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曾节明文集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徐水良披着“老牌反对派”的光鲜外套,平日里高分贝地鼓吹民主革命、“全民起义”,但每次当人们真地行动起来的时候,徐水良无一例外地泼水找碴,甚至诬蔑行动是“中共阴谋”,赤裸裸背后捅刀,客观上帮中共大力维稳。
   
     此次“占中”问题上,徐水良对中共专制抽象反对、具体维护的真实嘴脸,再次暴露得淋漓尽致,只不过这次献丑,是以狡诈的变脸戏方式表现出来:


     对“六四”后中国最大的民运——声势浩大的“占中”运动,徐水良先是装死转移视线,歪扯共产罪恶史等旧话题,暗中窥测大方向、寻思破坏之策;然后与胡平一左一右,竭力鼓吹运动降温刹车,胡说:“占中”与“六四”本质不同(都是争取宪政民主的街头运动,缘何本质不同?——曾节明);鼓吹:(香港民主派)宜保存实力、暂时休整;
     其后见“占中”如火如荼、愈压愈强,而舆论对比悬殊,急忙割须弃袍川剧变脸换妆,炮打胡平,狠批胡记“逃跑主义”,装扮成香港民运的声援者;
     同时,却披着“占中”声援者的外衣,故伎重演背后打枪,口诛笔伐“胡安宁曾节明盲动冒险主义”,诬蔑鼓舞“占中”港民再接再励夺取胜利的言行,是共特阴谋,是“为曾庆红、周永康火中取栗”,间接诬蔑“占中”派坚守阵地、扩大抗争的努力是“盲动冒险主义”、是曾庆红煽动的结果。
     总之,“占中”问题上,徐水良一周三变,脚踩西瓜皮芦苇两边倒,诚可谓丑态百出,其对民主化叶公好龙的歪相尽显。
   
     与以往不同的是:徐水良此次对民运的破坏,采取了“取消主义”的伎俩,由于“占中”声势浩大、深得人心而舆论对比悬殊,徐再也不敢象以往那样赤膊上阵扣以“中共阴谋”、“共特运动”。。。等帽子,于是转而披着“占中”声援者的外衣,兜售“取消主义”的毒药;徐水良闪烁其词地说:
   
     “占中抗争已经取得巨大胜利(请先说服“占中者”,诉求丝毫未实现,如何算作“巨大胜利”?——曾节明)。事情发展到现在,无论中共、港府及其走狗采取什么策略,占中者如何撤离,都已经不太重要。都已经无法取消这个伟大的胜利。同时又认为,在大陆民众普遍奋起反抗中共以前,只要中共拒绝占中者要求,占中就不可能达到强迫中共政改目标。这一点,大家都必须认识清楚,不要存在不切实际的幻想。不要上曾家军政法系鼓吹冒险主义的当,不要受他们的误导,不顾条件不成熟去盲目地、冒失地、不必要地牺牲自己的民主力量。”
   
     徐水良一再胡说:“占中”争取胜利的条件不成熟,因为大陆民众还没起来反抗;只有等大陆民众起来反抗时,香港民主化的条件才会成熟。(等到大陆民众起来了,徐必然又扯规模不够,非要有全国规模不够。。。等等唧唧歪歪——曾节明)
     那么“占中”者到底应该怎样做呢?徐水良鼓吹:
   
     “香港民众要有耐心去等待大陆民众奋起。等大陆民众奋起之时,香港民众再一次奋起,与大陆民众一起,结束中共专制统治,夺取最后胜利。”
   
     这等于是叫“占中”民众解散回家(眼巴巴干等大陆民众奋起的“天时”),是比胡平所谓“合法”、“理性”抗争的“收”论还要彻底的“退却逃跑主义”,不知徐水良有什么资格去批判胡平的“退却逃跑主义”,这不是典型的贼喊抓贼吗?
   
     徐水良的“时机论”,是十足的取消主义谬论。因为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首先,香港是中共专制统治的最薄弱环节。
     当初邓小平为了利用香港的自由港、国际金融中心优势经济输血大陆、巩固共产党政权,对香港采取了“一国两制”——乏民主但有高度自由和司法独立的模式,在此模式下,港英自由传统很大程度得以保留;胡锦涛上台后企图“拉萨经验”治港,欲立二十三条剥夺港民言论自由,激起了港人五十万人大游行,中烂海见势不妙,急忙收回成命。。。转而以蚕食手法侵蚀香港宪政,渐进式剥夺港人自由。现在虽则中共操控了香港出入境和“特首”产生,部分操控了香港司法,但港人仍保有高度的新闻出版、结社组党、游行集会。。。等等自由,这是大陆民众远不能比拟的;这些个自由,是港民反专制争普选的利器,却成了中南海打压香港民运的大障碍;因此冲破中共专制控制方面,港人有着大陆人无法比拟的优越条件;
     另一方面,“一国两制”的现实框架,又令中南海远不能象镇压大陆民众反抗那样,从心所欲地镇压港民的反抗。为什么大陆的维权反抗运动此起彼伏、愈演愈烈,迄今却动摇不了中烂海的统治,主因不是大陆人懦弱,而是大国有利于专制政权的弊端:中国是大国,大国很难发生同一时间并举的反抗运动,因此,专制政权对反抗握有各个击破的优势:当一地发生反抗时,专制政权可以从容地从其他地方抽条优势的军警,将该地的反抗运动扑灭。
     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框架,却令中共无法异地调派军警赴港镇压,虽则中南海可以动用大陆公安便衣,伪装成游客赴港协助镇压,但此种方式远没有成建制地调派来得高效,因而中共对香港民运的镇压,远不能从心所欲。
     要调派大陆军警镇压港民反抗,则意味着邓小平承诺“五十年不变”的“一国两制”废除,取消“一国两制”剧烈的副作用,是现今中南海承受不起的,至少因为:
     一,这样做宣告“一国两制”彻底失败,统战国民党拉拢台湾变得不可能;
     二,此举将重挫香港经济,对现今急剧滑坡的大陆经济是雪上加霜;
     三,军警入港镇压必引发西方制裁,而如今高度融入国际经济体系的中共国经济,比1989年更难承受制裁。。。。。。
     因此,对于港民的反抗,中共当局只能依赖港奸当局进行弹压,而一旦“占中”运动高涨,两万五千名香港警察,外加黑社会流氓打手,再加数千大陆公安便衣“背包客”,都不可能完成镇压的任务。这就是“占中”运动的胜机之一。
   
