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香港战中面临风雨欲来风满楼]
中国控诉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16)
·支持福州众冤民的正义之举!
·支持福州众冤民的正义之举!
·支持福州众冤民的正义之举!
·关注楊崇勇士安危!
·贪官退赃款,支持云南灾区——法拉盛街头控诉(417)
·“贪官,退赃”!——联合国控诉记(417)
·中纪委:“中国控诉”是最好的举报信!——控诉记(418)
·称霸承诺是不想、不能、还是不敢
·稳定压倒一切极其邪恶、反动!
·中纪委:秦宝琪的死,便宜了谁?联合国控诉(419)
·国际社会要营救高智晟!
·谁能让陈丽雅站出来?——联合国控诉记(420)
·谁能让陈丽雅站出来?
·常伯阳无罪!常伯阳英雄!
·联合国控诉记(421)
·我们的宅基地被谁送给了谁?——控诉记(422)
·关注南通张l丽艳!
·关注南通张l丽艳!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七)——房屋是被人為毀壞還是被自然毀壞?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3)
·关注围观梁颂基!
·同流者,必合污!——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4)
·联合国控诉记(425)
·立即释放浦志强是全中国公民的心声!
·关注宁波!全国支持宁波!
·各族人民都是独裁政权的受害者——联合国控诉记(426)
·秦永敏和胡佳一老一少两位总级别政治家!
·秦永敏和胡佳一老一少是中国总统级别的政冶家!
·联合国控诉记(427)
·中国民主党不久将来一定是执政党!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8)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9)
·【轉】中共冤獄受害者群像
·顺民心者则昌,逆民心者则亡!——联合国控诉(430)
·中央巡视组:上海的大老虎韩正是不是该打掉?——控诉记(431)
·打大老虎的同时,不要漏掉闸北区信访办集体分赃的苍蝇!——联合国控诉记(
·联合国控诉记(433)
·拦张高丽车纪实:我们知道!中国政府是流氓、土匪、强盗!
·俄罗斯开创先例,用军队扮志愿人员颠覆政权
·联合国气候峰会召开第四天控诉纪实——【中国控诉】(456)
·共产党到处吹嘘是世界‘强国’,真实无耻之极!——街头控诉记(457)
·声援香港占中,就是声援我们自己!——【中国控诉】控诉记(458)
·中共制造民族矛盾已经瓤括所有的民族
·香港:加油!中国:加油!——控诉记(459)
·10.1将成为中华民族最可耻的纪念日
·“中国控诉”参加在纽约召开“中共建政六十五周年回顾研讨会”控诉记(460
·游客:共产邪党不亡,世界永远不得和平!——控诉纪实(461)
·香港人的勇敢和坚决是大陆人的榜样——联合国控诉记(462)
·香港战中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香港人民加油!坚持到底就是胜利!——联合国控诉记(463)
·坚持到底一定会胜利!—— 法拉盛控诉记(464)
·坚持到底一定会胜利!——法拉盛控诉纪实(464)
·联合国门前的贫民声音——联合国控诉记实(465)
·请问中国共产党:中国真的强大了吗?——联合国控诉记实(466—
·關注街頭斗士贾榀!,
·香港战中面临风雨欲来风满楼
·停止迫害,释放江琴!释放所有良心犯!——联合国控诉纪实(467)
·停止迫害,释放江琴!释放所有良心犯!——联合国控诉纪实(467)
·文明的香港人遇上一个流氓政府!
·江琴揭发上海长宁区非法囤地、闲置三年半,被非法关监——控诉记(468)
·驱除鞑虏(中共)恢复中华,国父遗愿未完成,同志仍需努力
·中共以爆台湾地沟油回应马英九挺香港战中
·控诉中共!
·中共灭亡,既顺应人性、也顺应历史、更顺应天理!——街头控诉记(469)
·关于江琴女士被中共当局拘留的声明
·不动用军队同样可以瓦解、镇压香港战中1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共产党)做不到的!——联合国控诉记(470)
·争取自由是天理!
·不动用军队同样可以瓦解、镇压香港战中2
·中国人了解真相的一天,就是中共灭亡的日子!——联合国控诉记(471)
·从云南昆明农民的反抗说:中国人民不会再沉默了!——联合国控诉记(471)
·不动用军队,用黑社会暴力清场,同样是镇压
·李鹏家族凭什么看好谁的财产就可以任意强抢?——联合国控诉记(473)
·李鹏家族应得到清算!也一定会得到清算!联合国控诉记(474)
·中共打虎效仿蒋经国,下场一样!
·坚持到底一定会胜利!——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75)
·四中全会的召开,应该就是韩正的末日!——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76)
·人民需要的是民主权利,不是周永康的死活
·只有将选票送到百姓手上,才能实现依法治国!——联合国控诉记(477)
·集体贪污分赃,怎么个“依法治国”?——联合国控诉(478)
·香港战中把中共逼入低谷
·几百块钱一瓶的‘人免疫球蛋白’,用来浇花!——联合国控诉记(479)
·公然说谎,就是共产党邪教组织的帮凶!——街头控诉记(480)
·橡皮筋拉到一定程度就是断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81)
·上海二中院为掩盖牵出更多腐败官员,将重罪警察改轻判——联合国控诉(482
·没有任何决议的四中全会,是一次全面失败的野兽聚会1
·没有任何决议的四中全会,是一次全面失败的野兽聚会2
·哪怕是李鹏死了,他的子女们也一定会遭到清算的!——联合国控诉记(483)
·中國上下左右高度一致!
·谁占谁的路?谁占路的危害更大
·中共早日灭亡,中国人民才能早日实现民主宪政!——联合国控诉(484)
·让更多的人了解共产党的邪恶,共产党的末日就不长了——联合国控诉记(485
·习近平讲出中国特色的真谛—坚持党的领导
·共产党就是特殊利益集团,李鹏家族抢我家的财产!——联合国控诉记(486)
·中共是靠谎言、强权来维持政权的!——街头控诉记(487)
·中共是靠谎言、强权来维持政权的!——街头控诉记(487)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坚持到底就一定会胜利!——联合国控诉记(488)
·坚持党的领导的反动性1
·坚持党的领导的反动性2
·中国共产党的体制撑不了几天了,也许就是一夜之间!——控诉记(48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战中面临风雨欲来风满楼

