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念此的博客
[主页]->[人生感怀]->[念此的博客]->[莫言炮轰网络文学-人一上网就变得厚颜无耻]
念此的博客
·一个留守女童的性侵悲剧[节选3P]
·中国女孩为何见到老外就疯狂?
·为何贪官越大情妇越丑 官越小情妇越娇
·ZT 省行政区划改革:54省级单位(7都44省3特区)
·“快播一路走好”
·其实你是在浪费青春
·李师师的归宿
·我在胡志明市
·“日本太多值得我们学习”
·“宽带中国”提速 你的网速达标了吗?
·“我爹是支队长,打我的人都要死!”
·“当初建三峡的意义在哪?”
·中国唯一三千年没改过名字的城市
·每一个相遇的人都是你的启示
·女性易失身的时刻
·“要作秀也要有底线”
·美9岁华裔学霸获总统学者奖
·“太他妈不人道了”
·“不想和疲惫的年轻人抢座位”
·身份证“先天缺陷”应尽快完善
·北京的成人奶妈交易:“纯”与“不纯”
·“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
·中国的周边还有朋友吗?
·汉字里的人生哲学
·揭秘中国官场的“情妇文化”
·三大理由 中国很害怕当世界第一
·哪些北京人年薪超过一万美元?
·倪萍又成了央视一姐 这尴尬了谁
·鲜亮色+有趣装饰-点染夏季生活
·晚明小说情与色
·7种令体重下降的减肥食品
·女性最容易长斑的四个时期
·女人有漂亮的思想,才有漂亮人生
·老公有外遇,怎么办?一个女人告诉你!
·中国人步行不够 睡眠不足
·中国人8种奇葩心态 你都戒了吗
·中国女子越来越开放,外国男人怎么看
·“以色谋权”与“以权谋色”
·“惊喜成惊吓?”
·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
·高官情妇为何不乏“丑女”
·人民网:今天的中国,农民在加速返贫
·“你丢人丢到国外去了”
·中国各省区的20大文化符号-看看你的家乡符号!
·“敢对佩佩来一口吗?”
·日本疯狂教授制造超级病毒-人类将毫无抵抗力
·毛林翻脸的真正原因
·中国式病态婚姻:有车有房没娘成受欢迎模式
·国内首创竖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
·日本又想打仗了!
·新书《虚拟非现实》揭露网络骗局的传播
·花8万变成“冬瓜脸”(图)
·一中国妇女长期遭虐待杀夫
·禅修里的长寿秘密
·去年在香港住了一個月的感受
·从写博文看人的改变
·中国女性十大致命硬伤:
·现在的小三们都成了反贪英雄
·[转帖]寡妇追日
·西方唾弃“剩余食品”在中国成美味佳肴(图)
·神秘预言曝光:载满欧洲游客的班机将被击落(图)
·上海和北京的出租车司机
·民主和民主制度的一些浅见
·日记中的蒋介石-丢失大陆的原因探讨
·为何只有中国男人包二奶
·宋美龄与美国政客威尔基的一夜情
·古代男女交往如何妙用性暗示
·当今中国社会的十五怪,太精辟了!
·经典:美国-欧洲-中国,三种人生
·会场众目睽睽下带走贪官 震撼效果不俗(图)
·出国慎做的10个粗鲁手势的英语表达
·怎么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真的风雅?
·跳出字面-教你看懂外国人是否在讽刺你
·世界一团糟 大美帝国别趴下
·看了這54句-你就看懂了人性
·习近平与前妻分手之谜曝光(图文)
·助你赢得好人缘的8大诀窍(图)
·如何跟老外打电话-用英语打电话常用句
·七十年代流行的政治野史和小道消息
·我终于在美国实现了我的梦想!
·向上吧!停止做的17件消极的事情
·一张图解释病毒之王“埃博拉”
·埃博拉病毒感染病例
·英美文化对对碰
·中国教授语出惊人 三峡大坝最终结局是这样
·中国的千人一面令人诧异
·寺庙的香火钱都去哪里了?
·不可思议:有人为打开销路往白酒里添加“伟哥”
·女间谍色情训练细节曝光(图)
·有些男人真的不适合出轨
·让自己有个幸福人生的方法
·【暗访大连黑洗衣厂:】
·媒体揭秘:男人最怕的5件事
·玩手机进医院
·2014网络新语,层出不穷!
·2014年南京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视频】
·高科技和依亲绿卡 拟大增配额
·善忘,是人生的一种佳境
·21个人生修养之最
·微信正在悄悄地“绑架”用户
·原子弹炸日本的飞行员在国会的演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莫言炮轰网络文学-人一上网就变得厚颜无耻

