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陳子明和兩次『天安門事件』——沉痛悼念陳子明]
严家祺
·8·3"高边疆”战略
·8·4太空资源和太空工业化
·8·5单向透明战场
·8·6太空战
·8·7NMD和TMD
·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外星殖民:太空事业是全人类的事业
·國際秩序與國內秩序在表現形式上的区别
·太平洋五大板塊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 为何仲裁庭無權裁决南海那些问题
·南海的四种海域
·海牙仲裁庭的两项法律错误
·严家祺:耶路撒冷“一城两国”的分界线
·中国也应当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
海外民运
·
·1993年海外民运大分裂旧文
·《苹果日报》文章《伦敦会见方励之》
·逮捕刘晓波更扩大了《08宪章》的影响
·零八宪章和刘晓波面对中国的“非人政治”(2009-12-25)
·中国民主党人的“千年刑期”
·中共當局三次迫害高瑜
·釋放王炳章!“釋放”王軍濤!
·嚴家祺:王炳章和時代廣場的鐵籠
·王炳章朋友遍天下,我们的心因王炳章的苦难而滴血
·维权律师是缔造中国法治的中流砥柱
·严家祺: 维权律师是缔造中国法治的中流砥柱
·从刘晓波想到王炳章的悲惨状况
·刘晓波和08宪章的精神永垂不朽!
·刘晓波永远与08宪章不可分离
·輓聯配空椅大華府公祭劉曉波
·刘霞的诗
·
新贴文章
·
·人的『理性精神』和人的『动物精神』
·政治十年一变(东部论)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中国经济进入全面衰退期
·严家祺谈钱钟书——致北京友人书
·什么是感觉的『死而复生』?什么是生活的『极简主义』?
·怎样看待中国金融的『世界接轨』?
·文革三大根源
·五十年後谈文革 香港《信报财经新闻》
·五十年後谈文革 香港《信报财经新闻》
·“老红卫兵”遇到了“新问题”
·《文革十年史》资料搜集记
·敏感的文革五十周年
· 博讯网址: http://blog.boxun.com/hero/yanjiaqi99
·人性并未泯灭,乌云镶着金边
·资本主义的弊病要用资本主义的办法来解决
·李洪林去世标志一个时期的结束
·“红朝”的皇位更迭类同“元朝”
·关于“民阵已亡”的声明
·政治气象学
· 转发中国国内谈“人生”作品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暴风雨後的晚霞
·傍晚暴风雨後的晚霞
·民主与社会公正:政府作用的比较分析
·就纽约召开中国前途研讨会致友人的信
·给半个世纪前老同学的信
·读严家其的哲学政治幻想小说
·地球的全球化与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被太阳吞没的命运
·沉痛悼念白玛旺杰先生
·严家祺長期寫作計劃
·12篇经济学金融学文章
·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政策根源
·特朗普胜选的四大因素
·“青联”时期的胡锦涛
·外資撤離中國將成潮流
·“权力”往往放大了人的“动物性”
· 儒家和三大宗教的极简概括
·关于文章作者的说明
· “新舊重商主义”的四个共同点
·美国第一和中国第一 摘要
·人类史上的三大灾难
·特朗普代表谁的利益?
·赵克强文章《韩国总统这活儿,真不是人干的》
·严家祺30年後的随想
·为什么要研究政治学?
·1056篇文章目录
·文章目录——为存储网上而用
·政治从根本上来讲是人类的“动物行为”
·29年前访《江青同志作者》
·严家祺:数字货币和全球总账本
·TG:把「贪官公敌」王岐山推上审判台
·超越唯物论和唯心论
·耶路撒冷的前途:一城两国
· 耶路撒冷可实行“一城两国”
·纽约世界日报:吳敦義將帶國民黨重執政
·阿拉伯人与犹太人的祖先是兄弟
·我们的邻居
·一位反对中国民主化的美国“埃里克”
·中国并不是“共和国”
·严家祺:权力与权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陳子明和兩次『天安門事件』——沉痛悼念陳子明