     其二,港民的宪政民主素养远高于大陆人。香港长期受英国人统治,而从来未受共产党直接统治,受英人宪政和法治(港英自由传统)侵染很深,这从香港人普遍比同为粤人的广东人明显诚实守信、彬彬有礼可以看出来;港民一直生活在新闻出版自由的环境下,未受中共洗脑的毒害,香港大学生普遍追求民主的巨大热情,与现今大陆“九零后”、特别是“八零后”群体普遍的政治冷漠、人格扭曲、价值混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正反映了这点;此次“占中”运动有着坚强的领导核心,陈健民、周永康等领导者意志坚定、诉求明确、态度理性、进退有据。。。这也是明显优于当年大陆“八九”民运领导层的地方。。。这些都表明:香港实行宪政民主的基础远优于大陆,香港实行普选的条件早已成熟,香港没有理由不比大陆先一步实现民主!
     可见,徐水良鼓吹香港人现在不要急于争普选,要坐等大陆民众起来反抗时,再来与中共对决云云,完全是颠倒黑白、胡说八道。
   
     其三,香港人争取民主普选的时机也完全成熟了。“占中”运动之所以能够一呼百应、群势汹涌、愈压愈强。。。决不是偶然的,决不是偶然的,它反映出港民的觉醒:愈来愈多的港人认清中共蚕食香港自由的狰狞面目,认识到民主才是保障自由的坚实手段,认识到再不奋起争取选票,香港剩余的自由,就会被港奸政府出卖殆尽!因此民众自身的条件已完全成熟;
     另一方面,现今“邓计生”空前老龄化愈显,而劳力严重短缺,发展成本急剧飙升而外资撤逃。。。中共国经济下挫初显,而大危机风暴欲来,资源临界而中烂海寡头争夺升级,为谋新独裁习近平重新洗牌而反弹处处,而江泽民老而不死、企图继续垂帘训政,而胡锦涛团系心有不甘,蠢蠢欲动,伺机卷土重来。。。政法系周永康未了,而九千岁令计划未定,中烂海一锅粥,自顾不暇,根本没有重量级权威和统一的意志,对香港再行“邓六四”“平暴”。此乃香港“占中”胜机之二。
     明显受“占中”影响,现在大陆维权反抗运动频率加快,尽呈此起彼伏之态,而中南海暴力镇压之铁腕,也比胡温时大升级,其惊恐万状、唯恐“占中”之火延伸大陆的虚弱态毕露。为保大陆,习近平一伙对香港的抗争是有心无力。
     因为“占中”直接挑战的,是港奸梁振英一伙的统治,并未直接威胁到中烂海对大陆的统治,因此,习近平一伙让步妥协的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这就是“占中”的胜机之三。
     这些,都是天赐香港民主派的大好时机;换而言之,“占中”者与中共当局决战的时机完全成熟了!
   
     徐水良对香港民主化的种种优越条件和有利时机选择性失明,睁眼瞎话地鼓吹:香港人现在不要急着争民主,应该等到大陆人民奋起时,再起来实现民主,这不是头小腮肥,就是包藏祸心!
   
     明白人都知道:民主的推进,就如经济的发展一样,必然有先有后,是一个先进带动落后的过程,徐水良却闭着眼睛鼓吹香港人要放着有利条件、有利时机不顾,反倒要去等亟需香港带动和鼓舞的大陆人先起来,再上街为自己争夺民主。
    这是何其荒谬倒错的歪论!
   
    现在中共当局三管齐下:以高院判决为据,对“占中”实施“破坏法治”之舆论打压;歪曲诬蔑“占中”是港独运动;预备加强便衣“背包客”、流氓黑社会弹压。。。面对此来势汹汹的情势,“占中”运动该何去何从呢?
     我以为诚此决胜关键时刻,狭路相逢勇者胜,古话云:“法不责众”,“占中”领导层,千万要汲取“六四”领导层画地为牢、固步自封(甚至把泼污毛像者扭送公安)、所谓“自我纯洁”的沉痛教训,坚决发动群众,坚决把“占中”运动升级——人海占领要津、包围政府、包围警署。。。一句话,就是坚决把局势搞大搞乱,这样才会有力地迫使当局让步!
      陈健民、周永康等人须知,当年“六四”学运之所以遭血腥镇压,从自身的角度说,就是没有放手一搏,将局势搞大搞乱——如号召全国总罢工、号召解放军官兵调转枪口。。。等等,须知:规模越大、局势越乱,中共的镇压就越困难,民主化获胜的希望就越大!
   
     民主派团结起来,香港“占中”必胜!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十月二十四日于纽约州秋阳下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