   莫言炮轰网络文学-人一上网就变得厚颜无耻
   
     自从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后,莫言成了文学圈内炙手可热的人物。身为传统作家,莫言不仅在网络文学大赛上担任评委,还当起了网络文学大学的名誉校长。但很少有人知道,在2000年左右,莫言学上网之初,曾炮轰网络文学,称“网上的文学比网下的文学,更加随意、更加大胆,换言之,就是更加可以胡说八道。”
   
     以下为全文:


     人一上网就变得厚颜无耻
     网络是个被文人雅士吹唬得神乎其神的地方,也是个被同样的文人雅士贬斥得一文不值的地方。至于我个人,对于自己不懂或是不太懂的事物,总是出言谨慎,不敢轻易臧否。去年被人强拉去给网上文学做了一次评委,结果惹得网上精英们很不高兴,说既不上网又不在网上发表文章的人如何能有资格当网上文学的评委?精英们的批评让我感到口服心服,既不上网又不能在网上发表文章的人的确没有资格当网上文学的评委,就像既不欣赏音乐又不能创作音乐的人没有资格去给音乐比赛当评委一样。
     自我检讨之后,一种强烈的自卑感油然而生。“90年代不上网,就像70年代不入党。”这比喻听起来很顺耳,但并不贴切。70年代要入党,除了自己表现积极,服从领导、团结同志之外,关键还要家庭出身好,家庭出身不好,表现得再积极也是白搭,弄不好还会给你戴上一顶“伪装进步”的大帽子。而90年代的上网,只要家里有台电脑、有根电话线,随时都可以上,一不要写申请,二不要什么人批准,更不需积极表现。但我为什么迟迟不上网呢?因为我对涉及到机械、电子之类的东西心怀恐惧,总认为这些东西高深无比,非有天才学不会。后来我坐出租车,与司机闲谈起来。司机说,上网比上床还要容易,上床前你还要洗脚刷牙脱衣服,上网前什么都不需要。他还说,开车比上网还要容易。我问他像我这样的人用一个月的工夫能不能学会开车?他说:别说是您,把一头猪绑在驾驶盘前一个月,它也会了。
     在这个司机的鼓励下,我终于上了网。上网之后发现,所谓网上文学跟网下的文学其实也没有什么根本的区别。如果硬要找出一些区别,那就是:网上的文学比网下的文学,更加随意、更加大胆,换言之,就是更加可以胡说八道。一个能在纸上写作的人,只要不吝惜电话费和网络费,完全可以在网上写作。唱歌跳舞你不会,胡说八道难道还不会吗?渐渐地我也知道,大多数的网上文学,都是在网下写了然后贴上去的。因为写作时就知道了要往网上贴,所以这在网下创作的东西,也就具有了网上文学胡说八道也可以叫做“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素质。
     有了这些经验之后,所以当网站让我开一个专栏时,我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今后,我也可以大言不惭地说:我也是个网络写作者,我已经取得了给网络文学当评委的资格了。为了证明网下的写作与网上的写作差不多,现在我就把我几年前为自己的散文随笔集《会唱歌的墙》写的序贴上来:这是我的第一本散文、随笔集,但我更愿意说这是一盘羊杂碎。我拿不准收集在一起的这些文章究竟是散文是杂文是随笔还是别的什么鸟玩意儿。想不到这十几年来,除了小说和剧本之外,我还写了这么多胡言乱语。
     前几年散文、随笔热门时,前后大约有十几家出版社动员我编一本集子,我心里虚得很,不敢应承。因为我想一个人写小说时总是要装模作样或是装神弄鬼,读者不大容易从小说中看到作者的真面貌。但这种或者叫散文或者叫随笔或者叫杂文的鸡零狗碎的小文章,作者写作时往往忘了掩饰,所以就更容易暴露了作者的真面孔。如果是貌比潘安,暴露了正是一件幸事;如果是貌比莫言,暴露了岂不麻烦?人贵有自知之明,我有自知之明。据说写散文、随笔要有思想,我没有思想,有的只是一些粗俗的胡思乱想;据说写散文、随笔要有学问,我没有学问,有的只是一些道听途说的野语村言;据说写散文要有高尚的情操和美好的理想,这两样东西我都没有,有的只是草民的念头和生理性的感受,所以我轻易不敢把这些东西集中起来示众。
     那么为什么又把它们收集了起来呢?第一个原因当然是因为版税,第二个原因嘛,我想既然说百花齐放那就应该让狗尾巴花也放,既然要百家争鸣就允许让乌鸦也鸣。就像我的存在使一直嘲笑我相貌丑陋的那些貌比潘安的男作家更潘安一样,我的散文、随笔集的出版,也会使中国的散文随笔集们深刻的显得更深刻,渊博的显得更渊博,高尚的显得更高尚,美好的显得更美好。
