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曾节明文集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徐水良一贯高分贝干嚎“全民起义”,许多不明究里的人,尤其是大陆新反对派,容易谬托知己,误以其为“真民运真革命”脊梁骨、顶梁柱,殊不知需某人一贯从事“打着民运反民运”的勾当,每当中国颜色革命的条件稍有点气色、有点起色、有点端倪的当头,徐不良都当仁不让地跳出来痛批狠揭,狠狠地踏上一脚:
   
     十多年前王炳章效法孙中山真抓实干,数番闯关、偷渡进出中国,志在策动“二次辛亥”,平日里痛批温和派“投降”,高呼倒共“民主革命”的徐水良,突然莫名其妙的大打横炮,声嘶力竭地咋呼:王炳章八二年出国即共特、王搞革命是盲动冒险主义,旨在暴露民运力量、诱捕民运志士等等。。。及至王炳章被中共越境绑架回国,判处无期徒刑,平日里围剿王炳章联盟成员伍凡、胡平等人情何以堪统统哑火(胡平后来事后诸葛亮曰:后悔了)的情况下,唯有前文革浙东“红暴”分子徐水良脸不红心不跳,犹继续落井下石死咬王炳章不放,悍然曰:王炳章坐牢是假,培训是真!


   
     2008年末,国内刘晓波等人发起“零八宪章”签名运动,民众签名踊跃,一时间形成“后浪推前浪”的大声势,大有捷克“七七宪章”运动再现之态,胡面瘫一伙惊恐万状,急忙调兵遣将疯狂镇压,平日里干嚎革命的徐水良,忙不迭地连发横炮猛轰,诬蔑“零八宪章”运动是共特国保“钓鱼”行动;
   
     2010年十一月,因发起“零八宪章”运动遭中烂海重判入狱的刘晓波,首获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此乃大陆华人和中国民运“零的突破”,强烈地震撼着中烂海统治集团、极大地鼓舞了国内抗争民众,一时间暗流涌动,高校学生奔走相告、秘密庆祝。。。中南海如临大敌,发了疯地封锁删帖;岂料到平日里“反共最坚决最彻底”的徐水良,居然在刘晓波获奖的当天,一气写出九篇文章,深挖、狠批、痛揭刘晓波的“共特”老底和所谓中共操纵诺奖委员会、故意让刘得奖的维稳“阴谋”!
     但凡正常的人都不难看出,关键时刻急中烂海所急、一跳三尺高一日九哀嚎、拼了老命客观上为当局舆论维稳的,究竟是谁人?
   
     2011年春,受北非、西亚茉莉花革命感染,中国国内抗争民众掀起了“茉莉花”“散步”街头运动,胡锦涛惊恐万状,亲自指挥“国保”系统疯狂镇压、严防死堵,一贯高唱“全民起义”、此前传闻住院“化疗”的徐不良,再度活跃非常,在网上大放高音喇叭曰:
     “茉莉花”行动是中共阴谋、由共特组织、千万不可接触呀、万万不可参与啊!
   
     2012年,中共党中央清洗薄熙来,激怒国内民间左派,教师王铮出来组织左派在野党——“至宪党”,打着红旗反红旗,从左路讨伐党中央。。。这本是撬动变局、激活一潭死水、有利于中国民主化的新动向,但徐水良却再次跳出来炮轰:不可接触不可接触啦,这是特务组党!
   
     2013年坚守国内的民运人士积极争取维权民众和异议知识分子,发起“同城饭醉”聚会行动,以变相逐步恢复八十年代的“民主沙龙”氛围,徐水良再次煞有介事地跳出来呼喊:当心呐,这是中共设局!
     事实还原至此,徐水良行事的规律就很清楚了,即:对中共专制,他是抽象地反对;对一切实干的、有威胁的反对派人士、对一切实质性的反对派行动,则统统全否、打倒,打成“特线”、“中共阴谋”、“特务组党”等等。
   
     徐水良的事实内奸本色,在迄今仍如火如荼的香港“占中”事件当中,再次淋漓尽致地暴露无遗。
   
     对此次“占中”运动,徐水良首X两端两极跳、以及反复无常的嘴脸、东歪西倒的姿态,着实让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先是东拉西扯,企图转移视线。九月八日占中初起,当“占中”民众以“秋剥皮”的火热激情和排山倒海的声势,逼退梁振英港奸集团橡皮子弹镇压机器的当头,“民运战略家理论家”徐水良放着爆炸性的大事不去过问,还躺在床上东拉西扯唠叨“阶级斗争”话题、“共产主义历史”话题;
   
     及至“占中”蔓延、声势高涨时而梁振英暨其上司仍拒绝让步之际,平日里痛批胡平“见好就收”论的需某人,突然起身呼吁“占中”领导集团“暂时性的休整”、“保存实力”,还指鹿为马地歪证“占中”运动与“六四”运动“本质不一样”。
     但明眼人都知道:“占中”与“六四”怎么不一样了?不都是争取宪政民主的行动?面对的不都是中烂海这个全世界最大最狡诈的专制堡垒?唯一不一样的是:“六四”运动的条件非常艰险,而此次香港“占中”的条件则相对大为有利——至少有一条:中南海决不敢以对付“六四”(调军开枪)的方式,对付香港“占中”运动,这决定了香港“占中”运动,有着“六四”运动完全不具有的获胜契机!
     徐水良一贯批判别人“投降主义”,此次在具有充分胜机、而梁振英港奸当局仍拒不让步的情况下,鼓吹民众“休整”、“保存实力”,等于在诱骗香港民主派放弃阵地、不战而降——客观上与胡平异曲同工,这才是不折不扣的“投降主义”!
   
