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谢选骏文集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二十一、个人精神和宇宙秩序的对话
   
   
   (201)
   “思想主权”的桥梁作用:个人精神和宇宙秩序的对话──“思想”是“个人主义”的;“主权”是“宇宙结构”的。


   
   “思想的主权”并不等于“思想的真实”,支配人们的虽然是思想,但支配人们思想的却不是真实,支配人们思想的也不是善良,支配人们思想的更不是美好。真善美,那只是思想的一些结果,但绝不是全部,更不是思想的源头。
   
   
   (202)
   有权力的东西,并不是真善美的东西──真、善、美,本身就是互相冲突抵牾的;真的不善,善的不美,美的不真。此外,真、善、美还是“失落的乐园”,是权力丧失以后产生的升华或幻觉,是思想的出路或适应与屈从。
   
   
   (203)
   当“人的主权”代替了“思想的主权”成为主流,就构成了“西方的没落”,就构成了“文明对自然的犯罪”,就构成了僭越和自杀──“检阅”是一种最为流行的“僭越”象征,“大型演唱会”则是“检阅”的和平样态。
   
   
   (204)
   “虚空是‘非存在’,而没有哪样东西由‘非存在’构成;因为任何东西都是绝对的。”──但是说这句话的人却不懂得,“虚空”一旦进入思想,就“存在”了;与此同时,思想也使得任何东西的存在都仅仅是相对的了。
   
   
   (205)
   只有在一个“更差的环境”里,才能够创造出“更好的魅力”;一座全新辉煌的宫殿,反而会把思想逼入自杀的绝地。
   
   我相信,真理必定超越于人类的声音、语句、文字之上;正如即使“读脑器”也无法全然了解人们内心的秘密──因为那是来自思想的主权,而非人自己的头脑里产生出来的幻觉。
   
   
   (206)
   哲学的慰借:如果把哲学作为慰藉而不是作为思想,这样的慰藉将会致命。
   
   他明智,所以他“知道无解”;他透彻,所以他“惟有思想”。
   
   他反思,所以他想到“意外总会发生的”──“意外”可以被描述成“造物主的意志”;意外迟早会摧毁一切“科学的原理”,正如意外已经摧毁了其他模型。
   
   
   (207)
   意识控制本能、社会的意识控制了个人的本能──使得人的生命趋于紊乱甚至衰竭;这时,只有思想能够对抗意识,并以“一切都是思想”这一方阵,解除无孔不入的社会压力。
   
   意识像是纸张……在混沌的……纸浆一样的背景中,慢慢浮现了……成形了……演化着……意识的推力来自思想。
   
   
   (208)
   人把自己作为万物的尺度,而科学不过是这一尺度的的延伸,至于宗教,则是对这一尺度的定期怀疑。
   
   
   (209)
   厄运成就思想,一如逼仄的处境成就了高压水枪的激越。
   
   压力和风险,使生命获得了价值和意义;谁也不知道以后到底怎么样,所以生命才有了价值和意义。
   
   
   (210)
   思想是生命的解毒剂。
   
   思想还是生命的别墅、旅途的休憩。
(2014/10/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