     这不过是我的梦想而已,其实在这个年代里,多一本书或是少一本书,就像菜市上多一棵白菜还是少一棵白菜一样,甚至还不如。写完这自序之后,我就开始修正文中的观点。一个人在写小说时装模作样、装神弄鬼,写散文、随笔时何尝不是装模作样、装神弄鬼呢?小说是虚构的作品,开宗明义就告诉读者:这是编的。散文、随笔是虚伪的作品,开宗明义告诉读者:这是我的亲身经历!这是真实的历史!这是真实的感情!其实也是编的。
     一个爱好嫖娼的男人,偏偏喜欢写一些赞美妻子的文章。一个在海外混得很惨的人,可以大写自己在美国的辉煌经历,可以写自家的游泳池和后花园,可以写自己被克林顿请到白宫里去喝葡萄酒,希拉里还送给他一件花边内衣。一个连邓小平骑的那匹骡子都没见过的人,在邓小平去世之后,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写回忆文章,回忆在大别山的一条河沟里,自己与敬爱的邓政委在一起洗澡的情景。一个自己的爹明明只是一个团副的人,在散文、随笔里,就可以把自己的爹不断地提升,一直提升到兵团副司令的高位。吹吧,反正不会有人去查你爹的档案。
     一个在成为作家之前明明只是个医院勤杂工的人,在成了作家之后,在散文随笔里,就先把自己提拔成护士长,然后提拔成主治医生,最近已经把自己提拔成了给叶利钦总统做过心脏搭桥手术的主刀大夫了。下一篇散文就可以写写你给毛泽东主席做白内障手术的事了。你想让读者知道,你当作家是在客串,是很不情愿的,你的最大的才能是表现在医学方面。
     受你的启发,我准备写一篇回忆文章,回忆我少年时参加全地球锄地比赛的情景,那是1960年,我五岁,比赛的地点在北大荒,评委有王震将军,有朝鲜的金日成首相,还有越南的胡志明伯伯。比赛开始前,胡伯伯摸着俺的头说:好孩子,好好锄。得了冠军奖给你一个大豆包!一个明明连《三国志》都读不通的人,照样可以引经据典地写“学术性”的历史文化散文,资料不够,大胆编造就是,越是没影儿的事儿越是安全。你说苏东坡中过状元那是不行的,但你说苏东坡在海南岛嫖娼谁也挑不出你的毛病。你说托尔斯泰来过你的老家是不行的,但如果你说,你的老爷爷曾经到过俄罗斯,在一个小酒馆里跟托爷爷碰过酒盅子那是可以的。你点名道姓地说一个上海的著名评论家把你誉为比鲁迅还要深刻、比徐志摩还要浪漫、比钱钟书还要博学的伟大文学家那是不行的,但是你说毛里求斯的一个著名的评论家这样评价你是可以的。
     前几年有人还批评人家台湾的三毛,说她的那些关于大沙漠的散文是胡编的。我觉得这些人真是迂腐,谁告诉你散文、随笔都是真的?你回头看看几十年来咱们那些著名的散文、随笔,有几篇是真的?大家伙儿都心照不宣地胡编了几十年了,为什么不许人家三毛胡编?
     咱家也坦率地承认,咱家那些散文随笔基本上也是编的。咱家从来没去过什么俄罗斯,但咱家硬写了两篇长达万言的俄罗斯散记,咱家写俄罗斯草原,写俄罗斯边城,写俄罗斯少女,写俄罗斯奶牛,写俄罗斯电影院里放映中国的《地道战》,写俄罗斯小贩在自由市场上倒卖微型原子弹。咱家的经验是,越是没影的事,越是容易写得绘声绘色。写时你千万别心虚,你要想到,越是那些所谓的散文、随笔大师的作品,越是他娘的胡扯大胆,天下的巧事儿怎么可能都让他碰到了呢?如果你经常地翻翻那本十分畅销的《读者文摘》,你就会明白,那些感人至深的写”亲身经历“的文章,其实都是克隆文。
     还有那些“访谈录”、“自传”、“传记”、“日记”,我劝大家都把它们当成三流小说来读,谁如果拿它们当了真,谁就上了作者的当。
     短短的上网经验使我体会到,人一上网,马上就变得厚颜无耻,马上就变得胆大包天。我之所以答应在网上开专栏,就是要借助网络厚颜无耻地吹捧自己,就是要借助网络胆大包天地批评别人。当然我也知道,下了网后,这些吹捧和批评就会像屁一样消散——连屁都不如。当然我也知道,上网的人里边确实也有很多品德高尚、思想健康、表里一致的人,但“歪船野马偏激文章”,如果此文伤害了谁,就请放开喉咙骂一声:呸,这算什么狗屁文章!
   
    观察者网
(2014/11/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