陳子明和兩次『天安門事件』


——沉痛悼念陳子明


2014-10-21


嚴家祺


   

    驚聞子明去世,深感悲痛。我在近四十年前的1976年4月5日那天下午,離一輛被推倒的警車不遠的地方,看着陳子明、候玉良等四個人,在天安門廣場東南角的『小灰樓』前的擁擠人群中,自告奮勇地作為『談判代表』,擠着、最後踩著一些人的肩膀,進入『小灰樓』。事後,候玉良告訴我,其中一人是陳子明。
    1979年,周為民、王軍濤、陳子明、閔奇、畢誼明、劉迪、呂嘉明等人,創辦了《北京之春》雜誌,當年在陳子明、王軍濤主持下,編寫了《偉大的四五運動》一書。我就是從這時開始,與陳子明、王軍濤、李勝平和他們的朋友們熟悉起來。
    陳子明的一生,兩次『天安門事件』對他影響最大,而且,正是這兩次『天安門事件』改變了他的一生。第一次『天安門事件』,他是最重要的參與者之一,而且,在『天安門事件』作為『反革命事件』的三年歲月中,他也不屈不饒地為『天安門事件』為『平反』奮鬥呼號。
    第二次『天安門事件』,特別在北京『戒嚴』後幾天,陳志明又深深地捲入了進去。兩次『天安門事件』中,陳子明的『行為模式』是一樣的,正是他的民主信念和英雄主義氣概,強烈地推動着他的一切行動。
    在兩次『天安門事件』之間的歲月中,陳子明又不斷與我『相遇』。1980年陳子明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生院,在生物物理研究所学习分子生物学专业,同时担任研究生院的研究生会主席,但我當時是哲學所自然辯證法研究室的一名『助理研究員』。我的『頂頭上司』是查汝強,就是今天聞名中國和美國的查建國、查建英的父親。我剛剛脫離哲學所查汝強的『管轄』,參與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的籌備工作,陳子明這時就主動踏進了查汝強領導下的『自然辯證法研究室』。政治學所經過五年『籌備』在1985年宣布成立時,陳子明作為『自然辯證法研究室』的一名研究人員,在1986年創辦了『民辦』的『中国政治与行政科学研究所』,後又成立了『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 』。哲學所『自然辯證法研究室』對前後有這麼兩個『不事專業』,而『熱衷政治』的人頭疼不已。問題是我名正言順離開了哲學所,在『政治學所』工作,而陳子明頭上還『頂着』一個『自然辯證法』的大帽子,是『自然辯證法研究室』研究人員。我不知道,在1989年陳子明被捕時,是否還是社科院哲學所查汝強的下屬。
    『六四』後,陳子明、王軍濤被判13年有期徒刑,我在《歐洲日報》上撰文,聲援他們、為他們呼籲。他後來沒有再從事他熟悉的『分子生物學』研究,我卻在2006年為撰寫《普遍進化論》一書,幾年中斷斷續續讀了許多生物物理和分子生物學的書,當時我就多次想到在中國過着『半軟禁』生活的陳子明,我想,要能請教他多好。
    我與陳子明是中國科技大學前後校友,都出身自然科學,都進入了查汝強的『自然辯證法研究室』,都投身兩次『天安門事件』,都熱衷與研究政治學,我們兩人還在中國公安部1989年6月24日同一個『通緝名單』上。1989年,我在友人的幫助下,在6月21日逃離了中國,而陳子明卻被判刑13年,受盡折磨,英年早逝。
    今天在中國,依然是苦難的中國。我相信,在不遠的將來,陳子明為第二次『天安門事件』翻案的目標和中國民主化的理想,一定會實現。我雖然出身自然科學,常常探討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交叉領域』的問題,但陳子明與我一樣,都認為,中國的頭等大事,還是政治制度問題,是中國的民主化問題。(寫於2014-10-21 Washington DC 郊區)
(2014/10/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