美国是他的敌人!
   
     最后,经过许多次的谈判,《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终于签订了。不过,父亲当时对于签订这个条约,有个原则上的指示:“外蒙古允许‘独立’,但一定要注明,必要经过公民投票,并且要根据三民主义的原则来投票。”这原则,斯大林总算是同意了。
   
     我还记得,在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时,苏方代表又节外生枝。他的外交部远东司的主管同我商量,要求在条约上附一张地图,并在旅顺港沿海一带区域,画了一条黑线,大概离港口有20海里的距离,在这线内,要归旅顺港管辖。照国际法的观点,公海范围是有一定的规定,就是离开陆地有一定的距离,俄方此一要求,显然是不合理的。为了这一问题,争执了半天,从下午四点半到晚上两点钟,还没有解决。我很不耐烦地说:“你要画线,你画你的,我是不能画的。”他说:“不画这个线,条约就订不成!”我说:“订不成,我不能负责,因为我没有这个权力。”他说:“我是有根据的。”我说:“你有什么根据?”他拿出一张地图,就是沙皇时代俄国租借旅顺的旧图,在这张地图的上面是画了一条黑线的,并且指着说:“根据这张图,所以我要画这一条线。”
   
     我觉得非常滑稽,因此讥讽他们说:“这是你们沙皇时代的东西,你们不是早已宣布,把沙皇时代所有一切条约都废止了吗?一切权利都全部放弃了吗?你现在还要拿出这个古董来,不是等于还承认为你们所打倒的沙皇政府吗?”他有点着急说:“你不能侮辱我们的苏联政府!”我说:“你为什么要根据这个东西来谈判呢?不是等于告诉全世界说:你们还是同沙皇政府一样吗?”他说:“你不要吵闹,你的火气太大。”我说:“你要订约可以,但无论如何这一条线是不能画下的!”
   
     经过一番力争之后,这一张地图,虽附上去了,可是那一条线始终没有画出。由这件事看来,我们完全了解,斯大林原来就是沙皇的再世。
   
    多维
(2014/1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