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曾节明文集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十月十四日前后警棍“清场”行动失败后,面对“占中”群情激昂的反弹声势,伪“特首”梁振英被迫换作笑脸,急忙邀请“占中”代表,重开对话。但正如笔者事前所料,十月二十二日的对话没有取得任何突破,双方不欢而散,“泛民”力量继续“占中”不退。
   
     对话无进展的责任,完全在梁振英港府暨其中南海上司一方,因为他们拒做一丝一毫的让步,却要求“占中”民众撤离旺角等地。


     港府谈判代表林郑月娥作苦口婆心态说:只要停止破坏社会秩序的“占领”行动,什么都好说,港府“考虑”向国务院港澳办提交自8月底以来香港社会意见,在人大常委会决定的框架下,港人仍有相当空间协商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办法的具体问题。。。云云。
   
     明眼人不难看出:梁振英一伙开出的支票,完全是一张空头支票。林郑月娥传达的要点,乃是“在人大常委会决定的框架下”,但出尔反尔剥夺收回2017年普选承诺、剥夺港民普选权的,恰恰是“人大常委会”的这个决定!那么试问:在这个决定的框架下,还有什么谋求民主的空间?港民为什么忍无可忍?“占中”为什么起来?就是因为这个“框架”!“占中”者们的最低诉求,就是废除人大常委会剥夺港人普选权的这个“框架”!
     林郑月娥所传达的意思,也就是:剥夺港人普选权的决定不能变更,只是在剥夺普选权框架下,如选举形式等技术操作性枝节问题,可以商榷——而且还不一定让步,因为林郑月娥只是承诺:可以“考虑”向国务院港澳办提交自8月底以来香港社会意见!
     梁振英暨其上司在向“占中”者大开空头支票的同时,对“泛民”方的要求却是实质性的:要求“占中”民众撤离旺角等地。在拒作任何实质性让步的情况下,此项要求,等于要求“占中”者们投降!
   
     历史惊人地相似:梁振英暨其中南海上司的“对话”姿态,恰如1949年春“渡江战役”之前中共的“和谈”姿态:单方面拟定出一个要求国民党缴枪投降、国民党领导人自认“战犯”的霸王加流氓的“谈判协议”,要求李宗仁签字——若不签字,就是破坏“和谈”、就是没有和平诚意!
   
     因此,梁振英一伙的要求,遭到陈健民、周永康等“占中”领导人的断然拒绝。“占中”学生领袖周永康不愧是香港学联秘书长,二十出头却少年老成,看到了问题的要害,周永康在接受采访时说:
     我们不是要推翻共产党,只是希望有一个民主政治。但全国人大的决定,将香港争取民主30年的努力,变成一条“阉割的民主路”。这样的民主进程并非循序渐进,而是倒行逆施。
     对梁振英一伙的诱降把戏,周永康看得入目三分,他指出:这次占中示威有超过1万3000名学生罢课,数十万人上街公民抗命,遭催泪弹、警棍加身而头破血流,才获得和政府对话的机会。(——怎能说撤就撤呢?)
     这段简明扼要的总结,至少道出了两个真谛:其一,伪“特首”梁振英港府之和谈,并非出于真心,而是迫于“占中”形势的无奈,此由前一阶段疯狂镇压——镇压未遂承诺和谈——继又出尔反尔搁置和谈。。。表露无遗;其二,如果(按照胡平等人的主张)停止“占领”式“违法”抗争,去海边、公园等等不妨碍秩序的地方去“合法地”抗争——书生议政的话,则连这次对话的机会都不会有(梁振英一伙不会给)!
   
     与“占中”学生领袖洞见形势的清醒截然相反,胡平等人现在还在呼喊:。。。结论很简单,在和平占中行动已经引起举世关注,并使得港府方面(港府的背后是北京当局)同意对话的情势下,抗争者应该停止,至少是暂时停止这种不得已的违法方式,转而采取其他正常方式继续抗争。”(见胡平《中共现时的行为逻辑是什么?》)
     一些糊涂的异议人士也跟在胡平后面,责备香港学生一太激进,说什么政府已经让步了,还一味强硬,将断送大好局面,重蹈“六四”悲剧云云。
     问题是对话就是让步吗?“占中”运动的诉求是什么?在当局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弦更张的情况下,在“占中”运动连最低诉求都未实现的情况下,仅仅因为梁振英一伙假惺惺地摆出一个和谈姿态,就鸣金收兵、解散“占中”,岂非自我作贱?岂非作贱前一阶段遭催泪弹、警棍加身而头破血流的数十万争普选香港公民?
   
     当年渡江战役之前,中共也大摆和谈的姿势,要求国民党在自认战犯的投降书上签字,结果国民党当然拒绝签字,能以此责备蒋介石、李宗仁“一味强硬”、“破坏和谈”吗?
   