     随后,眼见胡平投降“收”论引发舆论大哗,港内外民主派大跌眼镜、纷纷质疑,危及其“民运理论家战略家”伟光正形象,急忙摇身一变,作踩西瓜皮式转换,调转枪口,冲胡平肋下猛烈扫射——狠批胡平的“退场机制”是“丛林法则”,是“胡扯”。
     徐水良弃袍割须式闪电变脸,自以为遮住了光谱、模糊了面目、保住了“徐革命家”的形象,但明眼人都清楚:这是此公的一贯套路,对“投降主义”,永远只是理论上反对,而对“占中”这样真抓实干的民运行动,徐某从来就是不遗余力地口诛笔伐,二者并行不悖;由此衍生出“需康生+徐口暴”的奇异现象:理论上民运最坚决最彻底、行动上反民运最坚决最彻底——在徐眼里,行动上民主派横竖都是错、里外不是人,“温和是投降,激进是圈套,行动是阴谋,组党是特务。。。”最后干脆跳踉大㘎:海外反对派八成是特线!
     由此,搞乱反对派思想,吓阻维权民众加入反对派阵营大功告成。
   
     亦由此不难理解:徐可以踩西瓜皮批胡的同时,脸不红心不跳地对香港“占中”运动的大肆造谣栽赃陷害,徐在其造谣大作《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放炮:中共派系代理煽动和推动香港“占中”运动;徐不良大放厥词说:
   
     “香港抗争以来,大纪元等报纸开头曾说成江派和政法系阴谋,很多朋友不同意他们说法。但是,江系,主要是曾庆红、周永康政法系,在香港问题上贩运他们的私货,企图制造混乱,挽救江系政法系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赶习近平下台的企图,这个因素,确实也是存在的。
     这个派系在民运中的代理人,最典型的就是曾庆红手下的胡安宁以及与胡安宁打得火热、同为曾家军的曾节明。(曾参,即曾庆红参谋和曾节明的两个与他们本名截然不同的曾姓马甲,其实也是公开表达曾家军身份的马甲。)他们拼命不顾一切现实条件,鼓动香港和大陆抗争搞冒险主义,企图诱导香港抗争以冒险主义牺牲自己,为江系曾周政法系火中取栗。”
   
     徐水良康生阴魂附体,在以上厥词中得到最经典的体现:连名字居然都可以成为一个人的“罪证”。1959年“庐山会议”上,毛泽东发起批判彭德怀的内讧战役,其中以康生的批彭言论最为别出心裁,批斗会上,康生指着彭德怀的鼻子恶狠狠地说:
     “你彭德怀还有一个名字叫“德华”——要得到整个中华,你的野心好大呀!”
     比之当年康生,今天的徐水良貌合兼神更似。德华就是要得到整个中华,那么毛泽东的泽东,要淹没整个东方(使整个东方成泽国),岂非罪大恶极?曾参就是“曾庆红的参谋”,那么春秋时孔子的弟子曾参、旧约中以色列力士曾参。。。又是谁的参谋?
   
     至于曾节明的名字“罪证”,倒非徐水良的“原创”,而出自某刘姓下九烂村痞、神棍、无赖之手,该神棍曾连发五贴发帖,万般无聊地质问:你曾节明为什么姓曾,曾庆红的曾?此种弱智无聊问题笔者不屑于回应,因为智力正常的人可以顺嘴回他:那你刘XX为什么姓,刘卫黄的刘?
     可万想不到的是:此种下九烂无赖扒出来的“罪证”,以前一贯痛打“神棍”的徐不良竟如获似宝,现炒现卖!此足以反映徐水良为造谣诬陷不择手段、抓住什么用什么的需不良品性。
   
     表面上看:徐水良在诬蔑笔者和胡安宁个人,其实徐水良等于是在诬蔑“六四”后中国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占中”运动(如今拒绝遵循其“休整”主张),是受中共曾庆红派系煽动和推动的运动、是伪民运、是盲动和冒险主义!
     这才是徐水良最为祸害之处!
   
     尽管徐水良对笔者全盘否定、栽赃陷害、打成“特线”,尽管需某人出国后长期扮演事实内奸的角色,对中国民主化事业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笔者仍认为对徐不宜全盘否定:不象螺杆之流,披着自由民主的外衣,骨子里是计生委和方舟子;徐不良本质上是宪政民主派,其加有独创的中国民运版人本主义既是证明、也是贡献;徐之长期堕落为事实内奸,很大程度上是其徇私唯亲之马士英禀性和私心作祟的结果。由此也可以知:徐之反共,很大程度上出于一己之得失:老子堂堂浙大化学系“老三届”高才生,竟被你中共关了十几年,是可忍,孰不可忍!?及至又想到同学辈大多高官厚禄了,而自己竹篮打水,于是在南京国保的怀柔面前,又踌躇起来。。。。。。
     在此奉劝徐老一句,你年纪一大把了,又有病在身,还有多少顾虑的?当年南京陷落后马士英尚且知耻后勇、奋起讨虏,最终浙东成仁、保住晚节,你老需难道还不如马士英吗?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十月十七日下午于仲秋寒起纽约州
     
     
     
(2014/10/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