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曾节明文集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近年来,老资格民主墙分子、前“李一哲”大字报撰写人之一王希哲,以火箭般的速度滑落宪政民主的反面:前年此公力挺薄熙来,扬言挺薄反中央搅动一潭死水,开创中国民主化新局面,此尚有可圈可点在理之处;熟料,薄倒台后,希哲兄竟摇唇鼓舌,大力鼓吹“打江山坐江山论”,声称专政有理,竭诚为习近平“红二代”新独裁造势,从而倒退回专政立场,完全堕落至民主派的反面;从专政立场出发,老王社长时常嚷嚷:“既要革命,就不要抱怨反革命”,公然为中烂海镇压维稳造舆论声势。
     但“王一哲”“不要抱怨反革命”言犹在耳、话音未落,他就抱怨起香港的“占中”民众来:只见王希哲同志巧舌如簧、诡辩百出,如当年举“红宝书”那般,走马灯式地换举“基本法”、香港法、英国殖民史。。。反正横竖都是“占中”者不对、占中者吃里扒外(王愤愤曰:为什么当年不去向英国人要民主?笔者曰——废话:英国人蚕食港人自由了吗?英国人要出台二十三条吗?英国人黑社会打压媒体人了吗?。。。)、占中者违法乱港。。。反正是“占中”民众这也不对,那也违法;而对于中烂海暨伪“特首”梁振英集团出动大陆五毛、收买本港黑社会流氓地痞,对“占中”民众拳打脚踢性骚扰,而港警拉偏架、不作为的下三滥招数,王希哲统统选择性失明。。。王左社会长甚至以娴熟的马克尸唯物变戏法功力,把共产党的驻港部队意见诡辩成“香港民意”,从而大骂香港民主派绑架了香港民意。
   


     明眼人不禁要问问此毛左社长:你不是说“既要革命,就不要抱怨反革命”吗?现在香港人没有抱怨中烂海“反革命”,人家起来“占中”——要搞颜色革命民主化变天了,你怎么抱怨起人家“违法”来?
     王希哲抱怨“占中”“违法”不奇怪,因为毛左社长已公开宣布专政有理、“打江山坐江山”、文革“四人帮”,统统需“平反”!老王言行一致,挞伐“占中”,不过在为“红二代”坐江山,舆论保驾护航。
   
     但一向以宪政、民主、理性、公允、独评。。。标榜于世,举手投足都以胡适为马首的胡平,也在这关键时刻,突然起身连续呼唤“占中”民众不要“违法”,就异古奇怪了。
     胡平在新文《中共现时的行为逻辑是什么?》中,以“六四”悲剧为例,指斥香港“占中”运动缺乏“退出机制”,在香港梁振英“特首”政府同意对话的情况下,还占住“中环”等地不退,胡平强调:
     “争取民主不可能一蹴而就。以当下香港的情势,港人完全有可能取得成功,但只可能是有限度的成功,港府和北京方面不是没有做有限度让步的余地。但这就要求抗议者们务必能适时地转换抗争方式,当硬则硬,当软则软;一味的硬只会错失良机,并使得整个形势不进反退。不错,我从一开始就指出,港府和北京很难在香港实行六四式的血腥清场,但这不等于他们不会有其他的办法--我都能想出好几种办法来。在这件事上,不要把中共想得那么笨。”
     胡平的言论,一反他在“钓鱼岛”、南海问题上“人权高于主权”式的义薄云天自由民主派面目,指责“占中”民众“一味的硬”、把中共想象得太笨,并且语带威胁的说:“占中”者如果不让步,中共会有其他办法解决“占中”运动,他自己就能想出好几种办法来!
   
     胡平所谓“占中”没有退出机制——“一味的硬”,完全是歪曲事实:与“六四”运动不同,此次香港“占中”,民主派诉求明确,且有最低诉求,但是伪“特首”梁振英一伙的态度怎样?先于九月八日出动大批警力,以催泪弹、橡皮弹猛攻和平示威港人,企图把运动镇压于初始阶段,熟料警方的凶恶,反而激怒港民,激起“占中”运动迅速蔓延;十月初眼见“占中”人数减少,梁振英港府又出尔反尔,单方面搁置与“占中”代表的对话,激起运动反弹人数回升;本月十四日晚、十五日凌晨,梁振英一伙又出动大批警力对“占中”暴力清场,企图一举将运动镇压下去。。。从九月八日到现在,中南海和梁振英当局对“占中者”的诉求,没有一丝一毫的妥协,甚至连“对话”的承诺都出尔反尔!
     请问:“一味的硬”的一方,到底是“占中”方,还是中南海暨其操纵的港府?对于当局这样强硬蛮横流氓的态度,不奋起反抗行吗?能有什么“退出机制”呢?
   
