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谢选骏文集
·决定魅力指数的地方是战场
·回中国还是滚回欧洲
·台湾选民朝秦暮楚变色龙
·中国人崇拜普京大帝的两个理由
·王宫里发生的坏事太多
·纽约时报煽动暴乱
·鸦片战争的创伤如此愈合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二十二、“空”不是虚无,“空”是过程
   
   
   (211)


   生命不是无常,而是有常,那“常”就是死亡;绽放的花朵只是一时,终有凋谢才是永久──佛教说,生是偶然死是必然;而信神的人则就“依然活着”一事感谢主,感谢命运的垂青。“无常”只是人道主义的思想。
   
   
   (212)
   哲学本体论、科学本体论、文化本体论,一言以蔽之曰:思想的主权的分支。
   
   “替天行道”之作为思想主权的回声:写一本《中国传统中所见的思想主权论》,从《十三经》到诸子百家,从诗词曲赋到二十四史,从中钩沉,但不包括佛道。例如:“皇天之不纯命兮,何百姓之震愆?”(屈原:《哀郢》)──这是说,上天不是按照人类的想法来行事的;所以在诗人看来,就成了“天道不专而反复无常啊,为何使老百姓在动乱中遭殃?”这是人道主义的悲怆,缺乏神道主义的安详;人道的呻吟,代替不了神道的赞美……徒然责怪上天没有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运行,真是一种自不量力的蚍蜉撼树。
   
   
   (213)
   一个思想“如果只在自己的头脑中”,就似乎还不“存在”;如果分享给他者,似乎就开始存在了。思想是在交流中长大的。
   
   
   (214)
   思想的自由,就是思想不受控制地传播、至高无上的权力:作为艺术的思想主权,处在至高无上的出神状态才能写出最好的作品;作为科学的思想主权,处在至高无上的出神状态才能作出最好的研究;作为宗教的思想主权,处在至高无上的出神状态才能作出最好的洞察……这才能超越“1880年代以来的西方神学”。
   
   
   (215)
   “人类的良心”,可以理解为“思想主权的闪光”。
   
   思想的主权,还原一切迄今为止的建构(不论硬件还是软件)为“人的思想”;同时,又把人的思想视为“更大思想”的呈现。
   
   
   (216)
   一切都是可有可无的,一切都是转瞬即逝的,因为一切都是思想,甚至如此之说的也是思想,仅仅是思想: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217)
   “空”不是虚无,“空”是过程。
   
   过程哲学,就是反对偶像崇拜。
   
   真理是什么呢?只是一个过程。
   
   
   (218)
   “人生是在无聊和痛苦之间的一个钟摆。”──思想则是在信仰和怀疑之间的一个钟摆。
   
   
   (219)
   怀疑论的理据就是感官世界的脆弱性,即使暴君的愤怒也无法确认感官的真实,再大的暴君也无法把自己的权力巩固下来,更加无法让权力“永不变色”:暴君之色永远落空,任何偶像无法逃离“过程”的命运。
   
   
   (220)
   谁不承认思想的主权?谁不承认思想主权的事实存在?谁认为世界上没有至高无上的东西?没有独立的东西?──那么他为什么服从国家主权?仅仅是因为遭到了暴力的胁迫和挟持?他身不由己心不服?他阳奉阴违两面派?他虚伪透顶装天真?
(2014/10/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