     讽刺的是,现在《环球时报》等中共喉舌正是以“港府和谈”而泛民继续“占中”,来指责民主派“一味强硬”、破坏和谈、“搞乱香港的”,从反面与胡平等人声气相合。
   
     另一个海外资深反对派徐水良,对“占中”运动则先是胡说:“占中”运动与“六四”本质不同,鼓吹占中力量“休整”、“保存实力”,与胡平“收”论异曲同工;继而眼见“占中”支持者众,舆论对比悬殊,急忙川剧变脸,炮打胡平,狠批“逃跑主义”、“投降主义”;继而再狠批“盲动冒险主义”,大肆诬蔑声援鼓励“占中”运动的反对派人士是“曾庆红特务”,鼓励港民斗志的言行是“为曾庆红、周永康火中取栗”;“占中”决胜的节骨眼上徐水良大反“盲动冒险主义”,等于变相诬蔑“占中”派再接再励的抗争,是“盲动冒险主义”。
     可笑的是:“占中”问题上徐水良分明脚踩西瓜皮、芦苇两边倒,却气壮如牛自命不偏不倚,咋呼:既反对胡平的“逃跑主义”、又反对胡安宁、曾节明的“盲动冒险主义”!但“占中”民众应该怎样做才算“不偏不倚”?徐某人却始终语焉不详。
     这就怪了,对“占中”这台已上路的车,既不准踩油门,也不准踩刹车,若陈健民、周永康等人遵照按他徐教练的教导,该如何驾驶呢?根本无法开车了!
   
     徐水良在诬蔑“占中”派再接再励、扩大抗争的努力是“盲动冒险主义”的同时,声嘶力竭地呼喊:大陆人民还没起来,因此香港民主派对决中共当局的时机还不成熟——因此主张“占中”再接再励、扩大抗争的人都是“政法系特务”!
     这就怪了:“占中”运动之前一潭死水的时候,徐水良不遗余力地干嚎,呼吁大陆人民“全民起义”、颜色革命(试问这算不算“盲动冒险主义”?)。。。现在中共专制统治的最薄弱环节——香港人民先行一步,动起来了,为搅活一潭死水专制破局创造了大好条件,徐水良一反平日里民主革命最坚决、最彻底的“徐革命家”姿态,反倒煞有介事跳出来大反“盲动冒险主义”,偶然乎?必然乎?
   
     此一反常,再次暴露出需某人对民主化叶公好龙的真实嘴脸;再一次证实了其一贯的行事规律:对中共专制只是抽象反对、笼统反对,而对具体的民运行动、对实干的民运人物,则横挑鼻子竖挑眼、左中右齐反,只要是实干,反对派怎么做都不对:温和是投降、激进是圈套、行动是阴谋、组党是特务。。。。。。
   
     对于港奸、流氓资产阶级代理、中共的马前卒梁振英集团,在打压香港民主化中所起恶劣作用,徐水良装糊涂、放厥词,为梁振英开脱和打掩护;徐水良说:
     “香港的特首梁振英,显然受制于中共三派互相矛盾的指示,有点进退失据,不知所措的样子。”(见徐水良《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这完全是头小腮肥之昏论:且莫说“占中”的诉求之一,就是港奸梁振英下台;从梁振英身为中南海香港代理人的角色来说,“占中”与梁振英的切身利益休戚相关,“占中”直接威胁到梁振英的根本利益,损害中南海的利益尚在其次:“占中”爆发于梁的任期,无论从港奸代理人“替罪羊”的可能性,还是从向中南海表功的需要出发,梁振英都亟需尽快扑灭“占中”——因为“占中”并没直接挑战中共对大陆的专制统治,却直接威胁到梁振英一伙的统治,因此中南海对“占中”尚有让步的空间,而梁振英则很难让步。
     因此,梁振英一伙对“占中”的态度,根本不是什么“进退失据,不知所措”,而是比中南海还急,穷凶极恶一上来就暴力镇压,必欲灭之而后快!梁振英对对话出尔反尔、两次企图暴力“清场”,就充分表明了这一点;梁之所以重启和谈,完全是镇压失败后的被逼无奈!
   
     由梁振英港奸代理人政府的此种根本态度可判:假和谈诱降失败后,伪港府的下一波镇压会更加阴狠毒辣;当前的“占中”形势,根本不是徐水良所咋呼的:要警惕盲动冒险主义的问题,而是发动群众、扩大占中不够的问题!
     提请香港民主派,千万汲取“六四”学运固步自封、脱离群众的教训,现阶段务必尽力发动群众、扩大“占中”规模!只有拿出袁崇焕“丢拿妈,顶硬上”的不畏强暴精神来,把“占中”运动搞大、把港奸政府搞乱,才能迫使中南海丢卒保车——为保大陆而不得不对港让步!
   
     现在,中南海暨其代理三管齐下围剿“占中”的迹象很明显:
     一是以香港高院的“违法”判决为由,从伪“法治”的角度,指斥“占中”破坏法治;抢占舆论制高点;
     二是派出五毛网评,以声援“占中”的激进面目出现,咋呼“港独”,以获取“占中”运动是“港独”运动的口实,企图阻断大陆民众对“占中”的同情和共鸣;或者耍流氓搅浑水,故意把“占中”者要普选的诉求,歪曲成“港独”诉求,制造镇压口实;
     三是派出大陆公安,装扮成“背包游客”,陆续潜入香港,在香港警方的配合下,换装冒充港警,图谋代替尚有文明底线的香港警察,对“占中”民众实施大陆公安式的残暴“维稳”。
     对于以上下一步的高度可能性,“占中”领导层要充分警惕、亟早准备对策。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十月二十三日秋寒下午
   
   
    
       
(2014/10/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