     因此,胡平指责“占中”没有退出机制——“一味的硬”,不仅是歪曲事实,而且是倒打一耙!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对于中烂海暨伪“特首”梁振英集团出动大陆五毛、收买本港黑社会流氓地痞,对“占中”民众拳打脚踢性骚扰,而港警拉偏架、不作为等等下三滥的、“一味的硬”态度胡平也如王希哲一样,统统选择性失明!
   
     胡平应该扪心自问:“占中”为什么没有退出机制——港民为何“一味的硬”?这就是重要原因!
   
     对于“占中”运动何去何从,胡平开出的药方是:
     “因此,结论很简单,在和平占中行动已经引起举世关注,并使得港府方面(港府的背后是北京当局)同意对话的情势下,抗争者应该停止,至少是暂时停止这种不得已的违法方式,转而采取其他正常方式继续抗争。”
     这一剂药方,是不折不扣的、带有迷幻剂的剧毒毒药!
   
     异议人士首先需要明白:为什么“占中”运动对中烂海暨伪港府当局那样大的震撼力,令张德江、梁振英一伙迄今惶惶不可终日,急欲除之而后快?
     “占中”之所以有那样大的震撼力,就在于街头运动对统治当局所具备的特殊压力,而此种压力是“网络民主墙”等虚拟抗议无法比拟的。街头运动为何对统治者具有强大压力?恰恰在于街头运动的“违法”之处:即占踞公共场所、堵塞交通、甚至瘫痪政府运作。。。从而迫使统治当局,不得不在清场镇压和妥协让步中作出选择。
   
     香港“占中”运动之所以令张德江、梁振英等人焦头烂额、惶惶不可终日,必须紧急正视面对,就在于它占踞了香港的要津,现在更包围了政府!
     试问:如果没有此种“违法”的压力,统治者凭什么要理你?凭什么要与你对话?更凭什么要让步?尤其是中南海这样血债累累、不可理喻的世界头号专制当局?
   
     “占中”如果按照胡平的主张,撤离香港要津,改往公园、或海边、或不那么重要港区去、以“合法”的方式继续抗议,如是一来则“温良恭俭让”必矣,但这种对中南海暨梁振英一伙连瘙痒都算不上的抗争,还有什么用?人家还拿正眼看你吗?
     难道争取香港人民普选权的“占中”运动,要驯化为温良恭俭让的书生公园议政,反为中南海暨其伪特首政府做足“开明秀”、“宽容秀”!?
     更何况这是在中南海和梁振英当局对“占中者”的诉求,没有一丝一毫的妥协,甚至连“对话”的承诺都出尔反尔的情况下!
   
     什么“合法”、“非法”?当年“六四”运动,民众长期占踞天安门、长安街、围堵新华门、人大会堂等等国家重要机构,按照西方标准也是“非法”的,但能不去占踞?当年东德、捷克、罗马尼亚全民上街、包围党政机构也是“非法”的,但没有这些“非法”的和平抗争,东欧共产党凭什么垮台?
     更何况,与美国政府不同,如今听命于中烂海的香港伪特首政府,是一个不断蚕食香港人自由的非民选政府,凭什么要求人家“合法”?
   
     看看,这就是胡平们的理性!就如当年关键时刻,狠狠围剿民主革命派王炳章一样,此次“占中”关键时候,胡平再出大害的昏招臭着,此必然乎?偶然乎?
   
     毛泽东尝讲过真话:“扫帚不到,灰尘不去”,转译于民运上也就是西方谚语:“自由不是免费的”,民主化的较量,是根本利益的激烈争夺,要想“合法”地、温良恭俭让地谋求全世界最狡诈的专制统治者让步,岂非痴人说梦乎?
     那么,“占中”运动应该何去何从呢?我的意见是:再接再励,成败在此一举!诚此梁振英一伙丧心病狂企图“清场”的关键时刻,港民应拿出法国人占领巴士底狱的精神,万众一心涌上街头抗争;因为香港的特殊地位和历史,决定了中南海不敢调军开枪镇压(胡平们也承认这一点),两万五千名港警和数千中共御用黑社会、五毛“蓝丝带”流氓地痞队伍,断断挡不住“占中”的民主化洪流!曙光在前,胜利属于香港和中国的民主派!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十月十六日下午于纽约州
(2014/10/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