   

   香港战中持续发展至今,开始出现暴力倾向。许多学生、市民被打的头破血流,仅据香港警局拘捕的19人初步调查,其中8人具有黑社会背景。另外据网络揭露,中共从内地派遣大量的特务、黑恶势力,劳务费是每人5000元,目标是针对战中的队伍进行骚扰、捣乱。这是中共惯用的伎俩。当年的6.4镇压爱国学生运动的手法,也是在军队实行武装镇压之前,由警察、便衣、雇佣的黑社会成员挑起事端,其中被愤怒的民众烧死的人民解放军,是中共自导自演的天安门伪焚火案的翻版,目的就是嫁祸与集会学生,制造镇压的理由。把一场和平理性的学生请愿运动,人为地制造成“反革命动乱”,用机枪扫、坦克碾,使得成千上万的爱国学生惨死在血泊中。

   新疆7.5反革命血腥镇压的手段更加清楚,7.1开始中共不断预先从内地1400公里以外的地方,将军队运送到乌鲁木齐磨刀霍霍、暗埋杀机。7.5当天,先由统一着装,手持统一的制式棍棒的暴徒乘坐十轮大卡车,呼啸而过冲击集会地,挑起事端,给中共制造镇压的理由。

   西藏3.14事件,清楚地展现了中共收买的一小撮打砸抢烧杀分子,故意制造社会不稳定因素,嫁祸于僧侣、藏民的和平集会,随即血腥的镇压开始,这已经成为中共处理和平民主请愿集会的惯用手段。

   其实所有的民主请愿的集会,无论是从道德层面,还是法律层面,都是占领了道德制高点,人民通过集会诉求自己的意愿,合情合理合法,中共拿不出任何镇压的理由。现在的国际潮流,民主是主流,对和平集会的镇压必然会遭到全世界的声讨,所以中共对和平集会往往恨之入骨、害怕得要死,虽然束手无策,但又不能听之任之。中共是一个强盗、土匪、流氓、无赖的复合体,在和平请愿的酝酿期间,中共会用请喝茶、请吃饭、请旅游、金钱收买。或者用传唤、黑监狱、强迫失踪等特务手段进行破坏,将和平集会消灭于摇篮里。

   一旦集会形成,中共又会派遣大量的便衣、特务混迹与民众中,收集证据,对有影响力的人进行秘密逮捕,让集会失去主心骨,使之流产。同时收买黑社会成员、社会渣滓,捣乱集会制造事端,把一场和平正义的请愿集会,演变成一场由中共主导的“暴乱”,达到武力清场的目的。

   最近几十年中共对付民运人士、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不同政见者尤其是镇压法轮功采用的基本是同一种手段。江贼民对镇压法轮功的走狗三点指令,1、名誉上搞臭、2,经济上搞垮、3,肉体上消灭。不仅是对付法轮功的,是对付一切敢于对中共说不的人。

   其实共产党的内斗基本上也是按照这个模式进行的,共产党昔日的同志加兄弟、朋友加战友,猫脸畜生一翻脸,马上就是满门抄斩、株连九族。与毛贼东同样贡献巨大的开国功臣刘少奇被莫须有的大叛徒、大内奸、大特务,没有启动司法程序就被秘密逮捕,并且活活饿死在黑监狱里。所以不要低估共产党的国家恐怖,不要低估共产党秋后算账,更不要低估共产党用反革命二手分化、瓦解香港战中运动,表面上香港警方对战中、反战中的19名成员抓捕,貌似公正,但是8名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反战中人员的背景可疑,完全符合中共一贯的动用黑社会成员破坏、捣乱民主集会,给中共制造镇压借口。中共的舆论工具、御用媒体纷纷发出威胁性的警告,中共大佬张德江、香港特首梁振英公开发出武力清场的叫嚣,并且已经将报告呈交给裆中央、人大。

   所以,在香港的上空,已经乌云密布,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预兆。

   

    控诉人: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2014年10月6日

   

   

(2014/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